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章

第四章  作者:段衡吉

发表时间: 2020-08-04  分类:长篇  字数:3403  阅读: 1565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下凹又搬来了一户人家,看样子有些家底,从外面雇了十几个人帮他建屋、搬运家具,这些人天天穿梭在下凹与街口镇之间,把原来不成型的山道踏成了清晰、平实的路。入住那天请了周翠花、刘明丽与王喜三家去吃饭,说些以后请他们多多关照之类的话。其实她们哪有精力和能力关照他,两个男人在外生死未卜,孩子们每餐只能吃个七分饱,这些都够她们心烦的了。

简辛业总是喜欢往河里的大水坑跑,有时一个人也去,有时一天好几次。他的眼睛常常望向王喜家的方向,每当王淑华端起洗盆往大水坑去的时候,他便扔下手中的活计跟随过去。一开始他并不敢说话,他只是跳进水坑洗他那黝黑壮实的身子,有时故意激起一些水花溅到王淑华跟前,抬头看时,发现王淑华并没有理他。

终于有一次倒是王淑华先开了口:“你为什么总是来这里洗澡?”

“呃,你为什么总是来这里洗衣服?”

……

“你该早点回家,你妹妹会找你的。”王淑华叫简辛业帮她拧干衣服的水,两人面对面地抓住衣服的两端,心跳欢快而急促。

又过了些时日,两人的陌生感渐渐消除,已能扯上一些闲话。简辛业提出想和她去河的上游看看,看它究竟从哪里流过来的,王淑华竟然同意了。两人溯河而上,在野山怪石间穿行,全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经过一次河道的分叉,又经过几次河道抬升,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幅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这里很像下凹,只是比下凹小一点。依然是群山环抱着一块盆地,一条小河从山下经过。对面山腰上有一个巨大的洞口,巨石张开如大嘴。这洞里有些破碎的泥罐、陶碗,想必这山里曾经有人居住过,只是不知是哪朝哪代了。在时间的长河中,兴旺与荒芜的更替不过是轮回中的沧海一粟。

有诗云:

昨日肩擦背,今日草连苔。

瓦碎先人去,墙起后人来。

简辛业与王淑华已不知是第几批来到这里的后人,他们会在这里建起村子,繁衍生息,许多年后他们也会变成这里的先人,随断壁残垣湮没于荒草中,谁也逃不过时间的荡涤。

“这里这么荒凉,会不会有狼、老虎?”王淑华问道。

“怎么?你怕了?放心,有的话我就让老虎先吃我,你就趁机逃跑。”简辛业说道。

“傻子,老虎来了我们两个都不够它吃的。”

两人席地而坐,简辛业望了望王淑华,虽头发凌乱、汗流满面,但仍楚楚可人。当王淑华把头靠上他的肩膀时,他顺势揽住了她柔软的腰肢,触电的感觉让他眩晕。

“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简辛业发誓,王淑华靠的更紧了。

 那天他们转了很多地方,走走停停,在某一个山头他们发现下凹就在山的那边,相隔很近,只是无路相连。玩至傍晚,两人才沿河下山,意犹未尽。

这些天简秀莲已渐渐发觉了简辛业与王淑华的关系非比寻常,这让她心烦意乱,特别是当这天简辛业傍晚才回来时她朝他发了火,斥责他到处乱走,活也不干,叫他干脆别回来了。晚饭她也没吃,就坐在床边嘟着嘴发愣,任凭简辛业怎么说也无用。周翠花破口大骂。“没良心的!都怪传富造的孽,收留了这没良心的崽子!”倒是刘明丽异常平静,她闭若金口,即不回击周翠花,也不训导自己的儿子,像个局外之人,又像个看透一切的智者。

简辛业依旧每天去大水坑,依旧每天听周翠花一家的斥责,他呆在屋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他讨厌那里,一刻也不想呆。直到这天周翠花告诉他:“你们还是离开吧,我不想看到我的秀莲再受伤害。”

“那我们要去哪里?我们现在哪里也去不了。”

“这我管不了,你们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

刘明丽说道:“我们会走的,但要等玉堂回来,没有男人。我们娘俩会死在外边的,那样你们也无法向玉堂交代。”听到这话周翠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这天刘明丽叫住简辛业问道:“你是要王淑华还是要简秀莲?你要想清楚,你都快十八了,是个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我要王淑华!”简辛业说的很坚决。

“那好,那我们就准备离开这里吧,等你爸回来就走,天大地大总有容身之处。”

简辛业想到了一个地方,他和王淑华偎依的地方,就在山的那头,或者说就在山的上面,那里有水有地,草木茂盛。他操起镰刀从山脚砍伐到山顶,几日后,在那茅草和树枝簇拥间便露出了一条蚕丛鸟道,后来的人又陆续在这条道上加了石阶,不多不少,共一百阶,唤作百步陡。简辛业在那新地方搭起了一间茅屋,那是他和王淑华的忘忧之地,他们常常一整天呆在那里,因为饥饿,他又垒起了一座简易灶台,王淑华便经常带些粮食过来炊煮,王喜夫妇也从未阻止她。

简传富回到下凹时,已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乞丐、野人。他掏出几块银元放到周翠花手里,“就这么多了,赔了几块。”周翠花并不在意他的钱,她欣喜的是人回来了,人比什么都重要。刘明丽走过来,未见着简玉堂,心一下悬了空,整个人似跌入了山谷,身子轻飘飘的。

“嫂子,对不起,是我没看好玉堂,他被抓去当兵了,本来我也要被抓去的,因使了银元才放得一个回来。”简传富自责地说道。

“完了,他不会回来了。”刘明丽瘫倒在地。简传富扶起她,安慰她,“玉堂一定会回来的,打完仗就回来了,说不定到时已经是个军官了。”

当天刘明丽收拾行李准备带简辛业回城里,她不想孤儿寡母寄人篱下,简传富拦住不让走,他答应过简玉堂要照顾他们,他也知道城里兵荒马乱,大仗将至,让他们走等于让他们去死。

“那也不能呆在这里,在这里只有伤害。”

简辛业想到了一个地方,“上凹!去上凹吧!”他这么说时,众人皆一脸迷惑,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说“上凹”两个字。很快他们的迷惑驱使他们来到那里,他们看到那有两间茅屋宽敞而结实,灶台的灰似刚刚冷却,屋旁的荒地已翻了新,随时可以下种。简传富忙夸辛业这孩子能干,比他父亲强,刘明丽则两眼湿润,“辛业,你受苦了,你已是个大人了,我们把你逼成了一个大人。”此时她已下定决心要在这里等她的丈夫,等她孩子的父亲完好无损地归来。


编辑点评:
对《第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