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世象杂谈 > 红嘴唇

红嘴唇  作者:王海洋

发表时间: 2021-03-30  分类:世象杂谈  字数:1692  阅读: 120  评论:0条 推荐:4星

  我想象并主观臆测,古人所说的“樱桃小口”“红唇佳人”“朱唇轻启”,那嘴唇的红大概应该是自然素朴的天生的本色吧。即便是施朱抹红,也应是略施朱粉,轻傅淡抹,而非刻意的装点和过度的涂饰吧。二八丽人或妙
 

  我想象并主观臆测,古人所说的“樱桃小口”“红唇佳人”“朱唇轻启”,那嘴唇的红大概应该是自然素朴的天生的本色吧。即便是施朱抹红,也应是略施朱粉,轻傅淡抹,而非刻意的装点和过度的涂饰吧。二八丽人或妙龄艳姝,肤如凝脂,朱唇皓齿,粉面桃花,浅笑嫣然,自自然然,本本分分,不做刻意的修饰和妆扮,原本也是如此的美丽和好看,并能引发人们无限美丽的遐思和审美的想象。


  当然我并不十分反对或厌恶涂抹嘴唇,毕竟爱美乃人之天性,尤其一个爱美的女人,难道你忍心去打击她爱美的积极性吗?难道你忍心去伤害她一颗纯粹的爱美的心灵吗?难道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不是女人为我们创造的吗?对了,女人是风景,是人世间最妖娆怡人的风景。


  不过,如果一个擦肩而过的女人,她的嘴唇涂抹得猩红浓艳,大概她把满满的一支唇膏全抹在唇上了,一层又一层,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就像用涂料抹墙一样,就像用红漆涂抹器具一般,唯恐遗漏一个空隙,唯恐漏掉一个角落,而且还着意扩大“粉刷”的范围或区域。观其嘴唇,与整个面部形成极大极强烈的色彩反差,就像刚喝过鸡血一样,浸染着血腥,隐隐透着一种神秘的杀气,仿若原始森林里走出的茹毛饮血的女巫,直让人身打冷战。你说,这样的涂抹是不是过了些,是不是让人感觉极不舒服,或者说她的修饰有点弄巧成拙了呢?这样的涂抹是不是庸俗和浅薄?我也一直认为这样的姐妹们大概是在审美观念方面出现了偏差。究竟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固然有它美学意义上的定义或界定,但审美审丑大多时候也有不同文化层次的人们的认知差异。


  在某种程度上,文化的差异决定了美丑的认知标准,大凡如此。越是没有文化或者缺乏文化内涵者就越是涂抹得厉害,浓妆艳抹,肆意涂抹,不惜一切代价地粉饰,好像除了抹个红嘴唇,就再也没有向人展示的优势和美丽了。就像染黄发、穿露脐装、着低胸衣、穿低腰裤一样,也许这就是她们自认为向世人炫耀的唯一的美丽了。相反,越是高学历、有文化内涵或者有素质有教养的女子,就越是素雅本分,化淡妆、浅妆或不化妆。因为她们有足以傲人或向人展示的内在魅力、知识涵养,或者有着默默独享的恬静高雅、充实丰盈的内心世界,所有这些恐怕是世界上任何化妆品都装点不出的美的气质和美的效果吧。因此我说,在这个世界上,知识、文化、素养是女人最好、最高级、最奢侈的化妆品。


  说到这里,就忍不住要说一说前段时间在外地遇到的一件事。一家三口闹市闲逛,大概女儿嘴馋,买了一坨冰淇淋,拿在爸爸手里,爸爸抱着可爱伶俐的小女儿。春节刚刚过后的小阳春天气,正午时分,二十多摄氏度,热得有点反常,穿着棉裙的年轻漂亮的妈妈忍不住要先吃为快,把一张猩红的嘴唇凑了过去,带着三分娇气和十二分的渴望急切。结果英俊刚毅的爸爸,陡然皱起眉头,一张脸风云突变:“你先别吃!你嘴上有口红!口红有毒!”听那果断决绝的语气,分明包含着一种厌恶和嫌弃。是的,雪白的冰淇淋啊,你猩红浓艳的嘴唇咬一口,定然要留下一记赫然的红色印记,就像超市里出售的猪肉上盖上的那一圆形的鲜红的印章。你说,看着这浓红如血的印迹,谁还有再吃的食欲?也难怪年轻的爸爸有这样的指责和痛斥。当时我窥察棉裙妈妈,一抹阴云样的东西乍现她的脸颊,我猜测她的心灵定然受到了一次莫大的伤害,这伤害不是来自别人,而是她朝夕缠绵、同床共枕、耳鬓厮磨的年轻的丈夫。我观察,这绝对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我想象,从此他们的美好爱情会因为这件小事而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吗?真说不清。


  无论怎么说,在这里我还是赞成“年轻的爸爸”的想法,纵然他的语气显得生硬或无情,但为了女儿的健康成长,还是委屈一下妈妈,让女儿先吃吧,等女儿天然的小嘴不想吃了,妈妈再吃剩余的吧。因为我也相信口红(唇膏)有毒。


  这个世界上,我相信一切都以自然为美,正所谓美到极致就是简约、平淡和纯朴了。对此我深信不疑。


编辑点评:
对《 红嘴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