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亲闻亲历 > 那年的“新年礼物”

那年的“新年礼物”  作者:天地粮人

发表时间: 2021-02-12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1545  阅读: 237  评论:0条 推荐:4星

 
    四十年前的大年初一一大早,我意外的收到了一份“新年礼物”。而这份特殊的礼物,使我原本兴奋、激动、很早就期盼着新年到来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本该在欢乐中度过的节日也变得一塌糊涂。
    那是上一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期,我走出校门、踏入社会后过的第一个春节。
    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失败后,我成了待业青年队伍中的一员。
    那时,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春风刚刚吹拂到我们这个偏远的山区小城,为了搞活市场,政府放开了个体经营,由此也拉开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双轨制”的序幕。
    父母为了让我早日融入社会,学到生存的本领,在征求我的意见后,到县工商局给我办理了一个营业执照,并很快在村子前临近洛栾公路的地方,搭建起一间简易瓦房,让我开办了一个小小的商店,从事百货、副食品等日用商品的经营。
    时间在日复一日,忙忙碌碌的进货和销售中悄然流逝,很快,一年到头、春节到来了。
    除夕的晚上,我和往日一样,照例到小店去住宿照看门户。因为害怕夜里受冻,父母就给我准备了一个蜂窝煤火炉让我拎到商店去取暖。到店里后,我烤着煤火读着小说,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夜里十一点钟。我关门上锁,换上一个新煤球后便上床休息。
    睡梦中,一阵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把我惊醒,抬头看看床头的小闹钟,才刚刚五点钟。随即,村里喜迎新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源源不断地传来。这时我睡意全无,穿衣起床,拎上煤火炉子摸黑向家里走去。
    小商店距离我家不足三百米,当走到距家门口还有百十来米时,我突然感到两眼发黑,头痛恶心,呼吸紧促,头重脚轻,一步也挪不动了,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得什么病了。于是,赶快双手抱头紧闭两眼蹲在地上。大约三四十分钟之后,症状慢慢缓解后,我才踉踉跄跄走到大门口敲响了家门。
    父亲根据我描述的“病情”,当即判断我是煤气中毒,并把我搀扶到床上躺下休息。
    大年初一一整天,我在恍恍惚惚、头痛欲裂中度过。事后,我暗自为自己庆幸,倘若不是晚上睡的时间短,再加上小店的门窗不够严实,多处透风,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煤气中毒虽然没有给我造成大碍,但这个烦人而又危险的“新年礼物”,却使我本该欢天喜地的日子过成了有生以来最难受的一天。现在每每想起这件事儿,仍然心有余悸。
    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国人的生活普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家也先是住进套房,每个房间里都安装了立式或壁挂式空调。前几年,又举家搬入了高层电梯房。新的住房里带有冬夏两用中央空调,特别是每当冬天来临时,小区物业就及时启动空调系统实施供暖,房间里很快温暖如春。如今,我再也不怕煤气中毒事情发生了。

编辑点评:
对《那年的“新年礼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