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柳笛声声唤春天

柳笛声声唤春天  作者:雁字回时

发表时间: 2021-02-20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1878  阅读: 216  评论:0条 推荐:5星

 
  有人说春天是从脱下的一件棉衣开始的,有人说春天是从一朵花开始的,迟子建说春天是一点点化开的,张晓风说春天必然是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扑哧一声将冷面笑成最大的花面。然而从农村走出来的我们,对春天最早的感知大概源于一棵树的生发萌动,源于一群调皮蛋经历漫长冬天之后,再也抑制不住的兴奋。
  安静的教室里,老师在黑板上正吱吱扭扭的写个不停,不知谁若无其事的把手伸进书桌,摸出那根柳笛不由自主含在嘴里,唧的一声托着长调把教室吹开了花。一阵骚动之后接着是一阵窃窃私语,像春蚕蚀咬叶面。一个冬天的禁锢,玩的场所被限制,不是窝在家里就是安安生生待在教室里,听见这一声笛音响起,谁不是心之所向皆春色,一棵树、一枝桠、一声笛足把你撩得六神无主。
  燕子还没有飞来,春风等得不耐烦地摇起了树梢、晃悠着白云,牛铃的叮叮声从房后的那条小路飘过。上课的老师眼含深情的看向校园的树、窗外的天,严肃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
  短暂的安静之后不知谁又是唧的一声,只是这次比上次更响亮更肆无忌惮,男生有恨不得跑出教室的架势,早已把书装进书包,只等放学铃一声令下后飞奔出教室,女生则满脑子想着拽满把的地丁玩“撒新娘”的游戏。
  收起露出的微微笑意,老师绷脸、瞪眼朝河对岸那个男生嚷嚷:
  “XXX站起来!为什么上课捣乱吹鸣鸣(柳笛)?”
  “报告老师,春天来了,柳树没忍住发芽,鸟没忍住叫,我也没能忍住吹鸣鸣(柳笛)……”
  揪起衣领把男生拎教室后面壁思过后,老师把没收的柳笛夹进课本继续上课,大家却无心上了,笛声把学生的魂都勾向了田野。于是在下午的最后一节课,老师带我们到河滩进行了一次郊游,人手一支柳笛吹彻村前的小河,从此水渐暖了、草渐绿了、花渐开了。
  这一声柳笛不止唤醒了春天,也唤醒了我们贪玩的心,靠后坡居住离村里的大河远,家边的东大沟成了我们的乐园。每天放学顾不上做作业,一把把书包甩在屋里一溜烟往东大沟蹿。
  沟还未揉开春天的眼睛,灰茫茫的一片中夹杂着几缕柳的鹅黄,不过春风开始温暖柔软,柳枝的表皮与干不再结合紧密,那小溪边一丛丛柳树砍伐后新发的柳条,直、墨玉色且无分叉,成了做柳笛的完美选择。

  折下一支一手紧握下端、一手握上端反向扭柳枝的表皮,使表皮松动与枝干脱开,倒换手握紧的位置再扭下一节,直到自己喜欢的长度,轻轻从略粗的一端抽出枝干留下一节完整的筒皮,我们叫扭鸣鸣。用削铅笔的小刀修剪筒皮后环刮一小段筒皮使至变薄捏成椭圆形制成吹嘴,柳笛便东大沟的草木之间唤起新的春色。

  地丁开成了紫云,杨穗铺满必经的小路,小溪里的蝌蚪成群结队游来游去,白云映水、柳影袅袅婷婷,一天谁不慎落进去一只脚索性脱了鞋袜跳下水捉蝌蚪
  “水是暖的、好些蛤蟆骨朵(蝌蚪)……”
  笛声渐弱渐稀……
  等到东大沟悬崖上的那棵棠梨开出洁白的花朵,一群顽童聚在悬崖下商议摘花大计,沟绿了沟暖了,喜鹊、麻雀、鸡鸭让沟沸腾起来,充满生气的沟却再也听不见柳笛声了。
  有一天棠梨花落了、杨树转绿,用同样的方法做一支杨笛,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用什么样的情怀都吹不出柳笛的动听与快乐,我们知道花落一瓣却减春、柳笛声落春渐少,莫名生出一种烦恼来!
编辑点评:
对《柳笛声声唤春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