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闲闲书话 > 千年的回声

千年的回声  作者:中天悬明月

发表时间: 2020-08-22  分类:闲闲书话  字数:3988  阅读: 219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  建安十七年冬十月,曹操兴兵四十万,要报赤壁之战之仇。  孙权并不好战。三国中东吴的每一大战——赤壁之战,夷陵之战,包括濡须之战——都带有自我反击的性质。何况,即将发生的这一战,对于孙权来说,真
 


  建安十七年冬十月,曹操兴兵四十万,要报赤壁之战之仇。

  孙权并不好战。三国中东吴的每一大战——赤壁之战,夷陵之战,包括濡须之战——都带有自我反击的性质。何况,即将发生的这一战,对于孙权来说,真可谓青黄不接。此时,在东吴举足轻重,孙权最为倚重的周瑜已经去世,军事上的指挥后继乏人。虽然说周瑜之后有鲁肃,鲁肃之后有吕蒙,吕蒙之后有陆逊;但那是渺不可及多少年之后的验证。现在面临的,就是周瑜死后军事上的巨大真空。

  但孙权就是孙权,英雄就是英雄。即便是深不可测的悬崖,也有纵马一跃的勇气。孙权首先迁居秣陵,迁治建业,筑起石头城;同时,采纳吕蒙建议,在濡须水口筑坞,做好充分的迎战准备。

  话说那一天——

  曹操率领大军来到濡须,先差曹洪带三万铁甲马军,哨至江边。回报曹操:“遥望沿江一带,旗幡无数,不知兵聚何处。”曹操放心不下,亲自领兵前进,就在濡须口排开军阵。曹操带领百余人上至山坡,遥望江上战船,各分队伍,依次摆列;旗分五色,兵器鲜明。当中大船上青罗伞下,坐着孙权;左右文武,侍立两边,威风凛凛。

  作为和孙坚同时起兵创业的人,曹操是不折不扣的长辈,也曾见识过各种各样的非凡人物。但眼前,五色旗中,青罗伞下的一派英雄气象,已让奸雄为之一凛。与不战而降的刘表的儿子相比,孙权的英雄气气贯长虹。曹操这样想着,一不留神,一句话便冲口而出——

  生子当如孙仲谋!若刘景升儿子,豚犬耳!

  那时间,忽然一声响动,南船一齐飞奔过来。濡须坞内又出一军,冲动曹兵。曹操军马退后便走,止喝不住。忽然又有千百骑兵赶到山边,为首马上一人碧眼紫髯,众人认得正是孙权。孙权亲自引一队马军来击曹操。曹操大惊,急忙回马时,东吴大将韩当、周泰骑马直冲上来。曹操背后许褚纵马舞刀,敌住二将,曹操得以脱身归寨。许褚与二将战三十合方回。曹操回寨,重赏许褚,又责骂众将:“临敌先退,挫吾锐气!后若如此,尽皆斩首。”

  当夜二更时分,忽然寨外喊声大震。曹操急忙上马,只见四下里火势蔓延,却是被吴兵劫入大寨。杀到天明,曹兵退兵五十余里下寨。

  曹操心中郁闷,闲看兵书。伏岸而卧时,忽听得潮声汹涌,如万马争奔之状。只看见大江之中,推出一轮红日,光华射目;仰望天上,又有两轮太阳对照。忽然见江心那轮红日,直飞起来,坠于寨前山中,其声如雷。曹操猛然惊觉,原来在帐中做了一梦。

  帐前军报道午时。

  曹操教备马,径直奔出营寨,来到梦中所见的落日山边。

  

  曹操正看之间,忽见山上闪出一簇人马,当先一人,金盔金甲——正是孙权。

  两位英雄,两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又一次狭路相逢!

  曹操目视着孙权。当初老夫和你父一道,举兵剿灭黄巾,后来分道扬镳。没想到你爹去世,又有了你兄长孙策;孙策去世,又有了个你:一个比一个难缠,一个比一个要命。除掉那个还在四处乱撞的刘备,万里江山不得一统不全都因为你吗?年过半百的我曾经吃过你的亏,现在,该报仇了!

  孙权也看着曹操。这个打记事起,就被重复过无数次名字,打过无数次交道的人;这个魔鬼一样、噩梦一般缠绕着自己的奸贼。正是你,让千里江南数燃战火,万千生灵屡遭涂炭。而现在,你又来了,来就来吧。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此时,英雄孙仲谋紫髯飘动,碧眼喷火。目光相碰,恰似手中的宝剑泠然作声!

  他们的身后,都有着万千雄兵。

  当实力和重量相当时,高手间的对决剑拔弩张又小心翼翼。现在,终于面对着面站到了一起。种种恩怨集于此时,双方都恨不得吞了对方,明知道你死我活不可避免,却又保持着礼节上的往来——

  权见操至,也不慌忙,在山上勒住马,以鞭指操曰:“丞相坐镇中原,富贵已极,何故贪心不足,又来侵我江南?”

  操答曰:“汝为臣下,不尊王室。吾奉天子诏,特来讨汝!”

  孙权笑曰:“此言岂不羞乎?天下岂不知你挟天子令诸侯?吾非不尊汉朝,正欲讨汝以正国家耳。”

  和曹操对阵,不仅是心理上的抗衡,也是言语上的较量。当曹操说出那句众所周知却无赖至极的理由时,不同的英雄有不同的回答。当初曹操和袁绍对阵,曹操曰:“吾今奉诏讨汝!”袁绍曰:“吾奉衣带诏讨贼!”后来,曹操与马超对阵,曹操曰:“汝乃汉朝名将子孙,何故背反耶?”马超咬牙切齿大骂:“操贼,欺君罔上,罪不容诛!害我父亲,不共戴天之仇,吾当活捉生啖汝肉!”曹操和刘备对阵,操骂曰:“刘备忘恩失义,反叛朝廷之贼!”刘备曰:“吾乃大汉宗亲,奉诏讨贼。汝上弑母后,自立为王,僭用天子銮舆,非反而何?”

  但所有这些回答,都不如孙权这一句来得痛快,来得响亮——此言岂不羞乎?天下岂不知你挟天子令诸侯?——不绕弯子,一个耳光,干脆利落地扯下你这一块遮羞布。

  曹操大怒,喝令诸将上山捉拿孙权。忽然一声鼓响,山背后两彪军杀出,右边韩当、周泰,左边陈武、潘璋。四员战将带领三千弓弩手乱射,箭如雨发。曹操急忙引众将回走。背后四将追赶甚急。赶到半路,许褚引众虎卫军敌住,救回曹操。

  吴兵齐奏凯歌,回濡须去了。

  

  曹操回营自思:“孙权非等闲人物。红日之应,久后必为帝王。”于是心中有退兵之意,却又恐被东吴耻笑,进退未决。两边又相拒了月余,战了数场,互相胜负。直到来年正月,春雨连绵,水港皆满,军士多在泥水之中,困苦异常。曹操心中甚忧。当日正在寨中,与众谋士商议。有人劝曹操收兵,有人言方今春暖,正好相持,不可退归。曹操犹豫未定。

  忽报东吴有使者送来书信。曹操启视之。书略曰——

  孤与丞相,彼此皆汉朝臣宰。丞相不思报国安民,乃妄动干戈,残虐生灵,岂仁人之所为哉?即日春水方生,公当速去。如其不然,复有赤壁之祸矣。公宜自思焉。

  书背后又批两行云:足下不死,孤不得安。

  我很怯你,但从不怕你。我也知道,只要你还活着,我就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好过。但只要你还活着,要打,我就会一直奉陪下去!——你忘了当初80万军队怎么全军覆没了吗?

  毛宗岗于此批曰:操畏权,权亦畏操,若云不畏便是欺人之语。孙权的这句话,虽是写在纸上,但和“此言岂不羞乎”一样,亦是力透纸背,雷霆万钧。若是读出来,再配以画外音,那必是山鸣谷应绕梁三日不绝,还能让人想象出奸雄心惊肉跳的模样。

  曹操看毕,大笑曰:“孙仲谋不欺我也。”重赏来使,于是下令班师,命庐江太守朱光镇守皖城,自引大军回许昌。孙权亦收军回秣陵。

  这一封见诸史册的书信,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实在是英雄间高智商的交锋。比较丘迟的《与陈伯之书》,骆宾王的《讨武曌檄》,它亦有雷霆霹雳之力。若曹操此时头风病发作的话,孙仲谋的这几句话也有可能治好他的病。英雄在思维和格局上相似,但在展示上却各有各的风景。

  想起了我们的开国领袖。1946年8月6日,当国共战争全面爆发后,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采访他愿不愿打,毛泽东说:“就我们自己的愿望说,我们连一天也不愿意打。但是如果形势迫使我们不得不打的话,我们是能够一直打到底的。”一是在延安杨家岭窑洞前的一个小石桌旁,一是在舳舻千里的长江岸边,领袖的回答相隔千年,但真的像是孙仲谋声音的回响——一样有涵纳乾坤、吞吐天下的精神,一样有泰山压顶、独木擎天的英雄气魄。

  和孙权一样,当今的共和国决不是好战之国,共和国人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珍爱和平;却还是被拖进了持续几年的中美贸易战。的确,美国不亡,中华难安!面对美国的不断挑衅,中国的《白皮书》鲜明响亮——对于贸易战,中国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经历了五千多年风风雨雨的中华民族,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漫说贸易战,即便是真正的战争强加于我们,我们也会奋起反击的。任何外部因素都不可能阻止中国发展壮大——这才是有血性的中国男儿所应有的精气神。

  何况,历史已经不止一次的验证过:若拥有一颗强大的心灵,处于弱势的,倒不一定会弱到最后。

  至于曹操的那句不无嫉妒酸溜溜的赞语,不仅也见诸史册,而且知名度极高,让人反复引用。近千年后被辛弃疾写入《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如枯竹生笋,老树着花,不仅脱胎换骨,而且灵魂有归。从而跻身于高雅的诗词当中,有了更为强大久远的生命力。


编辑点评:
对《千年的回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