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风云际会话“闭月”

风云际会话“闭月”  作者:古月银河

发表时间: 2021-01-12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9278  阅读: 132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我叫王允。我一生的命运说坏不坏,说好又蛮感觉不是那么回事。仔细一想,大概是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处于多事之秋。年轻的时候,因受家庭的影响,熟读四书五经,使我轻而易举地挤入了仕途,
 

(一)

我叫王允。我一生的命运说坏不坏,说好又蛮感觉不是那么回事。仔细一想,大概是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处于多事之秋。

年轻的时候,因受家庭的影响,熟读四书五经,使我轻而易举地挤入了仕途,谋得一官半职,开始了官场人生。满以为从此风调雨顺,可以凭借腹中二两才华踌躇满志度过一生;却不想没过几年清静的日子,汉灵帝死后,董卓那个奸贼持强挟天子以令诸侯,横行天下。

一次董卓宴会百官,席间有卫士报称,有招安降士数百人已到达长安。董卓即令义子吕布去挑百名降士到宴前,百官正思疑不定时,只见吕布已命手下军士将百名降士于百官座前或断其手足,或凿去眼睛,或割掉舌头,或将他们放在大锅中熬煮。令百官战栗失箸,董卓却举斟畅饮谈笑自若。并对百官说道:“我杀歹心的人,有什么可怕的?”在坐百官无不胆颤心惊,吓得话也不敢多说半句。

退出宴席,我与张温结伴回府。张温既是我的同僚也是至交。远离无人之地时,张温深叹说:董贼也太过残暴,这日子可不大好混啦。

我急忙阻止张温说:大人千万别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

张温不以为然道:何惧之有。大不了一死。也得让世人看清董贼之脸嘴。

我说:话虽不错。只是屋檐之下,不得不低头。

人之性格就是如此地奇怪,许多明摆着不可为之的事情,偏偏要试图为之,就象鸡蛋硬往石头上撞,岂有完卵。那时我张温都可谓汉室重宦,我任司徒(相当于现代的文化教育部长),张温也官至司空(相当于现代的水利建设部长),然而都是所谓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职官员。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唯有敢怒而不敢言之份。

一天,百官在朝堂议事,董卓忽然点名问张温:司空大人,听说你常常私下里责骂老夫,颇有义士风范。今老夫就在你眼前,要骂就骂个够吧。

张温以鼻腔“哼”了一声,以示其对董卓的轻蔑。

董卓哈哈大笑说:司空大人只“哼”声不出言,想必是在心里骂我了。既然大人喜欢将话语烂在肚里,那么要这颗脑袋也就无用处了。来人,给我拖下去,砍丁!

吕布应道“是”,便率卫士立即将张温揪出朝堂,一会功夫,便有卫士将张温之头放置于一托盘,端入呈在朝堂之上。董卓命吕布劝酒,把人头在各人面前―一呈过,然后说道:“各位大人,只要真心忠顺于我,我不会加害你们;如果有谁活得不耐烦了,要学司空大人,胆敢说三道,张温的人头就是你们的最终下场。

一个大臣就这样无缘无故地被杀了。我与朝堂百官惊惧的同时,免不了兔死狐悲的凄哀。

   

(二)

张温橫遭惨祸后,百官变得异常谨小慎微,人前人后都不得不三缄其口。胆颤心惊地过着日子,唯恐哪天一不小心,重蹈张温覆辙。

这种压抑的心情,挠得心中都快焖出火来,但我一介文弱书生,哪是董卓那武夫奸贼的对手?作为汉室大臣,我又岂能眼看国将不国,民将不民的倒行逆施,猖獗于天下?我为此苦恼,折磨着无数的夜晚无法入眠,只得常常于夜深人静之时,蹒跚在府第后花园,望苍穹长叹。

一天夜晚,我仍就不能入眠,披衣闲步流连在后花园的宁静与闲暇之中,忽视听到花圃丛中有嘤嘤语声传出,心中甚是奇怪,何人深夜于此独语?我轻履慢行,拨开树枝,只见一女背对于我,倚跪在地,向石条几上燃烧的香烛,礼揖作拜,喃喃祈祷:月亮啊月亮,你虽清白如洗,可哪知我们老爷心中的烦恼!苍天啊苍天,你虽那样深邃,却难容我们老爷如火如焚的心情。我虽是老爷的婢女,但老爷待我如亲身闺女。似老爷这样忧国忧民,心肠慈悲的大大好人,却遭受着深重的熬煎,日夜消瘦。我虽为婢女,唯愿能为老爷分忧,万死不辞。

我揉醒迷糊的双眼,仔细瞧看,才认清跪拜的女子是我家夫人的贴身婢女貂婵。

看着貂婵,让我记忆起当初收留她的往事。那是很多年前了,我和夫人乘轿赴司空大人张温的寿宴,途中见一小女孩跪哭在一已逝妇人身旁,凄怆泣然;夫人一向心慈,便命停轿问小女孩原由,小女孩哭叙说,家乡遭遇战乱,全家星夜外逃,怆徨中父兄失散不知死活,唯与娘亲一路逃至到长安,但娘亲途中染病,因无钱医治,又加饥饿劳累,拖延到昨日竟撒手而归了。夫人念其可怜,便收小女孩为婢,从此伺候左右。小女孩便是貂婵。经夫人几年调教,貂婵到十三、四岁时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熟知礼仪,歌舞尽善。一年中秋之夜,貂婵对月当歌,一番吟风弄月,竟羞得月中的嫦娥掩袖而隐,甚为奇观,于是夫人赐予“闭月”之冠,小小貂婵从此便名倾全城。

我没想到这个具有“闭月”之冠的貂婵,竟能洞悉我深藏心中的苦烦之事,还能挺身为我礼拜祈祷。在我感动之际,心底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当今国贼董卓虽然依仗的是手中握有重权重兵,但其勇盖三军的义子吕布,实为董贼穷兵黩武的强劲依附。但二人同时好色天下闻名。如果予其利用能间离其父子关系,甚至使二人反目,即有可达同室操戈,两败俱伤的效果。貂婵便是这副药方的引子。

我问貂婵:你真的愿意帮助老爷?

貂婵:万死不辞。

于是,我和盘倒出欲利用董贼吕布父子二人共同好色的特性,达到铲除董贼的目的的计划。貂婵听罢,早已吓得花颜失色,半天不敢开口。我当时的心中只有这个唯一的计划,别无他法,只能求得貂的谅解。但如此重大之事,却要系于一弱女子之身,负重可想而知。为了汉室江山,为了天下庶民,却又非此不可,我只好忍辱负重盈盈向貂婵拜倒。

貂婵慌忙扶起我来,讪讪地说:我一弱女子,不知什么国家大事,但我认准老爷就是我的恩公。老爷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既使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认了。

于公于私我都对貂婵有着深深的歉意,但除此之外,别无良策。接下来,便是对貂蝉进行系统的秘密培训。除了基本的礼仪常识,我制订的重点是进一步提高貂婵的碧玉淑女形象,以及在气质修养、抛媚弄情、从容周旋等方面的能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准备,我和貂婵都认为可以付诸行动了。

   

(三)

吕布虽然仗着董卓的势力,目中无人,飞扬跋扈;但他与董卓有着相同的致命弱点,那就是好色与贪婪。

那时我手里有颗极其罕见的夜明珠,是一次随汉灵帝出猎时,汉灵帝在射杀了一头幼虎后,遭遇恰巧回来寻幼虎的母虎袭击,我率侍卫及时赶上,一阵乱箭,赶走了母虎,汉灵帝念其救驾有功赏赐下来的。我将夜明珠着家人连同我写的一封恭维信送到吕布手里;吕布收受后显然十分高兴,第二天就来我府回访。我故作一番诚惶诚恐的样子,吩咐家人看茶,片刻后,貂婵珊瑚多姿地奉上茶来,婉转娇啼地对吕布说:将军,请用茶。

吕布双眼随着貂婵的步履移动,怔怔地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向吕布介绍说:这是小女,貂婵。从小让我宠坏了,听说将军年少英俊,就缠着我非要见将军一面。这不,将军刚坐下,她就跑出来了。倒让将军见笑了。

吕布忙说:哪里!哪里!有幸结识小姐,是不才三生有幸。敢问小姐芳龄?

貂婵绯红着面颊,羞涩地说:哪有将军这样当面让贱妾难堪的?说完便姗姗缓步退出客厅。

吕布呆望看貂婵远去的背影,七窍已去六魂,喃喃道:都是小的不是!都是小的不是!

我看时机成熟,便对吕布说:自古娇颜爱英雄。小女可是对将军情有独钟。不知将军对小女还能入眼否?

吕布受宠若惊般慌乱跪拜说:岳丈大人在上,还望岳丈大大成全小可美事。

我扶起吕布,缓缓说:这事好说。不过要请将军静待几日,让老朽再与小女疏通疏通。

吕布忙应道:那是,那是,全凭岳丈大人安排,我静候佳音了。

   

隔天朝堂议事后,我对董卓说:大人来长安已有些时日了,早想为大人接风,但见大人协助幼主日理万机,唯恐惊扰,故迟迟不敢恭请大人。今日下官约备薄酒,聊表对大人之敬意。不知大人可愿移步寒舍相叙。

董卓见我诚意至深,便点头应允:大人也是我朝室重臣,既有此意,我当随行。

迎得董卓进入府第,分宾主坐下,命家人呈上酒肴,我边为董卓斟酒,边问董卓:下官特为大人备了歌舞助兴,不知大人可允否?

董卓哈哈大笑说:有歌舞赏目,当然比之喝寡酒有趣多了。快让她们上来吧,让老夫一睹为快。

我即命埯上屏帘,貂婵率几位歌妓于帘后或歌或舞,生色添香。

董卓观赏片刻说:可将屏帘除去,隔山雾水有障眼目。

屏帘除去,貂婵舞姿如仙,媚眼传情,瞬刻便撩得董卓心猿意马,迫不及待地问我:这美人儿是谁?

我答:小女貂婵。

董卓色迷迷地说:久闻“闭月”貌如天仙,今日一睹更胜千倍。大人好福气啊。

我说:小女枉负“闭月”之桂,待字闺中,下官也为她前途着急啊。

董卓强霸地说:你别着急了。今晚便让小美人儿与我作妾。日后自有你的好处。

我急忙故作惊慌地说:这……这……

董卓怒说:你是嫌老夫老朽矣?

我忙说:不敢!不敢!

董卓展颜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啊,日后我自会予你好处。转向随身侍卫喊道:来人,带小美人儿回府。

   

   (四)

董卓带貂婵回府后,即大张宴席。席间,貂婵的美貌与气质怔得众人目蹬口呆,齐赞董卓艳福不浅。

吕布闻讯后,怒气冲冲地跑来我府兴师问罪。我即转述了董卓强夺貂婵的过程,并取出一锦绣囊袋交给吕布说:这是小女被董卓强掠时托我转交将军的信物。小女说心中只有将军。小女希望将军能救得了她。

吕布捧着锦囊,泪眼怔怔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便说:我也知道将军十分为难。只怪小女命薄,无缘伺候将军。

吕布一跺脚,紧握住锦囊转身走了。我知道一场好戏的序幕已经拉开,接下去,便要靠貂婵独挑大梁,当然我也不会忘记暗中添油旺火,让戏剧按照设计方向发展。

   

在貂婵进入董府后,每一天早上的用膳时刻,吕布便会准时出现在董府的膳食厅。从貂婵背对董卓发出的哀怨目光中,吕布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怨恨在心中储备。碍于董卓当面,无法与貂婵沟通,悲怒于色终究让老狐狸般的董卓嗅觉到了玄机,便慎重地向吕布下了逐客令:义儿,从今日起,不得乱撞本府,有事我自会召你。

吕布正值血气方刚,何况心爱之人沦陷他人,岂肯善罢甘休。一日趁董卓朝议,吕布潜入董卓卧室,貂婵正对镜梳妆。忽见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就在眼前,抑止不住冲动便跨步上前一把搂住貂婵,狂吻乱拥。貂婵已从镜中早瞧清了吕布模样,放纵着吕布的轻薄,并娇吟地叙说着自己对吕布的思念。貂婵的相思情语如一柄锋利的匕首,刺痛着吕布本已伤痕累累的心襟。正在难舍难分之时,前厅传来董卓回府的声音,吕布不得不掩起柔情落慌而逃。

几日后,吕布再次潜入董府,约貂婵相见于后花园中。二人依偎叙说情长,貂婵泪眼婆娑地望着吕布说:将军既然不惧董大人三番两次前来探视于我,难道将军就愿眼见贱妾每日里被董大人强暴凌辱,而无动于衷?

吕布讪讪说:可是董大人是我义父……

貂婵说:董大人本已知道家父已将妾身许配了将军。妾身仍未逃脱董大人的淫威,这样的人还配将军称之为义父吗?

吕布满面愧色:这……

貂婵继续说:将军口口声声说爱慕妾身,却任由妾身日夜遭受煎熬。难道是小女子有眼无珠,看错了将军?

吕布大喊一声,恨恨地说道:别说了。我吕布不将你救出火海,誓不为人!

貂婵似乎被吕布的话语感动了,不由自主地往吕布身上靠得更亲密一些,吕布也用进手臂之力紧紧地搂拥着貂婵。二人正顾调情,却不知何时董卓何时已来到后花园,正提着吕布置放在一旁的方天画戟,大骂着“孽子”向吕布冲来,吕布一手推怀中的貂婵,便跳过一旁。董卓举起方天画戟就向吕布掷去。吕布随手打落飞来的方天画戟,左脚一挑,右手接住,向着董卓以鼻腔“哼”了一声,转身大踏步而去。

   

(五)

我从貂婵传回的信息中,知道董卓与吕布彻底翻脸了。便寻机会进一步加深吕布与董卓之间的矛盾,并试图利用吕布来完成铲除董卓的计划。

几日后,董卓明显有了提防吕布的心态,在朝议上将吕布的军权削减了三分之一。并在私下里对董府家仆作出规定:从此不准吕布踏入董府半步。

我抓住时机,请吕布来府做客。趁为吕布斟酒之机向他说:如果有小女在,将军就不会喝闷酒了。

提到貂婵,吕布显然很激动。我又趁机说:当初已准备好小女许配将军的,可不幸被董大人横插一脚,不但把好事搅黄了,还害小女吃了不少苦头。从此不得安吉……

吕布喃喃说:我早晚要救出貂婵来的。

我说:将军怎么救?董大人对将军已有防范之心。削弱将军的军权,又不准将军跨入董府半步,弄不好,将军自己都难保。何谈救出小女?

吕布狠狠地说:大不了,我与老匹夫拚了。

我说:硬拚恐怕不行。一是董大人侍卫众多,将军一人之力弄不好还没伤到董大人分毫,就被侍卫反伤。二是将军一旦出事,小女的未来交给谁?也辜负了小女对将军的一片深情。

吕布茫然地说:那我该怎么办?

我说:将军是真希望救出小女?与董大人决裂?

吕布说:只要能救貂婵,上刀山,下火海,我吕布决不绉一下眉头!

我说:要是让将军亲手割下董大人的额头,将军敢吗?

吕布怒气冲冲地说:有何不敢!是他先不仁于我,就休怪我不容情。

于是,我将自己诱杀董卓的计划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吕布。最后对吕布说:只要董大人一死,我便重新为将军与小女举办婚礼,咱们从此可就是一家人了。

吕布跪拜在地说:谢谢岳丈大人!一切谨凭岳丈吩咐。

   

那时,董卓正谋划逼幼小的汉献帝让位,但又怕惹起世人猜疑,便命我们一班老臣,日夜劝说汉献帝。

一天,我进董府拜见董卓,说汉献帝已同意传位给董卓,但要董卓亲口答应善待他的家人及家族亲人,并提出要董卓准其回洛阳故乡安居。

董卓听后哈哈大笑说:这有何难。我现在就去亲口答应他。

我随董卓进朝晋见汉献帝。董卓进入未央殿,即被埋伏在殿内的军士伏击,吕布从殿门后转出,挥起方天画戟一戟直透董卓咽喉,董卓万万没有想到,置他于死地的,正是曾以傲视群雄的义子,仅在咽喉中吐出个“你……”便倒地,也也不能起来。随后军士割下了董卓的人头。一代枭雄就此完结了生命。

   

(六)

董卓死后,我照承诺为吕布与貂婵重办了婚礼。

以为日子就此恢复平静,安然过好我的余生;不料,汉献帝又遭董卓部将李催、郭汜劫持,诸侯混战再起,四处狼烟,民不聊生,生灵涂炭。吕布为了躲避董卓旧部残杀,带着貂婵远走他乡。

长期在政治漩涡中拚搏,让我厌倦了朝庭之上尔诈我虞、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名利争斗。生死以搏的政治斗争,到头来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破罐烂瓦。我携家眷轻车简朴,在远离嚣杂闹市的僻静山乡,建园置地过作与世无争、静享自然陶冶的悠闲生活。

许多年后,听世人传说,吕布带着貂蝉,逃出长安后,经历过濮阳大战,占领过定陶,夺过徐州,辕门射戟调解刘备与袁术的矛盾,最后在下邳被曹操打败。部众劝吕布突围,但吕布舍不得貂婵,最终被曹操双双戳杀。

可怜了一代佳人,因为我醉心于政治的贪婪,本该享受如歌如画的人生,却无辜地枉送了美好的青春和生命。然而,我的悔悟以不起任何作用,更无法弥补逝去的岁月里早已铭记的罪孽。

政治永远是污浊人类灵魂的鬼魅恶魔,让纯洁善良的人格本性变得贪婪无度,让清净的世界变得浑浊不堪污泥横流。这个道理,其实世人皆知,但却始终不能抑止人心冲动的尝试欲望。人啊,真是一群奇怪的生灵。


编辑点评:
对《风云际会话“闭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