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笔记杂录 > 《何典》中的新典

《何典》中的新典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21-07-17  分类:笔记杂录  字数:1270  阅读: 300  评论:0条 推荐:4星

《何典》中的新典
 


鲁迅评论清人张南庄的《何典》说:“谈鬼物正像人间,用新典一如旧典……吓得‘子曰店’的老闆昏厥过去。”这部用吴语写作的章回体小说,二00一年被松江人成江点注过一次,二0一三年常熟又出版了新注本,但其中还是有一些“新典”不好理解。比如“依稀约酌”的出典,吴语中还有“大约酌”、“大约脉酌”、“大脉”等,那是中医把脉用药,遇到不必十分计较药量时,大约斟酌一下就可以的意思。再如“大头鬼”有黑漆、青胖二个。“黑漆”是形容髒,身上可搓出黑如漆的体垢;“青胖”,则是被打得青肿的意思。冯梦龙的《山歌烧香娘娘》就有:“再开言,教你满身青胖。”之句。

“见鬼”,比喻遇到离奇古怪的事,吴语谓:“碰着大头鬼了。”粤语则有“冒充大头鬼”之说,清胡式钰的《语窦·大头》:“受人绐弄,不惜所费,曰:‘大头’。”吴、粤方言的意思是不同的。

小说第四回称再嫁为“左嫁”。冯梦龙《山歌·鞋子》:“奉劝姐儿没要自道是脚力大,就是拖鞋蒲鞋还胜子左嫁人。”作者自注:“吴语再醮(再嫁)曰左嫁人。左,俗音际。”《温岭县志》方言写作“敧”;《青田县志》方言写作“支”;《海上花列传》第二回又作“几”:“小村立住脚一看,恰走到景星银楼门前,便说:‘耐要去末打几首走。’”但更多的是写作“济”。

还有张浦民歌〈梳妆五更〉:“二更裡来门外响,小妹奴开门笑盈盈;顺手开门郎进来,济手关门郎在怀;双手叉在郎腰间,阿大宝贝叫声细。”《易经》有即济、未济卦,济,成也。以前人们书写是由右往左的,完济一定在左。《土风录》解释“左冲”:“卑者上书所尊,必虚其左,以请批答也。即古人书谨空之义。当由官署中嫌空字不佳,故改为冲。”明人张萱的《疑耀》又说:“今人作书启,于左方之末书‘慎馀’、‘左冲’、‘无他’诸语,世皆仍之。”“左嫁”,就像书写一样,左边还有馀地。古人丧尚右,吉尚左,所以再嫁济事无他碍,只是要慎馀而已。这些在成江注《何典》,常熟版《何典》中都没有讲得十分清楚。

方言中的新典,仍然出自旧典也不在少数,比如打赌为“望东道”。战国时代,郑国被迫做东道主,给强国提供“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的招待。法国哲学家蒙田在〈交谈〉一文中说:“各自抵押物品作赌注以解决争端。说不定哪一天我的僕人会对我说:‘去年,因您的无知和固执已损失一百埃居(当时的货币单位)二十次了。’”民间用打赌解决争端是常有的事,打赌总是希望自己赢的,但谈到钱就欠雅,用自己不做东道主,巴望别人招待自己的“望东道"来形容,就既形象又显幽默机智了。

原载《人间福报》2021年7月8日


编辑点评:
对《《何典》中的新典》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