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感悟小品 > 攒忙

攒忙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8-09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1280  阅读: 139  评论:0条 推荐:4星

 

  终究是酷暑,尽管立秋已过,炎热却似乎更甚。想想也是,这里是江南,不能和老家的气候相比,那种立了秋凉嗖嗖的说法只适合黄河流域及以北的的地带,且还是夜晚的时段。

  太阳老早的等候在上空,以致让我错以为已经误了时辰。不是么?七点钟的阳光,恍然如正午般的炙热,可知太阳早已从五时许来打卡守候。

  树叶儿纹丝不动,就连早起的鸟儿也深藏在树冠的浓荫里懒惰的鸣叫着。知了倒竭尽全力,只是它们单调的尖鸣,只会令人增添更多烦恼的心结。

  我有点反悔了,给朋友的承诺是八点准时到影视基地汇合。承诺的时候是躺在空调屋的床上正惬意的听着音乐同时在刷着头条,远不曾料及太阳下难挨的火热。朋友已好久不曾联系了,突然的电话让我感受到友情的弥足珍贵以及对他提议见面的渴望。见面的方式很特别,就是陪他在影视基地做一天帮工,至于具体情况见面详谈。

  已经许久不曾进入影视基地了,以前工作的场所和基地一墙之隔,且有大把的空闲时间进入,做个群演、搞个场务、看护道具、辅助置景等。当然,那时候和朋友租住一起,虽说工作性质不一样,可所谓的攒忙是少不了的,春夏秋冬、黑夜白天,随叫随到。从起初的新奇以至最后的厌烦,不过却从未拂逆朋友的邀请,顶多是推拒不得的无奈。

  朋友到上海接拍广告了,我才得以解放。当然日后的工作也不允许我朝三暮四,况且我也不喜欢他们那种毫无人性的工作方式:为了一组镜头可以一个甚至几个昼夜的连续不停。

  今天的任务是布置新房,得从郊外的道具库把租赁来的家具搬到二楼的婚房内。一个箱车,四个临时搬运工,听起来为电影拍摄而准备工作,可高大上的背后则是苦力,一个比上班还辛苦百倍的苦力。别以为道具就是假的东西,实际它真实起来比普通的家具还讲究。大立柜、梳妆台、八仙桌、双人床,稳妥妥的实木,装车、卸车、顺着木楼梯往阁楼上抬,纵使四人单趟,也可令你大汗淋漓,慢吞吞的抬上楼,噔噔噔的跑下楼,摄影人的节奏你得跟上。

  如果对小说里古代小姐所住闺阁无从感知的话,今天之见便全然了解。踏着木质楼梯,你的步量会有一种别样感觉,说不出的那种轻盈,完全没有水泥或钢制楼梯的坚硬。全然木质的房屋,因由着雕梁画栋、因由着陈设布局、因由着古朴清凉,给人以穿越时空的爱恋,恍若邻家女子大婚前,自个便是攒忙的一员。

  家具在美工的指导下陈设完毕,剩下的就是小件的摆放。铜镜、梳篦、床帏流苏、文墨画幅等,灯笼悬挂、窗纸剪贴、红绸花固定……

  闲看成果的时候已是花灯初放时刻,为了不误明天的拍摄,还有精细的工作等待他人来完成。而我们,作为苦力的搬运工作也基本完成,一天的劳累之后,看到这诗意的场景,心里竟禁不住向往,或许这奢华的洞房,纵若是当今,也不可多得!

  不知道这是什么电影的场景,也不想打听,可感觉今天所带给自己工作乐趣的并不是最后达到的终点,而应当是工作的历程。辛苦归辛苦,却亦如其他不安分的休息天一样,心之所得如富足般充实。


编辑点评:
对《攒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