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元湾探梅

元湾探梅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 2021-02-27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3793  阅读: 150  评论:1条 推荐:4星

元湾探梅辛丑年正月初八、九,初春的天气仿佛初夏,扫花轩主在作协群里发帖——元湾的梅花开了!接着以一个“梅花引”的群名竖起了元湾探梅的大旗,一时众文友欢呼雀跃,蜂拥报名,热闹非凡。初十日一早,六七十人
 


         

 
        辛丑年正月初八、九,初春的天气仿佛初夏,扫花轩主在作协群里发帖——元湾的梅花开了!接着以一个“梅花引”的群名竖起了元湾探梅的大旗,一时众文友欢呼雀跃,蜂拥报名,热闹非凡。
        初十日一早,六七十人,十余辆车先后驶出县城,溯伊河而上。沿途年味扑面,景色宜人。看着这熟悉的途路,思绪也回溯到四十八年前……
       那是1973年冬天,朔风满川,水瘦山寒,然而伊水北岸从栗子坪到元湾一线,上下八里,红旗招展,锤钎叮当,车来人往,热火朝天——栗子坪水电站建设开工了。
       记得当年入住一个叫作坷台的村子,工地就在村下偏南的山坳里。上工之后,了解到渠首在一个叫元湾的地方。曾经站在工地外边的沙磷上,手搭凉棚向南眺望,目力及处,伊水的尽头苍山如屏,壁立环列,山下河边隐隐约约有个村落的模样,那大概就是元湾了吧?由于这是我当时向南最远的地方,所以对那里充满了遐想,可惜直到工程完工,也没能到那里去看一看究竟。
        四年以后,当了孩子王的我在“五七大学”进修,有幸与同学到过山峡,到过大王沟,由于生活窘迫,还没有达到游山玩水的层次,记忆里也就对于那次行程是否经过元湾很是模糊。不过后来在毕业之际,应张同来老师之嘱,画了一张山水画,主题却是元湾小村和旁边的那座高山。
       之后的岁月里,工作需要,经常南来北往,经过元湾,道路远离村子,又是车来车往,还是没到那里去看看。
       真正走进元湾是
己亥年春,作协通知元湾村开办首届“梅花节”,将组织采风活动。由于多年来对那里充满了向往,因此积极报名,参加了活动。记得走过村子,走上村后的小岭,一个山坳里就是梅园了。园子不大,触目可及,然而眼前的景象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姹紫嫣红,反而有一点点荒凉。不过走近棵棵老树,倒是枝干虬曲,花朵开放随意,嵚崎磊落,凝眸细观其貌姿神态,慢慢地那些杂物、乱象便淡化了许多许多,也便觉得观梅大约就是此等境界。伟人诗中赞扬其“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既然不争春,只报春,也便不必渴求先驱者的时代背景必须如诗如画了。那时也是我第一次细细地赏梅,第一次认真地观山。梅是当世的梅,山是当世的山。林逋,陆游;北宋、南宋;“月下”、“黄昏”的意境,都不足以拿过来比照今天。于是心底升起的是对伟人格局的赞叹,和对谪仙从翁何以隐居此地的好奇……
       己亥之后,庚子多事,一场新冠疫情铺天盖地,中国政府和人民同心协力,战疫抗疫,亿万人民遵从政府号召,静守家园;医护人员逆风而行,前赴后继,勇赴前线,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胜利。这其间的“静守”“抗争”无形中体现了伟大的民族精神。丛中笑、安如山品格真的是伟大高尚!
       当辛丑之年站在元湾梅园的时候,蓝天白云,青山碧水,
惠风轻拂,蕾放花开,俊男靓女,歌舞管弦……生机勃勃,勃勃生机,老干新朵,新枝幼蕾……每个人的心目中都会有一个梅的前世今生吧?
 

2021.2.27


编辑点评:
对《元湾探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