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亲闻亲历 > 他

  作者:陈花花

发表时间: 2020-11-27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1097  阅读: 316  评论:0条 推荐:4星

 
        他还是老样子,几年前因为出了场车祸得了偏瘫,走路一瘸一拐的,行动非常不便。
        家里盖了新房,他却不能入住,他说:“爱琴(老婆)嫌我脏”。爱琴不让他从大门走,怕他碍了门面,所以就在家里的新房后面给他留了一扇窗口大小的门。这门总是那么矮,这使他的背更加驼了,头上的血痂结了一层又一层。他在路口开了家小卖部,后来因为没钱就不干了,这小卖部也就成了他的住所。他就像是被人抛弃的乞丐,又脏又臭。每次到了中午,他一瘸一拐的走到家门口,他老婆总是冷淡的说上一句:“回来太晚了,没饭了”。
        自从出事之后,爱琴对他越来越冷淡,他的女儿文飞根本没把他当爸爸看,偶尔的怜悯心只不过像是路人看见乞丐发点钱那样的轻薄。上次的家长会,老师指定要让学生的父亲来,文飞想都没想就告诉老师说他爸爸死了。他的命苦,儿子是个哑巴,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邻居们看他可怜,有时候给他点饭,可是他却不要,他说自己有家,家就在旁边。
        下雨了,他回家拿伞,走到门口时因为门矮再加上行动不便倒在了地上,他喊着爱琴敲着门,可是却没人回应,他挣扎了半天终于站了起来,可是身上的衣服却淋湿透了,他不屈服的叫骂着要伞,喊了半天爱琴才从房顶上扔下来一把半自动的帆布伞,他吃力的捡了起来,可是打开后却发现伞被摔坏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又从家门口走到小卖部,40多米的路程他走了半个钟头,邻居看他可怜,给了他一把伞,问他浑身全是雨水该怎么入睡,他不屈服的说自己一生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这点小事自己能扛的过去。
        他的小卖部里,就放了一张床,被子臭烘烘的,没人会进去看他,更不会有人在意他,因为他穷。曾经和他谈笑风生的那些所谓的朋友从他出事那天之后就没了消息。
         他坐在年代久远的乌皮几上,看着小卖部外面的车来车往,不屈服的他却闪起了泪光。
         齿落未是无心人,舌存耻做穷途哭——或许就是他吧。愿他平安。
编辑点评:
对《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