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文学评论 > 我看《桃花汛》

我看《桃花汛》  作者:伏牛狼

发表时间: 2021-02-01  分类:文学评论  字数:2429  阅读: 140  评论:0条 推荐:4星

    好友张嵩坡著的小说《桃花汛》约48万字,今天下午读了43页,计划分十次读完,没有多少预留时间。跟着作者看故事,还有人物命运。而小说无论悲剧喜剧,还是正剧的不喜不悲,靠贴标签是靠不住的。于是在想,
 

  

  好友张嵩坡著的小说《桃花汛》约48万字,今天下午读了43页,计划分十次读完,没有多少预留时间。跟着作者看故事,还有人物命运。而小说无论悲剧喜剧,还是正剧的不喜不悲,靠贴标签是靠不住的。于是在想,还有一个维度,就是和人物心灵对话,打通一条心路。

  边看,边随手写点感受。

  关注人物命运,是小说的创作灵魂。叙事,讲故事,只是作者写作习惯和技巧,对小说人物命运的战士深藏在故事情节,甚至于那些浓墨重彩的细节。灵光咋现的东西,才是震撼震撼感应共鸣的“动力之源”。

  开篇“桃花汛”,一场春雪,在突然放晴后,雪水变成洪流。桃花溪,两个玩水的孩子,其中一个被突如其来的土崖坍塌冲走了。于是杨清萍救小孩不幸溺亡,接下来,杨清萍丈夫向泓溪遭此打击半疯半癫,居然把高高电线杆当成自己妻子,游走在这个城市里。遇见一群流氓对叶静蓝,顺理成章上演“英雄救美”。而向泓溪母亲到医院,做足了戏,弄得故事起了波澜。

  还是平铺直叙,两个故事,43页的篇幅,冲了“见义勇为”应该有好报,黑恶势力比为社会不容。至于那些露骨语言“淫、日、弄、操、睡”,本就如此。不加掩饰,是一种宣泄。打斗场景描写一般,落了“套路”,就像树结了痂,不是树瘤是树的美好外露。

  期待后边柳暗花明。

  看到95页,眼睛疲劳看不清了。好在思维还能跟上,觉得《桃花汛》是部市井小说,人间的清欢,还有人间烟火味儿蛮浓的。又有了齐艳林,叶静蓝丈夫,还有苏本添、苏茵曼父女,背后是南国市体量超大的“喜乐购”。主要人物渐次登场。而公安局李局和罗副局长,门前堵车闹事,与向泓溪救治交叉进行,是两条线平行叙事。

  小说是影子文学。作者就用了叠影,杨清萍和叶静蓝两个美女互为影子,向泓溪和齐艳林俩美男子互为影子,至于苏本添行走的影子是他心中的“善爷教”。如此,小说有点意思和情调。叶静蓝和杨清萍叠一起,还有齐艳林那解气的两巴掌,打出爱恨情仇,为后续故事作了伏线。至于扫黑除恶描写,也是司法公平正义有了一抹亮色——仇大宝一行的胡作非为,也在旁逸斜出中扩充了小说容量。

  人物形象,人物故事,都是作者不经意间的妙思奇想,是文字丛林里的奇葩。

  小说毕竟是小说,叙述讲故事不在一个层面。像缠线蛋,也像滚雪球,创作故事,线性没有九连环有表现力。叶静蓝和向泓溪在医院,公安到医院问明会说话的向泓溪,见义勇为定性,叶静蓝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无罪释放。一切向好,作者喜欢,读者也喜欢好人好报。

  叶静蓝大闹喜乐购,跳楼未遂,苏本添老辣运筹,齐艳林重回北天市。插叙齐艳林十一个同学聚会,人活世上不比自比,混的好坏,荣辱沉浮,意外和惊喜在文字里扭捏,像是在洗牌,也像是在梳理无头绪的一团乱麻。

  剪不断,理还乱。人生在世,是什么,求什么,命运天注定,爱拼才会赢。其实没那么简单。小说在试图解读“人在生存中活着不易”,但是生活本来就不是解析方程,没有一对一,或者本就没有想要的结果。

  95页中别字“泓”。121页血脉贲张。127页老姜,规范起来好。当然方言另当别论。

  小说用了大量北方方言,准确说是豫西嵩县的“土话”,音形意和普通话相去甚远。小说语言的特色地域性强,方言中口语增加了语言的张力。就像阎连科的《受活》,为了消除阅读障碍,专门加注予以说明。客观上,放慢阅读节奏,对故事里的人事多些冷静思考。

  “善爷教”好奇怪的宗教,而教义确是儒家的东西,“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善因善果,因果祸福,一切皆为善。这其中还有“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的辩证思维,如此则是一个“全能教”。更怪的是,仅仅苏本添一个信徒,颇有深意。不过,中国文化兼容并蓄,有了文化的底子,小说意义歪不到哪去。

  行文“奶爹”(与奶妈相对)不妥,不准确,论辈分该是苏本添的“老外爷”吧?下文写了,该统一起来。

  孔子加引号就行,因为他本身就是一部大书,且没有《孔子》这本书。千百年来,读孔子各有各的读法,各有各的心得。那些典籍是后人整理的。孔子编《春秋》,作《易传》,韦编三绝,堪称经典;自己的话述而不作。这个插叙,言明苏本添是个儒商、暗含官商,他的性格命运源于此。提升了三观,让价值追求有了人生高度。

  180页累赘,181页入赘,一个赘字。

  善爷洞故事,洗涤心灵。苏本添神神叨叨,超乎常理,八天穴居原始生活,那种生理极限反应也在情理之外;但是非如此,苏本添想让苏氏家族后继有人选接班人就没有了冲天后劲。于是这些场景描写铺垫也就在情理之中。

  关于《桃花汛》,人物穿插,故事迂回,颇有推不动的沉重。但是,各有各的归宿,不是宿命而是生活逻辑发展的必然。到了最后,以故地重游绾结,人物皆大欢喜。从悬念到解脱,这是游走在城市和乡村的小说,下定义和画脸谱不属于小说,好在“桃花汛”人物性格还算鲜明,鲜活的各有各的活法。

  作者最近,又发微信说小说名字。本来原题目有象征意义,推敲之后《爱河悠悠》没有柳暗花明,而《爱的高山》或《爱的高原》或《白河》或《黑河》,莫名其妙,不置可否。那些经典,题目也讲究得很,比如《红楼梦》、《艳阳天》、《高山下的花环》、《青蚨》、《复活》、《战争与和平》……列个清单出来,好友的纠结可以理解。但是,一个读着,捧着厚厚的小说原稿,我也想不出更合适的篇名。

  大道至简,小说亦然。他的《案外风云》自费出版,这次《桃花汛》又是挑战不可能。写小说,讲故事,多少悲欢离合,多少酸甜苦辣。下笔写来,顺理成章,至于招人喜欢或不忍卒读,都是创作以外的事儿。有勇气写出来,就像生孩子,唯有从内心祝贺新生。


编辑点评:
对《我看《桃花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