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人物传记 > 嵩县文艺界的好司鼓—齐敏

嵩县文艺界的好司鼓—齐敏  作者:卢平记

发表时间: 2020-10-30  分类:人物传记  字数:4305  阅读: 635  评论:0条 推荐:4星

齐敏,生于1950年2月24日,汉族,河南省登封县人。1960年刚满十岁的他随其父亲齐君来到河南嵩县的县剧团学打鼓,12岁就编入剧团正式职工,主要业务就是司鼓,1963年,14岁的齐敏有幸参加了洛阳市举办的文艺汇演,为
 

齐敏,生于1950年2月24日,汉族,河南省登封县人。1960年刚满十岁的他随其父亲齐君来到河南嵩县的县剧团学打鼓,12岁就编入剧团正式职工,主要业务就是司鼓,1963年,14岁的齐敏有幸参加了洛阳市举办的文艺汇演,为现代戏《赶会》伴奏,是全地区年龄最小的司鼓。在这个戏中齐敏的司鼓让大家感到意外,都赞不绝口,这么小的小孩鼓打得如此漂亮,他的这场司鼓让去看得嵩县人个个也大开眼界,并对齐敏留下了很好的深刻印象。

随着时间的转移,齐敏的司鼓本领不断提高,成了县剧团里的一名司鼓骨干。1970年某部队来嵩县招兵,来带队招兵者还是一位部队团长,他听说剧团里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司鼓打得非常好,并对齐敏的相貌长相也很满意,要招他到部队文工团,并与县剧团领导交涉,想把他带到部队去,其结果县剧团领导说:要说齐敏这娃子很聪明好学,到部队会有更好的发展,对他个人来说是个好事,但是他是我们剧团的唯一司鼓,如果他一走我们剧团就开不开戏了。我做为剧团领导来说是决不能放他走的,无奈部队团长又找不到县里管文化局的领导交涉、协商,县里也没有同意,最后部队带兵的团长也很遗憾地对齐敏说,你们县剧团还包括县抓文化的领导对你太重视了,说啥也不放你到部队里去当兵,在那个年代,解放军在人们心目中是至高无上人人羡慕,哪个年轻人谁不愿意到部队穿上绿军服,头戴五星帽,当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对齐敏个人来说,虽说团里没放他没有让去当兵。他也偷偷哭了好几次,但还是服从了领导的安排,没有影响他的思想情绪和工作,还是默默无闻地干好自己的工作。

寰俊鍥剧墖_20201030122004_鍓湰.jpg

(图中左一打边鼓者为齐敏)

齐敏他除了干好自己的工作之外,还用业余时间热心帮助他人,特别是每年的十一、元旦、春节,只要有哪个单位学校或农村大队排练戏剧或宣传节目,找他齐敏让他帮忙指导,他从不推辞热心帮助,据说在文革时期1968年阴历腊月,望城岗大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排练戏曲准备春节演出,望城岗村的一位叫卢书敏的文艺爱好者认识齐敏,便去找到他让去帮忙排戏指导。当时只有18岁的齐敏立刻就去了,

在排练中,虽说他年龄小,但他对戏剧排练指导很有经验,非常到位,效果很好,排练几天结束后,大队拿出20几元钱作为辛苦报酬费交给齐敏,但齐敏却婉言谢绝,并说:可是不用了,我也是来和大家一起玩着学习来。他的虚心和助人为乐的精神让大队干部和宣传队人员们都非常敬佩和赞扬。

1999年9月下旬,嵩县盐业局接到洛阳市盐业局文件通知,要求各县盐业局兑节目,国庆节到市盐业局汇演,当时县盐业局局长找到齐敏,请他帮忙指导,齐敏爽快答应,并带来了乐队几个人来帮助进行排练指导,当时排练节目有戏曲和朗诵等节目,由于齐敏的指导设计和乐队人员的共同努力,使我们县盐业局在市盐业局汇演中得了第二名。

1976年,因陆浑水库的蓄水,嵩县部分人口要外迁,因为他不是本地人,他的家属们按公社大队的安排都要待迁走,他本人也想趁此机会回到登封老家,他给登封剧团联系后,因剧团也早知道齐敏是个好司鼓,并且各方面都很优秀,立即答应他们回登封县剧团,并帮他爱人安排工作,孩子们也都可以农转非。按当时的生活条件能安排农转非吃到商品粮可是天大的好事呀!他听到登丰剧团这回应后很是高兴。当时县剧团正在车村拥军演出,此事不知怎么传到了县里,县里特派副县长陈林、宣传部副部长陈小红等三位同志和城关公社商议后,不再让家属迁移,城关公社又把县里不让其家属迁移的事传达到了北街大队和生产小队,最后留在了嵩县,可想而知,齐敏在县剧团的司鼓是多么重要了。

寰俊鍥剧墖_20201030122009_鍓湰.jpg

(图中中间打边鼓者为齐敏)


八十年代,洛阳市豫剧二团知道齐敏的司鼓打得很不错,况且也知道齐敏的为人和口碑很好,几次要调他到洛阳二团工作,齐敏他本人想着,毕竟一级是一级的水平,也想在业务技术方面再进一步提高提高,他给团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后,县团领导找他谈话说因咱县里很缺少这种人才,你要是一调走,团的司鼓接不上茬,团里就没法工作演戏了,他听了领导跟他谈话后,他为了顾全县里的大局,放弃了调到洛阳工作的机会。

1987-1988年,他曾被河南省豫剧二团借用给艺术家贾庭聚、王清粉司鼓伴奏,凡是各县里去的同志每月300元工资,但因为他业务熟练,各方面表现都很好,团里想给他多发些工资,他却说:这不好吧!不好意思比别人多拿,团的司鼓罗伟说:敏,你拿着吧!你的技术值,不用再推让了,省三团的副团长贾延聚找他谈话说:我想让你留在这里,下一步剧团要分两个队下县演出,一队由罗伟司鼓动,另一个队我考虑想让你打鼓,将来有机会再把你的工作关系转过来,你先考虑一下,他想了想觉得虽说市团牌子比县里高,工资和各方面条件也比县里好,但从小在嵩县长大工作,对嵩县很有感情,不想离开嵩县,最后还是又回到了他曾为此贡献了大半生的嵩县。

1988年-1990年任嵩县豫剧团团长,后又接任戏校校长,但毅然兼任司鼓专业。省黄河音像出版社录制嵩县《闯幽州》《开棺审子》等剧目,齐敏皆为司鼓。

到了九十年代,全国文艺界因形势所迫,剧团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瘫痪状态,多年不发工资,团里的职工基本是下岗待岗,团里的年轻人有的打工,有的转行。嵩县交通局局长樊立杰酷爱文艺,想把剧团的几个业务骨干调到交通局工作,因工资待遇不错,团队的其他几个人都调去了,因为他已是剧团的团长,县文化局说齐敏是团长,各方面业务能力都很好,如果他一调走,县剧团就要散了,说啥也拦住没让他调走,这期间剧团演出也很少,基本没发过工资,家里孩子的上学学费和正常生活费用就开支不了,但他也不跟县里找麻烦,让领导解决生活中的困难,也没有要求工作转行,在剧团工作期间,有一年县里给剧团分了一个中级职称名额,按理说他是首当第一,因为他在技术上思想觉悟上他都很积极优秀,但文化局为了照顾老同志找他谈话说,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让给老同志吧!还听后说中服从领导和组织的安排,并还谦虚的说要说我和老同志相比我还有很大差距,他的大度谦让让领导和老同志们都很受感动,并夸奖说:齐敏这同志工作积极还不图名利,在现实社会这样有觉悟、有风格的人真是少见。当时文化馆的老艺人导演龚跃山对他说:敏,你太高姿态了,齐敏却笑笑说:领导说出来了,咱也不好办,只要咱工作能干好就行了,职称不职称也无所谓。

齐敏在从十岁起一直在文艺事业工作将近五十余年,在剧团司鼓伴奏有现代戏、古装戏、样板戏,如《焦裕禄》《红灯记》《三哭殿》《闯幽州》《胡四娘》等上百部。并多次参加历届省市调演。不管嵩县剧团怎样改剧种:豫剧、曲剧、文工团后又改制豫剧,他始终没有离开过剧团和舞台,他不图名利,为人和善,默默无闻,兢兢业业,为人低调,从不张扬,工作积极思想进步,把自己毕生精力贡献给了嵩县文艺事业,为嵩县的文艺发展和腾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并多次被团里评为先进工作者和市文化局的表彰,受到了县剧团领导以及职工的好评和赞扬。

齐敏于2008年退休后,他也没有放弃自己一生的爱好,无论谁叫他不管是演出还是请教他技术,不管有无报酬,他都来者不拒,他常说,我一生不会别的,就爱这项艺术,我从来没有烦过,舞台就是我的天地,也是我的生命,只要我在舞台上就会有精神焕发的感觉,就会有使不完的劲,就会忘掉一切烦恼和不应有的思想顾虑。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20年10月15日,齐敏在何村桥头演出,因特别投入加上劳累过度,突发疾病倒在了演出场地,虽经医生努力抢救,但他还是永远离开了我们。他的不幸去世,不但对他们家庭带来极大的打击和无比的悲痛,对嵩县文艺界也是一个损失,他生前工作中可以说任劳任怨服从领导分配,工作思想上向上看,生活中向下看,领导交代的任务总是会圆满去完成,特别在自己的司鼓工作中,总是严格要求,精中求精,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他练功的场地,他的双手总在不停的敲来敲去,来提高自己的手敲技术。他对待同志如同兄弟姐妹一般和蔼可亲,在家庭他是一位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他去世后的第二天,远在郑州洛阳驻马店等地他的学生们都闻讯赶来吊唁,痛哭流涕,虽说齐敏走了,但他对嵩县文艺事业的贡献,对家庭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担当将会永远铭记大家的心中。


卢平记

2020年10月29日


编辑点评:
对《嵩县文艺界的好司鼓—齐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