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凋零的昙花

凋零的昙花  作者:古月银河

发表时间: 2021-01-30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6242  阅读: 237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  正月的阳光,已经有了暖意;触觉到身体,如初恋情人的吻,生涩中带着温情。李小梅小心翼翼地将病卧床头几个月的公公搀扶到屋前地坝,叫江啸峰过来帮忙缓缓让公公坐进躺椅,沐浴阳光的暖意;然后,为公公
 

(一)


  正月的阳光,已经有了暖意;触觉到身体,如初恋情人的吻,生涩中带着温情。李小梅小心翼翼地将病卧床头几个月的公公搀扶到屋前地坝,叫江啸峰过来帮忙缓缓让公公坐进躺椅,沐浴阳光的暖意;然后,为公公搭盖了一床薄被,预防着凉。

  江啸峰望了望天色,对李小梅说:“今天太阳好,我去镇子上喝茶,要买什么东西吗?一会我好带回来。”

  “不需要买什么。早点回来就是。”李小梅道。

  “爸爸,我要买大头熊。”5岁的儿子跑出屋来叫嚷着。

  “浩儿想买大头熊,是吧。那就跟爸爸一起到镇子上去。好不好?”江啸峰蹲下身子,笑着抱起儿子问道。

  “好哇,好哇。”儿子欢快地笑着。

  “那跟妈妈再见。”江啸峰对儿子说。

  “妈妈再见。”儿子在江啸峰怀里,向李小梅摇着粉嫩的小手。

  “再见。听爸爸的话哦,浩儿。”李小梅叮嘱道。

  江啸峰父子走了不一会,李小梅在收拾屋子,听到外面有人叫喊:“李小梅!李小梅在家没有?”

  李小梅忙出门一看,是同学刘雪。忙道:“鬼丫头,几年都不见了。你这从哪里冒出来的?”说着,紧跑几步上去和刘雪抱在一起。

  两个女人,又是多年未见的同学相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聊完婆婆妈妈的事,刘雪问道:“江啸峰怎么没在城里给你买套房呢?”

  “他挣那点钱,够生活就不错了,哪还买得起房。”李小梅说。

  “江啸峰买不起房?不对吧,你有多久没跟他一起出去了?”刘雪问。

  “从我怀上浩儿,就再没出去;啸峰却一直在外打工,但他没特长,一直干些杂工,也挣不了多少钱。”李小梅道。

  “那你知道,江啸峰现在干的是什么吗?”刘雪问。

  “听他说过,这几年象是在做什么药品之类的销售。”李小梅道。

  “姐们,我有话,不知该说不该说哟。”刘雪犹豫道。

  “你这鬼丫头,我俩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别揶着藏着的,说。”李小梅道。

  “那我说了。江啸峰没跟你说实话。他在沙城可是个大老板。我可听说了,他不但生意做得很大,还与一个女人很亲密。我老公亲眼看到他跟那女人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二人还手挽手在街上窜;因为他气派很大,西装革履的,还开着豪车。我老公没敢上去招呼。”刘雪说。

  李小梅一愣,随即笑道:“他哪来的气派。每次回家都是那两件衣服,任谁一看,都是一个打工仔。”

  “反正我是说了,咱是姐们,不能瞒你。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吧。”刘雪道。

  刘雪坚持告辞走了,但刘雪的话,却留在李小梅心里七上八下的。

  尽管始终不太相信刘雪的话,但到晚上,还是忍不住将刘雪说的话,告诉了江啸峰。

  江啸峰静静地听完,指着自己身上的普通休闲夹克说:“就我这样的,也算大老板?那天下不是到处都是老板了。再说,就我挣那点钱,能养活老婆孩子就不错了。还有哪个女人肯跟我?”

  李小梅一想,江啸峰说得也对。这事就算过去了。

  没过几天,江啸峰要回沙城了。李小梅给他收拾行李,看到江啸峰的手机忘在枕头下,就拿起放在床头柜上,准备过一会给他;刚放好,手机就“嘟、嘟”响了两下,李小梅拿起一看,是短信提示,就打开短信,只见屏上显出“老公,我准时到站接你。吻你。”

  李小梅看罢,一屁股坐在床沿,瞬间便蒙了。看来,刘雪所言是真的了。

  怎么办?许多往事不禁涌了上心头。

  李小梅和江啸峰是同学。高二时,江啸峰开始追求李小梅。江啸峰学习成绩一般,为人却很精灵,很受老师和同学青睐;农村孩子课余都得帮家里干些家务,就比如:打猪食、割牛草等。江啸峰每天放学后总是第一个冲出校门。等李小梅回家背着篾兜出来,江啸峰已打满一篾兜牛草守在她上山的路上,然后将牛草倒进李小梅的篾兜。很快,两人就恋爱了。高中毕业时,两人都没考上大学,便相约一同外出打工。到了南方的一座城市,李小梅很快进了厂工作相对稳定;而江啸峰却一直靠短工打游击,很难固定。李小梅鼓励他不能气馁,并用自己的收入租了房,维持了基本生活。后来,江啸峰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找到了活干,因为他舍得吃苦,为人又精灵,很快就得到老板赏识,提升他做了采购主管。此后,两人的日子也渐渐好起来。六年前,两人结婚了。婚后不久,李小梅怀孕,江啸峰就让李小梅回家待产。次年,李小梅生下儿子浩儿,江啸峰说自己一人在外打工就行了,让李小梅在家哺养孩子和伺候老人。时光一晃,浩儿5岁了,江啸峰每年也会寄个二三万元回家,家里虽说不上富裕,加上李小梅干些农活补贴,也还算过得去了。但这些年,江啸峰除了逢年过节回来趟,一直都在外,究竟他做什么工作,收入多少,李小梅并不知情。如今,突然出现的情况,打了个李小梅措手不及。

  李小梅一边梨花带雨,一边苦苦地思索着对策。半晌之后,似乎拿定了主意,李小梅站起来,将手机复原塞在枕头下,继续为江啸峰收拾行李。

   

  (二)


  第二天,李小梅送江啸峰到火车站。春节后外出的人流将火车站挤得水泄不通。李小梅对江啸峰说:“你拎着行李买票不方便,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

  经过长时间排队等候,终于轮到李小梅了,她买了两张去沙城的票。一张给了江啸峰,自己悄悄留下了一张。到登车时间,李小梅将江啸峰送上车,挥手告别后,自己则从后一节车厢上了车。

  动车的时速很快,往日里火车跑一二天行程的距离,现在七八个小时就到了。

  列车到站,李小梅远远跟在江啸峰后面。到出站口,一个穿红衣、打扮时常的女子,振臂大声呼叫着:“李哥!李哥!我在这里。”李小梅见状心想,这城里的女人真是放得开哟,这么多人,也不怕被笑话。心里想着,眼睛却盯着江啸峰,却见江啸峰也朝红衣女人挥着手。随着人流前行,出了站口,只见红衣女人挤开人潮,奔到江啸峰身前,伸手就挽住了江啸峰胳膊,还将头侧靠在江啸峰肩上,旁若无人地说笑着。李小梅紧紧跟着,红衣女人挽着江啸峰走向车站广场旁的停车区,在一辆轿车前停下,红衣女人从一侧上了车,江啸峰打开另一侧车门,准备上车,李小梅紧跑几步挡在车门前,气愤地问江啸峰:“这个女人是谁?手机短信上叫你‘老公’的是不是她。”

  突然看到李小梅,江啸峰一下就蒙了。怔了片刻,在李小梅的推搡下才缓过神来,说道:“你怎么来了?别闹了,我一会跟你解释行吗?”

   “亏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家给你伺候儿子、伺候老人;你却在外面花天酒地,养婊子。你良心让狗吃了?你对得起我吗?”李小梅厉声控诉着。

  这时,红衣女人从车上下来,指着李小梅说道:“你是谁呀?在这里大吼大叫的。”

  “我是他老婆!你又是哪个狐狸精?”李小梅见红衣女子说话,气更大了。

  江啸峰急忙拉过红衣女子,让她赶快开车离开。红衣女子竟蛮乖巧地听话驾车杨长而去。

  见红衣女子离开,江啸峰这才拉着李小梅的手说:“别在这闹了,去宾馆再说好不好?”

  火车站的人流量很大,不一会就围起了很大一人圈,李小梅哪见过这阵仗,心里一慌,便任由江啸峰拉着出了人群。

  江啸峰将李小梅带到一家宾馆,开了个房间,拉着李小梅进了屋。对李小梅说:“你在这休息会,我一会就回来。”说完便夺门而去。过了一会,江啸峰又回来了,从口袋里取出一万元钱,丢在李小梅身旁,说:“你先回去吧。等我将这边事处理好了,再给你解释。”

  说完,又摔门而走了。

  李小梅从愤恨中苏醒过来,发觉江啸峰已走了,想再去找他,又不知他在什么地方;既不知道他上班的地址,又不知道他上班的单位;听红衣女人叫他“李哥”,难道他将姓名也改了?这若大的沙城,到哪去找哦?李小梅疯狂地拨打江啸峰的电话,开始是不接听,后来干脆就关机了。举目无亲的李小梅无计可施。

  第二天,李小梅无奈地回了家。此后,李小梅几乎天天都拨打江啸峰手机,却再也没有打通过。她问公公婆婆,公公婆婆也开始吱吱呜呜不搭茬。江啸峰玩起了失踪。

  苦闷过一段时间,李小梅将事情告诉了哥哥李涛,李涛劝李小梅别招急,让他想办法去了解下情况。

  不久,李涛告诉李小梅,通过事务调查所的朋友基本了解清楚了江啸峰的情况。

  原来,在李小梅怀孕回家待产之后,江啸峰原先所在的建筑工地因工程停工,江啸峰便去找了李涛,说自己因没有文凭找工作很难,想借李涛的大学毕业证去找工作;李涛想自己已有稳定的工作,毕业证也没什么用了,何况江啸峰又只是借去找工作,找到工作就还回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再说江啸峰是自己的亲妹夫,也应该帮忙;李涛就将毕业证借给了江啸峰。江啸峰拿着毕业证,还真很快应聘到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当业务员。不过,江啸峰为配合毕业证,在求职信息中填写的姓名也改成了李涛。被录用后,江啸峰的吃苦耐劳和勤奋精灵又一次给他带来了好运;不久,江啸峰就升任部门经理。但担任经理后,需经常出差;开始两次出差,江啸峰总是去借李涛的身份证使用,虽说江啸峰与李涛年龄、身高都差不多,但面容终究有些不吻合;为此,江啸峰费了不少口舌。江啸峰想到了做假证,找到朋友一问,朋友说现在身份证都上网了,假证临时使用一二次可以,长期使用肯定会出问题。朋友接着建议说,做假证,不如改名;可以直接到派出所将名字改为李涛,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还没风险。江啸峰认为可行,便托朋友悄悄回老家改名字,但派出所说名可以改,姓不能改,除非有特别的理由。此路不通,朋友建议干脆用“李涛”这名字,重新上个户口。经朋友托人找关系,花了一大笔钱,以以前因属超生未上户的理由,申请上户,没想到竟真成了,并办理了身份证。江啸峰堂而皇之地变成“李涛”后,事业上也得到节节攀升;两年多的功夫,便被总公司派往沙城担任分公司总经理。到沙城后,江啸峰除了经营分公司,还前后分别开了两家自己的公司,并且在他名下还有5处房产,一辆豪车。成了大老板的江啸峰,和许多暴发户一样,自然不甘寂寞,利用身份之便,勾搭上了一名初进公司的大学生,开始享受起情人厮鬓的浪漫。

   

  (三)


  李小梅悉知情况后,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并要求分割江啸峰的财产。

  法院很快将诉讼法律文本送达到江啸峰手中,江啸峰爽快地同意离婚。可是在法院进行财产分割时,发现在江啸峰名下,无任何财产。

  难道李涛调查到的情况不属实?李小梅打电话告诉李涛。李涛再次找到事务调查所的朋友核实,朋友告诉李涛,他们调查了解后认为江啸峰所有财产均有可能登记在了更名后的“李涛”名下,因事务调查所没有法律授权权限,只能从外围了解到一些基本信息。需要更加详细的信息和证据,必须聘请律师依法进行调查取证。

  李小梅得知情况后,撤销了离婚诉讼,并走进了司法援助中心,向司法部门申请法律援助。司法援助中心在认真审核了李小梅提供的情况后,委派出律师对李小梅进行法律援助。

  律师根据事务调查所提供的基本情况,赴沙城通过大量艰辛的努力,进行了严谨、细致的调查取证。

  李小梅再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律师通过大量证据,证明江啸峰和李涛是同一个人的事实。同时证明在李涛名下有两家公司、5套房产、一部豪车,总价值1500余万元。

  法院经过审理判决,解除江啸峰和李小梅的夫妻关系。在进行财产分割时,法院认为江啸峰在本案中属有过错方,需要承担过错责任;因此,财产分割时,适当照顾了李小梅;李小梅分割获得一家公司、三套房产、一部豪车,价值900余万元。

  庭审中,李小梅与江啸峰为争夺儿子浩儿的监护权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李小梅认为,浩儿长期跟随自己生活,习惯了自己的照顾,自己也了解孩子的生活习性,有利孩子的成长。江啸峰认为,孩子是江家独苗,应该由自己监护。法院以有利孩子成长为据,判定李小梅拥有孩子监护权,江啸峰负担孩子生活费每月人民币1000元。

  离婚诉讼完结后,因江啸峰非法持有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法院向沙城警方发出了调查建议。沙城警方通过调查取证,认定江啸峰使用的“李涛”身份信息属非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三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规定,依法对江啸峰以“李涛”名义拥有的600余万财产(离婚财产分割后),认定为非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同时,江啸峰供职的公司,因江啸峰供职期间有贪污、挪用公款的嫌疑;且有将公司客户资源转移在自己名下公司获取非法所得,侵犯公司利益的嫌疑;因此,向检察机关报案。

  检察机关经过侦查,认定江啸峰贪污、挪用公款属实,且利用职务之便,将公司客户资源转移在自己名下公司,获取非法利益的事实证据确凿。鉴于此,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了公诉。

  法院审理后认为,检察机关指控江啸峰犯贪污、挪用公款、侵占他人利益等罪名成立,依法判处江啸峰有期徒刑十年;赔偿(原供职)公司损失200万元。

   

  (四)


  昙花一现的江啸峰,从春风得意的人生巅峰,坠落入锒铛入狱的深渊,除了悔恨的泪水,还有良心的不安。

  江啸峰是家中的独子,在与李小梅结婚后,因有李小梅无怨无悔的照料孩子和父母,勤俭持家,可以称得上是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这个幸福却被江啸峰利令智昏的私欲亲手葬送得人财两空、彻彻底底。

  江啸峰入狱后,原本就长期病卧不起的父亲,因无人照料,加之缺失了生活、医治疾病费用的来源,更是被江啸峰一联串事件给予的精神打击,不久便含恨离开了人世。而年迈的母亲,也在突如其来的变故中郁郁寡欢,惶惶不知终日。

  浩儿的监护权判给了李小梅,自己现在是身无分文,还深陷囹圄,不用说支付孩子的生活费,更难堪的怕是浩儿从此再难接受自己这个父亲。

  身陷囹圄的恶梦还没有结束。江啸峰以“李涛”名义拥有的财产,被依法没收;已使其身无分文。又被判处赔偿(原供职)公司损失200万,这个沉重的债务,也将永久压在身上,难以翻身。

  吃苦耐劳、勤奋精灵的特征,本是来自农村孩子闯出一片天地的优良契机;但是,这些聪明一旦被利欲熏染,走上了斜道,最终受害的只能是自己。

  在岁月的长河中,人的一生是渺小而短暂的。掌握好每一个个体自己的人生方向,或热烈激昂、或淡淡凡凡走过旅程,赏鉴自己喜欢的沿途风景,不愧悔留下的每一步脚印,便不枉人生一趟的美丽。倘若一味贪婪旅途中的某一处风景,而迷失方向,前方的尽头便只有悬崖和深渊。人生啊,当善拨雾见云、谨守人性根本,方不致迷途悔恨。

   


编辑点评:
对《 凋零的昙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