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如斯我闻 > 洪水冲毁砖桥沟

洪水冲毁砖桥沟  作者:闫书卿

发表时间: 2020-08-07  分类:如斯我闻  字数:1886  阅读: 262  评论:0条 推荐:4星

老肚饥呀——老肚饥,俺的肚子老是饥喲!自编自演随口而出的信天游歌词,粗犷的声音响彻云霄,盘旋回荡在外方山一条叫砖桥沟的小山沟的上空,不着调子的歌声,没有乐器伴奏,只有山谷的回声,像是多人在演唱一
 



"老肚饥呀——老肚饥,俺的肚子老是饥喲!……"


自编自演随口而出的信天游歌词,粗犷的声音响彻云霄,盘旋回荡在外方山一条叫砖桥沟的小山沟的上空,不着调子的歌声,没有乐器伴奏,只有山谷的回声,像是多人在演唱一首二部轮唱山歌,居住在山沟的村民是嵩县黄庄乡枣园村的一个互助组,她们正在山坡上的豆子地里薅草呢,边干活边唱的是互助组的男子金根娃,金根娃经常参加村里的戏剧团拍戏,懂点戏曲,干农活时常扯开喉咙亮亮嗓子,有人劝他别唱了,省点力气干活,他不仅不停下来,反而唱得更有劲了。


"该乐呵——,那么就乐呵喲——,不着(知道)哪天一结果——"


"该乐呵,咱就乐呵呀,管他哪天一结果!"


砖桥沟位于黄庄乡南枣园村西北部,西北东南走向,从沟口到沟脑大约有六七里地,沟口拐了个弯,大致成辘轳把状,沟两边山高坡堵,多长些荆棘栗杂低矮灌木丛,沟底狭窄,沟里溪水清澈见底,常年流水不断,水流入北汝河,是汝河的一条支流。沟里住着十几户人家,组成一个互助组,分别住在两个地方,一部分人家(李群,李无忌,王宝娃,王孟州,王成喜,李崇德六户)住半沟,一部分人住在沟脑,形成两个自然村,耕种沟里几十亩坡子地,沟脑全是堰平地,阴坡根住着谷家,程家,房家,金家,李家五户几十口人,谷家,住地势稍高;房家住稍外边。尽管生活水平低,常常吃不饱饭,但是比住在外沟的人生活要好些。


这是1958年农历5月30的后晌,全体互助组的劳力像往日一样都在坡子地里薅草,谁也没有料到,一场意外灾害就要大难临头,金根娃的歌唱一语成谶,成为最后的绝唱。

傍晚烧汤时分,从北边的老窝崖上方飘过来一片黑色的云彩,墨锭一样,越来越黑,越来越近,山雨欲来云压顶,让人感到害怕,刚喝罢汤,枣园村,吕屯村,辽座村一带下起了大雨,夜色笼罩着,人人都躲在家里,砖桥沟成为暴雨中心,大雨瓢泼似地往下倒,百年不遇的大暴雨让人坐卧不安,砖桥沟里的人都不敢出门,各自守在屋里,四周一片黑暗,黑咕隆咚啥也看不见,人人不敢睡觉,房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屋里的碗筷也是蹦跳着响声不断,偶尔一声炸雷,一道闪电,更是让人害怕,山上洪水像猛兽一样顺沟而下,继而,沟脑住的人家房后的辣子树坑产生滑坡,整个山体滑坡,程家,金家,李家三户房屋被冲毁,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砖桥沟被冲毁的面目全非,辣子树坑一道洼整体滑坡,沟脑的堰平地不见踪影,村民居住的房子房倒屋塌,地毀树尽,沟底乱石遍地,几家人被刮跑。程家被刮跑五人,程少先父亲程狗娃被刮到半沟,身子被沙石淤埋半截,虽幸免于难,被救后没几天就去世了;程家老二程少先(又名长有)和母亲,程少先大侄子程军,二侄子程进宝被刮跑,没有踪影;程少先嫂子唐~~及一对儿女,躲在一根塌陷檩条下形成的一个狭小空间,幸免于难;李家李老末(男,20多岁,退伍军人)李栓(当时任高级社的社长,40多岁)弟兄俩和母亲金氏3人被刮跑,李老末刚过门半年的媳妇宋~~幸免于难,牙冠破碎,医治多日病愈;金家金根娃(30多岁)和母亲,年仅5岁的次子金现被刮跑,长子寿娃被刮到半沟,夹在石头中间,侥幸生存。


六月初一前晌,枣园村,吕屯村不少村民自发从吕屯后坡翻山越岭到砖桥沟进行救援,把受伤人员宋~~,程~~等抬到吕屯村卫生室救治。


与砖桥沟搭界的辽沟(辽座村)也下了大暴雨,沟里涨了大水,但没形成大的灾害。多日后,枣园村头道河的金留娃在砖桥沟下边的汝河滩放羊,见一大群苍蝇,上前一看,发现一只人手,挖开沙石,原来是一具女尸,经仔细辨认,原来是金留娃的姐姐——李拴的母亲金~~。其余人都刮得没有踪影。


编辑点评:
对《洪水冲毁砖桥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