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闲闲书话 > 《红楼梦》中的副小姐

《红楼梦》中的副小姐  作者:中天悬明月

发表时间: 2020-08-21  分类:闲闲书话  字数:3519  阅读: 388  评论:0条 推荐:5星

  红楼中,生活着一群“副小姐”。  贾府的仆人也有等级,等级高的待遇就高。宝玉的仆人李贵等人就有自己的小厮,周瑞家的也有自己的小丫头。副小姐不是小姐,但副小姐又不纯粹是下人,一两银子或500钱的月例足
 

timg (6).jpg  红楼中,生活着一群“副小姐”。

  贾府的仆人也有等级,等级高的待遇就高。宝玉的仆人李贵等人就有自己的小厮,周瑞家的也有自己的小丫头。副小姐不是小姐,但副小姐又不纯粹是下人,一两银子或500钱的月例足以维持她们的生活;条件好的,可能也会有自己的下人,至少可以指挥其他的丫头跑腿办事。如果是命好的,还可以像袭人那样混成半个主子。

      考察“副小姐”一词的来源,它出现在周瑞家的驱赶司琪的时候。虽然在那个语言场里,它不算个“好词”,但在贾府,确确实实有着这样的一个群体。

  副小姐的神态、性格、做派和命运,和小姐们密切相关。本来是上下两层,水是水油是油的两回事儿,生活的久了,慢慢的就好像一回事儿了:所谓有其主必有其仆。一样的地位,主人不同,她们的经历便各不相同。


紫鹃


  黛玉的丫头紫鹃,对黛玉的服侍自然是无微不至。

  宝玉到潇湘馆,对紫鹃笑道:紫鹃,把你们的好茶倒碗我吃。

  紫鹃说:那里是好的呢?要好的,只是等袭人来。

  黛玉说:别理他,你先给我舀水去罢。

  紫鹃笑道:他是客,自然先倒了茶来再舀水去。

  说着倒茶去了。

  难得的是,她不仅知礼,还最懂黛玉的心。

  她最清楚黛玉的烦恼和忧伤,私下里总为黛玉着急。这着急是一种无人帮忙无信可通的着急。遇到合适的机会,就想替黛玉试一试宝玉的心。那一天,在门外的山石上,她谎说黛玉明年就要回家去,想看看宝玉的反应。没想到一下子就闯了个大祸。这一次闯祸,几乎没把人给吓死。

  宝玉犯傻有病期间,紫鹃就得去服侍宝玉。回来后,晚上睡觉时分,还和黛玉过心。说宝玉的心倒实,劝黛玉趁着老太太明白硬朗,早拿主意要紧。

  第57回,薛姨妈谈到黛玉的婚事,说要把黛玉定给宝玉。紫鹃忙跑过来笑道: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薛姨妈哈哈笑道:你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着你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去了。紫鹃听了,红了脸,笑道:姨太太真个倚老卖老起来了。

  紫鹃的焦急就是黛玉的焦急,紫鹃的性格里就有几分黛玉的性格。

  

莺儿

  宝钗整天做针线。

  宝钗做针线时,莺儿就在一边跟着学,学着学着就啥都会了。

  莺儿巧,会打各种络子,懂得各种颜色的搭配——大红的配黑色或石青,松花色配桃红,又最爱葱绿柳黄;懂得各种花样——一炷香,朝天凳,象眼块,攒心梅花……会编东西,随随便便地绾几枝柳条,再配上几朵鲜花,就能编一个人见人爱的花篮。冬日的屋里,宝钗念着宝玉玉上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莺儿一下子就能听出来和宝钗金锁上的“不离不弃,芳龄永继”是一对儿。

  宝玉叫她打络子。到了那里,送饭的玉钏儿向一张杌子上坐了,莺儿却不敢坐下。袭人便忙端了个脚踏来,莺儿还是不敢坐。宝玉却只顾和玉钏儿说话,将莺儿晾在一边不理。袭人都觉得不合适,但莺儿丝毫不介意。打络子的时候,边打边和宝玉说话,娇憨婉转,语笑如痴,自自然然地就说到宝钗的好处——

  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其次。

  莺儿也爱玩。和贾环等人一起赶围棋作耍,贾环耍赖,她也会受到委屈。可在受到委屈,遇到纷争的时候,马上就有了宝钗的涵养,也能顾全大局。

  所跟的主子如果德才兼备,所受的教养就成了副小姐天然的福利。莺儿就在不知不觉间,享用着宝钗的福利。

  

司棋


  如果主子不行的话,一切就得自己去争取。

  司棋什么都是在争取。想吃炖鸡蛋,就打发着莲花儿去厨房向柳家媳妇要,还特别强调要炖得嫩嫩的。但柳家媳妇见人下菜,对着莲花儿发作了一通。莲花儿回去一说,司棋大怒,为出这一口恶气,跑到厨房连说带骂,乱摔了一通。

  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的爱情,也是在默默地自我争取。可是,她做过了头,又留下了证据。证据就被搜出来了。

  但她只是低头不语,也并无畏惧惭愧之意。实际上,自从和表弟约会被鸳鸯发现,她就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后来得知表弟为此逃跑,看透了表弟的无情无义,她已经彻底寒心,开始破罐子破摔,好像早就等着被查出来的这一天。

  结果主子迎春无力保护。司棋被赶走,却拖延着不想走。周瑞家的发燥,向司棋道:你如今不是副小姐了,若不听话,我就打得你了。

  按理,副小姐是没人敢打的,教训也要凭主子教训。即便有错,打狗看主人,打这些副小姐就是伤主人的面子。司棋被赶,已经没了主子,因此周瑞家的就敢打了。

  司棋的男女作风问题,最早被鸳鸯发现,鸳鸯尚且知道替她保守秘密。却没想到,是司棋的外婆主导的一场大搜捕,把她的一切暴露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种报应,究竟该咋说呢?

  但司棋更主要的问题,怕还是出在迎春身上。迎春的懦弱无能,导致她对丫鬟置于一种放任自流状态,丫鬟们不怕她,当然要无事生非。倘若让司棋侍奉探春,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情的发生。

  至于绣桔,她的刚直泼辣,恰恰是迎春懦弱的性格给倒逼出来的。

  

红玉


  红玉对佳蕙说:你哪里知道我的心事!

  红玉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是心情最灰暗的时候。她多想接近宝玉,在宝玉面前表现一番,做一次递茶递水的事。可宝玉身边的那些大丫头们针插不进。好容易逮了个机会给宝玉倒了次茶,却又遭到秋纹的啐骂: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故, 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 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

  如果就这样发展下去,红玉早就没希望了。恰在那一次,他遇到了一个千载良机——

  凤姐正因为在山坡上身边没人,要人去给平儿传个话儿,对红玉招了招手。红玉正和丫头们玩,忙弃了众人,跑向凤姐。凭着自己干净俏丽说话知趣的本领,漂亮地完成了凤姐儿的差事(路上还遭到了晴雯等人的冷嘲热讽)。这一下子就被凤姐相中了,从此跳出苦海,成了凤姐的丫头。

  很喜欢红玉这个人物。

  她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副小姐”——宝钗觉得她眼空心大,头等刁钻古怪;丫头们排斥她,欺负她,谁都可以对她随意挑剔作践;宝玉注意不到她,连父母也对她不管不问,好像忘记了还有这样一个女儿,任她在怡红院自生自灭。

  然而,人总得活下去。虽然没有温情,没有希望,遭遇到命运的重重打击,但红玉仍然咬紧牙关熬着,忍着,坚持着,不屈不挠,主动出击,继续寻找成功的机会。最终。凭着自己独特的优势,换了份好工作,又收获了爱情,实现了命运的逆袭。

  

      大观园也是个小社会,里面的人分着等级和阶层,其关系千丝万缕,盘根错节。副小姐虽也是五花八门,千姿百态;但归根结底,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因此,从那一次次倒茶、梳洗、浇花和打扫的行动中,总会派生出来一个个悲欢交织的故事,看出一颗颗或纯洁,或明澈,或扭曲,或受伤的心……

  你若不愿看上层的黑幕,就不妨读一读副小姐们的故事。虽然接近底层,但同样能展示人性的深刻复杂。你一样可以从一个个精彩的人生故事中,看到更接近于周围生活的芸芸众生。


编辑点评:
对《《红楼梦》中的副小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