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货郎挑下乡

货郎挑下乡  作者:卢平记

发表时间: 2020-08-10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3930  阅读: 15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农村的生活方式都是小农经济模式,不像现在有市场经营场地或各种超市。只有逢五逢十集日和四月八、十月一物资交流两个大会,农村的人才能到集上或大会上交易自己的农产品,来做为家庭的需用和日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农村的生活方式都是小农经济模式,不像现在有市场经营场地或各种超市。只有逢五逢十集日和四月八、十月一物资交流两个大会,农村的人才能到集上或大会上交易自己的农产品,来做为家庭的需用和日常的开支,买卖空间非常狭隘。后来村里才有了合作社及代销店,但经营的商品很局限性,当时还能活跃农村小商品交换的另一种形式,就是走乡串村的各种货郎担了。他们是货物往来的经营者和运输者,他们肩上挑着一副担子,两头挂着两只框,货物也是各种各样,他们给了农村必要的供给,也成为了农村货运的索道。

寰俊鍥剧墖_20200810164137.jpg

货郎担也是五花八门,有卖小商品的、有头发换钢针的,有民间艺人头发换糖稀仁的,有卖瓜果的,有起刀磨剪刀的,有钉锅补露锅的,还有收废铜烂铁的和二月二专门到村里蹦玉米花的,还有专门到学校给钢笔上刻字刻图案的,还有担着小型织袜机到农村织洋袜子的,甚至还有担着炕鸡娃的布罗去农村卖小鸡娃的等等。

原本村子里一片宁静,在拨浪鼓响声和货郎的叫喊声,村里的人会陆陆续续从各自的地方而来,他们以货郎为圆心,围成一个大圈子,去围观、去欣赏,像似给农村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在我的记忆中最深的是常去我们村的一个货郎担,他的名字叫波连,年龄有三十多岁,长胡脸并且稍有点黑,中等个子。他的货郎担一头是个装商品的木箱,另一头是个简易木箱,上面有有个带玻璃的长木条框,长条框里面又分出几个小方格,每个小方格里盛的有各种小商品,有大人用的针和线、木梳、镜子、顶针,洋火(火柴)、万金油(清凉油)、大升丹(仁丹)、纸烟(香烟)洋椅子(香皂)、洋碱(肥皂)和冬季抹脸、抹手的海贝油。有女孩子用的花头绳和胭脂粉,还有哄小孩玩的皮老虎、拨浪鼓、猴上树。

最吸引小孩的是能吃的七彩糖豆和红绿白颜色的螺丝柱糖疙瘩了,以及能玩的五颜六色的各种弹子了。

波连货郎,他一到村,就边走边转动手中的货郎鼓,发出有节奏咚咚的声和伴之嘴上的吆喝声,来通知村里的人。村里的人,一听到鼓声和吆喝声就会出来去买些家里需要的东西,但去看热闹的比较多,特别是小孩子们光去愁那七彩糖豆、螺丝冰糖疙瘩和玩具。小女孩是去看那种花头绳和胭脂粉,但也有大人们会给自家的小孩子买些糖豆、花头绳和玩具皮老虎、拨浪鼓等来哄孩子,小媳妇、老太太也会买些针线、木梳、镜子、洋火(火柴)、洋碱(肥皂)等日常用品,但大部分人都是瞅瞅看看凑热闹。

寰俊鍥剧墖_20200810164147.jpg

我们望城岗村是一个比较大的自然村,每年过春节村里要唱几天戏,加上距县城比较近,所以城里城外附近的小货郎都会挑着货郎挑去我们村戏台子下面看戏卖货,有卖焦麻花来,有卖花米团和山楂串来,有卖核桃花生来,有卖冰糖疙瘩、芝麻糖来,还有卖小孩们吹那洋茄子来、玻璃补灯的等等。要说最有趣的还是其中大约五十岁的那个老汉的货郎担,他的打扮与众不同,他的头发较长并挽起来扎了个竹签,让人看着好像是一个道士,他的叫卖声暨通俗又押韵:“花米团、焦麻糖、纸烟、青果糖、葫芦钱、腊旦、裤带、灯捻。”他一边看戏一边叫卖做生意,给看戏的人增添了许多欢笑和热闹的气氛。

最吸引小孩子的还是挑着货郎担用头发换糖稀仁的民间艺人,他的挑子也很特别,一头是一个简易的竹筐,竹筐里放着一个盛头发的布布袋,筐子里还放了一个小四方形的铁盒,铁盒里装着一小捆竹签和一把加工用的小剪子。挑子的另一头是个小炉子,炉子里面有点很小的暗火,炉子上面又放了一个带手扶棒的小铁瓢,铁瓢里有少半瓢不软不硬的糖稀隐隐约约冒着热气。他一到村挑子一放先吆喝一声:“头发换糖稀仁来呦!”他这一声不要紧,小孩子们就会到自己家或邻居家的土墙缝隙里或墙窟窿里寻找头发。因为那些年代,农村妇女和老太太梳头发时,把梳掉下来的头发也舍不得随便扔,用手指一卷一卷就把头发塞进了墙窟窿或墙缝里,所以小孩子们只要见到墙窟窿或墙缝都会一个一个的去检查一遍,但最终多少都有点收获,然后拿到这民间艺人那去兑换糖稀仁,民间艺人会按谁拿的头发多少,给他加工些猴子、鸡、小鸟、兔等小动物。民间艺人的手头也快,眼技也不错。他拿出一根竹签,往糖稀仁里一蘸,再用手捏几下,便拿出一个小剪子,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糖稀加工成了像猴、鸡、小鸟、兔子的小动物了。孩子们拿到这又好看又能吃的小动物高兴极了,一边看一边用舌头津津有味的舔着,然后慢慢地把它消灭掉。

寰俊鍥剧墖_20200810164143.jpg

每年夏收过罢以后,到村里卖瓜果的也不少,有卖李子来,有用李子换麦来(因没现钱用麦换)有卖山葡萄的、有卖杏的,有卖甜瓜和西瓜的,但相应来说卖西瓜还是比较受大人和小孩喜欢的。那年代卖西瓜不像现在的西瓜品种,花理胡瓜皮。那年代的西瓜品种皮是重绿色的,西瓜仁是半黄红色的、西瓜籽也很大黑色的。据说西瓜地上的肥料里掺有豆饼、芝麻饼之类,所以西瓜个大吃着即甜还带有香味。虽然说村里常有卖西瓜的,但能买起西瓜吃的还是比较少的。当年买西瓜也不像现在,要买就买一个两个囫囵的,而是一块一块去买,卖瓜者也是挑着担子,两头是个睁眼篓装有六七个西瓜,其中另一头睁眼篓的上面放了一个长木条盘,长木条盘里放着切好的几块西瓜,有五分钱一块的,有一毛钱一块的,还有五毛钱一块的。去买西瓜的人一般都是买一块在卖西瓜摊前就吃了,拿回家里吃的也有但很少。

每次只要卖西瓜的挑子往地上一放,就会引来村里三、四个五六岁的小孩们,有的赤肚子,有的穿个小裤头。他们主要是来拾西瓜籽和遛西瓜皮的,只要吃西瓜的人往地上吐出一个西瓜籽,小孩们会赶快去地上捡,特别是吃西瓜的人吃完西瓜皮往地上扔时,他们会一哄而上争先恐后的去地上抢。如果遇到心善的吃瓜人他会故意往瓜皮上多留些瓜仁让孩子们去遛。但大多数吃瓜的人都会吃的很净。孩子们去啃瓜皮也得看吃瓜人多少,如吃瓜子多了,每个孩子都会有机会抢到一块瓜皮吃,如果吃瓜人少了,就很难抢到。孩子们为了自己能抢到一块瓜皮,他们的两只眼睛会不断的瞅着吃瓜人吃瓜,等待瓜皮往地上扔,有时吃瓜人自己也感到很尴尬不好意思。有时孩子们为了能捡到一块瓜皮也会发争斗。那场面即同情又无奈。提起遛瓜皮还有一个笑话:据说有个人进城赶集,恰巧碰到他家的小孩子在西瓜摊前抢西瓜皮啃,他看到后怕熟人笑话没面子,就故意大声对她孩子说,家里放着有瓜你不吃,却在这溜瓜皮,真会丢我的人,说完话又用手拍拍孩子的肩膀小声说,捡那瓜皮厚的给你妈捎一块。

自从改革开放后,农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农村需要用的吃的基本都到个体商店和超市去买了,往年那货郎担、民间艺人、下乡剃头等各种挑挑子的基本看不到了,现在到农村走乡串户的基本都是开着三轮车和面包车了,有卖豆腐和凉粉的,有卖锅贴馍和肉卷馍的,有卖油条和油馍的,有卖瓜果和各种蔬菜的等等,使农村人不出村就能买到自己所需要的食物和用品,这也说明农民手中有钱了,生活越富裕提高了,和城市人们的生活水平没有很大差别了。

如今,货郎虽然不见了,但我的记忆始终没变。

 

 

                                   

2020年7月26日


编辑点评:
对《货郎挑下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