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闲话春节

闲话春节  作者:曹含清

发表时间: 2021-02-28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962  阅读: 93  评论:0条 推荐:4星

在我的故乡,人们把春节叫作“年歇”。春节是个浪漫、时髦的词语,浸满了锦绣灿烂的色彩,充溢着人间烟火味儿,也承载着黏黏稠稠的天伦之情;年歇,故乡的这一称呼,好像是春节的乳名,弥散着泥土与麦子的味道儿,
 

在我的故乡,人们把春节叫作“年歇”。春节是个浪漫、时髦的词语,浸满了锦绣灿烂的色彩,充溢着人间烟火味儿,也承载着黏黏稠稠的天伦之情;年歇,故乡的这一称呼,好像是春节的乳名,弥散着泥土与麦子的味道儿,蕴含着朴实而纯真的道理。一年四季,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我们在大地上慌慌张张、匆匆忙忙,到了年底,是该停下手脚好好歇歇,和过往做一个了结仪式,继而进行远景的瞭望与畅想,不久又将收拾行囊,奔向飘着小雪的远方。

小的时候,我们盼着春节,盯着它一天天、一步步临近,然而长大之后,我们成天东奔西走,忙忙乎乎,疏忽了自己的生日,错过了朋友的约会,而重要节日要靠人提醒,否则刹不住脚、停不下来。我们小时候过得是“春节”,那是一场美好的狂欢节,长大后过得真是“年歇”了,节日褪掉了鲜艳的色彩,只剩下光秃秃的吃吃喝喝、睡睡歇歇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有春节才能回家几天,与渐渐衰老的父母短暂相聚。你会发现父母头顶的白发比去年更密,像是落了一层白雪,却不会像白雪似的在阳光下消融;你在外面吃惯了餐厅厨师做的饭菜,将会发现母亲做的饭菜不再像从前那样可口,甚至炒菜味淡,是她忘了放盐。菜叶上沾有尘滓,是由于她视力模糊,没洗干净。

大家像候鸟似的暂时迁回村庄,你会发现一些熟悉的面孔已经消失,又绽放出一些新的面孔。你曾经捉迷藏的邻家院子已经荒废,曾经摸鱼的溪流已经干涸,曾经掏鸟蛋的老桐树已被砍伐,曾经开满油菜花的沙岗已被铲平。你在故乡只有短短的一周时间,眼前只有萧条的冬景,金黄的麦浪、碧绿的瓜田、喧腾的庙会……这些缤纷的场景仅在内心封藏。

我们的祖先是睿智而慈爱的,创造了春节这一具有魔力与活力的节日,它能够召唤远隔重洋的游子回家,能够关停日进斗金的店铺,让大家暂停繁忙与纷争,享受美食与亲情。我们的祖先好像也在告诉我们,美食与亲情是生活的重要部分,不管我们如何繁忙,不管我们身在何处,都不要疏忽它们。


编辑点评:
对《闲话春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