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小品 > 从纯文学谈起:诗歌

从纯文学谈起:诗歌  作者:白枫静宇

发表时间: 2014-08-16  分类:小品  字数:27097  阅读: 2542  评论:1条 推荐:4星

一些感受,并不是什么专家学者,那么严谨深入,只是浅浅的说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希望能够对别人看过,有点帮助。
 

    纯文学,在当代这个社会,像是越来越被边缘化,也变得如此隔色矫情,被当做附庸风雅诗书才情显摆了。以至,对于纯文学的概念,很多人只停留在那些唯美的诗歌散文中,把杂文和有内容的小说已排斥在外。也许,在我们偶尔将那些杂文小说列进来的时候,却终不愿正眼瞧他。纯文学,如果只是追求华丽空洞唯美的浪漫大话,那么和那些只顾商业的小说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记得看“铁嘴铜牙纪晓岚”的时候,其中剧里有这样一句话。纪晓岚评价乾隆诗文说:大而无当,离假话不远了。我心中震惊,我们何尝不是在写散文、写诗词的时候,穷尽辞藻,想要把那些文章变得华丽。可再是那些悠悠荡荡的话,看着是如此的美,却也是如此的空。
   那些文字里埋下的文学,我们并没有真的用心,只是穷极无聊的时候,随意的拿来消解一下情绪,各种吐槽显摆矫情大话里的文章,最终变成了一篇篇泛滥在网络里的学问。让纯文学走进心灵吗,可我们又有什么样好的东西,可以让别人觉得已经在靠近他的心了。说自己的话,爱听不听,在要么,就找一个争议点劲爆点的话题,满口‘基’‘屌’把性器官挂在嘴边,这似乎成了我们这一代一行行书写在文字的意趣。纯文学普遍的品差,意差,内容差,更何谈心灵,也谈得上什么纯文学学兴旺,迟早沦落只是命运。纯文学,在我的眼里,不应该只是追求表面如何的醒目,而应该真是发至内心有质地,有内容,有生活,有情绪,有文学的表达和分享,这绝不是拿出来的显眼和泼出来的鲜艳。你究竟带给文字些什么,而又带给读者些什么,这像是我们每个想要让文学变好的人,都应该经常思考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而对于今天,我想说说关于文学里最重要的那一环:诗歌。
    现在诗在评价起来很难,好像在文学简练的语言体系里,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一块属于自己诗歌的地方。那种评价并不好全部否定,只要不是那种已经脱离了诗歌叙述形式的文体,都不应谈上坏。它不像是古体诗,规矩在那摆着,好就是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到。它的好坏,界定起来是非常模糊的,你可以不喜欢他写的句子,但它未必就是那样的糟糕。可是,一首好诗和一首平庸的诗,我们又能一眼就看出来,但在众多平庸的诗文里面,你也未必能比较得出哪个更平庸一些。诗歌,像是哲学和文学统一在一起的一种语言。他的外表是文学,而内心却是哲学的。它的外表让你经常迷糊,而内心只有等到让你体会深刻的时候,你才会觉得这才是一首真正好的诗。其实每个好的诗人,背后都是一个哲学家,泰戈尔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所以想要把诗歌学好,而不会用哲学思考世界的人,很难把一首诗写得深入人心,因为你写的诗歌永远只停在表面上,变不成融化在别人心里的雪。什么样的思想背后,就有什么样的情怀,也就有什么样的诗歌。其实不管是诗歌这种载体,还是散文杂文,直到文学,没有去思考人生、思考世界的宏大眼光,那些出来的东西都是短浅的。哲学思维,有时候覆盖了所有领域,从科学到文学,从生物到科技,从人文到社会。所以适当去认知一些哲学,对于很多领域都会有好的帮助。哲学打开了智慧的大门,而智慧打开了看待世界的眼光。
   说到这里,我们最后来谈谈古诗词。
   可能对于诗词,去看一篇诗文,很多人会把格仗放在首位,并且在评价一篇诗词的好坏往往会更看重辞藻和声律。可能对于我而言,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看一首诗或是词,首先我会看他的立意,看他要写些什么,如果他的文字华丽,却无十分的立意,我便很快会看不下去了。而至于立意?其实就是写诗文时,描述出的意象中想象力,也就是像一篇文章一样,你究竟要写些什么,表达什么。这种充分想象的立意,是给整篇文字带来的一个最大的境味,这是诗的灵魂,也是诗的根本。一直认为,一首诗词写得要好,应是让别人读懂,并且能够感受到,像是将自己带入到的另一种空间的境地里,体会出的情意情怀,发至内心的感受都应该是明确的,而不只是飘飘乎。
    现在人写诗,特别是古诗,很容易掉进追求辞藻华丽的所谓有的看似意境,而又追求那些古怪新奇的语句。可是,有些叙事铺垫的句子,并不是用华丽的表象去描述就是好的,看看古人的很多诗文,很多句子其实很普通,甚至很平白的直铺和叙述的。那些句子就像是溪水边的一粒粒石子,看似无趣,却是断断缺少不得的,那样真实,也因为朴实而才那样动人。写诗,像是古人在画的一幅山水,起先的着笔必然是谋篇布局,润笔着色,而不仅仅只是用惨淡的意象描绘出的拼凑感官。古人写诗和现在人写诗并不一样,古人写诗更多的时候是表达,而我们更多的时候是抒发,甚至是为了表现得情怀。表达是要有内容的,而抒发更多的只是情绪。
   有了好的立意想象,我通常会看他句子里描述出来的意象如何,看看他所要表达的感官究竟在哪。那种句子里的情绪,是否能够通过文字描述让我感受到,并且身临其境的有画面感。在铺下立意,有了好的想象,而整个句子的流畅韵律婉转,是否能够起承转合的一气呵成得优美,便是一整首诗的气脉了。那种整个贯穿在诗里面的气息,是引导读者的语感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一首诗读得舒不舒服,也直接影响到诗的美和别人对于一首诗的深入程度。只是非常重要的,一首诗写的磕磕绊绊,不通顺不连贯,别人就没有多少耐心和情绪继续读下去了。在这两者铺好的时候,辞藻造句的华丽美观,甚至精辟和新颖,便是让别人读出的最好滋味。直到最后,才是对仗的好坏。若又通读几遍,这诗文还有那些很出彩很让我一眼难忘的句子,那么也许我会很欣喜的久久不忍离去,满口余香,滋味不绝。这是一整首诗,最好的呈现。
   在这所有中,我最不看重的就是对仗和格式,也许这和我生性追求自由洒脱有关,也可能是因为我认同很多伟大诗人说的,不要因为格式辞藻而废置了韵律,如果真有好的句子,其实辞藻对仗并不是那么重要。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林黛玉口,也说过“不要以词废言”的话,而曹老喜欢李贺这种立意深远,想象力丰富的诗人,正和我是一样的。
    说了许多闲话,也许多空洞的大活,是应该有所表出的。我可不想我纸上谈兵的,让别人如何觉得我只会说,但我又觉得,评价是每个人的权利,而不是因为需要变得权威,才有权说出自己想法。
   这词,算词吧,因为没有写词牌,也没有按格式填词,所以是不太合规矩的。把诗词列出来,说说我自己对于写的时候的一些想法,可能对于很多人写会有一点帮助。
    诗文情绪表达,不用规拟律色,应该是以表达情感心声为主的。对于初学者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对仗工整,而是敢于抒发情感,表达情境思绪。如果规矩多了,想象力就差了,而情感也就差了。情到深处,自然字字都是真,也字字都是韵。 
    化蝶中的二阕,

     西苑穗草沁芸香,一梦溪草方青古,      

     白蝶化草鹄,幽幽草香,白灵霖绕,

     绿碧池丛翻草波,滴沥一阵稀落。

     春朝几度,风里乍看,
     花晔水浓郁,纵有西风烈,

     鹄稚难飞,秋霜到死。

     紫黛溪雨着颜色,青幕靖霖泪潸然,

     紧下着。      
                      

       云阁山中楼外楼,不知花枝头,

       紫蝶何故坠秀楼,恒垣通透,一处颜色精巧。

       淡艳系小庭中挂,折来几只研细茶。
       花缘水解配何味,觉饮花茶落末香。

       滋洛深杯,埋落一片,愿无。
               

   写这首‘化蝶’开始,我是把她当作小说故事里拟人用的,整体构思和脉络是关系到故事,所以立意方向也考虑了很久。第一阕里的立意,整个上是‘白碟飞进草丛’这么一个简单的场景,而把鹄比作白色蝴蝶,是想更深刻的靠近人对于美丽的更直观感觉。像鹄一样美丽的白蝶,在遭遇一场极寒的秋雨后,死去。前面最开始‘西苑’的描写,把即将逝去的东西尽可能美化,而最后的结束带来的感官便会有更强烈的冲击。在词语上,为了靠近白色的感官,我尽可能用一些淡化的词去描写整个场景,让整诗看上去不会显得颜色很重,很突兀,更靠近自然正常的颜色。以至于在最后转的部分,让‘紫黛’这种视觉感官,也因为整个清淡的基调,开始发生了转变,变成了‘青幕’,既有一种对简单淡雅的表达,也可能在色彩上有了多重,不会显得十分苍白。整个词,从开始平诉写实的场景描写,在到后面情绪上升,情景事件整个变化,最后完成了主题。
  整词,完全是靠立意来带动的,而不仅仅只是因为情绪而激发的某些想象。用这种写文的方式来把一首词的所有情绪调出来,更加能够有想象的空间。立意的主旨对于整词的构想起了很关键的作用。在韵方面,‘西苑穗草沁芸香,一梦溪草方青古,’平写,‘白蝶化草鹄’,轻转一下,‘幽幽草香,白灵霖绕’,在铺一句,接‘绿碧池丛翻草波’,落‘滴沥一阵稀落’。‘春朝几度’平述,‘风里乍看’又起,‘花晔水浓郁’,又铺一句,‘纵有西风烈’转调,接‘鹄稚难飞’,落‘秋霜到死’。结尾,‘紫黛溪雨着颜色,青幕靖霖泪潸然’,结束,‘紧下着’,雨还在下,已然不知道是雨还是泪了。整个韵的基调,也不是那种十分亢奋,猛烈的要把所有情绪一口气爆发的样子,有了情绪和变化的时候,又被铺的句子拉下来了。这是因为在整个词的机构上,本来就是那种清淡的口吻,如果非要用那种激昂的方式,会一下破坏这个词的气,这是很糟糕的。就像是别人在调侃的那样,哦,咖啡我喝不惯的,另一人就要推说,你可以加大蒜啊。这是在整体结构上非常别扭的。不想说什么中西合璧的话,中西方在很多艺术领域感官上都是不一样的。虽然两者都有淡和明的表现,但是中方文化里素雅的东西居多,而西方夸张放大明丽的东西居多,这是文化上的巨大差别。就算是北方园林式的,讲宽大,讲布局,讲工整,那还是要在这种大中融进很多南方式的小巧,而西方的那种夸大的柱子,未必是中国人受得了的。所以说,整个布局的基调,考虑对于读者的感官表现,这非常重要,不得不去关心。
    第二首阕里面,同样是蝴蝶的主题,紫色的蝴蝶偏偏飞进了云阁里面,紫色色彩艳丽,云阁的基调又是‘云阁山中楼外楼’,像是与世隔绝的,这楼看似是紫蝶暗示的秀楼,其实云雾飘渺的感觉就注定是不安全的,这种反差一下就起来了,所以才有了‘淡艳系小’的那四句诗,花色被水解的味道是什么。‘一处颜色精巧’的色彩突兀,导致了紫蝶飞入的窘境。总之,这种感觉就是不适合,不合适,总在别扭的强解中。整个辞藻,除了应有了一些色彩上,基本也是配合‘云阁’的一种味道上的感官。
   在韵方面,‘云阁山中楼外楼’平写,‘不知花枝头’转起,‘紫蝶何故坠秀楼’再起,‘恒垣通透’,铺一句,结‘一处颜色精巧’。启‘淡艳系小庭中挂’,承‘折来几只研细茶’,转‘花缘水解配何味,合‘觉饮花茶落末香。接‘滋洛深杯’,‘埋落一片’再铺一句,落‘愿无’。整个诗的情绪都在这转折中表达了很多感受,而有些接和落的句子,是前面出现在句子里面一些概念和描述,后作的一些总结解答和结语。这就像是一篇文章提供一个概念一个观点埋下一个情节,你最后一定是要告诉读者这句是从哪出来的,又为什么出来的,你才好自圆其说吧。不然像很多人写诗,突然蹦出一个场景或是一个新词,究竟是干嘛用的也没有说,句子前后衔接也没交代,就囫囵的进了来,别人在读得时候就很奇怪。虽然不一定诗词都是以故事带出来的话,但至少在表达情绪和感官,描绘场景意象的时候,整一个语言应该是完整的,而不是单单的零碎。
   这词描绘的一些感受和情景,其实是我小说中关系到主角的一位女子的故事,我把这两者关系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脉络。这女子的商人父亲因为经营不善,又遭人陷害而被迫举债,要把她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看似锦绣的闺阁绣楼其实是摇摇欲坠。女子的命运,特别是一些古代女子的命运,像是蔡文姬似的,真是太多也太伤感了,这可能都是旁外话。我只是想说明,有时候写诗,特别是写悲情,写伤,并不一定非得弄得很痛苦,很忧愁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有时候这种暗暗淡淡的把许多东西摆出来放着,反而那种经久的味道是会更浓的。这两首词,我也删改,修正了多次。很多诗词,不是一下出来就是写得绝美的,而是在删删改改中慢慢的把她变得漂亮,可能很多人并没有完好的去认真修改一首诗词的习惯,这对于很多可以写得很好的诗词,其实是很遗憾的。我很同意词人李清照说的,不要用写诗的方式去写词,其实那种语境和感官上都是不一样的,词的语境讲求流畅通顺情绪的连续性,而诗的语境更要求婉转起合,转点较多。如果词像是一条曲线的话,那么诗就像是一个圆,画出去,最后落在的还会是在里面。
   写词里面我最喜欢李清照了,一个女人的情怀和细腻,可不是苏轼、柳永、辛弃疾、晏几道、范成大、李煜这些男性词人所能比拟的,可能人生命运角度时代不同,所显的诗意并不是一样的,但李清照词里面,那种连绵不断涌在纸章上的情绪,让人感怀。看似那些经常拿在手里的常用字,经她的手,变得的却是这样的情意。她的诗未必是那种一下子情绪流畅出来铺满的,而总在不经意的时候,落下的句子是这么贴切妥帖,不会让你感受很不舒服。修到那种境界,真是用多少情绪才能换来的,每次读到她的词,句子里面落到的那个点,我总是会很兴奋的敲着桌子赞叹。这是我看苏轼那些词人从来没有过的。吃透了李清照的词,也就吃透了词意的大半了。然后在看苏轼其他一些词人的词,长进的题材就会铺满了。很多词人,其实词里面是含了很多诗意的,而李清照的词只有词意,可能这方面唯一能和她比较的,也只有李煜了。把词去掉诗意,只留词意,是件非常难得事情。那种对于词的把握非常要精准,否则一转就到诗上面去了。

   这是我‘繁花’中的几首诗:

       玉滴池丛仙云草,白灵雨纷花浓早,

        清阑此处遇仙骨,草长林幽启一株。

        不在仙凡委下尘,季芳羞月碎(岁)枯容,

        纵似一梦犹来到,了落尘泥着雨淅。

        沥沥淅雨尽天下,一人一心托天涯,

        天涯绥远倚园处,何处涣草衍小青,更把青丝最泪肠。

        白蕾梗逸适恬淡,淡墨芳清复古香。  
  

        棠海日琼金羽生,红拂粉滴露淑蓉。

         叶纨锦上修双翼,落有黄鹂花上蕉。

         锦含花翎羽白貌,更子红颜入廋唇,

         子把我悲粉颜笑,戚愁言弄捋红妆。

         何彦君兮山崖外,一隔苍云望青穹,

         不待我来悲把酒,入尘酌泥起(启)红尘,枉醉扶衣别青翠。

         可怜此心留单影,锦翎眉雪沱水烟。    
   

          青灌水滑悠悠香,岚岚青眯入山岗,

          绝逢荷烟色百味,淡薄青纱渴花茶。

          竹漫漫海碧一色,搅闹山涧戏荷花,

          旦只松林碧琥珀,一游梅猗抖红衣。

          轩榻不弹旧昆曲,檐窗壁出有红香,    

          一入绝谷遁山河,潇潇雨泄瘴烟波,由来复去莫相问。  

          白灵浮水茹轻佻,在往山门外路寻。   

 

           君闻茶香卓紧烈,溪泉瓢水饮食鲜,  

           炊烟兮袅馨珠子,凤草依兰琦美娟。

           绿指汀泞捻麦絮,撩破青衣秀花季,

           白粉红绫花锦簇,莜香清远水禾波。   

           山河纵起云飞舞,一方石青草色家,  

           有盏孤烛影红缨,姗姗娓娓爵青葱,绿满西河斟酒杯。

           之子岁月留老事,门庭院外老妇人。  

    说完词,可以讲讲诗。写诗的主题,写物,写情,写景。各个方面立意写法其实有很多种,其中最重要两种方法,一种比拟式的,把你要描述的转换成另一个,或是成另一种形态表现,而另一种,则是场景代入感官式的描述,比如走到哪,在那看到什么,什么环境,什么状态,又什么心情。这几首诗,前面两首拟人式的写法,而后两首就是代入式的写法,前面将花比作仙子,比作鸟,而后面就是用描述的语言把人代入场景,进入竹林,进入农屋。这两种,如果用古代诗人写法上来说的话,李白属于前者,而杜甫就属于后者,换个名词说,李白是浪漫主义,而杜甫是现实主义。风格不同,而诗在表现上就会有很重的差别。可能有时候写起来,这两者是会加在一起的,比拟的进入场景意象,再在描述感受情绪,也有进入场景意象,在比拟的描述情绪的。第四首,相比于第三首,切入场景后比拟描写情景,这首更趋向于整个一体的代入感。
   反正那种写法,总是要为你表现作品样式立意主题呈现服务的。怎样去把诗意刻画的更好,就看你怎么去运用题材主题写法了。这其实就是诗最重要的那部分,立意。把实的变成虚的,把虚的又变成实的。情是什么,哦,可以是花的羞涩;景是什么,哦,是我看到的感动;物是什么,哦,他样子是这么的美。这种状态的切入和改变,在加上意象的描写,整个一部分就把诗内容和想象一下子拉起来了。立意要比想象更好,想象要比韵律更好,韵律要比格律更好,而格律要比辞藻更好。没有立意,想象出不来,没有想象力,只剩几个韵角,也没多大意思,光对仗工整,韵律不到,并不美,而没有格律,也不成为诗,缺少辞藻,就缺少新意,陈词滥调。
   这几首其实和上面的词是一整套的,从人物,到故事背景,再到语言环境,都有对应和共同的地方。但就单个来看,这诗,写花,比人,通过对于一种花的描写,把所有背后的情绪都勾勒出来。整体的几首诗,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前引部分,梦里化出的繁花的景象,落最后都是暗淡虚无的结尾。每首诗我都用一种花来写,第一首诗写‘百合’,第二首写‘月季’,第三首写‘木芙蓉’,第四首写‘茶花’。除了整诗里暗含的故事背景,以及要表达的人物,我还在诗里暗点了一些古代女子人物。比如冯小青,卓文君,叶纨纨,朝云,薛素素等,用这些人来映衬花的形态和感官。
  这一组诗,一组词,是我迄今为止写的诗词最高潮的部分,那种情景、立意、意象、新意、辞藻、句子、韵律完全统一融合在一起。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也不知道别人如何来看,但至少让我每次读到,都会十分有情意。起初的句子并没有这么的好,我花去了我大量的时间去润色修改,反反复复的去琢磨句子、句意、韵味,以至达到那种癫狂的状态,那种突入而来的感觉和情怀,促使每个字都生出另一种神经。有时候,我们写不出优美漂亮的句子,可能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触摸到它。我曾说过一句话:只有当情绪、意象、感官合成一点的时候,那种能量才是无比的。
   诗的立意方面:把百合比作仙子,比作人,去描写百合作为这样一种花拥有的气质,什么‘仙云草’‘花浓早’‘玉滴’‘白灵’,这种用通俗比拟描写把她独特的味道写出来。可花总归是花,也并非是仙子,‘一人一心托天涯’的孤独,一场雨,在小巧清淡纯净的花,总会有枯萎败落的那一天。其实这种语境,就和说一个人完全是一致的。‘不在仙凡委下尘’,最后的结束只能是‘季芳羞月碎枯容’。
   又把月季比作修在绢布上的鸟,用一种看似普通常态的欣赏,去勾勒一朵花应该得到的关注和喜爱,可是后面话一转弯,在美的女子粉妆瘦唇也不是为了讨别人欢喜的,‘子把我悲粉颜笑,戚愁言弄捋红妆’你把我的美当作取乐,其实我的内心是悲伤的。等待的人并没有来到,可结局已经到来了。这就像是喜欢花的人,却把花折断,她的哭泣谁又能听懂呢。
   第三首,进入一个青松百林的山岭,突然望见一组木芙蓉开的艳,那种在‘碧琥珀’间突然像是谁抖动的红色衣裙,一下的感官强烈起来。可惜这种景象,只是偶然遇到的美,并不常有,再也找不到了,而木芙蓉的美,也是再也找不到的样子。
   最后一首,看似是一幅美好农庄的场景,开场用了很多华美的词去描画农家田舍的美丽,什么‘饮食鲜’‘馨珠子’‘琦美娟’‘花锦簇’‘水禾波’等等,可在最后,我又只用了三个场景,三个词汇来定了最后结局和主题,一个孤零的红烛,一杯青色的酒爵,和一位门外的老妇人。看似好的画面,却在笔尖一转变得萧条了。花的老去败落,总在不经意间,垂垂老矣,暗自感叹,也暗自心伤。也许很多人会想说,我这人是不是很虐心,非要把这么好的景变成这样。可能看着的浪漫主义,其实我内心更偏向现实主义,我非常知道,只有当人懂得现实是有多么的残酷,他才能明白世界究竟有多美好。失去越快,对于事物的珍惜才会有多么强烈,那种看待世界每分每秒都在抓紧的机会,让每个人知道,哦,我是不是应该做的更好一些呢。诗的情怀,也许最大的不是愁苦、情爱、悲怜、感伤,而是你藏在世界里的那颗心。
   对于这组诗,我不想逐一的在这里解构我诗里面,每一句每一字的意思。有些时候,诗是不好一字一句翻译成文的,那种只有在读起来,想象起来,意象有感的时候,情绪才会有的东西。解构出来的话,只能成了死句。
   韵律方面,整组诗的结构是差不多的:‘玉滴池丛仙云草,白灵雨纷花浓早’平写,‘清阑此处遇仙骨’轻转一下,接‘草长林幽启一株’。‘不在仙凡委下尘’调起,‘季芳羞月碎(岁)枯容’平述,‘纵似一梦犹来到’再起,合‘了落尘泥着雨淅’。‘沥沥淅雨尽天下,一人一心托天涯’在铺一句,‘天涯绥远倚园处’又起,合‘何处涣草衍小青’,落‘更把青丝最泪肠’。‘白蕾梗逸适恬淡,淡墨芳清复古香’结束。
   词句方面,这组诗在辞藻方面是很出彩的,什么‘花浓早’、‘金羽生’、‘复古香’、‘露淑蓉’、‘望青穹’、‘碧琥珀’、‘抖红衣’、‘遁山河’、‘饮食鲜’。大量的出新出奇的词,把整首诗的概念和意境也完全烘托起来,感觉读上去就停不下口,而把辞藻放进句子里更是妥帖。‘淡墨芳清复古香’,‘锦含花翎羽白貌,更子红颜入廋唇’,‘旦只松林碧琥珀,一游梅猗抖红衣’。‘一入绝谷遁山河’,‘几朵虹黎压墙头’,‘君闻茶香卓紧烈,溪泉瓢水饮食鲜’。不是我自己吹嘘,在写的时候,这种句子出来,当时我自己都震惊了。特别是‘君闻茶香卓紧烈,溪泉瓢水饮食鲜’这句,第一行诗就出来这种‘饮食鲜’结尾的句子,让后面起承转合,转的部分,难以招架,好像什么样的底已经接不住‘饮食鲜’,因为这种平实的句子出来只是第一行,还没转弯呢。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完好的接住整个句式,只能后面用‘炊烟兮袅馨珠子,凤草依兰琦美娟’,勉强拖着,至少还算不坏。可能很多时候最怕的就是,句子后面接不住,硬塞进一组诗,把整个诗气韵统统给泄了,不是有个词叫什么来着:气韵生动。这是一首诗的气脉。
    对于一首诗而言,我觉得最重要还是想象力,一首诗要写的好,多读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取决于,你有什么样的神经和笔触,你就会有什么样的句子。太规矩和太拘泥于形式,会很容易把一首诗写进胡同里,而想象力也关乎创造力。可能经常看一些人写的诗,那句子里满是些古代诗人用烂掉的词和典,一点自己的味道都没有,看着就有点烦。枯燥,乏味,矫情,浮夸,陈词滥调,一点心意,一点新意都没有。话又回来,创造是好的,但就如我最开始说的,放任的自由还是应该有节制的,否则也太无边际,成胡编乱造了。
    诗的美,是文字发展到最高的一种艺术,那种连语言也无法描述的感官,诗的语言只属于人最深处的心灵。

编辑点评:
对《从纯文学谈起:诗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