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如斯我闻 > 一个人的抗日战争

一个人的抗日战争  作者:大肥一郎

发表时间: 2020-09-18  分类:如斯我闻  字数:2018  阅读: 1528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东海钓鱼不靖,台海不宁,南海时不时有悬星条旗的航母马达隆隆,雪域高原那一边,更是有阿三的二十万虎视眈眈的兵。
 

       就像美国人无法释怀“珍珠港”的耻辱一样,中国人也永远忘不了“九·一八”刺骨锥心的啼血伤痛。圣人云:“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虽说举了白旗的大和战后繁衍能力依旧,但那两朵蘑菇云也令始作俑者尝到了些断子绝孙的滋味儿,可终究还没有疼到使他们痛定思痛好生深刻的反省反省。

       此时此刻,史实再现“八百壮士”抗日报国的《八佰》热映正酣,早反超了曾被市场一致看好的诺兰的《信条》与刘亦菲的《花木兰》,高开高走,连霸单日上座之冠,累计票房已逼近了二十八亿。人们观影热情似火,情绪高涨,讨论爆棚。反到是诺兰讲述时间的烧脑新作与不伦不类的“神仙姐姐”代父从军联袂受冷,鲜有问津,以致鸦雀无声。今天是九月十八日,又一个“九·一八”,刚刚还过去了一个“九·三“抗日战争纪念日。一不留神,胜得锥心啼血撕肝裂肺国耻难雪的抗日战争,已过去七十五年了。

       很长一段时间说抗日,都是说八年抗战打垮了小日本,把很多人都给省略了。其实,从张学良上将在北平遥令远在奉天的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放弃抵抗,旋即带着东北军,丢下大量的飞机、坦克、战车、兵舰、战船、兵工厂和帅府、银行里的黄金白银、珍奇古玩,还有东北数不清的父老乡亲退进山海关里的那一刻,抗日战争就已经开始了。没有上峰文件,也无官方命令,奉天警务处长黄显声率部打响了第一枪。

       紧跟着就是马占山将军的江桥血战。再后来就是杨靖宇、赵一曼、李兆麟、赵尚志这些耳熟能详的中华英烈领导着东北抗联杀在白山黑水间,破釜沉舟,惨绝人寰。他们从一九三一年秋就孤军独斗,一直作无后方补给的艰苦鏖战,前赴后继,慷慨赴死,喋血到公元一九四五年“八·一五”,方才欣喜若狂地听到日本天皇鹤音哀叹,他们无条件投降了,终战。

       十四年,东北抗联风餐露宿山高林密无依无靠打得是惊天地泣鬼神让东洋兵闻风丧胆,“棉絮充饥”“八女投江”的悲壮令日寇黯然神伤,肃然起敬。谁又能想到,就连在《林海雪原》中邵剑波的对手谢文东,也曾是抗联的铁血一员。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年日本人打中国人的军火,绝大多数竟都是来自于少帅丢下的那些兵工厂的日夜生产。

       待丧心病狂的日本人蚍蜉撼大树偷袭珍珠港惹得山姆大叔还手,蒋介石这才在重庆与美结盟,宣布中国对日宣战。终结了举国一片这“事变”那“事变”的事变声,打鬼子的说辞终于不再韬晦,总算是义正辞严的对日本国开战了。这时的东北抗联,已经独臂撑天手撕日本鬼子整整十年了。那些游击岁月,缺医少药的英雄们食不果腹死伤无算,尸山血河血红雪白,脑浆子肝胆汁将白山黑水尽染。东北浩瀚林海的每一棵树下,都埋有一位无名的东北抗联战士的尸骨,那些娘生父母养、曾经鲜活的生命,至今孤魂飘荡无人祭奠,英灵无冢,魂飞魄散。

       至于“平型关大捷”“四行保卫战”“台儿庄大捷”“武汉保卫战”“昆仑关大捷”“长沙保卫战”“万家岭大捷”以及所有的大捷、保卫战什么的,那都是后来的事儿了,捷报飞来当纸钱。就在形单影只的东北抗联与武装到牙齿的东洋巨兽撕咬时,国内最有实力的两大军事集团还在内战,彼此消耗着东北抗联日想夜想、梦寐以求的国防力量。若是没有那场逃逸将军良心发现的“西安事变”促成了再次合作,东北抗联看到抗日的胜利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一个小群体的赴死抗战等到有后援要哪一天?

       家国情怀,情怀家国。家破了,祸国殃民者依旧祸国殃民,醉生梦死的也不会去遮风挡雨,更不会想做女娲去补天。但中华民族总有自己的脊梁,那这脊梁哪怕就剩下一根了,也会与侵略者打一场一个人的反侵略战争。现如今,东海钓鱼不靖,台海不宁,南海时不时有悬星条旗的航母马达隆隆,雪域高原那一边,更是有阿三的二十万虎视眈眈的兵。难怪抵御外侮的电影《八佰》大热,皆因又需血肉长城。可这次再上都有谁?会是那些被省略的吗?

编辑点评:
对《一个人的抗日战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