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亲闻亲历 > 常在有时思无时

常在有时思无时  作者:大山的女儿

发表时间: 2021-01-20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8693  阅读: 183  评论:0条 推荐:4星

  疫情期间去饭店吃饭,看到餐桌上贴着温馨提示,不光提醒用餐的人要“合理分餐”,使用“公勺公筷”,还提倡“光盘行动,厉行节约”。我心里明白,这是特意给就餐的人们提个醒,不要浪费食物。  是啊,谁知盘
 

  疫情期间去饭店吃饭,看到每张餐桌上都贴着一个温馨提示,不光提醒用餐的人要“合理分餐”,使用“公勺公筷”,还提倡“光盘行动,厉行节约”。我心里明白,这是特意给就餐的人们提个醒,不要浪费食物。

QQ鍥剧墖20210120155848.jpg


  是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理应成为每个公民必备的个人涵养和优良品德。


  我因为小时候家境贫寒的缘故,平时最见不得浪费食物的行为,每当看到这样的提示,我在为饭店的做法拍手叫好的同时,还会把我的思绪拉回到过去缺吃少穿的岁月。


  当回忆的潮水拍打着记忆的堤岸,往昔的一幕幕情景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父亲的教诲就会回响在我的耳畔:“增产不节约,就像买个没底锅”,“东西吃了不可惜,扔掉就可惜了”。


  小时候,我们山沟里的人过的日子,几乎等同于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吃、穿、住、用的好多东西都是自家产的。


  先说吃的吧:我们一年中的大半年都没有吃过食用油,吃的菜都是在白水里放点盐煮煮,用的盐也是粗盐。


  “十月一,油挤挤。”每到“十月一”这个节日的前两天,各家才把芝麻、油菜籽、黄楝籽等拿到“挤油场”去挤油。


  每家的芝麻都不多,根本就没法单独挤,需要把几家的芝麻集中在一起,挤了之后再按各家的芝麻多少分油。因为挤的油少,要留到过年时炸油馍用,平时几乎就不用油炒菜,更别说炸油馍吃了。


  芝麻油,平时根本舍不得吃,顶多就是往捣碎的蒜汁里滴几滴香油蘸馍吃;很多时候都是把芝麻炕焦擀碎,然后拌在蒜汁里蘸馍吃。黄楝油倒是炸过几次油馍,不过它有哈喇味儿,炸出来的油馍根本就无法入口。所以一年之中,除了过年,就‘十月一’祭祖时把芝麻油和菜籽油混在一起正儿八经炸一次油馍。

3TkQbRCcby_鍓湰.jpg

  我家门前有一棵大黄楝树,如果哪一年黄楝籽丰收了,就能挤大半桶黄楝油。黄楝油第一次炸出来的油馍最难吃,尝一口满嘴和喉咙都是又苦又麻的怪异哈喇味儿,我们小孩子都吃不下去,以后每炸一次味道就会好上那么一点,油要熬过三、四回后,炸出来的油馍,吃着味道才算正常一些。


  馍呢,除了各种黑面馍,平时吃的最好的就是花卷和菜包,花卷是用对发面卷红薯面或柿壳面蒸成的,菜包是用对发面包白菜、或萝卜丝、或嫩倭瓜丝等蒸成的,但是馍是给做出力活的父亲和哥哥吃的,我们不出力的人就多喝饭少吃馍。


  有时候家里也会蒸白面馍,但那是用来支应客人的。当时不懂事的我们,并不知道父母的难处,就盼望着家里能常来客人。若是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会当着客人的面,拿一个白面馍一掰两半,分给我和妹妹吃。


  “麦天咋过?豌豆面馍。”当然,我们小时候也吃过好吃的豌豆虚糕、荞麦面煎饼、酸枣糕等农村特色食品。


  每逢过节时,我们才能吃点好的。不过我们山沟里麦子成熟得晚,有的年份过端午节时还是青黄不接,连白面条都吃不上;六月六新麦子分下来了,磨了面可以做白面条吃,而且还是捞面条,我家人多,要擀上两、三疙瘩面,让全家人都能吃个饱;八月十五可以吃到白面蒸的枣花馍;十月一是鬼节,要祭祖,能炸一次白面油馍吃。


  白面条,一般是过端午节、六月六、八月十五、十月一才会吃的。平时除了吃豆面条,我们还吃红薯面条,常吃的是用红薯面“叉子”搽下去的圆轱辘面条,放入面条菜,拌上芝麻盐蒜汁,也挺好吃的。红薯面条也有擀着吃的,就是做着太费劲,得先把红薯面兑入适量的水在锅里煮,煮过之后再和成面团,放在案板上擀,擀好切成面条再放在笼上蒸,出锅后拌上香油蒜汁,用这种做法做出来的红薯面条,是最好吃的了。


  我们还吃过玉米面做成的像蝌蚪一样的面疙丁,就是把玉米面兑上水在锅里煮熟,然后和成面团,案板上放一个盆子,盆里面加上半盆水,盆子上放一个方眼竹筛,把面团放在竹筛中间用饭勺背往下按,方形的面疙丁就掉入水盆中,面疙丁叉好后,用笊篱捞进碗里,拌上芝麻盐蒜汁就可以吃了。为什么不是方形的面条而是像蝌蚪一样的面疙丁呢?是因为玉米面不筋道,从竹筛的方眼挤下去就折成了一个个面疙丁,并且不规则,就像一个个蝌蚪带着尾巴一般。

psb.webp.jpg

  饺子是过年时才能吃到的。如果哪年包的饺子少,除夕晚上,父亲就会往锅里煮点红薯,让我们先吃了垫垫肚子,然后再吃饺子。初一早上父亲起来先熬一锅杂烩汤,里面放入油炸豆腐丝、酥肉片、海带丝、黄花菜、胡萝卜片等,再勾上粉芡,美其名曰“头脑汤”,说喝了之后补补脑子,能让人变得聪明,其实父亲这样做,就是哄着我们先喝一碗杂烩汤,到时候就可以少吃点饺子了。


  有时候割肉少,还会包一半肉馅儿的,再包一半素馅儿的,素馅儿和肉馅儿的饺子,都包成一样的,然后放进去一锅煮,就看谁有运气,碗里能舀到肉馅儿的饺子吃啦。


  每年蒸了馍,下了锅,包了饺子后,面缸里就没有白面了。当然,过年有的是好吃的东西:蒸的有各种馍——菜包馍、豆馅馍、糖包馍、实膛馍,炸的有各种油馍——麻糖、油角、果叶、面菜、红薯片、萝卜丝疙瘩,还有油炸豆腐、红绕肉、酥肉等,分门别类地放在一个平时罗面用的大笸箩里,差不多能吃过去正月十五。


  “过年下,享荣华,吃好的,不做啥。”过年的感觉真好,似乎能让我们忘记平时的吃糠咽菜和忍饥挨饿。


  既然粮食少,吃菜是少不了的,“糠菜半年粮”嘛。春天一到,我们就去采各种各样的野菜:甜饭锅里煮的,葛兰叶、槐树叶、桑树叶、构树叶、榆树叶等;咸饭锅里煮的,面条菜、鬼圪针叶、臭妮菜、爬山虎叶等;凉拌的,灰灰菜、野云苋、合欢叶等;蒸着吃的,嫩白蒿、荠荠菜、榆钱、水芹菜等,其他季节还有老豆角、白萝卜丝、胡萝卜缨、地屈栾……可以蒸着吃。

3d3b-fwnpcnt3765597_鍓湰.jpg

  玉米糁汤里,可以煮土豆、煮红薯、煮老倭瓜、煮红薯片。

       

       老豆角除了蒸着吃,还有一种特别好吃的做法:就是先把玉米面放在锅里炒熟后,铲出来晾着。炒豆角时,在锅里放入食油烧热,放入切好的蒜炒出味,放入择好洗净的豆角炒到大半熟,再放入适量的食盐、调料搅拌均匀,等豆角彻底炒熟后,再拌入炒好的玉米面,就可以吃了。


  除了山野菜,我们山沟里的人,家家都有自留地,自家种的还有土豆、白菜、白萝卜、胡萝卜、倭瓜、秋黄瓜、长豆角等蔬菜,此外,还有葱、蒜、韭菜、辣椒等调味的。


  有的野菜晒干了,可以吃上一年,但拳菜和木耳,我们自家是不舍得吃的,能拿去换钱。木耳直接晒干就能拿去卖,拳菜还要先放到开水锅里炸熟,再晒干才能拿去卖。

u=822423113,1703777295&fm=26&gp=0.jpg

  我小时候就有一次随父亲进城卖木耳和拳菜的经历。记得那一次,父亲拿了点晒干的木耳和拳菜,带着我到县城去找在丝绸厂做饭的大伯。满面笑容的伯父,热情地招待着远道而来的我们,拿凳子让我们坐,倒开水给我们喝,还给抽旱烟的父亲掏了一根纸烟让他吸。我从早上起来开始走了三十多里路到公社的汽车站,又坐上客车到县城,一路上累得不行不行的。


  伯父看我太累,吃过饭后,就让我躺在他的床上休息一会儿。等我一觉睡醒了,发现父亲和伯父一起出去了一趟已经回来,托伯父把我们带的木耳和拳菜拿去卖了钱,还买回来了一袋红薯面。


  我对伯父说:“大伯,我想要你们厂里裁被面裁掉的丝绸布条,您能给我找一些吗?”伯父说:“行——,你等着。”伯父出去不大一会儿,回来时手里拿了一大把丝绸布条,有大红的、粉红的、桃红的、浅绿的、深绿的、金黄的……我高兴地接过了伯父递给我的丝绸布条爱不释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然后抽出两根粉红的,绑在自己两条不是很长的头发辫的辫梢上,心里乐开了花。


  这天晚上,伯父还带我们去县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是黑白片的《火车司机的儿子》,这可是我第一次看电影呢,这一次在县城我还第一次吃到了炒米饭。我把丝绸布条带回家后,在同村的小姑娘们面前好一阵显摆,在学校里吸引了不少女同学艳羡的目光……


  柿子是木本粮食,能让人们充饥。我家有一棵高大的八月黄柿树,在十几里深的后沟里,遇到丰收的年景,能摘好多好多的柿子。每到柿子成熟的时节该去摘了,我们全家总动员各负其责,父亲和哥哥上树用夹竿摘,母亲和姐姐在下面接,妹妹把地上掉落的硬柿子捡到篮子里,我把树下的软柿子捡到水桶里。

psb (1).jpg

  拿回家以后,红柿可以直接吃,拿一些硬柿子放在温水里,漤几天去除涩味吃;切一些晒成柿瓣、削一些晒成柿饼吃;其余的放软了,用麸皮或玉米瓣和成柿壳,晒干后拿到碾子上碾成面,然后蒸成柿壳面馍吃。


  红薯浑身是宝,红薯叶可以煮在玉米糁汤里当菜吃,红薯根炸熟以后可以当凉拌菜吃,红薯可以在玉米糁汤里煮着吃,也可以蒸着吃;小红薯娃或者切成块的红薯,可以蒸熟晒干,成为我们冬天的零食;也可以切成红薯片,晒干碾成面,蒸红薯面馍,做红薯面条吃;还可以在红薯机上磨碎,过下去的粉晒干擦凉粉、下粉条,过出来的红薯渣无论是湿的还是干的,都可以兑点面蒸成馍吃。


  穿的呢,衣服是自己缝的,鞋子也是自己做的。

0I4TW338en_鍓湰.jpg

  相信很多人都不会记得农村的纺车和织布机了,我还记得我家有一辆纺车,小时候母亲还教我纺过线呢。但我家没有织布机,老粗布是跟别人家带的,就是自己在家把弹好的棉花搓成花捻,再纺成线穗,和我家关系好的人家安布的时候,母亲把线穗拿到人家里,等布织成了,人家再按拿线的多少,分给我家相应数量的布。


  安布可不是一个人就能干的活,有很多的工序:我知道的有纩线、浆线、络线、经线、印线、排缯、穿杼、绑机、织布等,这些工序母亲都会去参与帮忙,我们小孩子也跟着去凑热闹。


  沟里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一件衣服,从种花,到纺线,到织布,到染布,到裁剪,到缝制,那得有多费时费力啊!

timg (4)_鍓湰.jpg

  所以,我姐穿过的衣服我溜茬,我穿过了妹妹再穿,只要不烂,就不会退休。衣服穿烂了,就用糨子把布糊成袼褙,晒干后剪下鞋底和鞋帮,做成单鞋和棉鞋。


  我上初中时,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小女,给了我一件蓝底起白色图案的洋布上衣,我一直穿到了高中毕业。


  上高中时我有两条灰色的裤子换着穿,屁股后面的布料磨烂了,我姐就在里面贴了一块差不多颜色的布,然后在缝纫机上把针脚扎密实,然后我就接着穿。


  高中同学小巧的大姐在供销社工作,那里进了一种白色“的确良”面料的掐腰短袖,沾了她大姐的光,我和她用同样的进价,8元钱各买了一件。


  那时候,什么都是凭票供应,买粮食要粮票,买布要布证,买糖要糖票,买洋油要油票,反正就是物资紧缺,什么东西都要票。我们山里人没钱,当然很多东西都不用买,不过就是买些粗盐、洋油之类自己不会生产的东西,过年时再割一、两斤猪肉而已。


  碱不用买,我们用自家灶膛下的草木灰放在箩筐里就可以淋碱,就是在两条板凳上并排放两根木棍,上面放上一个箩筐,里面垫上一层麦秸,再装满草木灰,中间挖个坑,坑里倒满水。箩筐下面放一个盆子,从箩筐里淋下来的水,黄艳艳的,就是碱水了。那时候山沟里的人不买碱,做玉米粥、蒸馒头,都用自己在家里淋的柴碱。淋一次碱水能用好长时间,反正家里只要烧柴火,草木灰就总会有,吃完了就重淋。


  醋也不用买,每年出了白萝卜以后,就腌黄菜,先把萝卜缨炸熟,放进瓷缸里,沏入萝卜菜水或伦布苏籽水,上面放一块大石头压着,再用盖子盖住缸口,腌制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吃了,腌一缸黄菜能吃上大半年呢。做酸面条时,放点黄菜浆就酸了;点豆腐时,从酸菜缸里舀几瓢黄菜浆,倒进去就行了,正所谓“一物降一物,酸浆降豆腐”。

u=1683609,3941230085&fm=26&gp=0.jpg

  火柴也不用买,我们每顿做好饭后,把柴火头埋在灰火中,下一顿做饭时扒出来放进灶膛里,再放入引火用的树叶、碎柴,用竹竿做的吹火筒一吹,就能把火生着了。


  糖也不用买,有的人家有蜂蜜,喝糖茶用蜂糖;大部分人家炸甜馃子,和面用的是红柿;捂豆馅儿时,往里面加的也是红柿。


  调料更不用买,我们那里有花椒树,还种有辣椒,花椒面、辣椒面、芝麻盐,就是居家常用的调料。


  一般人家不买多少布料还好说,但是谁家孩子要订婚送彩礼,或结婚办婚礼,那就不光要攒钱,还要提前和别的人家换布证。


  记得我姐结婚时,她婆家送了一块自家织的黄、绿格子的褥子面,还有50元彩礼钱。母亲用在别人家带的白粗布,染成老蓝布做褥子里,铺上新弹的棉花,缝上我姐婆家送的褥子面,做成一条新褥子;又和别人家换了两丈多布证,给我姐扯了洋布和斜纹四块布料,缝了一身单衣和一身棉衣,连同先前做的那条褥子,就是我姐的嫁妆了。

se17180418_鍓湰.jpg

  小时候,我们小孩子还有一件高兴的事,就是村里人家娶媳妇。谁家要是娶媳妇,除了会准备一些红枣、核桃、糖疙瘩、化米桃之类的东西,还会炸上一竹筛麻花,散给闹洞房的人吃。


  记得有一回,我们村里有一户杨姓人家娶媳妇,人多麻花少,我年龄小,挤不到跟前,只能远远地站在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圈外面等。没想到等了老半天,好不容易轮到我了,可是麻花已发完,好似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那种沮丧的心情,就甭提了!因为在缺吃少穿的六、七十年代,能吃上一根酥脆喷香的麻花,那简直是无与伦比的快乐了,能让人高兴得飞起来。于是,我们便盼着下一家娶媳妇的日子能早点来临。

79a6d676xc0ed9a3459dc&690 (1).jpg

  我们国家的人们,由49年刚解放时的‘没啥吃’,到58年‘吃大锅饭’后的‘吃不饱’,到81年‘包产到户’后的‘吃得饱’,到‘改革开放’后的‘吃得好’,新中国解决了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人们的生活条件实现了历史性的改变。但是正如父亲常说的那句话‘增产不节约,等于买个没底锅’,即使生活一天天好了,我们也没有任何权利去浪费食物。


  虽然如今生活条件好了,但是我们不能忘本,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他们靠吃草根、啃树皮,才取得了长征的胜利;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他们用勤俭节约、艰苦奋斗,才换来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平时要养成勤俭节约,不乱浪费的好习惯,才能让日子过得更好。


  《名贤集》中有这样一句话:‘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时思有时’,意思是说:人在过富有的生活的时候,要想到以后可能会过贫穷的日子,不要到了一无所有的时候,再来回想以前的美好生活就晚了。在物资丰富时要考虑到可能缺乏的日子,不要到了物资真正缺乏时才来后悔。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要明白,一文钱汗水换来之不易,要在有时想无时。厉行节约,杜绝浪费,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点滴做起!


编辑点评:
对《常在有时思无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