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亲闻亲历 > 有惊无险的水灾

有惊无险的水灾  作者:卢平记

发表时间: 2020-12-14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3210  阅读: 229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九五七年初,我们望城岗大队在本村里沟口修建了一座小型水库,实际上是一个没有用其它石料全部用土建的一个蓄水大坝,但村里人习惯叫它水库。当时全村人男女老少齐上阵,因没有机械化,全靠用人力担,人力用木夯
 

一九五七年初,我们望城岗大队在本村里沟口修建了一座小型水库,实际上是一个没有用其它石料全部用土建的一个蓄水大坝,但村里人习惯叫它水库。当时全村人男女老少齐上阵,因没有机械化,全靠用人力担,人力用木夯夯,大干了不足一年的时间就修建成了。

寰俊鍥剧墖_20201214192434.jpg

常言说:天有不测风云,在一九五八年的农历七月的一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况且雨下的还特别大,水库水位不断上涨,因建库时没有机械化夯实,再加上村里修水库时没有经验,预洪道(实际是出水口)修的有点高,出水量太小没有起到防洪作用,水库顶不住库水不断上涨的压力,半夜时,库水把水库东边紧连预洪道的地方冲了大决口。水库打开是七月中旬的一天半夜,那时大队干部怕水库出危险,专门抽派了几名民兵带枪夜间在水库上看守,并交代民兵如水库有大的危险,要鸣枪通知村里的群众,让群众赶快撤离。其实当时水库发生危险时确实也鸣枪了,因当天夜里雨大风大,再加上是半夜时分,群众也都在屋里睡觉,鸣枪声都基本听不到。

寰俊鍥剧墖_20201214192429.jpg

当时我家住的地方是村里最后的一家,离水库比别人家都近,因当时父亲在西关修跃进渠,并吃住在西关,只有母亲领着我们当时的兄妹四人在家,当时我哥九岁,我七岁,大妹四岁(五八年冬因病去世),小妹才不足半岁,可想母亲当时有多害怕,跟本不敢睡觉,她戴着雨帽打着灯笼,一会儿到外面去看看,一会儿到外面去看看,生怕水库决堤后把我家房冲倒,到第三次到门外去看时,恰巧碰见从水库上下来的程留保伯伯(程新廷的父亲)他对我母亲说:“你们家离水库太近了,水库快要打开了,赶快领着孩子们出去躲躲吧!”母亲听罢赶紧回家把我们兄妹一个个叫起来,领着我们就往村的东头走去,当时我们兄妹年龄都很小,也不懂事,加上母亲也没经验,也不知道往房后的高处躲,只想着程伯伯才过去时间不长,水不会很快就下来,当时母亲在前面走,怀里还抱着我不到半岁的小妹,右手还提着用纸糊的灯笼,我哥背着我的大妹右手拉着我跟在母亲的身后,从家出来走了不到50米洪水就来了,急促的洪水太大太猛,瞬间就把我们五口人都冲散了,我哥说他当时看见母亲打得灯笼被水淹灭了,喝了两口水后跟睡着了一样,我也被水冲迷糊了,啥也不知道了。大水过后,我哥醒后把我和大妹救了下来,我和哥使劲的喊叫我们的母亲,但也不知道我们冲到哪儿了,等稍微清醒后才知道,是大水把前边一尺多厚一米高的土墙冲倒后,冲到了我们自家卢良臣(卢广福的父亲)爷爷家厨房后墙根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因爷爷家里也进水了,我哥听到有说话声后就大声呼救,爷爷听见我哥喊声后从家里出来把我们拉了起来,我哥看见有个小黑影误认为是我母亲,并对爷爷说:你看那是我妈不是,爷爷说那不是,那是一棵树影,并告诉我哥说,我知道你妈在哪里,我现在就领着你们见你妈。原来母亲被洪水冲得比我们还远三十多米后,她抓住了一棵小榆树,小妹因不足六个月大,身上又没穿衣服,所以母亲也没法把她抓住,也不知道刮到哪里了。那棵小榆树离翟焕如叔家很近,母亲在那里大声呼喊救命,焕茹叔叔的父亲翟爷爷听见呼救后出来把我母亲捞起来送到不远处的黄岳哥家,因黄岳哥家地势稍高些,所以家里没有进水,在黄岳哥家我的母亲披头散发浑身湿透哭得不像人样,一下子四个孩子全没了,她当时真是哭得死去活来像疯了一样。当母亲看到我的自家爷爷把我们兄妹三个送到母亲跟前时,又抱着我们哭了一会才平静下来,情绪好了许多,但心里还是想着我那五个多月的小妹肯定刮跑被水淹死了,大家都在安慰我母亲说现在已经后半夜了,等到天明再去找吧!天刚蒙蒙亮,我们四个人在好心人的帮扶下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家里。虽然说我家离水库较近,但地势较高,家里实际没有进水,房屋院墙完好无损。

回到家后,因没得到小妹的一点消息,只想着肯定活不成了,因小妹没穿一点衣服,七月的天气夜里还有点凉,在大水中加上半夜到天明,光冻也冻死了,正当我们家人为小妹不抱希望悲痛之时,我们村的程老太太(程广现的奶奶)把我的小妹妹抱了回来,竟然还是活着抱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好几个村里的人,我们家人见了小妹后,真是喜出望外,一面感谢救命之恩,一边问清是在哪里发现又被抱回来了。程奶奶说是听下村一个亲戚说,有一个叫张福长的人(张振功的父亲)在他下村村边的一个流水坑旁听见有小孩儿的哭声,去把他救起来了,程奶奶知道是我们家的小孩儿,就赶紧把我的小妹抱回来了,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小妹身上没有一点碰撞的伤痕,只有大眼角处有一点点黄泥,大家看后分析说:虽然说被水刮了将近二里多,地势也高低不平还有几个弯道,不到半岁的小孩儿竟然还活着,真是个奇迹,可能是婴儿小飘在了水上面才没有碰到任何障碍物,所以没有受伤,也没有喝到水,真是不赖透了。在西关修跃进渠的父亲接到我们家被水冲走的消息后,也很快的回到家里,到家里看到人都无事后也就放心了,并代表全家感谢村里人的救命之恩。

我们家遇到这水灾后,村里的人也都很同情和关心,当天上午到我家安慰和看望的人,陆陆续续来了很多,我们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听说后也到我家看望,他们到我家后先问我哥说,刮到下村的你那小妹妹现在啥样了?在哪儿?我哥指着坐在坐婆里又笑又跳、小手还不停玩弄着坐婆上拴的小铜铃玩具的小妹说就是她,校长和老师们一看都哈哈大笑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有人说是神保佑着来,有人说会是先喝了一口水呛着了,再没有喝水了,等等各种说法的都有,并说被洪水刮了1000多米,没有一点伤痕,真是不可思议。

那时我小妹也没有起名字,母亲说这么大的水又刮那么远还活着,没有刮死,就叫刮女吧!她这个刮女名字叫了很长时间,以后想着长大了叫着不好听,因小妹是正月打春后出生的,就起名叫(春景),现已六十二岁了。

我们全家为了感谢下村救我妹妹的张福长伯伯的救命之恩,母亲把小妹认张伯伯为干爹,小妹认张伯伯为干爹后,每逢过年,父亲会带着小妹去看望他干爹干妈,后来小妹长大后基本过年过寿都要看望他们二老,二老病故后,小妹又披麻戴孝为他们送终。

那次水灾虽说已过去六十余年了,但每回想起来我们又惊吓又庆幸,惊恐的是我们五个人都承受了水刮的遭遇和惊吓,庆幸的是,我们家人都没有受到撞伤和生命危险。


卢平记

(根据哥哥卢书记回忆口述整理)

2020年10月17日


编辑点评:
对《有惊无险的水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