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记事> 我是一名编辑

我是一名编辑  作者:一缕清风

发表时间: 2014-02-18 字数:4638字 阅读: 6308次 评论:9条 推荐星级:4星

 

  我在网络写文七年,做编辑五年,前后在好心情中文网、江山文学网、诸子等多家文学网担任责编、主编、总监等职,现供职于新文学中文网做长篇小说编辑。
  
  从一开始就跟网编、杂志报刊编辑、图书策划编辑等打交道至今,自己又从短篇编辑做到长篇,从义务劳动做到拿提成,对编辑这份工作的感受也越来越深。
  
  网络编辑大多数也是写手出身,对于待遇低甚至没待遇的编辑工作而言,好的作者一般不会当编辑,缺乏写作经验的编辑自然只是履行一下基本义务,不能很好地指导作者,或者过把瘾就走,所以网编整体质量并不高。
  
  随着长篇小说开始走市场,编辑也越来越半职业和职业化,有了一套逐渐成熟的福利系统,编辑门槛的提高和正规化,使得编辑质量也有所提高,而好一些的编辑,仍让大部分作者望尘莫及。
  
  我写作七年,纸质和网络兼顾,迄今为止,我觉得只遇到过两位优秀编辑,一位是水过河,一位是辛德瑞拉。
  
  水过河让我真正懂得了自己的诗歌,虽然之后交流不多,但是几句话,令我拨云见日,那种感觉至今想来仍记忆犹新。
  
  辛德瑞拉是我的图书策划编辑,她的写作水平并不比我高,但是她是个比较用心和尽职尽责的编辑。她会从一个作者长远的发展来考虑,给你建议,这点我觉得难能可贵。她教会我很多东西,虽然我写书她也拿提成,但是编辑用心与否,决定一个作者能否学到更多东西,能否将来发展得更好。教导我,让我拿稿费,并且出书。我非常感激她。有了新作,即使少赚钱,我也愿意先给她。
  
  水过河后来当了记者,辛德瑞拉后来辞职。之后我也找过一些编辑,水平低的不能给你什么指导,履行程序而已,可能签约的作品,因为少了必要的指导加工被上级枪毙。水平高的编辑,爱答不理的,敷衍了事,遥不可及。
  
  短篇网络文学、报刊杂志、出版,这些我都涉及到了,唯一欠缺的就是网络长篇小说这块。所以这半年,我放弃了之前熟悉的东西,带着敬畏和学习的目的,选了几家文学网站准备做做长篇小说编辑,以此来熟悉这块处女地。
  
  像起点之类的大网站水太深,我选了几个新网站,考量之后,最终选择了新文学中文网,与其一起成长。
  
  经历了黑客攻击、网站易主、迟发稿费等一系列坎坷,最终网站正常运行,我做编辑这半年来,学到了很多,也感慨颇深。
  
  作者和编辑的双重身份,让我更好地体会作者的感受。加之新网站缺乏对优秀作者的吸引力,所以我利用自己对网络的熟悉,在不少小网站找了一些作者。
  
  既然这些作者不是在专业长篇小说网站投稿,自然是缺乏经验和对自己的定位的,又有一定的文笔,所以这类作者或者坐井观天夜郎自大,或者拨云见日策马奔腾,或许一切皆有定数吧。
  
  对这类作者,需要扭转思想观念,也需要半培养,很累,但是一旦上道之后,也会比较懂得感恩,因为这是知遇之恩,是改变道路的抉择。就像我对辛德瑞拉的感恩一样。
  
  写文这些年,我学到了很多,也付出很多。曾和老师在寒冬,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房间长谈了两天,结果感冒;曾为了给《百花园》投稿,去老师家改文到凌晨一点,从他家出来的时候,起了大雾,一米多宽的小胡同对面,滚动的电子屏散发出红色的光,照亮整个小道。红色的雾笼罩着我,看不清路,那瞬间,我仿佛在梦里。
  
  我的老师有很多位,不乏高手和全国屈指可数的人物。找作者的时候,我把自己这几年的经验和从老师那里学来的东西,对作者都倾囊相授。
  
  虽然整个网络文学是吹嘘捧杀的氛围,但是不少作者还是挺接受我挑刺式的“指导”的,有的作者明说,我在其他网站能赚更多钱,来这里,就是因为你。这种信任和肯定,让我颇为感动。
  
  当然了,还有很多作者不买账的,有个作者去看我的文章,给我挑毛病,觉得我没他写得好就没资格当他编辑。这就像说,班主任不是清华毕业的,就没资格指导出能考上清华的学生一样,令我无话可说。
  
  网络的隐蔽性,让人更加肆无忌惮,各种奇葩,我见过不少。
  
  有的问我是不是什么网站的。我说不是,我是新中文网的,并发给他链接。聊了几句,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信息,他一大早就问我,你是不是什么网站的,我瞬间就崩溃了。
  
  还有的教了她很多天,最后挖了个坑就不写了,去问时,她说,爷不写了,爷一年内就都不写了。
  
  更有一个,连邮箱都找不到,一点点教了差不多两个月,最后说,我在山区,没法邮寄合同。
  
  大哥大姐大叔大妈们,你一本书写完,我才拿到几十元的提成啊,至于这么坑爹嘛。
  
  最近有个问我啥要求,我说最低完本在二十万字以上。他说,你骗人吧,比出版社要求还高。我只回复两个字,无知。结果,这两个字都没发出去,才知道对方把我删了。
  
  确实是无知又封闭的作者啊,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和各个领域的特点。他要是知道大部分网文都是三十万字之后才收费的,成名的网文多在二百万字左右,他大概要退出网络了吧。
  
  还有这么一些作者,文笔不赖,但是耻于名利。这类作者,让我想起了一位高官对农民的评价:可怜、可恨、可气。
  
  有次《商丘日报》给我稿费单,一千多字的散文,三十七块钱。从邮政的工作人员口中得知,我们领导在《人民日报》的长篇大论,才给了三百元的稿费。这跟《纽约时报》千字两千美元的稿费比,我们真该悬梁自尽。
  
  韩寒在参加鲁豫的节目时说,如果在国外,以他的畅销,自己的停车场里早该有几辆法拉利,但是在中国买不起上海的一套房。当时,他还笑着说,不知这话能不能说。
  
  如果韩寒知道后来自己的杂志《独唱团》第二期,在已经印刷出来几百万册,又被投进焚烧炉不能面世的时候,当初是不是会说得更激烈,抑或像郭敬明一样,做一个“装睡的人”。
  
  这种大环境下,让写手们忽略了钱——那么少,干脆不要。但是就是因为“怒其不争”,所以才形成了恶性循环,让写手的待遇更加少。这些写手,我理解又可气。他们是受害者,又是为虎作伥者。
  
  不过感谢网络,从2006年血红成为起点中文网第一个年薪百万的签约作家,南派三叔年收入三千多万超过了传统作家。网络文学市场终于打破了钳制写手发展的传统路子。
  
  还有个作者一直在空间投稿,不发来网站,理由是“怕出名”。我当时就告诉她,你发来吧,我给你十年时间,十年之内你能出名,让我干嘛就干嘛。
  
  你以为出名真的那么容易吗?现在你脱光了把照片放网上想出名都难。
  
  对于名利,理解“有问题”的作者,我一听口音不对,就直接删除好友。我可以让一个不知道如何分段不懂标点的作者签约拿稿费,但是我再也不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太难了。
  
  在我一边熟悉编辑工作和网络长篇,一边应付各种作者的时候,网站出了问题,拖欠了几个月的稿费,当然,现在已经解决了。
  
  这几个月让我体会到了劳动监察大队每到年底就被农民工围追堵截要工资的感受,几乎每天各种质疑各种追讨稿费。有些作者真心不容易,苦逼的高中生,用手机码字,一本书几百元的全勤拿不到。我承诺,网站不给,我自掏腰包也会给你们。那时,我的作者大概有两千元的稿费。
  
  后来,作者越来越多,直到我的作者该发近万元的稿费的时候,我压力非常大。我自己好歹也是千字几十元的身价了,不去写文来做编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们,被骂去找作者,看了近千万字的网文,每天熬夜,几个月来换来的什么?自己的工资拿不到,顶着压力,还被骂是骗子。那一刻,我犹豫了,要不要干下去。
  
  那段,走了很多编辑很多作者,用利益维系的群体,不能保障利益的时候,这个群体就会逐渐解体。
  
  一个作者可以撂摊子,我不干了。但是一个编辑如果撂摊子不干了,一群作者就成了没娘的孩子。
  
  出于对作者的责任,我坚持着。后来谈妥了,作者稿费一分不少,但是员工工资不给了。有个作者过来找我,我以为又是稿费,安慰了她。她说,你妹啊,心态比我还好,我是来安慰你的。
  
  我不是心态好,是我的压力没了,不过是自己损失几百元的提成而已。后来的后来,稿费和员工工资都发了,而且也稳定了,每个月按时发放。
  
  在网站有问题的那段时间里,我没怎么找作者,而是苦练内功。
  
  网络小说各个流派的创始之作,读一遍,大概得近一年,因为有几千万字。我陆续看完了《无限恐怖》《鬼吹灯》《诛仙》《小兵传奇》《寻秦记》等作品,大概有千万字之多,并坚持写读书笔记。去各个网站看老编辑写的感言和《编辑手册》学习经验,关注业界动态。
  
  当我对好作品了解越多,对编辑工作了解越多,我越懂得做个好编辑的不易。
  
  网络文学整体而言,仍不能给编辑一个好的待遇,可以让有实力的编辑甘心退到幕后为他人做嫁衣。网络文学会出现各种问题,不仅仅新网站,就是起点之类的大网站也会出各种问题,没有身居一线的作者多不能很好理解。有的编辑熬了几个月一分钱没拿到,还自己掏钱给作者,作者却连声谢谢都没有。编辑做到这个份上,确实令人心寒。
  
  编辑自身的修养,让其不能再随心所欲地看书。单单把各个类型的经典小说都看看,也要一年多的时间。我觉得一个网络小说编辑,真正懂得小说又懂网络小说,至少要苦心研究近两年的时间,而且还得是每天都比较刻苦。
  
  随着网络的发展,文学和影视、游戏、动漫等渠道的打通,海峡两岸和海内外文化的差异等等,都需要时间去了解并融会贯通,这个时间就更长。如果编辑知道台湾出书成册都是六万字左右,就会告诉你六万字内得有个小高潮才有看点。升级打怪的作品容易被改编成游戏,对话多的作品容易被改编成影视……这些必要的指导,都会让你的作品拥有更广阔的市场,为以后的修改省去很多力气。
  
  如今,我也终于理解为何好编辑那么少,有点名气的编辑为何总是爱答不理的。你不能给他带来什么,甚至给他带来的那点东西,远远没有他要为你付出的多。他要的是能够合作的伙伴,而不是需要免费指导的学生。
  
  我以前在诸子文学网做编辑,离职之后,又回来,惊讶地发现,除了站长,从责编到主编都换了。真是铁打的网站,流水的编辑。
  
  因为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做编辑,所以,我可以忍受花同样的时间,编辑提成仅仅是我稿费的十分之一。但是长期如此,我也会放弃这个兼职,专心码字。同时,我也一直很期待再次遇到有能力和负责的编辑能为我授业解惑,我也希望有适合的土壤,让他们能一直干下去。

编辑点评:
对《我是一名编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