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亲闻亲历 > 灾区救援流水账

灾区救援流水账  作者:杨建保

发表时间: 2021-07-26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6663  阅读: 404  评论:0条 推荐:4星

灾区救援流水账
 

 

7月20日郑州暴雨、7月21、22日新乡、鹤壁、安阳暴雨,河流决堤,新闻抖音中看到灾民背井离乡,风餐露宿,我泪流满面,我再也坐不住了,我不是啥高尚的人,只是觉得面临灾情,必须要做点啥。

鍥剧墖1.png

24日是周五,夜里我想办法联系到了淇县职业中专灾民救助点的贺连喜老师,他沙哑疲惫的说目前安置点最缺被褥。微信圈发出物品征集被褥通知后,已经是半夜十一点。

周六一大早,给我老母亲打电话,让她把家里的被子准备2条捐往灾区,母亲说,家里的被子你姐姐们回来要用,捐了她们回来盖啥。过了几分钟,母亲又打来电话,说回来拿吧,准备了3条。妻子也积极的发圈联系,他们学校老师热情高涨,捐赠了许多棉被。

鍥剧墖2.png

上午,收到同学捐赠的300元,韶光夫妻的200元。老胡捐赠的100元和成箱的火腿、牛奶,夏凉被。同事小杨开出了他的SUV,说能多拉一点物资。6月13日濮阳暴雨物华国际地下车库进水,他刚损失了一辆车。他也是灾民。如今,这个灾民别上党徽,义无反顾投身到救助鹤壁灾民的行动中来。

鍥剧墖3.png

9点钟,终于等到义乌商贸城开门了,好友小曼顾不上自己家的生意,帮寻合适的物资,店主听说我们往灾区送的,比进价低一块钱,“卖”给我们20个蚊帐、20条夏凉被,花了640元。卖防潮垫老板还没来,小曼拉开卷闸门,和店主视频通话,帮我们选了20个防潮垫。给小曼钱,她不要,说这是她支援灾区的一点心意。我转过身,给她微信转了200元。然后说,小曼让我用一下你的手机,拿到她的手机,我快速点开微信,点红包收款,谁知道小曼眼疾手快,一把摁住手机屏幕。

鍥剧墖4.png

老胡顾不上家里的二胎宝宝嗷嗷待哺,汗流浃背的在桃园小区已经收了两个小时的物资了,还不时的张望运输车是否到来。多年的好友魏老师,帮助整理车上物资,挪开一个小窝,挤了进去,她也要去灾区,她曾经是医生,如今是心理咨询师,希望到灾区后能做点什么,即使做不了什么,她说可以帮忙装卸车。

鍥剧墖5.png

郑州新晋灾民房娇,我同学,着急慌忙的捐赠了200元,让买物资带到灾区。车上实在装不下了,房娇说可以买药品。路边找到药店,恰好可以买20盒氟哌酸。药店老板看我仪表堂堂,像是钓鱼的,不敢卖,说是处方药。一听说是救灾用的,而且不刷医保卡,顿时不紧张了。

鍥剧墖6.png

出发的路上,捐赠救援物资的电话不断。幸亏我刚换了新手机,满电运行。很快又能装一面包车物资了。但是一时又找不到面包车,只有在圈里求助。内黄的同事赵一飞,积极响应,带着女友和司机,借五菱宏光面包车从内黄赶到濮阳,四处收取物资,下午四点,又赶往淇县灾民救助点。

以后我在路上遇到五菱宏光面包车,绝对不别车,不超车,礼让三先。

到了淇县,看到了雨水退去后的满大街黄泥。寻到救助点,门前都是送物资的车。贺老师说方便面纯净水已经不需要了,你这被褥的车辆可以进去。那些送方便面和纯净水的进不来,往门口一卸,扭头走人。满校园黄泥覆盖,来往穿梭着志愿者、灾民。挤到卸货点,来了一群志愿者,都是十几岁的娃娃,他们说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有毕业的,在校的,遇到灾情就回来当自愿者搞服务了。被子卸到二楼,医药送到卫生室,牛奶火腿放到大厅。各种物品堆积如山,人人忙忙碌碌。稍后我们赶紧加入到安徽来的一辆运送物资的救灾车前卸货,卸下来的有饼干、湿巾等。队伍里各种口音的人都有,看来是来自四面八方。由于加入了我们几个人,传送物资的队伍很拥挤,大家距离很近,觉得发挥不了大作用。

鍥剧墖7.png


我们就往后走,到了学生宿舍,筒子楼里边泥泞的路面,两侧是宿舍,一个屋里四张铁床,上下铺,里边的人有的在抽烟,有的在看手机。楼梯上一个小女孩哭着找妈妈,她的妈妈在晾晒衣服,距离她并不远。魏老师赶紧过去,拉住楼梯边的小女孩,接过女孩妈妈手里的衣物,搭在栏杆上晾晒。  

鍥剧墖8.png

 小杨看到一位须发皆白的大爷穿着一双破鞋子,跑回车上,拿出了自己的备用拖鞋,追上去送给大爷。

志愿者让我们去餐厅吃饭。进去后,一个志愿者很热情的给我们找了三个纸杯碗,我和继辉吃的面条,魏老师打饭的时候,一个自愿者给她送来一桶方便面。吃完饭,我们收拾了桌子,觉得凉快多了,慢慢的恢复了一点体力。

一个端着满纸箱烧饼的女孩子,迎着灾民发放烧饼。我不信耶稣,没见过天使。此时此刻,我觉得如果有天使的话,她就是。

鍥剧墖9.png

出食堂门,遇到卸馒头的车,我们硬挤进去,挤开志愿者,抢着提了一趟两大兜。魏老师如此斯文,居然这麽大的力气。

鍥剧墖10.png



帮助卸了一会车,感觉志愿者太多,太拥挤,抢不到活,发挥不开。就联系一直做志愿者的老五,他要我们去往鹤壁市红十字会救灾仓库,希望在那里可以找到活,施展一下救助救急的澎湃动力。

鍥剧墖11.png鍥剧墖12.png

一起来的另外一辆车的小刘,想跟我们一起做公益,他高一米九多,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的,戴个口罩,猛一看是个社会青年,一问,原来他是濮阳一高的高考生,成绩出来了,考的还好。今年还不到19岁,原来是个大男孩。

鹤壁救灾物品仓库一共有8栋,在军民小区附近,路边停满了自愿者的车,卸货广场上站满了自愿者和热心的市民。每过来一辆车,他们就像蚂蚁一样蜂拥而至,一般人反应慢根本就挤不到车前。小刘体格好,几下子就挤到车前,往屋里抬救灾帐篷。我也勉强伸出一只手扶着帐篷,挤着进了仓库,哟呵!仓库里都是人,黑压压的,女生多,大约是怕晒着。人太多,物资进去都困难。

  哪哪人都多, 我只好上车卸货,卡车高,我爬叉着准备上车,车上一个有力的大手,呼的一下子把我拉上去。

卸完这车货,二十个帐篷,几分钟的事。

真是人多力量大。

小刘又冲进另外一个装车现场,勉强挤入人群,干完活出来已经是衣衫出汗湿透。

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小女孩来做公益。鲜红的红领巾分外耀眼,她穿梭着把墙根的空水瓶都收集起来存放,把垃圾捡起来丢进垃圾桶。

另外一个人说,白天人干活人太多,他要晚上再来。

我的五弟,带着她的北师大大学生女儿郭佳蓉,在这里做志愿者已经两天啦。他们家遗传皮肤白,咋晒也晒不黑。上学时,我就说要老五的皮肤做人皮灯罩透光性肯定好。

鍥剧墖13.png

眼看这里依然没有用武之地,我们留下也是占地方,于是回到了濮阳,路上瞌睡劲袭来,脑袋甩的脖子疼。

下午四点,开着面包车从内黄赶来的赵一飞及女朋友、司机在濮阳收取被子等物品,装车完毕,开往灾区。

当天晚上,石岩从医院回来,当即表示要参与救灾物资运送。我又在朋友圈发出了倡议。

同学紫君,一下捐赠了1000元,让买物资运往灾区。我说太多了,给200就行。她说你再多说一句,我追加1000元,吓得我立马不吭声了。李艳和林州苗儿各捐了200元。这些钱,最初计划买防汛器材,后来得知安阳县永和乡关村灾民急需方便面和纯净水,全都买成这了。为此第二天还征了一辆小货车来运送物资。

石岩借了一辆大商务,档位操纵杆是圆的,一堆英文,开的还不是很老练,小心翼翼的开着在市区收被子、买水、方便面。他老婆莹莹不时追问他,你自己到底买了啥?你花了多少钱?给你的必须花完,所有车必须装满!万召放下手头的看娃工作也来了,随队的还有老路,一个在体育场出夜市摆摊的热心人,疫情期间,他自愿单枪匹马守住小区门口,胸前别着党徽。那时候,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老路带路,轻车熟路,三辆车一路大油门到了安阳县永和乡关村,他的村子,送去了温暖和爱心。村民们开着铲车蹚水出来了,文身的光背的男人、大妈小媳妇都来搬运物资,拱手感谢。

截止目前,已经捐赠了8车物资,手机发烫,我治愈多年的结巴病,也在这次救灾沟通联系中,复发到结巴八级水平。

今天下午,北京有个女孩打我的电话,表示要捐钱,委托我购买物资送到灾区。

她本是商丘人,坐高铁路过郑州到鹤壁,两边一片洪水肆虐,一片汪洋,内心难过。

我说,你先别发红包,我先联系好救助点需要啥,精准确定好对口援助对象后你再给。

就这样,7月25日下午,新一轮救灾援助工作又开始了。我不是英雄,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只是身边有很多知心朋友,他(她)们关键时候就会挺身而出,支持我。老杨我何德何能,只有不辜负大家的善意爱心,忠实转运,把物资送到灾民手里,才能对的起每一分善款和每一份捐赠。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公益这条路上,老杨是老资格的新兵,将不负众望,继续努力!


编辑点评:
对《灾区救援流水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