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笔记杂录 > 小趣·捉蚊

小趣·捉蚊  作者:伊水颂

发表时间: 2021-07-06  分类:笔记杂录  字数:2964  阅读: 307  评论:0条 推荐:4星

 
 
  刘来军
  按:6月7日清晨5时45分,一辆白色SUV行驶在杭州湾大桥高速上时,突然偏离正常车道,驶上了路缘带,刮擦到了中央护栏。交警查问,原来是驾驶员谢某于车行驶时,发现车内有蚊子,用手去拍造成的,所幸一家三口安然无恙,也没造成大的交通事故!
  睡觉生活之重也。蚊者,四害冠次。体虽小,善扰梦,当捉!
  窗,已关的够严,不知从哪里闯来了几只蚊子?窗户、窗纱检查了好几遍,开了关,关了开,不得其解,状甚无奈。打药?那是有时的事情,药味,不但蚊子可灭,人也受呛。
  夜晚,正睡酣,儿哼哼咛咛,我迷迷糊糊,完全无意识,痒上来了,以人不得宁的形式螎入梦里,这抓一下,那挠一下,梦态呢哝中气气的急急的、只怪谁在打觉,想发火,又似已摔手过去,还似在呐喊:“过去!干啥呢!”然而,谁?并没有过去,仍在缠咬。也不知两次叮咬之间究竟多长时间,反正迷迷中这痒还没下、哪痒己浮上来。自己抓的疼了,抖的一激灵,意识归位,醒了:是蚊子叮咬!该死的蚊子!恨劲霎起。你被(蚊子)叮咬过吗?尤其是手指头、脚指头、脚板,你就会知道,那恼人的痒和痛啊,让你就不知该怎么好,抓也不是挠也不是,反正一个真难受。黑暗中,“嘤、嘤、嘤、……”,细且尖的叫声又在耳旁幽灵般的响起,由远而近,(蚊子)仿佛开着一架轰炸机向我扑来,那狠劲,是要喝血要吃肉的。今晚,怕是不会消停了,除非你将它消灭掉。该死的蚊子,扰我清梦。想,睡前刚踏进屋时,你就即刻降落在我的腿上,颇有撞击力。拍了一下没拍着,不予追究,放过了。现在又过来,是可忍孰不可忍,逮!
  开灯,静坐,醒眼。
  人们形容懒人,好逸恶劳,好吃懒坐;形容剥削者往往是:如蚊虫、寄生虫,阴暗、狠毒、狡猾,怕光明。蚊子现实真是这样的,其狠毒,不能因为其是本能、叮咬时顺便还给你打点麻醉而原凉,吸去你血的同时,很可能还会将病菌交与你。其狡猾,只要开灯,光明到,(其)便及时离开了人体,又不愿离去,或藏于暗处,或不停地飞舞在空中,似在告诉人类:天下无贼,可以关灯了。然,悲哀就在:蚊,过高地估记了自己,案已作了,科还在抖威,岂无人呼?这伎俩。要关灯恐怕是有条件的!蚊只好于空中不停地飞着或喑处呆着。
  于是,进入了人蚊对峙阶段。蚊,在拼命地飞着或呆着;人,在静等机会,就象军人,准备痛击侵略者。拼,耐力比拼。
  以前有个电蚊拍,很方便,逮蚊不费吹灰之力。然,已坏,今晚只能凭手了,而蚊偏偏又是借风使航高手,好灵巧,明明拍着了,伸手看看,空空如也,一刹那际,根本不知它趁着的是哪缕风?遁了。几番领教,良策寡少。
  光明在此,蚊莫敢大意,我的双眼已适应周边,战斗在即。
  进入人蚊大战阶段。吃得饱的蚊子,肚大如斗,全是血,血红恨人,愰如恶人。体重难支,一会儿必定落停。而我只须双目四游,敏锐如鹰。发现目标,趋之。见人去,即飞,然肚大实在不便,又落。缓趋之,复举手,欲拍:5厘米,4厘米,3厘米,又飞,如是几次,速度已大不如从前。追之,真正谓举手之劳。于是乎,进行最后一个动作:或双手拍之,顿觉触处水浆浆的,手指一按,血糊糊的,恶心并痛快;或用单手抓之,摊开手,肚子滚圆一物,晕于手心,似睡,又似要碰瓷,手指一按,血糊一片,恶心;最奇观的是单手搧,对着空中那肥硕黑点,运气一扇,但见一粒鲜血如箭,先蚊而去,“砰”!摔在墙上,电光之间,又见一点黑物斜刺刺地飞过止于血上,乃蚊身也。人曰:上天欲使其灭亡也,必先使其疯狂。之所以者,皆因性贪而恶也。
  苍蝇能在飞去的瞬间又落回原处,全在一双超发达的复眼与感官, 蚊子不见此能耐,眼退化也,但无论落在哪里,其历害的感官敏锐无比,总在人类,它不认识人类,但它感到了威胁,随时准备逃命。它也不认识人类的各器官,并不知道人类的那个器官叫手或手指头,但它肯定不愿被这黑压压的东西压下,因而乎,在灾难灭顶之前必须先逃走。
  那些没吃饱的或刚进来、还没顾上吃的(哀其不幸),就不好对付了。这些蚊虫有力量,在空中飞个不停。这时,你不得不主动出击了。蚊见况,心智乱,意慌恐,择不显眼处落,一面用它的方式感知着危险源。要打落下的蚊子,那就要找了。斗智斗勇时刻,人要眼观明地,专搜不显眼处:如床头靠背夹缝处、灯影处、床头柜、门旮旯处等等,采取战法如:打草惊蛇法、火力侦察法、重点守候法、声东击西法、各个击破法等等,在重策高压之下,蚊子四处碰壁,落荒难逃,最终仍逢掌中之运:先为掌中一黑点,后为指下一抹泥。一缕幽魂,随风去了。
  兵道诡也。相较于落停的,有的蚊子落在明处,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笨蛋,不予表述了;有的应是机灵吧,知道暗处降落,岂不正在人们意料之中,天下都是聪明人,除非阻力重重,有坚物、硬缝作祟,手电灯一照,这些蚊子基本是跑不了的。这是一场非红即白的战斗,不取了尔,今夜无眠!最难对付的一类似智力超群,不同凡尔,它们研判形势,专找灰色地带,即二类物体交接处、占尽险峻、非常容易被发现、是人认为不会降落的地方,这类蚊子肯定懂得置之死地而后生也乎。但凡事者,皆有序因,这时,出卖它的有时竟会是它那吃大的身子、身子的影子:忽然,墙上,影子,硕大的影子,这么熟悉的影子?好大,大到几秒你才能奇怪过来,肯定那就是蚊子。然后,迅速调集各方感官,即刻捕捉光线来源,影子方位、辅以老师教的物理学知识、数学知识,揉合、定位,以一颗必胜的谨慎之心,毕其功于一役,一举擒拿。顿时失笑:若非尔身出卖尔,尔就活了。由是,想到一则故事:饥饿的狐狸四处寻食,他看见树上的洞穴里有牧人遗留的面包和肉,就立即钻进去吃,肚子吃了个胀鼓鼓的,当他起身要回家时,却发现怎么也钻不出树洞,于是,只好呆在树洞里,唉声叹气。原来事情早有定数,蚊者,可笑耳。
  人蚊大战,人胜。虽不至于欣喜成狂,喝个酒类庆贺,但归根图得不就是一份安宁吗?人定胜天。
  捉住了蚊子,净化了一隅,心头畅快,翻开手机,历时近一个钟头,下半夜了。 四周漆黑寂静,窗外快道上偶尔还有车辆驰过,困意袭来,哈欠起落间,很快又进入了我的梦乡。
  蚊子,这东西,小而无内涵,又不知内敛,扁扁的肚子,稍一进食,便鼓鼓如豆,本来还有点的速度飞技,也因此丧失殆尽,短命的饱死鬼。但愿它莫进化,否则,对人类还确实是个问题。
         小小蚊虫,让人如此忌惮,本事了。

编辑点评:
对《小趣·捉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