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城市落日

城市落日  作者:黄宏宣

发表时间: 2021-02-28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520  阅读: 113  评论:0条 推荐:4星

傍晚,太阳渐渐偏西了,天空中那一缕缕悠闲的白云也开始变得金光闪闪,绚烂而多姿,不过,却有些懒散。抬眼远望,整个世界好像成为灰黄相见的朦胧,参差不齐的楼群长得高大粗壮,像一排排威武整齐的石柱,远方的落
 


傍晚,太阳渐渐偏西了,天空中那一缕缕悠闲的白云也开始变得金光闪闪,绚烂而多姿,不过,却有些懒散。抬眼远望,整个世界好像成为灰黄相见的朦胧,参差不齐的楼群长得高大粗壮,像一排排威武整齐的石柱,远方的落日恰似一个煮熟、又沉甸甸的蛋黄,显得有些极不愿意地往天边坠去。

不知何时,路灯齐刷刷亮了起来,公交车也折射出了长长的灯光,将白天和夜晚的光芒衔接得天衣无缝。在城市,人们对夜晚的来临似乎不怎么感兴趣,也少有人懂得用心去欣赏那轮绚丽的城市落日,唯有脚手架上的民工不耐烦地抬头看着斜阳,他们疲惫不堪,正盼望着日落后回到工棚。

夕阳微斜,柔和的灯光与城市的余晖紧紧缠绕在一起,相互依存,相互点缀。落日下的城市里,各种形状的影子依然错落有致地投射在地面上,清晰,短小,却有点寒冷,交错间还透出夜幕降临前的热闹,街上的行人也明显多了起来,下班的市民,放学的孩子,执勤的交警,牵手的恋人,买菜的主妇……他们有的来去匆匆,有的喜笑颜开。

有人说,城市没有落日,因为城市的风景始终一成不变,真正的落日在四季不同的乡村。你看,暖和的余阳抚摸着漫山遍野的田地,周围又披上了一件件金色的纱衣,不知道是麦子被染成了金黄,还是金黄笼罩着麦子,它们最开心了,总是向着太阳点头微笑。蜻蜓和麻雀在霞光中来回掠过,累了,便在电线上小栖。院子里的小鸭也穿上了金色的外衣,它们自由自在地在地上跺着方步,威风极了……

落日,在城市多数无人问津,因为它们的脚步实在是太匆匆;在农村却是一种重要的信号,相当于生产队长嘴里的口哨,每天招呼农民收工回家做晚饭。

有人喜欢日出,也有人更喜欢落日。

我见过海边落日,见过山顶落日,见过乡村落日,却也喜爱城市落日的辉煌。日落黄昏之时,我总喜欢怀着从容的心态奔向夕阳,或者拉着妻,急匆匆跑到楼顶,妻始终和我不一样的心境,她只顾用手机四处胡乱拍照,生怕那些风景丢了似的,而我从不这样,那些重复又不重样的风景每天都在,何必费时费力去拍摄呢?正在欣赏,忽见不远处楼顶上也有一群人,原来是一位貌美如花的老师带着十几个娃娃在画夕阳,老师独特的创意深深感染了我和妻,她也慌忙放下手机,尽情地眺望远方,想把夕阳下的城市满满地装进她的心底。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多少年来,还有几多文人墨客像我一样钟爱着那轮远在天涯的落日?无论是在拥挤的城市,还是在空旷的乡村,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份眷念,就是想细细品尝夕阳西下时的点点惆怅和遐想……(黄宏宣,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在各类刊物、网站发表作品三千余篇,十多篇散文在各级评比中获奖,出版散文集《我这十年》和长篇小说《深深叹息》)

 

        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南京江北新区育英路57号)

                      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


编辑点评:
对《城市落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