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匆匆这些年

匆匆这些年  作者:贾丹-Dawn

发表时间: 2021-01-20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7647  阅读: 188  评论:0条 推荐:4星

 

时光匆匆,一路走来,虽说不上经历大风大浪,但酸甜苦辣也各有品尝。经过岁月的洗礼,这些年留下的或悲伤或痛苦的记忆,也都像沙滩上裸露的颗颗扇贝,在太阳的照耀下落彩缤纷,五光十色。至于那些点滴的美好和甜蜜更如古坛的老酿,回味无穷,历久弥香!

对家最初的记忆:上屋三间土瓦房,虽没有杜甫笔下的茅屋寒碜,却也是陋室三间,经不起任何风吹浪打,可生活在陋室的一家人,每一天都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土房正屋的摆设尤为简陋,踏过磨得发亮的木头门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左手拿仙桃,右手执龙仗的老寿星中堂画,这幅画是早些年小姑在县城卖对联剩下的,才有幸挂在家里。挨着后墙的还有两张照片,一张是裹小脚的太祖母,一张是瘦骨嶙峋的爷爷。早在我出生前,这两位亲人就离开了,但我们兄妹三个的点滴成长和进步爸爸都会一次不落的给亲人汇报(咱家出大学生了, 稳娃儿参加工作了,寿娃儿订婚了,寿娃儿结婚成家了,寿娃儿当爹了,稳娃儿结婚了,丹娃儿结婚了,稳娃儿当爹了,丹娃儿当妈了……),如今我们兄妹三个放假回来或者收假外出工作也会给照片上的亲人磕头、汇报家里的近况。我想这是爸爸传承的对亲人怀念和敬仰的一种最好的方式。正屋东西两面土坯墙糊满了爸爸单位过期的旧报纸(爸爸是县里化肥厂的一名拉煤锅炉工)。后来,随着我们兄妹三个陆续踏入校门,东墙不知不觉贴满了奖状。这面金灿灿的奖状墙为陋室增色很多,凡是到过家里的人,都会对满墙奖状赞叹不已。西墙也在岁月流转中贴满了一张张日历……一张三屉桌,一张小方饭桌,两把槐木椅子,一套二姑家置换下来的旧沙发和一页旧吊扇就是我们正屋的所有。

上房西边的小屋从我记事起一直是放一些农具和牛料之类的杂物。如今,我们都在外面成家立业,回家房子不够住。爸妈又把这间屋子做了简单收拾,放了一塌小木床,一张小方桌,一个自制的简易书架……就成了我们的临时小窝。虽然没有奢华的装饰,但兄妹三个哪个回家或看书,或写作,或睡觉都踏实,安稳。

上房东边的一间是奶奶的住室,里面除了两口装粮食的水泥大缸和一张被老鼠咬的窟窿眼睛油漆斑驳的黑色大板箱,就只剩下一塌木质小床了。小的时候喜欢跟奶奶一起睡,尤其记得在大雪纷飞的冬日,我就可以陪着奶奶不用早早起床,妈妈会把她做好的早饭端给我们这一老一小,可以吃到全家只有奶奶才有的鸡蛋。听奶奶跟我讲那些陈年旧事:“我们家上房整体建造于1975年,由爷爷操持建成,虽然如今显得简陋寒碜,但刚建好的时候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房子……”时不时的也会有老鼠来凑热闹,偷听奶奶讲话,老鼠们又不安生,常会把墙上的泥坯和尘土踢下来,落到奶奶的床上,板箱上,甚至有好几次竟落到我的小脸上、眼睛里,这时奶奶边帮我擦去脸上的尘土,边帮我吹眼睛,还笑嘻嘻的对我讲:“等以后我和两个哥哥都长大了,有本事能赚钱了,就可以像邻居们那样盖上高高的砖房,又严实又牢固,老鼠就再也进不来踢土了,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馍被老鼠偷吃了。”为了吓住老鼠,不让它们偷吃妈妈蒸的馒头,啃坏奶奶的大箱子,搅和我们睡觉……奶奶通常用她的土方法:临睡前学着猫咪“喵喵,喵喵”的叫几声吓跑老鼠,我也会在旁边跟着奶奶“喵喵”的叫。

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我的奶奶。

奶奶没念过书,爷爷又去世的早,家里家外都需要她,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也练就了一身好身体,七十多岁的时候,依旧下地干活,一天都闲不住。除了每天早出晚归辛勤的忙农活,她还像小学生似的不断学习,适应社会进步。即使是打火机的使用方法,也得缠着我和哥哥一定要教会她,方便我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她好生火做饭。记得刚学齿轮打火机的时候,奶奶长满老茧的手竟划破好几次,还弄坏了好几个打火机,为了学会使用,奶奶竟也不心疼打火机了。

2004年家里装上了电话,那时我上初二,大哥上大二,为了方便大哥和家里联系,不麻烦邻居,妈妈咬牙装了电话。对于一袋酱油,一包味精都舍不得买的妈妈,可想让她忍受只是能说个话,每月用或不用都得交15块钱座机费的开支是何其艰难。足可见妈妈对儿子的思念,重视。电话刚装上,大家都可兴奋啦,电话铃一响,都慌着,争着要去接,奶奶也不甘落伍,老想往电话旁靠着、候着等铃声响起。忽一日电话铃响了,她一人在家却兴奋的慌了,抓起电话就喊大哥的名字,结果可能是对方打错电话了,没多说就直接挂断了。奶奶在电话这头喊了半天,不见大哥回应,只好失望的放下电话,岂料她竟然把话筒倒着放,这下可好,电话一直嘀嘀响个不停,两个小红灯也一直闪烁。这可吓坏了奶奶,以为自己闯大祸了,直到我放学回家,奶奶没等我放下书包,就让我赶紧看个究竟,见我只是把话筒掉了个方向放好问题就消失了。奶奶直夸我有本事,书没白读。也由这次经历,奶奶又学会了一项技能:正确接听,挂断电话。

如此的事例不胜枚举。

2006年大哥大四,考虑找工作方便,省吃俭用加上奖学金攒钱买了部手机,清楚记得品牌是夏新,型号是M6,放寒假大哥从东北回来,我期待见到手机比见到大哥的欲望还强烈。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用上手机,一家人都赞叹科技进步的神奇。一日大哥洗头,就把手机递给旁边的奶奶,让奶奶把手机放在桌上。奇迹总能让奶奶撞上:奶奶刚从大哥手中接过手机,还没来得及放桌子上,突然手机嗡嗡的叫个不停,还不断震动。不知所措中,奶奶干脆利落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伴着碰的一声,手机依然嗡嗡不停,大家的目光随之聚集到奶奶身上,看奶奶几近慌乱的紧张神情,一个个捧腹大笑,奶奶这么可爱的一摔,不光见证了手机不怕摔的好品质,还让奶奶更深一步了解手机的神奇:这嗡嗡不用怕,是提醒主人有电话来了。

摆脱烧柴打开液化气轻轻一扭就能烧菜做饭;洗衣机自动洗衣、烘干省力又方便;摩托车两个轮子也跑得稳当飞快还不会晕车;小轿车以前见都见不到,现在我这个农村老太婆也拽哒哒的坐上了……这些奶奶生活上的成长进步也足以见证新千年里中国农村面貌的日新月异,农家生活的蒸蒸日上,我们这个小家的芝麻开花---节节高。

接下来要说说东西两边的厦屋了,较之上房,这两间厦屋盖得晚些。

先说东厦子,东厦子建于1989年,比我大一岁,结构是砖墙,房顶还是瓦房斜顶,较之上房,算是一个里程碑的进步了。东屋落成,既是爸妈的住室,也是家里的厨房,屋子靠近门的一侧是一排简单的灶台用具,靠近后墙是一张大铁床。每当天气不好和烟囱通透不好的时候,整个屋子都会被滚滚烟尘所笼罩,呛得鼻酸眼睛直流泪。这个时候妈妈会把我们兄妹几个喊出来,让我们到院子里没烟的地方,她自己融入滚滚烟雾,一阵烟熏火燎,伴随而来的是喷香、准时的饭菜。再艰苦的生活条件,妈妈也能保证我们兄妹三个准时吃好饭,按时上学。母爱的流露就在举手投足间。父子两代在这么一间多重身份的小屋里度过了好多个年年岁岁。其间的我,是两个哥哥的玩具,放学回家,我们在大铁床上嬉笑打闹,他们会用一根根麻绳将我的手脚捆起来,在我脸上画花脸,或者给我挠痒痒,每次都是刚开始我笑个不停,哇哇大哭结束。星期天了,哥哥们会给我掏鸟窝,捉鱼虾,摘酸枣,放风筝……物质生活不丰富的童年岁月,却是满满的甜蜜回忆。

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兄妹三个的长大,房子的紧缺迫在眉睫。

省吃俭用的爸妈在1994年筹划着在院落西边盖间厦房。浑砖到顶的砖房,不仅宽敞明亮,还解决了胡同四户人家的粮食晾晒问题。大姑夫还帮忙在屋里的地平上用电线压上了花纹,使新屋的水泥地面看上去赏心悦目。这间厦房盖好后就成了两个哥哥的卧室,也是我家的粮食储藏室。爸爸看新屋没张像样的桌子,就在发了工资后没等回家给妈妈交差,就到街上的家具店自作主张的买了一张宽大气派的堂桌,回来没少受勤俭持家的妈妈数落。可看看两个儿子欣喜、满意的神色,爸爸还是把一切埋怨都照单全收。妈妈也在哥哥们的笑脸中渐渐消了怒气。就是这样的一对父母:爸爸虽平凡普通,却依旧用自己单薄的躯体尽力为儿女创造有益学习有利成长的各种条件;妈妈一直精打细算,为了这个家的蒸蒸日上,她恨不得把一分钱掰开花,不是生活必须的,不是对儿女学习成长有利的,她绝对不会支持。

有了国泰民安欣欣向荣的美好时代,有了爸妈言传身教的辛勤培养和付出,有了其乐融融温暖健康的家庭环境,才有了今天我们这个大家庭的枝繁叶茂,幸福安稳。

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年过六旬的父母一路走来在艰难困苦中奋斗不止收获了累累硕果。

永远不知道累,永远支持孩子们,“不和别人比,穷日子咱穷过,富日子咱富过,只要踏踏实实干,全家拧成一股绳,把孩子们培养好,一家人安安宁宁就是福。”妈妈总是拿这句话来激励爸爸,给全家打气。这也成了最早在我耳朵扎根、驻脚的一句话。妈妈是一位平凡的农村妇女,却用实际行动把勤俭持家,任劳任怨,重视教育写到最好。

1998年,勤劳能干的妈妈可能由于长期营养缺乏,超负荷运转,积劳成疾:全身麻木失去知觉,踩到玻璃珠般大小的石头都会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对这个家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当时两个哥哥都在念初中,我读小学,一时间缺少了妈妈的主心骨和劳动力,还要四处求医花费高昂的医药费,生活的艰辛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可想而知。还记得我们家那面金灿灿的奖状墙吗,足以证明我们兄妹三个学生时代的峥嵘岁月。得奖最多的属大哥,大哥从踏入校门每年都是学习标兵,三好学生。大哥不光学习成绩好,为人处世,与人交往也善良真诚,在学校有一大帮志同道合的同学朋友,并深受各个授课老师的喜爱,更是父母的骄傲我们兄妹的好榜样。在妈妈生病的艰难岁月,大哥不光更加刻苦学习,还多帮家里忙农活做家务,尽一切可能为家里减轻负担。清楚记得那次大哥领着我们兄妹三人刨花生,那块叫“磨子沟”的花生地,坡路窄而陡峭,架子车不好拉进地里,运输花生成了难题。大哥的好朋友得知,就骑上家里的自行车到地里帮忙。我们把花生刨出来连枝叶捆好,系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横梁上,推着自行车,扶着一捆捆花生不知往返了多少次终于将一季收成圆满收回家里。尽管生活艰辛,家境清贫,但在我幼小的心里依然怀揣希望,因为我有大哥,只要我们兄妹三个同心协力,妈妈的病会好,生活也会好。

妈妈生病的那段日子,每天都需要打针,考虑天天麻烦村医难为情,加上妈妈行走不便,我们兄妹三个便下决心学习打针。有了这个想法,陪妈妈去打针,我们三个都会特别留心医生的操作步骤,医生叔叔也很热情的传授一些打针的常识和注意事项。几次观察学习,我们兄妹三个便开始大胆上手了,两个哥哥正读初中要上晚自习,为不影响他们学习,给妈妈打针多数就靠读小学二年级的我:先用螺丝刀将一支支的针剂敲开,刚开始没经验,用力老是偏差,不是敲不开,就是把针剂全敲碎,药水撒一地,又心疼浪费药水又恨自己太笨。经过不知多少次的从头再来,终于摸着门道了:每次先用针剂里的齿轮片将药瓶划一圈,然后再用螺丝刀对准针剂敲,用力要干脆利落。由于年龄小,力气不够,一次性注射器的针头时常拧不紧,好不容易把满满的一管药注射完成,可拔针的时候时常是注射管拔出来了,针头还在里面。只好再拔一次,每一次问妈妈疼不疼,妈妈总说不疼,还夸我鼓励我打针的技术越来越好。看着妈妈一片黑青密密麻麻的针眼,心中的滋味无法用语言表达。无数次的祈祷,无数次的求医,许是老天眷顾我们这些赤城祈祷的儿女,许是妈妈顽强与病魔抗争的坚强战胜了病魔,拨云见日,妈妈的病终于一日日的康复起来。经历了将近2年的苦痛折磨,终于迎来了艳阳高照。

2000年,随着妈妈身体的一天天恢复,大哥也骄傲的以全县第17名的优异成绩考上了嵩县一高。大哥读高中,二哥读初中,我读小学,三个孩子的学费无疑是这个家庭的最大开支。妈妈大病初愈力不从心,爸爸下岗在家无固定收入,只能在农闲时节到工地做小工挣钱,其他同学买新衣服享用美味零食的时候,我们兄妹三个穿的秋衣秋裤都是妈妈用二姑在洛阳捡到的碎布片拼接成的。

二哥看清了家里的境况,在初中毕业后就没继续读书,开始了自己15岁的打工生涯。少了一个孩子的负担,爸妈的担子轻了很多,可二哥独自在外受的苦,受的欺负又谁人能知,谁人诉说。二哥初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堂叔的水产店里杀鱼,送货。虽然每次回家二哥讲的都是在外一切都好,可看看二哥冬日里肿的比萝卜还粗的双手就知道无论冬天的水有多冷,二哥捕鱼,杀鱼,送鱼的双手却丝毫不得停歇。

一晃又是三年,大哥十年寒窗的披星戴月,终于换来一张滚烫的名牌大学录取通知书,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全家激动沸腾的场面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大哥更是不敢相信的到同村亲戚家借用电话咨询核查了通知书的真伪。

接下来要筹划大哥的大学学费了。偌大的一笔学费,全家人不知开了多少次家庭会议。最后决定:一定尽全力让大哥顺利上大学,开学前,爸妈一起出去到工地上打工赚学费,大哥在家做饭、放牛,并负责抽时间到两个舅舅家借钱。在一个知了都叫的有气无力的夏日,我和哥哥早早启程,由于舅舅家住在山岭上,家里又没交通工具,只能翻山越岭步行而去,汗水透过哥哥的脊背,湿透了衬衣贴在背上,看着高大挺拔的大哥,心里莫名的辛酸和充满力量。一路马不停蹄,终于在午饭前到了舅舅家,在说明了来意后,二舅不仅答应借给我们1000块钱,还请我们到饭店吃了饺子,大西瓜。解决了1000块钱的难题,回来的路上,我和大哥都有说不出的感恩和兴奋。一边计划着下一步问谁家借钱,一边计算着日渐临近的开学日期。如此,数不清拜访了多少家亲戚朋友,终于凑够了1万块钱,更不能忘记爸妈打工回来,妈妈两个腿窝密密麻麻的热痱子。大哥如愿成为了我们家第一个大学生。

2003年,大哥大一,我初一,刚上初一,天天想家,数不清晚上在被窝里默默流下了多少次想家的泪水。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要长大,要坚强,要学会独立。将近半年的磨合,自己才能专心投入学习。现在想想,我一周回家一次还如此的想家,不知道大哥在遥远的东北一年回家一次,他该多想家啊,大哥还是都扛下来了。这年夏天,出现非典疫情,全国人民陷入恐慌,每天量体温、喝绿豆汤、教室消毒、保持通风、讲究卫生……在校封闭一个月,终于战胜非典。解封回到家中,爸爸,妈妈,奶奶都好,二哥也回来了,都好。当晚,一家人写信给大哥,报了平安,又说了家里的好收成,还把学校里老师教的预防事项写进了信里……大哥回信很快收到,知道家里都好,全家安心。

生活的车轮继续前行,2006年中招,我也顺利考上嵩县一高,成了大哥的学妹,只是三年后没能再次幸运的成为大哥的大学学妹。同年,大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在大哥的引导鼓励下,二哥到技校进修学习焊工技术,家里处处充满奋斗的热情和无限的美好。

2008年,大哥二哥都已到二十出头的适婚年龄,由于均在外地工作,考虑父母在家翻修老宅过于操劳,为减轻父母压力,两个哥哥决定在县城购置商品房,在全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下,凑足11万元在县城购置商品房一套。两个哥哥的孝心和斗志在乡村一度传为佳话。

后来,我毕业,大哥考虑我一个女孩独自闯荡不易,介绍我进入他所在单位工作,我工作生活上的成长和收获都离不开大哥的关照和指引。大哥是我更是我们家的贵人。

而如今,我们兄妹三人均已结婚成家,为人父,为人母。我和大哥在上海工作生活,二哥在老家县城生活,父母也已退休,现和大哥共同生活,享受三代同堂的天伦之乐。父母脸上总是洋溢着知足的幸福和喜悦,时常说:咱们家是苦尽甘来,终于扑喽开了。一定不能忘本,更要感恩这些年伸出援手,资助过,拉过我们一把的亲人、乡亲。

有所遗憾,亲爱的奶奶于2016年因患肺癌离开了我们,未能在奶奶有生之年翻新老宅,让奶奶住上混转到顶的砖房是父母及我们兄妹三个内心无法弥补的亏欠。不过我想,奶奶是幸福知足的,她看到了我们兄妹三个在城市里安家落户,看到了我们这个家一天天的枝繁叶茂,看到了子子孙孙都在传承着这个家一如既往的艰苦奋斗,勤俭持家,宽厚善良,团结孝顺。

前段时间看到了同乡作家阎连科的文章,作者对老宅的厚重感情,使我恍悟,庆幸我的老宅还一如既往的矗立在生我养我的那个平凡而普通的村落,即使农村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村庄到处高楼林立,深墙大院,而回到我的老宅,打开那扇油漆斑驳的大门,所有的童年回忆,所有的成长历程,所有的温馨笑容都还在,一切都还在。

后记:本文初稿写于2010年,今年偶然翻出这些文字,又是十年一晃而过,无限感慨。希望下一个十年,奋斗不止,无愧于心,再创辉煌。

编辑点评:
对《匆匆这些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