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风光游记 > 元湾陌上梅花开

元湾陌上梅花开  作者:一溪流水

发表时间: 2021-02-23  分类:风光游记  字数:2286  阅读: 305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直喜欢陌上花开这四个字,觉得有无尽的古意的美。

德亭元湾的梅花,真正的开在陌上。

天朗气清,春风浩荡,应文友水墨鱼的邀约,随同摄协和作协的文友们开始了赴元湾梅宴的旅行。顺着村道驱车前行,到村庄尽头沿坡道上行,道路两边草芽初露,荠麦青青。行至最高处,即是梅园。下车举目四望,路左边是建设中的停车场,已有规模,放眼右边,远处嵯峨的群山为背景,红日下,一潭近似方形的碧水上隐约几个白点晃动(走近方知是白鹅),梅树就在这面向阳的山坡上,从碧水滩的底部开始,三面坡呈升斗的形状,一层层的梯田上植满了梅树,虬枝曲干,随意伸展。三面坡向阳程度不同,花开也不一。向阳的这面坡上梅树棵棵绽笑脸,两两边有的蓓蕾初绽,有的枝上星星点点,这些梅树给我们诠释的正是那“向阳花木易为春”。

赶早的摄友们为了拍出梅的风骨,已经挎着“长枪短炮”在跟自己“中意”的梅模特们定格笑脸,三三两两的文友也相继走向花间,驻足、细看、交谈,时而低头轻嗅,一脸恬然;一抬眼,看到的每个人都是笑意盈盈,喜悦荡漾眉间。

往下漫步,一袭粉色衣衫, 握一柄纸伞,面容姣好的女子在一棵盛开的梅树下舞姿翩翩,只见她:舞步轻盈,身姿曼妙,眉目含笑,顾盼嫣然,周围或蹲或站的摄友们不时按动快门,争相捕捉美好的瞬间,此情此景,就连半点不通诗词的我也想诌上一句:丽日照红梅,佳人舞翩跹。

青青古筝的小小美女们,豆蔻年华,眉目如画。着汉服,梳着发髻,披着大红斗篷,或坐,或站,走到哪儿都是一道可入画的风景。梅花树下古筝弹,一低头,素手轻挥,指尖轻捻,柔美清雅的琴音就在梅树间流转,在赏花人耳畔萦绕,独奏 合奏,舞蹈,《梅花三弄》《高山流水》缓缓入耳,蓝天,白云,梅香,琴韵,古装丽人,想到上官婉儿的梅花妆,想到欧阳修的“呵手试梅妆”,想到陈与义的“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我想,今日梅园于我,也应该是“梅花清影里,遐想思无穷”,醉花间,所差一壶酒也。

文友们在梅花下歌唱朗诵,一脸阳光的男文友把韩磊的《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演绎得磅礴豪迈,入耳入心;黄色卫衣中学生模样的小男生,周身洋溢着青春的朝气,街舞风格的熟练的说唱、投入的神情代表着当代少年的风采,阳光下看得见少年脸上细小的绒毛,白皙的脸庞上渗出汗珠,让人忍不住感叹青春的美好;

“柳色浅,东风软,呼朋携友赴春宴。……”

“一朵梅花就是一个人

  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一个世界就是一朵梅花

  一朵梅花,隐约就是一个春天……

飞花和愚子老师同为《梅花引》的诗词响在耳畔,是的,一朵梅花就是一个人,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放眼这满山姿态各异、自由生长的梅树,我的思绪飘了很远……

是从何时起,文人笔下历来萧瑟寂寞低调冷幽以背景和陪衬出镜的梅开始以主人的姿态迎客了呢?

王安石笔下的梅开在墙角,默默的散发暗香;陆游笔下的梅开在驿外断桥边,风吹雨打,寂寞清冷,亦如放翁跌宕坎坷、晚年估计凄凉依然苦思报国的一生;王冕笔下的白梅也是“冰雪林中著此身”,冰肌雪骨,孤寒自傲;我自少年时代便极喜欢的《寒夜》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寒夜冷清,梅花亦是作为窗前月的陪衬,点缀了友情。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到了清代,龚自珍大声疾呼“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并自建病梅馆,以期疗救那些被刀砍斧削不能随意生长的“病梅”;到了近代,“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主席笔下的梅花既是坚韧顽强的革命战士的化身,又是那历尽艰辛迎来春天的劳苦大众的写照。

而今天,在这里,元湾的陌上,一树树红梅在阳光下恣意生长,在春风里放歌欢笑,千年来孤芳自赏的君子和元湾的村民以主人的身姿一起笑迎四方宾朋,文朋诗友齐聚梅花树下,吟诗作赋竟风流,赞美这似海的春光,歌唱这如花的盛世,真正是应了愚子老师为元湾梅花题写的对联:千年花君子  万世梅主人。

白音格力说:大自然给每个人都写过一封情书。我想,这元湾陌上盛开的梅花,该是这个春天元湾可爱的村民携手梅花携手大自然写给我们最浪漫、最美好的情书吧?

编辑点评:
对《元湾陌上梅花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