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电视剧本 > 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8)

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8)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21-07-21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72520  阅读: 469  评论:0条 推荐:4星

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8)
 

终 极 和 谐

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8

编剧  蒋自然

  根据刘玉凤长篇小说《巨澜》改编

            全 剧 内 容 提 要

本剧描写了南省资江县,清石桥乡刘家湾村村民刘石峰的曲折人生经历和资江县许多从职务高的领导到普通民众,特别是刘家湾村人几十年的爱恨情仇,最后终极和谐的故事,剧本采用《红楼梦》式的结构形式,用文学艺术形式和影视形像从侧面反映了从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漫长历史时期内资江县以及整个中国社会风貌。

第   八   集

一内容梗概

解放军一五八师师长黎导之派资江县县长刘魁元带着民兵刘先钦去和陈光中谈判投降事宜,并带去了已经举行了和平起义的国民党湖南省前省长程潜和国民党兵团司令陈明仁规劝陈光中尽快投降的信。刘魁元向陈光中严正地指出了必须投降的前景和投降的条件,陈光中表面上答应了,暗中连夜带领残匪向西逃窜。

黎导之闻讯,立即命令一个团乘车快速沿湘黔公路从隆回县赶到洞口县进行堵截,另一个团尾追陈光中匪兵。一路上,经过几场遭遇战,陈光中匪部被基本消灭了。陈光中只得带着四十四个残兵、两个小老婆和女儿往资江县西面的洞口县逃去。深夜,残匪逃到洞口县月溪镇禾梨树村,藏匿在村中一家客栈里。

陈光中威逼客栈老板萧正青夫妻做饭给他们吃,萧正青夫妻只得听从。谁知萧正青的弟弟萧松青在匪兵还没进店门前,就从后门跑出,到三十里外负责剿匪的解放军某连,报告匪兵行踪的消息去了,解放军连长听后,急行军指挥战士们飞速赶往禾梨树村。

陈光中待匪兵吃了饭后,布置了岗哨,把匪兵分为两处住宿,一部分安排到店外土法造纸厂的纸槽房住宿,一部分在店内住宿。匪兵们疲惫已极,不久便呼呼大睡了,解放军包围上来时,他们还不知道。陈光中十分精明,吃饭后到处转悠,观察地形,然后回到店里,便去强奸借宿在店里的一个尼姑,兴致正浓时。解放军经过短暂的战斗,消灭了住宿在店外纸槽房的匪兵,然后向客栈合围而来。混乱中,陈光中撇下妻女往店外后山逃去。在攀爬高坎时,三次去抓高坎上的小竹子,妄想借助小竹子爬到后山遁入密林,再次向远处逃走。但都把小竹子连根拔出,被重重地摔在地上。正当他第四次尝试时,解放军战士冲上来活捉了陈光中。

二 分 场 镜 头

1 158师军营前山路。晨,外。

黎导之和其他指挥员与刘魁元两人一一握手,送他们前去陈光中匪巢谈判。

刘魁元身穿崭新的中山装,左胸佩戴着白底蓝字的“资江县人民政府”的布质胸章,两眼炯炯、充满信心地望着黎导之说:“首长,我们一定能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黎导之紧握着刘魁元的手,点点头说:“祝你们成功!”

黎导之又和刘先钦握手,刘先钦换了一身军装,身子右侧正背着一支卡宾枪,左侧斜挎着一支上了弹匣的快慢机。挺着胸脯,显得十分威武雄壮,俨若一个真正的军人。

黎导之拍了拍刘先钦肩头,说:“像个战士!”

刘魁元代替刘先钦说:“他曾经是个战士,参加过刘卫国先生组织的抗日义勇队,枪法很好,抗战胜利后解甲归田。”

黎导之点头说:“好样的!”

刘先钦举手行了个军礼,说:“谢谢首长夸奖!”

 

2山野。晨,外。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千山万岭抹上一层金辉。

山垭口石阶上。刘魁元二人向山下的远处挥手。

 

3通向陈光中匪巢山路 。日,外。

通向匪指挥部小庙的山路上,匪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但一个个搭拉着脑袋,萎靡不振,连插在庙顶的那面青天白日旗也低垂着,飘扬不起来,没有一丝生气。只有站在警备队伍前的魏龙驰还稍有一点精神。

刘魁元二人昂首挺胸、气宇轩昂地沿着石阶向陈光中指挥部的小庙走去。

魏龙驰见刘魁元二人来了,高喊一声口令:“立正!”

匪兵们急忙立正。

魏龙驰将指挥刀擎起,继续喊口令:“肩枪!”

匪兵们把手中的枪由提的姿势改为扛在肩上。

刘魁元二人目不斜视,毫不畏惧地继续向前走去,魏龙驰把刀插进鞘里,跟在他们身后走着。

 

4陈光中指挥部。日,内。

门口。两个匪军卫兵提枪站岗,见刘魁元二人来了急忙由稍息改为立正。

魏龙驰抢前一步,高喊:“资江县人民政府代表到!”喊完,摊开手,说:“请!”

刘魁元二人威严地缓步迈进小庙殿内。

刘魁元反剪着双手边踱步边扫视殿内的一切,神态十分轻松,好像是游山观景似的。

殿内正前方摆着一张八仙桌,桌子两侧各放着一根条凳。下面同样放着两排条凳。

刘先钦取下肩上的卡宾枪,站在门口持枪警戒,右手食指放进板机孔里,做出随时准备射击的姿势。

稍顷,刘魁元停止踱步,大声说:“怎么?陈大师长,你请我们来谈判,为什么不敢露面?我们只两个人,你们可是号称一个师啊!”

魏龙驰高喊道:“司令,客人来啦!”

右厢房木门“咿呀”一声开了,陈光中从里面走出来,细瘦如柴的警卫连长郑长之、率领几个保镖,跟在他身后。

魏龙驰说:“司令,这是政府谈判代表。”

陈光中拱手道:“请坐!”

刘魁远说:“大家都请坐!”

陈光中点头说:“同坐!”说完,在右边条凳上坐下来。

刘魁元几乎同时在左边条凳上坐下来。

几个匪军军官则在下面条凳上坐定。

陈光中先和刘先钦套近乎:“敢问代表尊姓大名?”

刘魁元说:“免尊姓刘,刘魁远!”

陈光中故作惊讶地说:“你就是资江支队支队长刘魁远先生,久仰!久仰!”

刘魁元说:“是的,别客气,陈司令。”

陈光中说:“刘县长,别称我司令了,我这个司令是白喜委托刘建章封的。

刘魁说:“称陈师长可以吗?我们知道,你曾任国民党63师师长,抗战时参加过淞沪保卫战和湘西会战,特别是湘西会战时你负责带领湘中游击纵队在蓝田截击日军辎重后勤部队,取得成功,有力支持主力部队击溃日军人民还是记得的。

陈光中说:“别提了,淞沪会战中,负责布防浙江海盐到金山卫一带的阵地。战后,第三战区副司令刘建绪投诉作战不坚决,被蒋介石关在牢里

刘魁远说:“后来蒋介石又怎么放了你呢?”

陈光中说:“老蒋后来经过调查其实我不是不尽力。63师一万余人面对的是日军第6、第18、第114共三个师团万人的进攻,日本有军舰和重炮支援整场战役,我的部队打得惨烈,严重减员,的拜把子兄弟少将旅长李伯蛟被日军舰击中,炸得粉身碎骨,一块骨头也没找到。在伤亡殆尽无援军的情况下,选择向海宁方向退,后来又在海宁与鬼子继续打了一天两夜,直到后续部队前来换防,才撤出阵地

刘魁元说:“但是,你对人民还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行,一次是1932率领部队进攻江西莲花县。你在吴塘村被武装群众包围,随从十几人被打死,本人也差点丧命,侥幸逃回师部后,命令李伯蛟率一个营包围吴塘村,把全村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全部,一个不留,共杀了八十八个进攻浏阳红军,部下杀人割左耳领赏,每杀一人,奖银洋5元。次年5月血洗浏阳铁属山、横山、佛岭等地,至使二十里内无人烟。第三次是你参与指挥的广西全州觉山铺战役。觉山铺一战是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决定长征突围林彪亲自指挥的红一军团两个师,与率领的63鏖战3天,伤亡惨重全州旁边湘江转弯处有个地方叫岳王塘,上游漂下的红军尸体密密麻麻,难以计算!” 

  陈光中说:“是,我有罪!”

刘魁元说:“现在国民党反动派,败局已定,希望你认清形势,弃暗投明,对以前的事,我们既往不咎,程潜、陈明仁两位先生就是你的榜样。”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放在桌子上,说:“这是程潜先生和陈明仁先生写给你的信,希望你细读,陈明仁先生在四平战役中不是也屠杀了许多解放军战士吗!毛主席说,两军相战,各为其主嘛!犹如划船,都想划赢!”       

陈光中说:“是,我一定好好读一读,现在就我部投降的事,请刘县长做指示。”

刘魁元挺身端坐,威严地说:“我是资江县人民政府的县长,奉上级指示,来接受谈判你们投降事宜的。要谈判,就应该谈你们怎样改过自新,放下武器,归顺人民。要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已是朝不保夕、危如累卵。要打,你们是鸡蛋碰石头,车水一仗你们尝到了滋味吧!要跑,你们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千万万人民组织起来了,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往哪里跑?你们在程潜投降后,还跟着国民党又干了不少坏事,如今再也不要执迷不悟了!至于我军何时前来接收人员装备,时间以两天为限,到时你们在此静候!”

陈光中点头道:“是!”

 

5陈光中营帐。夜,内。

陈光中在秉烛夜读程潜、陈明仁来信,魏龙驰和几个匪军官站在一旁,静候他的命令。

陈光中边看信边思量着。

画外程潜谆谆苦劝的声音:“……南京陷落,国民党政权倾颓,江南大部易帜,蒋中正氏已远逃台湾规避,诱使你等死战,此乃借刀杀人之计也,贵部不是黄埔嫡系,向为蒋所猜忌,常借敌之手而除之欲快,淞沪之辱曾记否,望桂生兄三思,潜手书,明仁同嘱!”

陈光中看完信思忖着。

魏龙驰看着陈光中,急切地问:“司令,怎么办?”

另一军官接着问:“司令,是战还是降,请司令定夺,弟兄们听你的!”

陈光中离开座位,从军帐内走出,在帐外驻足,他仰望着星空,长叹了一口气。

画外刘魁元的声音:你对人民还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行,一次是1932率领部队进攻江西莲花县。你在吴塘村被武装群众包围,随从十几人被打死,本人也差点丧命,侥幸逃回师部后,命令李伯蛟率一个营包围吴塘村,把全村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全部,一个不留,共杀了八十八个进攻浏阳红军,部下杀人割左耳领赏,每杀一人,奖银洋5元。次年5月血洗浏阳铁属山、横山、佛岭等地,至使二十里内无人烟。第三次是在广西全州觉山铺参与指挥堵截红军红军率领的63鏖战3天,伤亡惨重全州旁边湘江转弯处有个地方叫岳王塘,上游漂下的红军尸体密密麻麻,难以计算!”  

陈光中内心独白:“是的,共产党不会饶恕我,即使毛泽东饶恕我,林彪也不会饶恕我!”

魏龙驰走出帐外,看着陈光中,轻声唤道:“司令?”

陈光决然道:“传令全军,收拾行装,把不必要的东西扔掉,马上开拔,天亮前到达洞口客溪,稍事休息即入绥宁,出广西、云南,借道缅甸去台湾。”

魏龙驰:“明天不行吗?他们给了我们两天时间。”

陈光中手用力一挥:“兵贵神速!”

 

6山野。深夜,外。

夜幕下,一支人马在行军疾走,踏着碎石,踩开荒草榛荆,如丧家之犬一样。

字幕,旁白:“陈光中不听程潜、陈明仁规劝和人民政府警告,公然与人民为敌,终于走上不归路,但他的匪众许多没跟他走,连师参谋长魏龙驰也走到半路,乘着夜色独自开溜,飞速跑到一五八师向师长黎导之报告陈光中潜逃的重大消息。”

 

7解放军158师师部,凌晨,内。

黎导之师长听完了魏龙驰的报告,命令身旁的473团团长周正第:“周团长,你部立即率领五个排乘卡车经湘黔公路迅速抢在陈光中前面穿插到客溪,堵截陈光中匪军,其余部队和武冈独立团步行,务必在十二月二日十二点之前到达客溪。”

473团团长周正第行了个军礼,说:“是!”转身出门。

黎导之又命令身边的474团团长刘彬:“刘团长,吹冲锋号,你们团立即尾随陈光中匪军追击,务必干净,彻底把陈光中匪军消灭,活捉陈光中。”

474团团长刘彬行了个军礼,坚决有力地说:“是!”

 

8山坡上。日,外。

山坡上。陈光中匪军坐在地上休息,一个个疲惫不堪,大家嚼着饼干,举着军用水壶仰脖喝水。

字幕:隆回黄金井。

陈光中大声喊道:“魏参谋长!”

山野空旷,四处传响着陈光中急促的喊声,周围却没有没有回答声。

陈光中蹙眉道:“妈的,走了!投共去了!”

 

9田间大路上。日,外。

刘彬率领574团战士在强行军。

刘先钦和一队民兵,穿便衣挑着弹药箱,跟着解放军战士们一起行军。

刘彬挥手大声道:“同志们!敌人就在前面,快!不要让他们溜了!”

战士们和民兵立即加快脚步,小跑起来!

 

10山坡上。日,外。

陈光中举起望远镜向远处观察。

望远镜里。大队解放军战士在急步行军。

陈光中放下望远镜,自负地下达命令:“弟兄们!共军来了,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大家隐蔽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像当年在蓝田截击日本鬼子一样。”

匪兵们立刻躲进荆棘丛中去。

匪兵伏在荆棘里,拉开枪栓,把子弹装进去,做好射击准备。

 

11山坡下。日,外。

刘彬命令号兵:“吹休息号,停止前进!”

号兵吹起休息号。

急行军的战士们立刻停住脚步,但没有坐下来,警惕性地持枪看着前面山上。

刘彬举起望远镜向山上观察。

望远镜里。草丛里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个人。

刘彬放下望远镜,对身边一个指挥员耳语了一句。那指挥员会意,转身离开。

军指挥员来到一群扛着迫击炮的战士前,命令道:“架炮,向正前方山上发射三发,角度五十三,火力侦察!”

战士们飞快地架起三门迫击炮。

刘先钦和几个民兵扛来弹药箱,飞快地打开。

三个战士从弹药箱取出三颗炮弹递给炮手。

炮手们把三颗炮弹同时从放入炮膛,瞬间,炮弹带着火光飞出炮口。

 

12山坡。日,外。

爆炸!爆炸!爆炸!三颗迫击炮炮弹同时在匪兵丛中炸开,匪兵手、脚、肢体飞向空中,接着燃起熊熊大火。

匪兵们鬼哭神嚎,拼命往山顶奔逃而去。

陈光中大声命令:“兄弟们!顶住!顶住,共军人数不多,我们占着有利地形!”

匪兵们不听他的命令,继续没命似的向山顶狂奔。

陈光中无可奈何,只得对身边两个小老婆说:“快走!共军来了!”

陈光中的小女孩吓得大哭起来。

陈光中急忙安慰孩子:“别怕,妈妈带你走!”

 

13山坡下。日,外。

解放军战士漫山遍野边奋勇向山上冲锋边高呼:“冲啊!”

“杀啊!”

“消灭土匪!”

“活捉陈光中!”

……

字幕,旁白:黄金井一仗,匪首陈光中匪兵被歼八百多人,陈光中带领残兵四百多人侥幸逃脱,继续向洞口客溪,月溪方向狂奔。

 

14山谷。傍晚,外。

夕阳斜照,林木蓊郁,陈光中匪军出现在山谷口。

字幕:洞口客溪镇北

匪兵队伍精干,倒没有黄金井山上那些匪众一样疲乏,而是个个像狼一样露着凶残相。

陈光中大汗淋漓,他的两个小老婆也提着手枪,依傍在他的身边。

陈光中小女儿睡了,一个匪兵背着她跟在陈光中身后。

卫队长李泽民走近陈光中身边,敬了个军礼,说:“司令,你与副队长胡富华带领太太,小姐和一排三十九个兄弟从南边山口走,隐蔽向月溪进发,我和其余的弟兄一直往前走,直奔客溪镇,掩护你们,万一再遇到共军,大家以免同归于尽。”

陈光中泪水涌出,紧握着卫队长李泽民的手,说:“泽民弟,患难见真情,还是你想到周到。”

李泽民大声命令副卫队长胡富华:“富华兄,你带领一排剩下的兄弟,保护司令走南边山口!”

副卫队长胡富华,立正敬礼:“是!”转身对队伍喊道:“一排兄弟,跟我走,保护司令!”

匪军队伍里走出几十个人向胡富华靠拢。

胡富华对陈光中说:“司令,你和太太、小姐和我一起走吧!”

陈光中握了握李泽民的手,说:“泽民弟,那就拜托你了!,台北见!”

李泽民向陈光中敬礼:“臣为主死,士随帅亡,自古皆然,司令保重!台北见!”

 

15洞口月溪禾梨树村。夜,外。

黑暗中,陈光中率领残匪小心翼翼地从远处来到村外一棵枝叶如盖的大树下,停步驻足看着前方村子的院落。

字幕:洞口月溪禾梨树村

不远外村庄,灯火寥寥,偶尔传出一两声犬吠声。

陈光中三姨太悄声对陈光中说:“他爸,怎么不……”

陈光中急忙握住三姨太的嘴,不让他把话说完。

胡富华走近陈光中身边,打了打手势,意思是:“进不进去?”

陈光中拉住胡富华的手,指着前边村子,意思是:“你去侦察一下”

胡富华会意,向陈光中行了个军礼,意思是“好!你们在这儿稍事休息!”

胡富华快步消失在黑暗中。

陈光中向残匪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大家坐下。

匪徒们立刻坐了下来。

三姨太抱着的孩子醒了,刚想哭,陈光中立马把她的嘴握住。

大姨太凑近孩子耳朵,用让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对孩子说:“别哭,前面有共军!”

孩子噤声,听话似的不再发声,两眼直勾勾地看着父亲。

陈光中坐在地上,思忖着。

陈光中内心独白,画外音:“泽民兄,不知你现在怎么样了?我们在月溪等着你!”

 

16客溪镇外。日,外。

解放军占据的山头。

解放军战士向匪兵占据的对面山头猛烈开枪射击。

重机枪喷吐着火舌。

三个战士伏在机枪后射击,把雨一样弹幕向土匪铺天盖地甩去。

架着轻机枪的战士向匪兵占据的山头扫射

持苏式冲锋枪、美式卡宾枪的战士向敌人扫射。

迫击炮手架着六零迫击炮开 炮,一颗颗炮弹飞向敌人阵地。

土匪占据的山头。

土匪们仍在负隅顽抗,不断地向对面解放军山头还击。

对面解放军山头射来的重机枪子弹,和打来的炮弹使匪兵纷纷毙命。

李泽民受伤的头上扎着毛巾,他边射击,边狂叫:“打!兄弟们!为党国尽忠的时候到了!”

一颗炮弹飞来,爆炸,把他炸飞到空中。

解放军占据的山头。

473团周正第大声命令:“吹冲锋号,向陈光中匪兵发动最后冲击,不投降的坚决消灭!”

号兵举起军号,吹起冲锋号。

“冲啊!”解放军战士高呼着,跳出战壕,端枪向对面山头冲去。

解放军重机枪火力和炮火压制匪兵还击,掩护战士们冲锋。

迫击炮延伸炮击。

解放军战士冲到敌人阵地前,扔出一排手榴弹。

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匪兵放下武器纷纷举手投降。

 

17洞口月溪禾梨树村村外。夜,外。

胡富华向陈光中报告:“司令,我在村里兜了一圈,没有发现有共军,村南有个小客栈。”

陈光中欣喜地把手向匪兵们一招:“走!就住那客栈。”

 

18禾梨树村客栈。夜,内。

店主萧正青、妻子毛月梅和弟弟萧松青正在桐油灯下聊天。

萧松青对萧正青说:“哥,这几天风声紧,听说有许多土匪往西边逃,明天把店门干脆关了,到别处躲一躲。”

萧正青点头说:“我正想明天关店门,不然,抢了钱米没关系,就怕伤了人。”

 

19客栈外。夜,外。

陈光中匪众向客栈走来,慢慢接近店门。

陈光中四姨太刘凯琳踢到一块石头发出很大的响声。陈光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20客栈内。夜,内。

萧正青三人听到外面有响声,愣住了,急忙停止谈话。

萧松青摆了摆手,示意哥哥夫妻不要做声和动弹,自己走到门边,拉开门缝,向外面瞧了。

萧松青眼睛视网膜影像特写:陈光中和几个匪徒背着枪站在屋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萧松青又摆了摆手,示意哥哥二人不要声张。转身关紧门,然后飞快从后门溜出屋外。

 

21客栈门口。夜,外。

陈光中借着月光看了一眼竖挂的客栈招牌。

招牌特写,楷体:萧氏客栈

胡富华背着枪敲门,说:“喂!老板,把门打开!”

门开了,萧正青假意苦笑道:“嗬!几个老总,请进!请进!”说完让开一条路。

陈光中一伙一拥而入。

 

22客栈内。夜,内。

毛月梅对众匪兵们说:“各位老总请坐,喝茶!”说完,又是拿凳,又是倒茶。

匪众们纷纷落座,只有陈光中和胡富华提着枪没坐。

陈光中对两个匪兵呶呶嘴,两个匪兵会意,提枪走出门外。

胡富华对萧正青说:“老大爷,做顿饭给我们吃好吗?钱照付。”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银元,放在萧正青衣兜里。

萧正青把银元掏出来放回胡富华口袋里,说:“别这样,老总,远来是客,吃顿便饭,小事一桩,还付钱,见外了,只是没有好菜,吃酸菜行吗?”

陈光中说:“酸菜也行!”

三姨太罗素兰说:“就是饭要多煮一点,弟兄们两天粒米没粘牙了!”

萧正青问:“老总,你们有几个人”

胡富华说:“四十四个人。”

萧正青说:“好!我用大铁锅煮,每人一斤米有了没有?”

陈光中点点头说:“好!吃完饭给十块光洋!”

萧正青吩咐妻子:“月梅,你去淘米,我切菜。”

毛月梅点点头说:“好!”说完就走。

陈光中一把拉住毛月梅问:“老板娘,你客栈里今夜还住有其他人吗”

毛月梅镇静地回答道:“兵荒马乱,有两个月没人来客了!只有一个尼姑天黑时化缘到村里,住在客栈。”

陈光中说:“你把她叫来!”

毛月梅说:“好!”对楼上喊道:“惠菱,你下来一下!”

楼上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是!施主。”

楼上响起脚步声。

陈光中等人注视着楼梯口。

不一会儿,一个着僧尼打扮的女子双手合十款款地走下楼来。

陈光中眼睛一亮,直勾勾地盯着尼姑。

尼姑大约十八九岁样子,细高个子,瓜子脸,丹凤眼,卧蚕眉,小巧嘴,她合掌甜甜地问道:“施主,叫小尼有何事。”

萧正青说:“这些老总远道而来执行军务,有话问你。”说着看了一眼陈光中。

陈光中说:“今夜就你一个人吗?”

尼姑双手合十,答道:“是!老总!”

陈光中说:“你可要讲真话!”说完举起手枪指着女尼。

尼姑说:“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妄语,不说假话,若有假,听凭老总处置!”

陈光中说:“那好,本司令今夜执行秘密任务路过此地,你可不能随意外出,透露了消息。”

尼姑说:“是!老总!”

陈光中说:“你走吧!”

陈光中说:“你走吧!”

尼姑点头道:“是!”说完慢慢上楼去了。

陈光中两眼痴愣愣地望着女尼的背影,直到女尼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陈光中问萧正青:“你屋里好打埋伏吗?”

萧正青摇摇头说:“老总,你们可以在每间屋隐蔽地方,安排几个兄弟守着就是了!”

胡富华说:“吃完饭,有几个人要在你店里睡。”

萧正青说:“好的,大冬天的,我把家里所有的被拿出来,要不要到邻居家去借几床被来?”

陈光中警惕地厉声道:“不行!弟兄们轮流睡。” 

萧正青战战竞竞地点头道:“是……是……老总,那我切菜去了!”说完走开,去别处去。

陈光中对一个匪兵示意了一下,那个匪兵便跟着萧正青去了。

 

23野外山路。夜,外。

月光下,萧松青在小路上飞快地走着。

萧松青奋力向山上攀登。

萧松青在下山路上狂奔。

萧松青迈过沟坎。

萧松青趟水跑过小溪。

萧松青在路上跌倒、爬起,跌倒、再爬起…… 

……

 

24客栈。夜,内。

毛月梅坐在小板凳上往火灶里添柴,熊熊的灶火映得她脸庞通红。她的身后,一个匪兵持枪看着她。

火灶上的大铁锅冒着热气。

萧正青站在离火灶不远靠墙的大砧板前切着菜,他身旁也站着个持枪的匪兵监视着他。

 

25山路上。夜,外。

一队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在急行军。

队伍前面,刘先钦也穿着军装、提着枪在疾步行军。

队伍对面不远处,一个人向解放军跑来。

刘先钦首先发现了这个人,对后面的解放军连长说:“人,前面有个人向我们跑来。”

连长旁边一个战士举起枪喝令:“谁?站住!”

整个队伍听到前面的喝令声立刻停止行军。

前面那个人走上前,刘先钦用手电筒一照,原来是萧松青。

萧松青气喘吁吁地向刘先钦报告:“报……报告老总……”

刘先钦急忙对萧松青说:“伙计,我是民兵,他们是解放军,叫同志,有什么事慢慢说。”

萧松青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同……同志,有土匪,你……快去打,不然我哥哥没命啦!”

解放军连长问:“老乡,土匪在什么地方,离这儿多远?”

萧松青说:“禾梨树村,不远,三十里路。”

解放军连长说:“有个老土匪吗?”

萧松青说:“有,大概有五十多岁,快接近六十岁了。”

刘先钦和解放军军官异口同声地说:“陈光中,这只老狐狸!”

刘先钦对萧松青说:“兄弟,请你带路,解放军是来剿匪的。”

萧松青说:“我是特意来报讯的,跟我走吧!”

解放军连长对后面的战士进行战前鼓动:“同志们,陈光中就在前面不远,强行军,抓陈光中!”

 

26客栈。夜,内。

匪兵们在狼吞虎咽地吃着饭。

陈光中没吃饭,站在旁边看着彵自己的孩子和姨太太罗素兰、刘凯琳吃饭。

陈光中精神恍惚,突然喊道:“参谋长!参谋长——老魏!”

罗素兰说:“你又惦记着他啦!他投共了!”

陈光中长叹一声,说:“唉!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刘凯琳劝陈光中:“你也要吃一点,明天早上还要赶路!”

 

27山路上。夜,外。

刘先钦和解放军战士在跑步行军。 

 

28客栈。夜,内。

  陈光中问胡富华:“睡觉的事安排好了没有?”

胡富华在向陈光中报告:“报告司令,你和太太,小姐睡这客栈,六个兄弟为你们站岗。其余的兄弟到对面纸糟房(注:旧时土法造纸的打浆作坊)睡,没铺盖大家互相靠着打盹,也派六个人轮流站岗放哨。”

陈光中点点头,说:“很好,不能有半点松懈,以免让共军钻了空子。”对身边的萧正青说,“我不能睡,今夜就麻烦老板你陪我坐在你火灶边聊天,行不!”

萧正青明白这是陈光中怕自己偷偷跑到外面去报讯,便爽快地答应道:“好!司令太抬举我了!”

 

29小溪。夜,外。

萧松青带领着解放军趟水过溪。

流水浸湿了战士们的鞋子和绑腿,水花沾湿了他们的衣服。(特写)

解放军连长挥手命令:“快!别让陈光中这只老狐狸再溜了!”

 

30客栈后。夜,外。

月光下。陈光中一个人在观察地形。

他眼前壁立着一堵两丈多的高坎,高坎上长着一些稀疏的小毛竹,月光下显得弱不禁风。

高坎后是座长满茂密丛林的高山。

陈光中点了点头。

 

31客栈楼上。夜,内。

  桌上放着一尊瓷做的小观音,观音前的一叠纸钱上插着一柱正在燃着的线香。

尼姑惠菱跪在观音前默默地祈祷。

 

32客栈厨房。夜,内。

陈光中一手捏着一支香,边烤火边和萧正青聊着,萧正青隔一段时间,往灶煻里添一块柴。

萧正青问陈光中:“司令,听你说话的口音,你好像是资江县人。”

陈光中说:“是的,我是资江东乡双泉铺人。”

萧正青说:“你们资江县有四大名铺,你家乡双泉铺也是其中一铺吧?”

陈光中笑了笑,说:“不是的,资江县四大名铺是东路黑田铺,南路五峰铺,西路岩口铺,北路巨口铺,其中南路五峰铺最大,最热闹!”

萧正青说:“哦!司令,听你一番介绍,我长见识了,司令说话好像不是一个行伍的人说的,倒像一个教书的人说的。”

 陈光中说“我年轻时是个教书匠,只是后来才投笔从戎,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萧正青恭维陈光中道:“司令,你若一直教书,一定是个好老师!”

陈光中说:“是的,那时我书教得很好,我对学生也要求很严,许多学生怕我!”

萧正青说:“司令,你解甲归田后,仍旧去教书就是了。”

陈光中摇摇头说:“不行了,将来共产党来了,你千万不要你的儿孙为共产党当兵,不过共产党共产共妻,对老百姓统治很严酷,你不听话也不行!” 

萧正青说:“我普通老百姓一个,估计共产党,不会拿我怎么样。”

陈光中哈哈大笑,说:“你普通老百姓一个,说得轻松,有栋这么大的客栈,一定会划个工商业兼地主,剥削阶级,等着瞧吧!共产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陈光中边做着污蔑共产党的反动宣传,脑海里却在胡想着。

(闪回)美丽姣好的尼姑惠菱双手合十,甜甜地说:“是!司令!”

陈光中想着对萧正青说:“老板,你暂时在这儿等着我,我一会就来。”

萧正青说:“好的,司令!”

陈光中边上楼梯边回头说:“我转来发现你不在,找到了你时,对你不客气啊!”

萧正青假意害怕说:“司令,我不敢!”

陈光中消失在黑暗的楼梯上,萧正青望着他们走的方向咬紧嘴唇。

萧正青内心独白:“死到临头了,还做断子绝孙的事!”

 

33客栈楼上尼姑惠菱卧室。

惠菱还在观音前祈祷。

陈光中蹑手蹑脚推开门走进来。

惠菱听到身后有响动,急忙回头,发现是陈光中,忙问:“老总,你……”

陈光中急步上前,一手用力抱住惠菱的腰,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嘴,低声而又威严地说:“别说话,不然我打死你!”

惠菱软瘫在楼板上。

陈光中抱起惠菱放在床上,拉下她的裤头,然后退下自己的裤,伏在她身上,猛烈地抽插起来……

惠菱流着泪,听凭陈光中野兽一样地蹂躏自己。

 

34纸槽房侧。夜,外。

刘先钦和解放军战士避开月光,从黑暗处蹑手蹑脚向纸糟房靠近。

战士们伏在地上,瞪大眼睛盯着前方,慢慢地把冲锋枪伸向前方,做好射击准备。

匪兵们抱着枪,互相靠得紧紧的抱团取暖,他们有的眯细着眼睛,有的双眼紧闭着打着呼噜,嘴里流着哈喇子油。

匪兵哨兵,打着喝欠,显得异常疲惫慵懒。

哨兵脚下的线香快燃完了,他转身走到抱团的匪兵群边,拉一个匪兵衣袖,喊道:“二狗子——”

“砰!”枪响了,哨兵立马倒在地上。

 

35惠菱睡房。夜,内。

陈光中正在用力抽插惠菱惠,菱大哭起来。

陈光中边抽插,边骂道:“死秃驴,嚎什么,年纪轻轻的当尼姑,我给你开张,发动你的骚瘾,看你当不当尼姑了,明天去嫁人!我插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难道比资江城戏班子里的花中喜、花中魁姐妹还高贵!”

屋外突然传来枪声,陈光中迅即从惠菱身上滚下来,以最快的速度胡乱穿上裤子,打开门就溜。

 

36纸槽房。夜,内。

刘先钦和解放军战士冲上前,将匪兵们团团包围,解放军连长和几个战士大喝:“缴枪不杀!你们被包围了!”

有个匪兵刚想把卡宾枪举起,刘先钦一个点射,把他撂倒在地。

其余的匪兵纷纷把枪扔到解放军战士脚下,举手站了起来。

萧松青对解放军连长说:“还有些土匪可能在客栈内睡。”

解放军连长大声命令:“一排看着俘虏!”

一排战士齐声吼道:“是!”

解放军连长手一挥,命令:“二排,三排跟我来,包围客栈,搜索!”

二排和三排战士吼道:“是!”跟着连长冲向客栈。

 

37客栈门口。夜,外。

陈光中警卫哨兵持枪从屋内涌出。

解放军连长和刘先钦冲上前,端起冲锋枪一阵猛扫,匪兵纷纷倒毙。

 

38客栈厨房。夜,内。

萧松青、解放军连长、刘先钦和几个战士冲进来,只见萧正青一个人抱着头伏在灶前,浑身不断地发抖。

萧松青问萧正青:“哥,陈光中呢?”又对连长说,“这是我哥,客栈的老板。”

连长说:“别害怕,萧老板,我们是解放军,是来打土匪的,你知道陈光中哪儿去了吗?”

萧松青抬起头,指着楼上说:“刚才在楼上强奸一个尼姑,现在估计从后山跑了。”

刘先钦大骂:“这个流氓,死到临头还在做伤天害理的坏事!”

解放军连长:“走!搜山,别让他跑了!”

 

39客栈后。夜,外。

陈光中纵身一跃,用力抓住高坎上一株小毛竹,想攀爬上去。毛竹连根拔出,陈光中重重地摔倒在高坎下。他又抓住第二根毛竹,又摔倒在高坎下,接着他再抓第三根毛竹,第三根毛竹的根没有被拔出,陈光中再次跃起,脚尖踩住山坡面,正想来第二次跳跃,突然竹根又被他拔出,他第三次跌落在高坎下。

“哎哟!”陈光中呻吟了一声,长叹一声:“天亡我也!”

刘先钦和解放军连长冲上前,用枪对着陈光中,二人同时大喝:“陈光中,你的末日到了,举起手来!”

又有几个解放军战士冲上来,用枪对着陈光中。

陈光中绝望地看了一眼刘先钦和解放军战士,不举手也不站起来,颓然坐在地上,闭上双眼。

一个解放军战士上前搜了陈光中全身,向连长报告:“陈光中身上什也没有!”

刘先钦上前,抓住陈光中后衣领,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他提起来,往前一推,喝道:“走!”

       第 八 集 完

 


编辑点评:
对《终极和谐(长篇电视文学剧本)(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