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亲闻亲历 > 山村特有的年味儿

山村特有的年味儿  作者:大山的女儿

发表时间: 2021-02-13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11431  阅读: 189  评论:0条 推荐:4星

  那天我在大街上闲逛,看到一个“百姓大舞台”,便想起了我小时候过年时看戏的情景。山村戏台上下那份激荡人心的热闹,令人记忆犹新;山村特有那种浓浓的年味儿,让人回味无穷。  “生于樱桃山脚下,长在白栎
 

  那天我在大街上闲逛,看到一个“百姓大舞台”,便想起了我小时候过年时看戏的情景。山村戏台上下那份激荡人心的热闹,令人记忆犹新;山村特有那种浓浓的年味儿,让人回味无穷。

QQ鍥剧墖20210201102141.jpg

  “生于樱桃山脚下,长在白栎深沟中。房后坡生栎树林,对面山开映山红。房左边植翠竹园,门右侧种石榴丛。野果滋养山菜育,渴饮溪水吃冰凌。”自幼在山村长大的我,总觉得那里有一种别样的年味儿。


  “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吃饺子,放鞭炮,欢欢喜喜真热闹。”小时候,我对过年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期盼,时序一进入腊月,我便日日盼望着新年的到来,因为新年到了,我们不仅能尽情地玩儿,还能吃好饭、穿新衣、看放鞭、看唱戏了。


  “过了腊八就是年”


  每年一喝腊八粥,便会觉得新年离我们不远了,于是母亲和我姐就开始忙碌起来,忙着做单鞋、做棉鞋、缝衣服。


  过年的新鞋子人人都有,不过,父亲和哥哥的是单鞋,我们娘四个的都是棉鞋,新衣服别人不一定有,但我和妹妹却是年年都会有的。早在冬天的农闲时节,母亲就打糨子、抿袼褙,给每人整治一双千层底儿,我姐抽空把家人的鞋底已经纳好,这时母亲只需给每双鞋底配上鞋帮,然后上在一起就行了。


  有时没钱做新棉裤,母亲就给我和妹妹做一件新棉袄;有时没新棉花装棉袄,母亲就给我们做件单衣,过年时套在旧棉袄上面穿。


  做新棉袄时,母亲把扯的花棉布裁好,用旧衣服的布料做里子,装上自家种的新棉花,用针线把棉袄缝好,再缀上扣子,就能穿了。每当新棉袄装成,母亲便会让我们穿上试试,一来看看大小胖瘦是否合适,二来先满足一下我们渴望穿新衣服的心理,等我们穿上试过之后,母亲再叠好放进衣箱里,等到过年时再让我们穿。


  “二十三,吃火烧。”

QQ鍥剧墖20210205082436.jpg

  二十三,是小年,这天下午要烙好“祭灶饼”,等傍晚时分祭灶王爷。母亲每年都要先烙一些发面小圆饼,后烙一个抹上油、垫了葱花的大锅盔。祭灶王爷时,把小圆饼放在大锅盔上面,就如同用包袱包着干粮一样,让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时,带着在来回的路上吃。


  敬了灶王爷之后,母亲把“祭灶饼”先分给我和妹妹一人两个,我们吃了一个,另一个舍不得吃,就装在棉衣口袋里,晚上也随着衣服被盖进两个被子的夹间。这可是“十月一”祭祖之后到过年之前的这段时间,第一次吃到用纯白面做的面食,所以我们姐妹俩就把祭灶饼当作宝贝一样,装在衣袋里走哪儿带哪儿。


  等到过了“二十三”这个小年,吃了“祭灶饼”之后,便是杀猪宰羊做豆腐,扫房赶集办年货,为过年做着各种准备。我们这些小孩子,除了帮大人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以外,就到处跑着看村里的人杀猪、宰羊、做豆腐,凡是有热闹的地方,我们必跑去看。


  “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四这天吃过早饭后,父亲让母亲把正间里的东西先收拾一下,能拿出去的拿到院子里,拿不出去的就找能盖的东西盖上。他自己则用铁丝把笤帚拧在一根长木棍上,扫屋里棚板上的蜘蛛罗布和墙壁上的灰尘。


  清扫完板棚墙壁、抹干净桌凳器物之后,他们把屋里原有的东西重新归置好,就开始去洗刷厨房里的炊具、餐具和案板,父亲帮着母亲把所有厨房用具都清洗干净,等蒸馍下锅时好用。


  “二十五,做豆腐。”

src=http___m.tuniucdn.com_fb2_t1_G5_M00_3D_E2_Cii-slpdr4-IKmzeAAOcQdANQdEAACYqAJpfD8AA5xZ653_w640_h480_c1_t0.jpg&refer=http___m.tuniucdn_鍓湰.jpg

  我们一年才吃一次豆腐,所以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做一个豆腐,也就是一竹筛的豆腐。当然,黄豆少的年份做出来的豆腐薄些,黄豆多的时候做出来的豆腐会厚些。


  做豆腐的时候,头天晚上要把自家种的黄豆泡好,次日拿到有小晃磨的人家磨豆浆,一个人拐小晃磨,一个人用木勺子往磨眼里添黄豆。豆子磨碎以后,再用罗过一下,去除豆腐渣,把豆浆拿到做豆腐的地方,排队等着做豆腐。


  做豆腐的地方,支有一口大墩子锅,轮到我们家的时候,父亲就把过好的豆浆倒进锅里烧开,里面加进几瓢黄菜浆后,变成了豆腐脑。他再把豆腐脑舀进铺了豆腐单的竹筛里,几个人帮着把豆腐单四角拉紧盖严,用大锅拍盖上,再用大石块压住,等把水挤干后,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豆腐了。


  山村农家闲人少,年关将近诸事忙。


  蒸馍、下锅这两天,大人有大人该干的活,小孩有小孩儿能干的事儿,我们全家人分工明确、各干其事。


  “二十七,赶年集”,所谓赶年集,也不过是父亲在这天早晨起来,到大队部的代销点买二斤盐,揭两张对子纸,买一挂500响的鞭和几个纸炮等必需品。回来吃过早饭之后,便准备蒸馍。我姐给父母帮厨,几个人忙碌一天,蒸的有好几样馍——菜包馍、豆馅馍、糖包馍、实膛馍。

src=http___s6.sinaimg.cn_mw690_40eb6e8fgd78edfc43a75&690&refer=http___s6.sinaimg.jpg

  “二十八,把锅下”,我家下锅,炸的有各种油馍——麻糖、油角、馃子、红薯面菜、红薯片、萝卜丝疙瘩,还有油炸豆腐、红绕肉、酥肉等。


  下锅之前先煮肉,肉是二十六那天就割回来的,那时候我们过年才能吃到肉,所以说是,“二十六,割年肉”。父亲用刀把上面的瘦肉脔下来,一半留着包饺子用,一半用来下锅时炸酥肉;把肥肉切成肉方子放进锅里煮熟,捞出来放凉,等下完锅时,在肉皮上抹上糖色或红柿,放进油锅里烧成红肉。


  父亲把这两天做好的馍、油馍等各种吃食东西,分门别类地放在一个平时罗面用的大笸箩里,全家人差不多能吃过去正月十五。


  我哥除了每天去井泉上担满一缸水,还会把从坡上拾回来堆放在柴火场里的木轱辘,用锯子拉成一段段的,长短以能塞进锅底洞里为宜,再用斧头破成劈柴,然后堆在我家的山墙头,蒸馍、下锅、做饭、烤火时用。


  这时,我和妹妹的任务就是把我哥破好的劈柴,横一层竖一层地垛起来,我来回跑着抱柴火,妹妹再一根一根地摆放整齐。


  “年三十,贴对子。”

f1fe9e668257fa2848fb8e632fecebd1.jpg

  三十上午要贴对子,但对子是事先就请人写好了的。别看我们那里是山村,可村里却有好几位写对子能手呢,我们这一片就有一位。每年写对子的时候,都是父亲先跟邻居叔叔打好招呼,再让我拿着红纸去找人家把对子写好。


  邻居叔叔这天专门写对子,除了写他自家的,还要写邻居家的。轮到我家的时候,我把红纸给他,只见他把对子裁好,再按一副对联有几个字把纸折成几个方块,然后再把方块对角折两下,每个字就写在折痕X的中间,我便帮着捉对子纸,他写一个字,我就往上边拉一点儿,一副写完再写另一副。


  对子写好了,再写小贴,如屋里贴的“满屋清香”和“四季平安”,门口贴的“出门见喜”,院里贴的“满园春光”,牛棚贴的“槽头兴旺”等。我印象最深的两副对联,一副是“勤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是贴在屋门上的,另一副是“入厨须要先净手,上案切记莫多言”,是贴在厨房门上的。


  “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柏枝便过年。”

u=327447811,1553102032&fm=26&gp=0_鍓湰.jpg

  对子贴好了,我哥就去对面的麦田边折回一抱柏枝,别在正屋和里屋的门脑上,门边红通通的对联,门脑翠生生的柏枝,红绿相映,分外好看!


  除夕晚上吃的饺子是下午就包好了的,有时候白面少了或是因割肉少而盘的馅儿少了,吃饺子之前,父亲总会往锅里煮点红薯,让我们先吃了垫垫肚子,然后再吃饺子。


  除夕熬年包饺子,听着广播更乐呵。


  等到除夕晚上熬年的时候,我哥会时不时地把插剩下的柏枝放在火池里烧,我们一家人闻着柏枝燃烧时散发出来的香味儿,听着小喇叭播放的节目,包着饺子,有说有笑,温馨热闹!


  除夕晚上再包的饺子是初一早上吃的,我家六口人,要包一簸箕和两罗底饺子,才够一家人吃。

src=http___image.urwork.cn_48a35607-98eb-46d6-be85-15695dba994c.jpeg&refer=http___image.urwork_鍓湰.jpg

  包饺子的面是父亲和的,馅儿是母亲调的,面和得软硬适度,馅儿调得又香又绵。


  包饺子的时候,父亲擀皮,母亲和我姐包,妹妹把饺子皮从厨房拿到屋里,我把包好的饺子摆在簸箕上,等一簸箕摆满了,再往罗底上摆。


  我们家有时候把水饺包成月牙形的,称为“扁食”;有时候是用两只手往中间聚,顺势捏紧边的,称为“疙瘩”;有时候是先捏成月牙形,再把两个角捏在一起,称为“元宝”。


  我哥负责把火池里的火烧得旺旺的,大家在屋里忙着包饺子,即使不去火池边烤火,一点儿也不觉得冷。我哥还把火池里的火炭儿,用铁锨铲到厨房的火盆里,让父亲擀皮的时候,也暖和和的。

timg (5)_鍓湰.jpg

  那时候除夕熬年的时候,是听喇叭里的广播节目。我们边包饺子,边听挂在墙上的喇叭里播送的节目。那时候即使在我们偏僻的山村,各家各户也都安上了一个喇叭,能听省人民广播电台每天三次播送的所有节目。


  从开始曲巜东方红》,一直听到结束曲《国际歌》,中间还有新闻、音乐、小说、评书、相声、小品、戏曲、京剧等诸多栏目的节目,我们听时一个都舍不得错过。


  我印象较深的节目有:单田芳的评书节目、戏剧栏目、长篇联播和“小喇叭”节目。单田芳说评书时,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听起来格外有韵味儿。


  《小喇叭》开始曲“嗒滴嗒、嗒滴嗒、嗒嘀嗒——嗒——滴——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啦!”这段声音是我们这些小喇叭的忠实听众最熟悉的乐曲,节目中播音员精湛的播讲艺术,陪伴着我们度过了美好的少年时代,成为我们少年生活回忆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夕晚上睡觉的时候,母亲会把新棉靴拿出来放在我们各自的床头。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q_70,c_zoom,w_640_images_20180122_11ccee2389114518a360ab87f8b0efe8.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我和妹妹的新棉靴,一般都是红底起碎花花的灯草绒面料,上面砸三个气眼儿,再穿上黑色的鞋带,不仅看起来很漂亮,穿起来也很暖和!


  母亲还把我和妹妹的新棉衣盖进第二层被子下面,到初一早上起床的时候,不用再拿到火池上去熥,穿上就会觉得十分暖和。


  敬罢祖先放鞭炮,喝碗烩汤吃饺子。


  初一早上起来,父亲洗过脸,先拿一个碗,拾三个实堂馍、三根麻糖、三个馃子当供享,然后点上香,跪在正间的八仙桌前磕头祭拜祖先,有时候见我们姊妹几个谁先起床了,也让我们跪下磕头。正间的八仙桌里边的墙上,贴着“供奉本音Ⅹ门三代宗亲之位”,左边写“敬祖宗三炷明香”,右边写“孝父母一杯清酒”,于是我们便像父亲那样,跪在八仙桌前向祖宗磕三个头。


  我们这一片住着五、六户人家,大年初一,家家都比着早起床先放鞭炮,所以我们小孩子也都早早起床,穿上新衣服,发现谁家还没放鞭炮,就跑到谁家去等着看。那时候还没有禁放鞭炮的规定,况且我们沟里也没有大村台,人家都是零零星星地散居着,而且当时也没有大鞭,就有“百支鞭”、200响、500响的,最大的也不过是1000响,“万支头”我只听别人说过,却见都没见过。

u=3186188998,2518086956&fm=26&gp=0.jpg

  我家放500响鞭的任务,自然由我哥来担承,他把鞭的包装拆开,绑在一根长竹竿的细头,插在土房子的墙窟窿里,然后用燃着的长火柴头把鞭点上,一挂鞭便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我们站得远远的,用手把耳朵捂上,等放完鞭,我和妹妹就赶紧去捡地上的鞭筒,如果能捡到一个未燃放的鞭,那更是如获至宝。


  我们各家转着看放鞭炮,有时候鞭筒还没捡完,父亲便喊我们回家喝“头脑汤”。这是父亲熬的一锅杂烩汤,里面放入油炸豆腐丝、酥肉片、海带丝、黄花菜、胡萝卜块等,再勾上粉芡,放上葱花,美其名曰“头脑汤”。也不知父亲是从哪儿听来的“头脑汤”这个名字,顺口就叫上了,说是让我们姊妹几个喝了之后补补脑子,它能让我们变得更聪明,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父亲只不过是想哄我们先喝一碗杂烩汤而已。


  喝过“头脑汤”之后,父亲便开始下饺子了。喝“头脑汤”,是在白面少因而包饺子就少的情况下,才会有的情形。喝过了一碗“头脑汤”,即使包的饺子少,也够我们一家六口人吃的了。有时候白面多,但割的肉少,就包一半猪肉萝卜馅儿的,一半鸡蛋韭菜馅儿的,外形包成一样的,然后放进去一锅煮,谁有运气,谁就可以吃到肉馅儿的饺子啦!


  “过年下,享荣华,吃好饭,不做啥。”过年真好,似乎能让我们忘记“凭工分儿吃饭”那个特殊年代平日里缺吃少穿的感觉!由于年前把所需吃食都备好了,过年的时候,大人除了一日做三顿饭之外,其余时间都可以歇着什么活都不用干,小孩子们更是可以到处疯跑着玩了。


  山村最为热闹时,便是过年看戏日。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q_70,c_zoom,w_640_images_20171005_72ff0035f84f48b8ba3aaab3af8e2c7b.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从初一下午开始到“破五”晚上,我们每天就有两场戏可以看了,下午一场,晚上一场,都是在大队的戏台上演的。我们那里除了听听喇叭里的节目,也没别的娱乐活动,所以五天年下,小孩子们就和大人厮跟着一起去看戏。我们大队每到冬闲时节,就会从各生产队抽调一些人员组成宣传队,然后排一冬的戏,为的就是在过年时演给全大队的父老乡亲们看。这些演员都是记工分的,还由大队管着饭,因此爱好唱戏的社员都很乐意,积极地报名去宣传队排戏。


  我们大队有两条沟,一条二十多里,另一条有十几里,有的群众住得特别远,因此过罢“破五”,宣传队还会去到几个偏远的生产队,在各处搭台唱戏,这样,即使边远生产队的群众,也能看上宣传队唱的戏了。等到过十五了,宣传队还会在大队的戏台上再唱两天戏。


  我姐是我们大队宣传队的演员,过年时我就跟着她待在宣传队里,过罢破五,宣传队到边远生产队转着演戏,有时还到外大队演戏,他们转到哪儿去演出,我就跟到哪里去看戏。

u=2655624498,2344105574&fm=26&gp=0.jpg

  宣传队拍的有《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剧目,不过这几个剧目,我们那里唱的不是样板戏,而是被他们排成了豫剧唱。记得星期天家里有事,母亲让我去宣传队找我姐时,亲耳听到排戏的时候,导戏的人拿着剧本对演员们说,这段词要唱成“二八”板,那段词要唱成“流水”板,此段应该唱“慢板”,彼段应该唱“紧打慢唱”……除了排豫剧,宣传队还会拍一些曲剧,比如《游乡》、《掩护》等,这些戏剧伴随我度过了小时候的每个春节。


  我姐演的角色是《沙家浜》里的沙奶奶和《红灯记》里的李奶奶,那时候我最崇拜戏里演的八路军排长郭建光和孤胆英雄杨子荣,他们的形象是那么的伟岸高大、光彩照人。我最羡慕演李铁梅和小常宝的两个大姐姐了,演出的时候,她们会穿上一件大红底起白花的缎面上衣和一条蓝裤子,梳一条又粗又黑的长辫子,辫稍扎上红绒绳,化过妆后的大姐姐,妆容漂亮,扮相俊美,让我都快羡慕死了。

u=2095687651,3383318184&fm=26&gp=0.jpg

  后来古装戏开禁了,我们大队的宣传队也开始演古装戏,演的大多是杨家戏,如《穆桂英挂帅》、《穆桂英下山》、《辕门斩子》、《破洪州》、《出幽州》、《金沙滩》等。剧中那大气磅礴的表演、明亮清晰的唱腔、腾挪翻飞的打斗、质朴通俗的唱词、念唱作打的风格……都展示了豫剧特有的艺术魅力。除了杨家戏,还排有《三上轿》、《麻风女》、《游龟山》等豫剧,还有《墙头记》、《柜中缘》、《小姑贤》等曲剧。


  那时演员上妆一律用油彩,妆容画得浓墨重彩,眉毛和眼睫毛边都是用毛笔蘸墨汁画上去的,即使站得最远的观众,也能看清楚戏台上演员的五官容貌。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images_20190410_5509eabc3ee7440ab20bdec1fb1e058b.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现代戏的戏服是就地取材,一般的便服都是演员从自己家里带,李奶奶的灰大襟布衫、李玉和的蓝制服上衣、李铁梅的花缎面上衣, 都是找本大队群众借的,演杨子荣等解放军穿的黄军装,则是找本大队的复员军人借的;演古装戏,倒是买了不少戏服,有佘太君穿的蟒袍,杨六郎穿的元帅服,有杨宗保和穆桂英穿的靠,有青衣服,有小姐服,有丫鬟服等等。


  戏台的一端是文武场,坐着文场拉胡琴的,武场敲板鼓的、拍手镲的、打大锣的、敲梆子的、打堂锣的,等等;二幕后是演员们化妆、换戏服的地方,正中间是供演员们唱戏的舞台。

src=http___ku.90sjimg.com_element_origin_min_pic_17_01_08_ce0f0d2a072c3cc6db063c5054af4645.jpg&refer=http___ku.90sjimg.jpg

  宣传队开始演出前,武场先“哐才、哐才、哐才、哐才”地来一阵紧锣密鼓,招徕七里八村前来看戏的群众,聚众锣鼓一敲,拿着灯笼火把的看戏群众便着急忙慌起来,大家都以为戏已经开场,都紧赶慢赶往戏台下聚集。


  戏开场了,演员们在戏台上唱、念、做、打,演奏员们在一边拉、拍、敲、打,两厢配合默契,衔接自然,于是热热闹闹的一幕戏就这样演起来了。


  戏台下是黑压压的观众,除了大队部所在地生产队的群众,还有来自大队部周边七、八个生产队的群众。离家近的带着凳子,坐在戏台前的中央地带看戏,离家远没带凳子的,便站在台下的左右和后边看戏,戏台下形成大半圈人墙,坐在中间看戏的人也就没觉得那么冷了。


  等看完了戏,也过罢了十五,我也该开学了。新学期开学过了好长时间,过年时那种热闹的感觉,还弥漫在我的心里经久不散。吃好饭、穿新衣、看放鞭炮、到处跑着看戏,就是我们那时过年最大的期盼,那种快乐的感觉不知道有多美,以至于过去了几十年,当时的种种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u=210707946,2310289235&fm=26&gp=0.jpg

  往昔去矣不可追,前路美哉犹可期。


  我们这代人,可以说是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一下子到了现代社会的商品经济,我也从缺吃少穿的山村女孩儿,变成了拿退休工资的都市休闲老太太。细想想,如果没有昔日那种饿肚子的感觉,哪有心里现在这满满当当的幸福感!


  感谢党,感恩伟大的祖国,现在的人们平时想吃啥呢就做啥,想穿啥就买啥,想到哪里旅游就去哪里,想看哪出戏,电脑上、网络电视上都可以看,还可以在“戏曲文化周”到特定的地点去看戏。


  享受着现代都市给予的闲适生活,享受着高科技带来的快捷便利,享受着国家社保局发放的福利待遇,享受着儿女们的孝顺关爱,享受着日益丰盈的物质生活,享受着快乐充实的精神生活……我心里的满足感不言而喻!


编辑点评:
对《山村特有的年味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