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第四十五章 微虫之祸

第四十五章 微虫之祸  作者:言五

发表时间: 2014-01-13  分类:  字数:5721  阅读: 4736  评论:0条 推荐:4星

   秦彝好奇地问道:“魔神族是什么?”
  玉贝附耳道:“魔神族原本是最厉害、最霸道的超异人族,所幸人数不多。他们的异能是‘嫁接’,能将不同的异能者嫁接到自己身上,从而获得异能合体的威力。由于这一异能太过诡异,魔神族人又为此害了不少无辜的异能者,事情败露后长老会派出大批纠察队员围攻,但他们反而杀得纠察总队大败而归,最后招致全异能界的讨伐,惨遭灭族!这件灭族大事被长老会严令禁止传播,现在只能在古籍中偶尔见到了。”
  “无知!”那魔神族人眼神一扫,威势震住了满场,连木维、玉贝等亦冷汗岑岑。他厉声说道:“当年的灭族惨祸俱由轩辕族等心胸狭隘之辈造谣生事,栽赃嫁祸,挑拨离间所致!可怜我族人本性善良,却被逼成了众矢之的,孤立无援,唯有死战!这笔血债迟早要讨回!”他说到后头,竟流出了两行血泪,滴落至金刚岩上,留下了两口深深的血窝,千年来积郁的灭族之恨竟至于斯!
  他又指着飞越和木维喝道:“你们若不早日醒悟,明辨是非,必将重蹈我族覆辙,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飞越冷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冷笑一声,腾身而起,撞碎交易大厅的水晶窗户飞走了。飞越抓住雪言的手,在众人的口呆目瞪中化作一溜乌云紧紧跟上,留下措手不及的玉贝、木维等人。
  三人直飞到云端才停下。那魔神族人道:“我乃魔神族遗孤,改名‘复仇’,为的是时刻牢记族人的血海深仇!这异能界,这长老会,这纠察总队尽是一群顽固不化又残忍凶暴的家伙,这些人怎能统治异能界?主公对你十分推崇,欲同你结盟干一番大事。希望你能擦亮双眼,认清形势,体谅我主公一番苦心。”
  飞越双目一瞪,夺人心魄的玄雾霎时涌出:“你的主公是谁?”
  “复仇”哈哈笑道:“你已猜到了罢?主公视你为异能界第一人,比那叶山枫和火弓都强,但我今天却要将你打败!好叫你心服口服!”他轻蔑地斜了雪言一眼:“男人之间的战斗,女人走开。”
  雪言忙道:“于大哥,我不能走!”
  飞越轻轻在她耳边道:“你必须离开。这人不简单,我无法在战斗时保护你。你若再有个三长两短,我此生难安!”
  雪言无奈,只得说道:“于大哥,我听你的。但你心里一定要时刻念着我,压住心魔。”她又运功逼出一滴生命精华,送入飞越口里,方才飞下了云端。
  “复仇”狂笑道:“我会尽全力,也希望你不要留手,会死的——”他长啸一声,橙色护身之气升腾而起,直冲霄汉,远远望去犹如一支劈天神剑。飞越亦亮出护身玄气,犹如身着“黑暗盔甲”的在世魔王。
  “复仇”转过身子,让“乙四”面对着飞越。“乙四”抽出宝剑指着飞越,飞越亦拔出无崖刀严阵以待。“乙四”试探性地发出一道剑形锐气,飞越双手一挡,玄气骤然迸发,化为“黑暗盾牌”挡住了锐气。能量乱流顷刻爆发,天空为之一暗,无数细碎电流自虚空中一闪而逝,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一声炸雷。
  “好,痛快!”“乙四”收了锐气之刃,“复仇”对着飞越和身扑来。飞越知他近身搏斗能力远胜于己,怎会让他接近?当下将护身玄气“黑暗盔甲”外扩,化为一块“黑暗领域”。“复仇”冲进领域内,立觉浑身一寒,体力和锐气急速流失,他立刻退出,调息几口便恢复如初。
  “‘无’之异能果然厉害!”“复仇”狂笑数声,扯掉上身衣裳,取下腰腹间紧紧缠绕着的粗大铁链,导入气功,将手一抖,铁链幻化作一只活灵活现的“毒蛇”,带着锋锐无匹的气势向飞越扫来。飞越连劈三刀,缠绕着闪电的玄气犹如一只鹰爪将铁链凭空掐住。被斩成数段的锐气余势尤存,远远划过群山,斜斜削出了几道裂谷,惊得无数生灵四散逃命。穿过铁链的玄气亦飞入了之江,立刻冻出三堵横亘的冰墙,江面变得拥挤,水位大幅提升,流速湍急,冲走了沿岸大量野兽……
  “这就是‘寒极斩’?不过如此。”“复仇”瞥了瞥之江上的“冰冻大坝”,“听说你还有什么‘噬魂斩’,何不一并使出?”
  飞越被他的狂傲激怒,撩天举刀,口呼“噬魂斩”,冥月形的玄芒随着刀势向“复仇”扑去。
  “复仇”手中铁链如漩涡般急速旋转,仿佛将浩瀚的漩涡星系缩至面前为盾,连空间也似受激随之转动。“噬魂斩”被“漩涡星系之盾”挡住,摄魂夺魄的玄芒如浪花般四下飞散,化作凌厉气势,令得脚下万米的佛罗尼斯也心惊胆战!
  雪言飞下佛罗尼斯,见交易所的楼顶站满了人,均仰头观战,木维、玉贝、秦彝、虫愿聚集在一角,“复仇”的十五名同伙却不知所踪。木维忙招呼她下来。玉贝问明了飞越同“复仇”的对话,颦眉思忖:竟然又是琨在捣鬼!我们已被他识破行踪,此行必定波折丛生,只能见机行事了……
  只听秦彝愠怒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若要招纳飞越,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玉贝道:“此事我也没想通。”却见雪言忧心忡忡,忙问究竟。
  雪言道:“于大哥本性善良,但若是异能用得久了,就会被心魔所惑,变得冷血无情,到时只怕殃及无辜,难以收场!但那绝非他本意!”
  玉贝浑身一震:“果真如此?”
  秦彝道:“雪言妹妹说得不错。我可以作证。”
  玉贝眉头紧锁道:“难道琨故意挑起飞越心魔,让他大开杀戒,从而做臭飞越的名声,挑拨飞越同异能界、长老会的关系,就像此次陷害巨人族一般?”
  几人越想越觉得可怕!以飞越屠尽整族整宗的手段,若他真发了狠,恐怕整个佛罗尼斯都将化为修罗地狱!此前飞越几次灭人满门,或许便是中了琨的算计!若真是如此,琨心思之毒辣深沉实无以复加、无人可及!
  二人的战斗渐趋激烈,天气异变,乌云盖顶,无数霹雳爆炸开来,劲风排山倒海,佛罗尼斯不少巨竹楼顶部被战斗余威击毁,人人面如土色。真是:
  万倾碧天落魔域,千里晴空陷恶霾,百丈霹雳破山去,十面罡风倒江来。
  纠察总队第二大队的队部设在佛罗尼斯一座巨竹楼中。此刻在楼顶上叶司昭正同几名队员抬头观望云端的战斗。
  “老大,那两人究竟是谁,竟有这等霸绝的手段?这么打下去你管不管?”说话的是两年前刚刚入选的年轻队员聂云。
  叶司昭看得入了神,心不在焉说道:“管什么?管得上么?”
  “老大,这不像你的风格呀?”
  叶司昭没有回答。
  “老大,我觉得那浑身玄气的蒙面人好像有些面熟……”
  “你不觉得说话自相矛盾吗?”
  “咳咳,那把刀有些面熟,通体乌黑……”
  叶司昭打断了他的话,斥道:“好好看着,别浪费你千里鹰族的眼力!绝世高手之间的战斗,一辈子能看见一回就不错了!”
  飞越喝了雪言的一滴生命精华,起初仍能保持心清灵朗,然而随着战斗的持续,心魔渐渐抬头,灵智被蚀,杀机愈重。与此对应,“复仇”面对飞越的攻击渐感吃力。他贯注了锐气的铁链变得沉重,所有的能量在接触黑暗的瞬间便急速流失。
  “复仇”第一次感到恐惧。这个谜一样的对手已化作了一具战斗机器,那没有感情、漆黑的眼珠子完全弃绝了人性,别说是自己,便是这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空若无物,每一招都自然而然地贯彻着“你应该毁灭”的信念和威力——这个男人天生就是来毁灭世界的!
  飞越的“噬魂斩”一招快似一招,到最后竟如连珠炮一般,“复仇”的“漩涡星系之盾”终究招架不住,铁链轰然断成数截,各自发出尖厉的啸声,或穿入云雾、或穿过山头、或穿透地表,消失不见!
  “复仇”眼见飞越再次举起无崖刀,他毫不犹豫返身,划过一条大弧线,朝佛罗尼斯飞下,飞越收了“黑暗领域”,紧随其后。叶司昭、天意等人看清二人飞来,俱都变了脸色。若是战场移到佛罗尼斯,对这座城市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
  飞越见“复仇”背对着自己只顾逃命,冷然道:“蠢货。”一刀斩下,三十米宽的“噬魂斩”宛若死神镰刀,往“复仇”割去。一道宽达百米的空间之门悄然在“复仇”背后浮现,“噬魂斩”直直飞了进去。
  “复仇”停住身形,身边又现出一道小型空间之门。门内传出子昭的空谷幽声:“你的任务完成了,主公在等你。”“复仇”飞入,随着两道空间之门一齐消失。
  飞越见“复仇”逃了,化作一道黑色闪电朝交易所大楼飞下,须臾立于楼顶,一对黑漆漆的眼珠子毫无表情地扫视诸人,左右寻找“复仇”的同伙,将众人吓得心惊胆战。秦彝雪言等人忙围过去,雪言轻声呼唤道:“于大哥,我是雪言,你认得我吗?”
  飞越眼珠子转过来看了她一眼,语气冷得冰天冻地:“‘复仇’的同伙在哪里?我要杀了他们。”
  雪言两眼噙泪,运功逼出一滴生命精华,说道:“于大哥,你吃了它。”飞越却不理她。雪言只得为他输入冰寒之气,又呼唤了几声,飞越眼神开始融化,脸色渐渐回复正常。
  一滴水自天空落下,掉到一座巨竹楼的天台,“啪嗒”一声轻轻溅开,就像普通的雨滴留下了一小片湿润的痕迹。然而它怎会是普通的雨滴?
  叶司昭见战斗已结束,正要带着手下往天意交易所而去,聂云却指着一座巨竹楼惊呼:“老大,快看!”几人望去,只见那大楼就像熔化的蜡烛般缩短,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大楼内来不及逃命的哀嚎此起彼伏。
  “怎么回事?风起你用灵力探一探。”叶司昭吩咐身边的第三中队长。风起依言而行,神情慢慢凝结。他失声道:“那是无数微小的虫子,什么都吃,吃一口便分裂出新的虫子!数量在急速增加!”
  天意交易所楼顶上的众人也注意到了那座大楼的异状。
  “什么都吃的虫子?”玉贝脑袋里迅速评估了当前的情况,心中一寒:“看它们进食的速度,异能界危在旦夕!若照此发展下去,微虫将填满整个异能界,届时所有的东西——人类、野兽、森林、山川——都成了它们的食物!必须立刻阻止它们!”
  飞越已恢复了理性,秦彝造了一艘水晶飞船,几人乘上便往事发地飞去。
  望着他们的背影,图总管小心翼翼地问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天意没有回答,张嘴发出超声波,一声尖厉嘶叫自楼下传来。眨眼的功夫,一只巨型蝙蝠扑扇着肉翅升上来,天意招呼图总管一起跳到巨蝠背上,往事发地飞去。
  那座巨竹楼已经被微虫啃食一空,以楼基为中心形成了一口巨坑。一名胸前绣着红花的汉子指挥着不少火系气功师围在四周,持续释放出火焰,将巨坑变作了灼热的火坑。身后灵能者以灵力侦探微虫动向,指导他们的攻击。
  “叶队长!”天意远远看见了红花汉子,那是驻扎在佛罗尼斯的纠察总队第二大队的队长叶司昭,平时颇有来往。天意与图总管自巨蝠背上跃下,夸赞道:“幸亏你们反应及时,将微虫都堵在坑中了吧?只需大火再烧一阵,应能将微虫消灭干净。”
  叶司昭微微点点头道,“这虫子着实恐怖,若是再迟一步,扩散开来,就不好控制了。”
  此时附近一名灵能者忽地以手抓胸,倒地惨呼。十多秒的工夫,他的身体被微虫啃食殆尽,连一颗骨头渣子也不剩!微虫吃光了他的身体,开始进食土地。不远处一名火系气功师适时发去一团火焰,将事发处的微虫隔绝烧尽。
  叶司昭手下一名中队长急匆匆飞来报信:“老大,在附近同时发现了另外三处虫坑,正在不断扩大!不少人遇害!”
  叶司昭当机立断,调兵遣将分赴各处虫坑,自己居中策应指挥。不过片刻工夫,又多了四处虫坑。原来微虫个小体轻,能乘风飘浮,随机掉落。只要有一只漏网,不消多时便能繁殖出庞大数量。叶司昭只得再度分兵,幸好又有异能者自发加入,缓解人手紧张的局面。
  “天意老板,这事需要你的帮忙!”叶司昭脑袋里冒出个主意,“纠察总队人手不够,请你代为向全城的火系和寒冰系气功师及灵能者求助,并劝告其余人等一律深藏不出。”
  “义不容辞。”天意立刻跳上巨蝠,升至高处,以声波异能向全城广播。顿时无数气功师与灵能者汇集而来,听任调遣。在全城的共同努力之下,各处虫坑相继被控制住。然而叶司昭却无法轻松下来。
  “老大!”聂云指着不远处一条水道惊叫。叶司昭心一沉,火速赶去,只见水道旁的泥土正在腐蚀消失——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佛罗尼斯水系发达,一旦有微虫落入水中,便极难察觉,待发现河道腐蚀的时候,微虫已经顺流扩散了!他慌忙叫来寒冰系气功师将附近河水冰冻。然而全城的寒冰系气功师不到十名,要想堵住全部水道难度可想而知。他升到空中观察,短短的工夫全城已有十多处地方出现了水道腐蚀的状况,微虫之祸似已失去控制了!
  便在此时,如同地狱被钻开了一道口子,幽冥魔神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奔腾着填满了各条河道,全城的河水均被染成墨色,旋即冰冻,微虫全都封在冰中。“九水之城”变为了“冰冻之城”。
  叶司昭大喜过望。他往那黑色玄气的源头俯瞰,远远见到了一艘水晶船,一名浑身冒着漆黑玄气、缠绕闪电的人正从河水中飞到水晶船上,似乎注意到叶司昭在望着他,冰冷尖厉的目光射了过来。叶司昭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早已看出此人身份——他或许比微虫还要可怕!
  *
  天意和图总管驱使巨蝠飞回交易所。佛罗尼斯处处狼藉瓦砾,损失惨重,所幸微虫之祸已得到控制,交易所也未受波及。飞越等人已在交易所等待。乙方均不知所踪,天意当场宣布甲方获得了寻找圣雪莲花的任务。他们得了任务,立即动身离开了佛罗尼斯。几人思虑身份早被琨获知,为免夜长梦多,便舍弃了那几匹马,乘坐秦彝的水晶飞船,使用了哔叽的隐身异能,飞往北方的大雪山。
  一路上除了商讨如何寻找圣雪莲花之外,几人心中有一个共同的疑问:恐怖微虫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对此连虫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微虫并不属于异能界任何一种虫类,可是单论破坏威力,微虫可比它的虫子厉害多了,繁殖速度连它也自叹弗如。秦彝最后得出结论:微虫就是一种胃口无敌的超级细菌。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五章 微虫之祸》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