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小品 > 批《大海滩上的小旅馆》

批《大海滩上的小旅馆》  作者:一缕清风

发表时间: 2015-01-14  分类:小品  字数:12461  阅读: 3383  评论:0条 推荐:4星

 

看到星火招聘执行社长,给应聘者四篇文章任选其一让写评论。除去字数过多的,从一万多字的文里,我选了这个题目看上去有点吸引力的《大海滩上的小旅馆》。
  这篇小说整体不错,对槐花和老板娘两个女人刻画得尤为传神,故事的乡土气息和成人因素也是吸引人的一大亮点。
  “老板娘紧咬着嘴唇,泪水已将胸前打湿……”啧啧,这句就是诗啊。让我猜想了半天老板娘罩杯的大小。咳咳。
  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写评论都是从批评入手。江山的那个谁,还邮寄过来文集让我往死里批。好了,好听的说两句,下面挑刺开始。
  首先从最简单的标点说起吧。
  【身上穿的,用的、和城里女人一样。没事嗑点瓜子,看看书、幸福极了。】应为:“身上穿的、用的和城里女人一样。没事嗑点瓜子、看看书,幸福极了。”
  【原谅你?是男人都不会原谅?】
  第二个应该是惊叹号。
  【槐花想;】
  “;”应为“:”。
  【她记得有一篇文章里说。“女人是男人的一半……”】
  “。”应为“:”
  再说字。
  【她愣住了,一时不知所措,就懵懵懂懂地被老板娘楼着进屋了。】
  “楼”应为“搂”。
  【微弱的火光裹着谈谈的青烟在她脸上微动。】
  “谈谈”应为“淡淡”。
  【人无外材不发。】
  “材”应为“财”。
  【好象什么也不缺……】
  文中多处用“象”替代“像”,动物世界了。
  【他来到老板娘面前,忽然细声细语地说:“老板娘,我也走啦!”】
  谁能告诉我这里为什么用“也”?
  用词。
  【一个四处不靠的大海滩能有什么好女人?】
  四处不靠的不应该是孤岛吗?作者要表达的是孤零零的大海滩吗?
  【他们推推揉揉、叽叽喳喳地滴咕着。】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孤陋寡闻,为了不贻笑大方,忙问了问度娘什么是“推推揉揉”。度娘说,健美和给孩子治感冒,可以推推揉揉。小说里,几个爷们议论一个女人,为什么还推推揉揉,着实费解。难道是?艾玛,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他就死嘻皮赖脸地缠着她。】
  应为“他就嘻皮赖脸地死缠着她。”
  【一阵惊心动魄的颤抖后。】
  看官给我撂下句实话:乃们真的能够体会到“惊心动魄的颤抖”吗?
  【“老子叫你松松腰包,再拿三块钱来!”黑脸男人喝道。】
  个人觉得这里“给”比“叫”更合适。
  语言。
  【“你怎么认识我的?”她茫然地问。】
  土里土气的梅花,如果这样说是不是更符合人物身份:“你,你认识俺?”她诧异道。
  【十几个男人,一个个摩拳擦掌,脸上露出极快乐的光彩。好象打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文学所以比爹娘老师教育孩子容易令人接受,就是因为它通过文字把抽象的形象化了,生动了。这两句,第一句就是第二句的形象表达。这就足够了。为什么还要多一句解释呢,怕读者看不懂吗?
  【“槐花姐姐,这畜生欠还我住宿费呢。”】
  老板娘那样野性子,应该是直来直去的,“梅花姐”比“梅花姐姐”更符合人物性格。还有,“欠还我”应该是“还欠我”吧。
  人称代词。
  【“你是来住宿的?”她一边说,一边向她走来。
  她很不自然地把手中拎着的旅行包从右手换到左手,悄悄地瞥了她一眼。
  当她来到她面前时,不由一愣说:“是你……”她显得有些慌乱。】
  如果作者再继续用“她”和“她”来代替两个女人,再看下去,读者恐怕都要慌乱了。省略名字是必要的,省到分不清谁是谁就不好了。
  又见“的、地、得”。
  【她猛地抱着路生,发疯似的吻着他。】
  “抱”和“吻”都是动词吧。能解释下“吻”前为啥用“的”吗?或者这个吻贴在脸上就不动了?
  叙述方式和结构。
  女作者写小说,那种感情一唱三叹,往复不断,容易细腻的同时,也容易陷进那种小情绪里,就像女人打太极拳一样,容易放松容易柔,却往往缺少爆发力,这是受性别所囿。具体表现就是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和旁白,占去了人物自身的舞台,打断了故事阅读的连贯性。这就容易再次回到初学者写小说时的状态。这样写不是不可以,茨威格的《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和著名恐怖小说《一封家书》都是此种写法。不过,整体如此且写得出彩,非大家难以把握。
  这篇小说作者用蒙太奇的手法,分片段来拼凑一起,我觉得算是一种聪明的方式。整体来叙述确实不容易把握,更不易出彩。小说一开始的出逃往后放放,直接写老板娘见梅花,我觉得开篇会更精彩。前面的铺垫和悬念都不错,可惜读到三分之二时,我还是猜出了结局。后面的讲述都是来填补之前挖下的坑。很多法制频道之类的小故事也多是这样。如果能够一气呵成,不到最后一刻读者都不会明白,甚至笔锋一转,颠覆之前的一切,荡气回肠。我想这就又是一个层次了。这种神构思的小说有一些,这里不赘述了。
  人死了,找人继续邮寄什么的,这种情节设计,差不多像比喻女人如花一样,用烂了。
  写这篇评论时,恰巧一个朋友找我聊天,让他也看了看。他挑出几处,然后说看不下去了。我把这几处列出来:
  【她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解脱。】
  好逗的措辞。应该是如释重负之类的词。梅花是呆不下逃出来的,这种释然,一点都不莫名其妙。
  【老板娘大大咧咧地迎上去说:“好啊,别说捂脚,老娘这儿还有奶。”】
  大大咧咧是性格,怎么能形容一个人走路的姿态?“大大方方”倒显得老帮娘一点也不怕他们。
  【白毛子风怪啸着,山林在黑暗中呻吟。】
  大海滩附近还有山林?
  【想到这些,她有点害怕了。这个沙滩上的小旅馆和野店有什么区别?……】
  这一段都是废话。槐花在他老公的房间里,怎么能看见那帮人在干什么?而且“脚丫臭和汗腥味混杂在一起满屋横溢。”这写的是哪个屋子?
  【胸脯在那帮人身上挨挨擦擦。】
  擦是主动词,好像老板娘是主动蹭过去似的。
  看完小说,再观评论,我不禁莞尔贱笑。又是一片吹嘘之声,马克思什么的都搬出来了,仿佛你说一点不好,就是对大师的不恭敬。啧啧,吓死我了。不过不这样就怪了,网上混迹七年,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捧杀之气。小网站尤甚。主打长篇的网站,编辑拒签时的评论就另当别论了。
  《咬文嚼字》里有个栏目专门给矛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把脉。建议成立一个小组,专门给江山绝品挑刺。不过赵总如果吝啬V币,估计没人愿意干这种得罪人且出力不讨好的事。改明我心情好了,拿着小针,一一挑过去。
  (这篇首先发空间,星火的头说你这不是评论啊,怎么能批呢?我说那算了,你还是找人继续吹吧。不到两分钟,原作者就是江山的什么主编啥的就来了。然后就不吭声了。然后文八点多在江山发了,不到两个小时就五百多点击,围观的多,就编辑说了几句公道话。什么作者比较严谨,从字词句一一点评。其他皆是围观。然后十点多,文章名莫名其妙变成星号了。内容也没有。然后很快就把稿子给退了。江山有如此胸怀也真让人汗颜啊。呵呵。有图有真相。可惜他们动作太快,没收录更多直接证据。已把稿子给了江山主要领导,希望他们能给个说法。或者,封了号也是有可能吧。无所谓了。)

编辑点评:
对《批《大海滩上的小旅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