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1-02-21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296  阅读: 80  评论:1条 推荐:4星

 

若不是系统提醒,我还以为自己的假期还未结束。

明媚的阳光,让我感觉这个世界已度过了寒冬,而岁月永远定格于温馨的春节中。从最初敏感的返乡人身份,到如今无所顾忌的东奔西走,既得益于疫情的“消失”,又在于内心的迫切感。毕竟唯有十几天的年假,可是一晃而过的,该见的人,该聚的情,错过便是一年,甚而更久。

若不是行程短信通知,我能一直把归程认定为初十出发,这也是每一位亲人和朋友问及时我给出的回答。以至于读到信息,我还狐疑的翻看购票时间,查验日期,算计上班时日。

居家的最后一天,我早早的起身,试图理顺自己的行程安排,比如看一次家乡的日出,用相机记录那诗意的时刻;比如喝一次漂游在外可梦中惺惺相念的牛肉汤、羊肉泡馍、豆腐汤、小碗汤、鸡汁面、糊涂面、胡辣汤、豆汁、豆腐脑……当南方人把北方的饮食贬损的一无是处的时候,殊不知正是这些简单的饮食正以各种复杂的工艺传承了数千年,从而变成一代又一代食尽烟火的寻常百姓家的根,更是游走他乡千万客家的魂。

到医院拿回核酸检测报告,回家遇见了前来走亲的四姨,各自的忙碌已不像少年时的频繁相处,而岁月的沧桑早已使彼此感叹时光流逝。

四姨老了,从干枯的身材,黑瘦的面容,凌乱的白发和不多的言语中看出。四姨和我同岁,幼小时她从十几里外的山里到我家做客,妈妈老是让她和我一起,吃住玩,当然也就三五岁的样子。

“喊我一声哥好不?”不缺姐姐,不缺弟弟的我某一日想体会一下做哥哥的感觉,竟异想天开的这样要求。

“我是你姨!”她认真地表明着自己的身份。

“就一声!”我依然不死心:“我给你在手腕上画块手表!”

“不!”她坚决回绝。

“带你到城里玩?”我抛出更大的诱惑。

“哥~”她不情愿的低声喊着,既委屈又不甘心。我则高兴坏了,似乎此一刻男子汉大丈夫的感觉爆棚……

或许是常年劳作的缘故,四姨和前些日聚餐的女同学相比,竟有隔代的印象。无论容貌、衣着、气质和谈吐,她总显拘谨和刻板。和我妈交谈时尚可眉飞色舞,一旦我问及近况时则嗫喏少语,完全没有少年时的亲近和融洽。

我借口到邻家走动一下退了出来,以期她能够放松自己,和母亲畅谈。瞥了一眼和她一道探亲而目前还在上高中的表妹,发现眉眼间闪现的就是她年轻时候的模样,羞涩和清纯。

邻家在准备着婚宴,我有点讶异,不是禁止大操大办了么?据说几个同学家的孩子都推迟了婚期。再一想也就是了,清平的世界源自于政府的措施得力和地缘的偏僻,虽说年前我回来按要求做尽一切防护,可家乡的桃园景象令我侧目。没人理会你的归来,没人查看你的核酸检测,没人管控你的居家隔离,靠的是自觉和修为。就像政府禁止春节燃放鞭炮,可在这非常时期,释放一下情怀,加重一些过节的气氛,传承着数千年的风俗习惯,无害的放些,也无可厚非。

“回来了,也不组织一场酒局,请一下家里的人?”主事的总管看到我大声嚷嚷着。

“这~,政府不是不让聚会么!”我无力的辩解着,同时从兜里掏出软包玉溪,虽说不抽烟,但装一包在兜里,以堵悠悠之口。

“快点,xx发烟了,是好烟!”他大声吆喝着,我窘态十足,但还是硬着头皮,见人都让。

已经很少参与家乡的婚宴了,那熟悉的热闹和流程,是我在家时经常做的。时代在变,以前主事的总管业已退休或做古,而新生代在延续着传统的同时,又不断创新者着变革,而不便的则是义务和自愿,依然保持乡俗和民风。

不同以往的则是,人们的生存方式变了,在经济优先的时代,很少有人能够待在家里坐享其成,故而,春节与其说是过年,倒毋宁说是奢侈的亲情团聚。纵然是邻家,也有几年乃至数年不见的,少年时的那种相形相随早已支离破碎,有的倏然离去,或变成终生之憾。

当家承载着太多的情怀,和愈合着伤痛及传承着华夏厚重的历史文化之时,有谁能阻碍回家的脚步?

又一次启程,是为了早日的回归,更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时光的轮回让我愈发期待下一次的家归,与亲人和朋友畅快淋漓的相聚,和青山绿水近距离的相会。

编辑点评:
对《家国情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