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作者:高阳酒徒

发表时间: 2021-02-27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849  阅读: 161  评论:0条 推荐:4星

 

  辛丑年正月十五上元节。吃过了汤圆,带了孩子到外面看花灯。瞎逛了逛,没啥看头。街上人也不多,稀稀拉拉的。不觉得感叹!如今的传统节日,就剩下吃了。

  要搁几十年前,我们小的那时候,那可热闹的多了。有一年,我家住在一个小镇上。过了正月十二、三,小镇的晚上就热闹非凡,各种社火队,轮番上阵。这种狂欢,十五晚上达到高潮 ,会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七、八。

  最常见的是跑旱船。女的站在用竹木彩纸扎成的船里  ,伴做船娘;男的在外,手执船桨,伴做船夫。两人载歌载舞 ,模拟划船。歌词都是现编的,幽默诙谐,当然里面也会夹杂些让卫道士们生气的段子博人一笑。

  跑竹马:半大的小孩,化了彩妆。胸前和身后用竹篾编成马头、马尾型固定在身上,糊上麻纸,里面各自点上蜡烛。表演时,几十个竹马 排成对,不停的变换队形。估计是由旧时军队的阵法演化而来。

  社火队:将五六岁的小孩固定于八仙桌上,在他们的手或头上通过机关再固定一个小孩,着戏装 画油彩。或“三打白骨精”或“盗仙草”等等 ,一桌一个故事。几个壮汉抬着桌子游街。

  最好看的是舞狮、舞龙。小镇的舞狮、舞龙与它处不同。舞者着短裤  ,身上涂了蛋清。开场后,观者点燃嗤嚯筒子(一种土制的烟花。喷出的火星大约有一两米高),喷射舞者。舞者于腾摞跳闪间越舞越快越舞越疯 ,以至于大汗淋漓。观者如醉如痴。

  那个时候,我大概十三,四把,半大的小孩。小弟十一,二岁。吃过晚饭,我两就随着人流不见影了。

  现在想想,小镇的街道不长也不宽,就像城市里的一条巷子。可在我们孩子的眼里,足够宽大。青石板的街道挤满了人。外围的人只能听个锣鼓看个热闹。好在我们是小孩身形小,在人缝里硬挤,有时也能挤进去。人潮汹涌,挤的周围的人异常难受,恨不得踹我们两脚,却抬不开腿。只得在屁股上拍两下。这一拍,我们借了力,呲溜一下就进去了。

  这样的情况很容易遇上同学。有一回,跟着社火队下乡看热闹。被一个同学看到了,非要拉我们去他家做客。其实,我刚到这个学校还不到半年,彼此不是很熟。那一晚,同学亲自下厨,给我们弄了酸菜炒魔芋豆腐、凉拌黄豆芽,就着自酿的黄酒,边吃边喷。后来我们吵架了。他说;你那回那回,到我家,吃我家啥啥,还好意思和我生气。一句话,把老师都逗笑了。

  我还遇到过我的同桌,这让我印象深刻。我的同桌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至于叫什么。年代久远,早记不得了。

  记得我们后面的同学比较调皮一点。有时候会在她的座位上放个图钉,她一坐下就扎着屁股了。或在她背上贴个纸条、把毛毛虫放在她的衣领里。看着她发囧的样子。一个人躲在书后,嗤嗤的笑。

  她发恼也没用。这家伙太调皮了。我说;你不能老欺负人家,好男不和女斗。他说;管你啥事儿, 又不是你媳妇。我瞅瞅这家伙:长的比我壮。打架不行,嗯,得智取。最后,我想了个办法。我们私下谈妥:以后考试的时候,我给他抄试卷、外加给他买一周的红薯糖。他答应以后不骚扰了。

  过了几天,这家伙就把我出卖了。给我同桌说,是我把他收买了。我同桌笑笑,“你还会这招,厉害!”我感觉她笑的挺好看。

  第二天,同桌从家带了瓜子、炒花生。我们几个分了 。老师在上面讲,我们在下面偷嗑瓜子。

  我也给她带了炸馍片,她说好吃。

  过了几天,后面的家伙给我说;你给xx说说,再弄点炒花生吃。

  有时候 。她借了部书来偷看,我给她打掩护。有老师来,我撞撞她的胳膊,她心领神会地收起书,装作学习。看完了,我接着看 ,她再给我打掩护。

  要不就是两人爬在桌子上瞎吹。从昨晚吃的啥到惹老妈生气了被揍了  ,天马行空,有一句没一句的。

  某次,她拉着我的手。“你的手咋和女娃的手一样,软软的”。我说,“还没发育成熟当然软呐”。她说“我就喜欢摸你的手,和我自己的手一样。”

  快放寒假了。她说,“咱们结拜吧 。买个烧饼,你一半,我一半。我当姐你当弟。”我说,“谁比谁大还不一定呢,我当哥,你当妹。”

  那年寒假,我突然感觉到有种无法派遣的孤独。好奇怪呦,以前就没这种感觉。我想去看看我的同桌。我不知道她家在那里,我信马由缰的在乡下的土路上晃荡了一天,天黑了好久,我才回家。

  我看小说。看张恨水的《北雁南飞》,知道了还有一个鸳鸯蝴蝶派。感觉文笔精彩极了,把少年人的心思写的淋漓尽致。

  看白先勇的《玉卿嫂》。感叹爱情居然这么有魔力。不爱就不爱,玉卿嫂干嘛要杀了负心人毁了自己。唉!成年人的世界,小孩不懂。

  我咏后主词,特别喜欢那句;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好在春节来了。我们可以大吃大喝。我忘掉了烦恼。十五临近了。小镇上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我们在人群中追逐打闹肆意的尖叫。所有的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十五终于到了。才半下午,四乡的社火队舞龙舞狮队早已把天星庙围得密不透风。长者祭过天地献上三牲,在鞭炮的噼啪声中,在呛人的硝烟中,在震耳的锣鼓声中。盛会开始了。

  人群如潮水般的涌上街头。瞬间水泄不通。大人脖子上架着小孩;矮子拼命的踮起脚跟,只恨爹妈把自己生短了。竹马、社火、舞龙、舞狮依次从街头舞到街尾。天慢慢地黑了,各色的灯笼把天地映的如同白昼。每个人脸上都笑逐颜开。

  我在人潮中,涌来涌去,如同游鱼。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恨不得多长两个眼睛。

  不经意的一个转身。我看到了一个身影。那是我同桌。她在一个角落里。秀发低垂明目皓齿。在各色灯光的映衬下 愈发显得好看。我脑袋一激灵,想起一个词“妩媚”。

  刹那间,我的视角只有这一个画面。模糊了狂欢的人们,模糊了噪杂的声音。我使劲的朝她那边挤。人潮汹涌根本就过不去。我叫她,我的声音被噪音淹没了。

  我向她挥手,她好像发现了我。向我微笑致意。我拼命的向她那边挤。想和她说说话,邀请她到家里玩。人潮涌动。一眨眼的功夫,我看不到她了。满眼是如墙的人群   ,耀眼的灯笼,烟花。

  我在人潮中寻找,寻找那个熟悉的面孔。可我再也看不到那个面孔了!我失望了,觉得有点心酸。我安慰我自己;开学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可要好好聊聊。

  要开学了,我的父亲因为工作调动。我们搬家了。我转学去了另一个学校。从那年的十五之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的同桌。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画面依旧记忆犹新。人年龄越大越念旧。有时候真想回去,好好找找当年的老同学。不知还能找到否,但愿能如我所愿吧。


编辑点评:
对《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