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八十三章 名扬海外

第八十三章 名扬海外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20-08-04  分类:长篇  字数:11016  阅读: 481  评论:0条 推荐:0星

 


   柯家英和陶锦鹏好不容易才把众记者送出门诊楼。一个劲地笑着说招呼不周,下次一定安排帅小泽和他们好好聊。看他们逐个开车驶出医院,才无奈地往门诊楼走。陶乐乐猛然间发现帅小泽的法拉利从侧面驶向大门口,随即消失,连忙拉父亲衣服。
    “乐乐,你都二十多岁了,咋还拉我衣服襟?”陶锦鹏侧过脸看女儿。
    “老爸,你跟柯伯伯逼婚的事情要泡汤了!”陶乐乐幽幽地说。
    “没关系!等一下我和你爸非让小泽把日子定了!”柯家英停住身子说。
    “来不及了!小叔叔跑了!”陶乐乐右手指着大门口,“刚看到他法拉利开出大门。
    “哟,这个滑头!病都没好就往出跑。老陶,打电话约他明天吃晚饭!”柯家英快步向里面走,手机还在病房呢。
    陶锦鹏无奈地笑了笑也快步跟上,从口袋拿出手机。
    陶乐乐小跑着跟两人,嘴里却没停:“我刚才好像听小叔叔属下跟梁甜说,他二十号要在伦敦颁奖,只怕最迟明早就得飞走!”
    “你这孩子,咋不早说呀?”陶锦鹏亲昵地责备。
    “这不是还没机会嘛,刚才全是记者!”陶乐乐吐了吐舌头,“柯伯伯,干脆今晚到小叔叔公寓,连夜逼供!”
    “回去再说吧,小泽一个多礼拜不在公司待,说不定晚上又要加班看文件。”柯家英说着走进了电梯,“老陶,要不,咱俩去趟凤城北河东村?跟没见过面的阿姨合计合计?毕竟这三角男女感情不好处理,咱当哥的说兄弟可以,跟人家小敏说不上话。据我所知,俩人感情也好多年了!”
    “好吧,顺便也看看他的独体别墅,听说比西安荷院环境好的不是一星半点儿。”陶锦鹏说着按了电梯,电梯缓缓向上升。
    马子祥开着奥迪A3在连霍高速上自西向东行驶。他用右手食指挂掉耳机,然后从后视镜看小泽母亲和奶奶。她们从离开医院到现在将近两个小时,包括到招待所取行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马子祥在服务区买的热豆浆也没有喝上半口。
    “阿姨,不用担心。小泽福大命大造化大,不会有事儿的!”马子祥安慰道。
    “才不会担心他,我是害怕佳佳想不开,多好的媳妇,他咋就不知道珍惜咧?这俩人的婚姻咋这么多磨难呢?”关爱红提起儿子就来气。说不担心那都是假话,在他昏迷那几天,不知道向老天爷祷告了多少遍,希望通过这道坎。直到他醒来才稍微放心些,可如今最揪心的还是他跟王易佳的婚事,上回离开时还说保证找到佳佳,半年的时间就变心了,怎么不让当妈的难过。
    俗话说,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马子祥非常理解做母亲的难处,赶忙安慰:“阿姨放心吧,佳佳也没事儿。刚才衡信打电话,说陪佳佳一起回西安了。说她明天照常上班儿,还说让你不用担心。”
    “多好的孩子啊!泽妞真是脑子犯混!”奶奶听了感慨不已。
    “妈!别提那个坏良心的东西!要是有小信、小祥一半好就不用操心了!”关爱红越说越生气,“他这回要敢负了佳佳,我保证不再认他这个儿子!”
    “阿姨,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小泽,他也不希望发展成今天这局面!”马子祥赶紧解释,害怕她们母子误会加深。
    “哦?”关爱红诧异地看看马子祥。靠在后座思虑良久,忽然问:“小祥,阿姨平日对你咋样?”
    这句话把马子祥吓一跳,还以为关爱红生气了,连忙接话:“阿姨,你对我跟我妈一样,我有时候都想跟高林一样叫你妈。”
    “那行,那就当是你妈吧。我看你和小刚打小在跟前长大,早把你们当孩子了,比小林还亲一些。”关爱红还真没客气,“小祥,你老实跟妈说,那个没良心东西和小敏是咋回事儿!”
    “啊?妈,我这,这事儿我知道的没衡信多,要不还是到家打电话给他问吧?”马子祥立刻就发觉问题不对,可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往衡信身上推。
    “是不是?”关爱红将信将疑地看看倒车镜里的马子祥,“小祥,你该不会骗妈吧?”
    “我敢发誓!”马子祥立即举起右手,嘴里还在补充,“妈,小泽跟高育红的事儿我差不多都知道,他跟小敏之间我知道的真不多。”
    “哦,那好吧。”关爱红淡淡地说。马子祥瞬间松了口气,忽然又听她说:“那你先说说那个高育红的事儿,关于小敏,知道多少说多少。”
    “让我想想。”马子祥刚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儿,沉思半分钟,把心一横说了起来,“刚上初一时,小泽就喜欢上高育红,她是我们的班主任,也是大铭他小姑……”

袁欣敏没能追上王易佳,难过地在姜谭路道沿边哭泣。心里这乱啊:佳佳还把我当最好的姐妹,可我却两次伤害她,几次三番的跟她抢男人,我算什么好姐妹呀?可是小泽怎么办?他是那么爱我,这次还险些死掉,我不能再伤他的心!阿姨那边儿可又怎么办呢?她和奶奶都坚决承认佳佳是唯一的儿媳,我又咋能这么自私地为难她们?老天爷,我该咋办?做人咋这么难啊?

在她身后五六米,高大铭不远不近地跟着。既不敢走近劝她,也怕离她远了有突发事件不赶趟。因为他不能劝,而且劝了还起反作用,还要尽心保护她,虽然已经不再是他未婚妻。

眼看袁欣敏进办公室把门关上,高大铭还是有些不放心,让一秘书处的黄文静端杯咖啡进去。她出来时说领导在看文件,这才转身回办公室。出门碰到小敏父亲迎面走来,又陪他一起回到袁欣敏办公室。小敏父亲往沙发上一坐,什么话也没说,也没责备女儿几句,低头想着事情。

高大铭沏杯茶放在小敏父亲面前茶几上,转身来到袁欣敏桌子前面椅子坐下。几分钟后仍旧见他低头不语,向办公桌后木纳的袁欣敏使眼色。

袁欣敏同样觉得意外,按常理父亲起码也得骂几句。慢慢地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来说:“爸,对不起!”

小敏父亲抬起头来,眼神带着少有的悲切。淡淡地说:“敏啊,爸没把事情办好,辜负了你妈和爷爷奶奶的嘱托。连事情前因后果都没搞清,回去没法跟家里交代。唉,不说了,我回凤城啊!你也不要再钻牛角尖儿,把心放宽,爸相信小泽能处理好你们的关系!”说完站起身就要往门口走。

“爸,你先别走。”袁欣敏伸手拉住父亲胳膊,低声说,“是我没能处理好跟小泽的关系,让你和家里人担心了!等我处理完手头事情,陪你转转,过两天再送你回去。”

“转啥呀?爸这心里跟压了个石头似得,都不知道咋跟你爷奶交代。碰见佳佳父母大铭父母,我怕钻地缝都找不着啊!”小敏父亲心里确实乱的够呛,犹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高大铭赶忙走过去,恳切地说:“叔叔,你这么远来一趟不容易,起码也住两天。你要这么一走,我爸知道还不骂我?”

“要我留下也行。”小敏父亲回头看着女儿说,“你必须把你们仨人之间这些事儿说道说道。我可以不跟你爷奶说,但我心里得有数。”

“这,爸,你先坐下,我说,我全说行吧?”袁欣敏眼圈都红了,这次明白父亲是跟自己怄气,拉着他坐回沙发上。

“小敏,你跟叔叔先聊着,我下去给咱定饭,一会儿给你打电话。”高大铭不好意思呆在这,说完没等袁欣敏同意就出去了。

袁欣敏在父亲身边坐下,从认识帅小泽开始讲。包括暗恋,包括和王易佳从姐妹情深到喜欢同一个人,再到结盟,一直说到他前几天为她唱歌晕倒。小敏父亲侧耳倾听,有时哀伤,有时叹息,心情跟着女儿的事情发生变化。

LEAF(杰出建筑师论坛)颁奖典礼在伦敦的AA建筑学院大礼堂举行。来自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建筑作品在这里展示,各大媒体和建筑界专家学者云集。《Architectural Review》、《Domus》、《A+U》、《世界建筑》等著名建筑杂志社主编与三十几位世界级建筑设计师担任评委。

帅小泽第一次出现在这样的场面,还真被惊住了。若不是秘书蒋襟玉和菲利克斯的秘书在旁边提醒,他很有可能在当场出丑。颁奖典礼开始后,一个接一个获奖者上台,几乎都是成熟稳重中年人。虽然不同肤色,但个个都是春风满面,谈吐大方得体。蒋襟玉提醒他上台后不要慌乱,随便说几句客气话感谢一下主办方就行,因为颁奖台上没有人带秘书。

主持人叫到帅小泽,宣布他是第一届欧洲杰出建筑师论坛最佳独栋住宅奖获得者。他微笑着上台,接过奖牌和证书后,和颁奖嘉宾握手。然后向主席台鞠躬,向三个方向的观众席鞠躬,把台子上的话筒往下摁了摁咳嗽一下说:“谢谢,谢谢主办方,谢谢尊敬的评委,非常感谢!能拿到这个奖,我必须感谢两个女人,一个是给我设计灵感的我的至爱袁欣敏。另一个是带我进入这个行业,无微不至照顾我的爱人王易佳。如果你能听到或者看到,我想对你说声谢谢,我愿意用后半生报答你!”说完眼里泛起泪花,再次鞠躬。他转身下台,四下想起热烈掌声。

回到位置坐下,秘书蒋襟玉悄声问他,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说不同的至爱和爱人,要用后半生报答的是哪一个?帅小泽这下又傻了,刚在台上光激动了没说清楚!当时只是有感而发,没想那么多,可再想回头上台补充依然不可能。转念一想:算了,反正这么多人没几个认识我的。只要小蒋不乱说,伦敦离西安和凤城十万八千里,小敏和佳佳都不会知道。

颁奖结束,是个大型酒会。菲利克斯引荐帅小泽了认识几个杂志社主编,还有几位英国名流。有记者拍照,他以为是主办方拍照留念,主动和多位世界级建筑大师合影。

第二天早上,帅小泽和蒋襟玉到牛津大街一个花园餐厅吃早餐。不断有陌生人往这边看,还有人过来跟帅小泽握手。紧接着在吧台旁边报刊架上看到自己的照片,让她拿过来看什么内容。她笑着拿来三份不同的报纸,惊喜地看着他。说《泰晤士报》、《金融时报》、《卫报》都拿他当封面,还刊登他说的那两句话,点评说他是后现代浪漫主义设计师。

帅小泽没心思吃饭了,感觉把人丢到了英国。打包了份汉堡,一杯咖啡,往酒店走。还让蒋襟玉立刻订票,尽快离开伦敦。她笑嘻嘻地把三分报纸叠整齐装进挎包,然后拿出他手机,打算拨酒店前台订两人飞洛杉矶机票。正在拨区号,来电话了,是菲利克斯打的。他告诉她,有位爵士要见帅小泽,让两人在酒店等着,他立刻派车来接。

诺尔曼·弗萨特爵士的公馆,位于老城区,周边的建筑古老而庄重。爵士是位德高望重的七十多岁老人,白发如雪,精神矍铄。穿着黑色燕尾服,扎白色领结,跟电影里的皇族贵胄一样。见到帅小泽以后老人先微笑着让进会客厅,落座后才上下打量他,接着说了几句客气话进入正题。

原来诺尔曼·弗萨特爵士也是搞建筑设计起家,许多世界著名建筑出自他的手笔。他由于昨天参加一个家族里重要的活动,所以没参加AA建筑学院的颁奖典礼。今天一大早看报纸才知道有帅小泽这么个人,而且已经轰动整个伦敦建筑界。引起他注意的一方面是帅小泽的年纪,更主要还是因为他是本届杰出建筑师论坛唯一一位亚裔获奖者。而爵士一直对东方建筑比较感兴趣,几十年前就到过中国香港,很希望手下设计师队伍里有位中国设计师,为他的方案添加点中国元素,却始终未能如愿。

听蒋襟玉翻译完,帅小泽站起来先表示感谢,随即就婉言拒绝。他现在最想做的还是立刻找到王易佳,为她看好脸上的疤痕,然后给她解释清楚跟袁欣敏的感情,希望她能谅解。接着再回老家恳求老妈,哪怕跪地不起也要求得老妈同意,再就是跟袁欣敏在别墅举行婚礼。当然,这些他不能跟老外说,免得人家笑话他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蒋襟玉替帅小泽向爵士翻译以后,菲利克斯也替帅小泽解释。爵士笑着点头,希望他回国后再考虑考虑,随时欢迎他的加入。帅小泽再次感谢爵士的盛情邀请。爵士留他们吃午饭,聊了很多建筑方面的见解。几个小时下来,帅小泽觉得获益匪浅。临告别,爵士又送了四张英国皇家歌剧院门票。

菲利克斯送帅小泽两人到酒店,直接在大堂等他换衣服。随后接菲利克斯的夫人一起用的晚餐,晚餐后四个人一起到歌剧院看歌剧。

帅小泽本就不喜欢这种咿咿呀呀的歌唱方式,再加上晚饭吃的有点多,尤其红酒的作用,一直在剧院打瞌睡,甚至传出呼噜声。吓的蒋襟玉也无心看节目,专心留意他,看着要打盹就摇晃他,还好没闹出笑话。

出了歌剧院,帅小泽精神又回来了。告别菲利克斯夫妇,带着蒋襟玉到泰晤士河畔一个酒吧,喝到凌晨两点才回酒店睡觉。

到洛杉矶国际机场,是十二月二十三号,当地时间晚上十一点半走出人流。

梁甜在出口等着,见面后接过他的行李箱往外走,到停车场上车往中心方向驶去。一路上半句话也没有说,连认真看他两眼都没有,每次别后重逢那种欣喜的情绪完全看不到。回到酒店房间,把他箱子放下转身回自己房间。在往常即使不留宿,起码也要笑着拥抱一下。

这下帅小泽真有些莫民奇妙,有心再打电话问她原因,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只好洗澡睡觉,不安的情绪却没能放得下。

二十四号早上起床,帅小泽正在浴室洗漱着,有人敲门。边刷牙过去开门,是衡信、马子祥、高林,看脸色都带着很大的情绪。

“哎,帅小泽,你能不能不要吃着碗儿里瞧着锅里?”衡信一进门就直接盯着帅小泽的脸,说话语气显得极度不满。

“唔唔……”帅小泽嘴里还在刷牙,几步走到洗手盆吐掉泡沫。扭头看衡信,“小信,你这是怎么了?吃火药了?”

马子祥扬扬手里一沓报纸,摔在帅小泽胳膊又掉在地上。气哄哄地说:“自己看吧!亚裔浪漫主义设计师!手里拿着奖牌,脑子里想的左右逢源!”

“哎,祥子,你咋也——”帅小泽说着把牙刷丢在洗手盆边,捡起报纸。Los Angeles Times(洛杉矶时报)中文版头版就是他在伦敦领奖时的图片。看到“亚裔浪漫主义设计师获奖不忘新欢旧爱!颁奖台大胆求爱!”立刻就明白他们为什么生气,连昨晚梁甜的满脸不高兴也瞬间明了。幽幽地解释:“呵呵,这报纸上的话也能信?都是添油加醋的!”

“你有没有在颁奖台提到袁欣敏?有没有提到王易佳?不然人家老外咋会知道?这些话让佳佳看到后会咋想?脑袋在屁股上长着呢?”衡信眼睛瞪得溜圆。

“小信,先别急,让我洗完脸再说——”帅小泽知道他们是因为关心他才这么紧张的,这也正是好兄弟之间最直接的体现,尴尬地笑着,却被高林打断了。

“老板,这回我也不能帮你了。咱妈走的那天让我盯着你,可你不吭声跑到英国,又惹这么大麻烦,咱妈肯定很难过!我不管,你必须把咱妈哄笑!”高林瓮声瓮气的话,让帅小泽想起老妈疼爱自己和高林的样子。心里猛的一酸,低头洗脸。

洗完脸出来,三个人分别在卫生间门口三个不同的方向站着,眼睛盯着帅小泽的脸。他这才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他们必然经过商量以后才决定这做的,看来没有个结果是很难收场。

“三哥,不能再这么拖拖拉拉了,你跟她俩的事情已经到了必须做决定的时候。你是没看到咱妈那天从医院走以后是啥脸色,懂不懂啥是欲哭无泪?从宝鸡一路回到凤城,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马子祥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称呼帅小泽了,而且还称呼关爱红为“咱妈”,这种真诚让帅小泽觉得压力非常的大。

“我知道,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娶小敏。”帅小泽在说这话的时候,走到沙发跟前坐下。

“不能娶小敏!”衡信快步到沙发面前,直盯盯地看着他,语气坚决还带着怒意,“娶了小敏,佳佳怎么办?”

“小信,你坐下说。”帅小泽伸手拍拍另一个沙发,“前一阵在宝鸡我想通了,我一直最爱的就是小敏,非娶到她不可。放心,在娶她以前,我会先找到佳佳,给她把脸看好,求她原谅我!”

“你脑子坏了吧?为啥非要跟高老大抢媳妇儿?咱七个结拜的时候咋说的?你忘了?说好了不能跟兄弟抢女人,更何况人家都订婚了!”马子祥也走过来,跟衡信并排站着,两个人都不坐。

“大铭已经跟小敏家退过婚了,前几天袁叔叔来医院,就是大铭带过来的!”帅小泽看着他们,心里也挺难受。

“那也不行!你是不是叫鬼迷了心窍啦?小敏这些年为你做过啥?上高一时把你逼退学,前几天差点儿把你冻死!佳佳为你做过啥你知道吗?去年为你堕胎!今年为你自杀!你两回住医院她都第一时间跑过去照顾你!知道你爱吃韭菜盒子,她从凤城老家找人来给你做!逢年过节去看二姑跟小源,前阵子冒着大雪回去跟二姑庆生!你,你良心八成是叫狗吃了!”衡信说完走向旁边对着窗子咬牙切齿。要不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兄弟,早就上去给帅小泽两个嘴锤。

“你,你,你说的是真的?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帅小泽站起身子,被衡信的话惊住。他所知道的就是王易佳堕胎和逢年过节看老妈,那已经让他深深的自责。

衡信随即转回头,那么沉稳的人眼圈都红了。可看帅小泽的样子就来气,忍不住指着问:“你还有脸问?那还不是因为每回你身边都有个袁欣敏吗?你以为公司对面斗篷姐是谁?还不是佳佳?这些本来我不该说的,她一直不让告诉你,怕你为难。可是看看你自己,成天都做了些啥事儿?”

“那我该咋办?佳佳真的对我很好,这我都知道。可我真的很爱小敏呀!”帅小泽懊恼地回到沙发坐下,双手抱住头。

“爱爱爱,一天就会掩耳盗铃!有没有脑子?你懂什么是爱吗?喜欢漂亮姑娘就是爱?喜欢星星咋不摘下来?喜欢嫦娥是不是还得爬月亮上去?有没有想过谁合适被你爱?哪个最爱你?爱护,包容,迁就,成全,牺牲,爱屋及乌。这些,你想过没?你让祥子、小林评评,让二姑、小源和全家亲戚都评评!让咱十几个兄弟姐妹评评!到底谁才是应该你爱的女人?哪个更适合跟你过一辈子?”衡信这一连串的问号,说的马子祥在旁边频频点头。

帅小泽此时更是无地自容,这些年他所坚持的爱情就是那种彼此钟情,终身厮守,不离不弃。包括以前对高育红,一直期盼的就是相濡以沫、白头偕老。他一直认为爱就是拥有,就是坚定不移的喜欢。什么牺牲、迁就、成全、爱屋及乌,那都是港台剧里面从第一集演到最后一集都说不清的问题。可今天他明白了,王易佳就是对他这样的。这些话无异于醍醐灌顶,让他本就不平静的感情再次陷入内乱中。

“三哥,你这样的思想摆动我也有过。但坦白说,要是佳佳这么好的女人都被你错失了,那你就是天下最蠢的蠢蛋!根本就不配做男人!”马子祥这话虽然有道理,可也太绝了点。比衡信那套直接太多了,但这也正是他独有的性格。

“老五,老四,”帅小泽沉默了十几分钟,终于站起来,“我知道你俩是为我好,说的也都很对。但有一节,我对她俩都是非常喜欢,都很长时间了,能不能容我再考虑考虑?”

“这,你说嘞?”马子祥看着衡信,征求他意见。大多时候,他们对弟兄间的长幼次序还是比较看重的。

“那好吧,咱们走!”衡信说着看看表,“十分钟,我们仨在楼下餐厅里等着你,你必须给个满意答复!”说着转身往出走,马子祥和高林直接跟着在他身后。

“哎——这时间短了点儿吧?我还没刮胡子,没换衣裳。”帅小泽无奈的说,没见过他们这么认真,可这时间确实也紧了点。

“那就怪你自己太优柔寡断!要是七月十五那天直接把婚结了,现在还用得着为难吗?”衡信根本就不想听他解释,认为他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好好想想吧,到底哪头轻哪头重!别让咱妈再为你难受!”马子祥转过身再次提醒帅小泽,语气里的担忧呼之欲出。

“我就是以前不好抉择,才拖到现在,你们这不是明摆着逼我嘛!”帅小泽悠悠地说,往卫生间走,想起来睡醒到现在还没蹲马桶呢。

“就是要逼你!今天再不逼你一把,以后二姑和奶奶她们还会更操心!佳佳和小敏谁也不会好过了!这都是你想要的?咋地?不该逼你?”衡信打开门又转身看着帅小泽,脸色凝重,眼圈还有的黑。

“好,好,好,你们做的都对!逼得好!谢谢!”帅小泽说着解裤子坐在马桶上,卫生间门都忘记关了,一脸的苦瓜相。

“老板,你可得快着点儿,还有不到九分钟。”高林走出去又回来,就为提醒帅小泽。然后随手关卫生间门,接着房门嘭的一声,房子恢复平静。

帅小泽的心根本平静不了,从跟袁欣敏二次相见就一直觉得对不起王易佳。刚刚又听衡信说那些话,不由得就想起跟王易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联想到她为自己堕胎时的痛苦,想象起她电话里满脸泪痕的样子,回忆起在公司开业百事待兴时她忙碌的身影,还有每天早上和她一起吃火烧夹韭菜盒子喝牛奶看报纸。想起在凤城医院那个熟悉的眼镜,想起她拿剪刀刺向脖子时的为难,想起她订婚前天拿起行李离开时的悲凉,想起她陪老妈吃饭的和谐场面……

也不知道谁出了个主意,伍德·托马斯竟要亲自当司机,开辆加长三开门林肯轿车来酒店接帅小泽。很多科思特总公司的员工都到了酒店,却都是另外开车或坐车,只有帅小泽一人坐在托马斯开的车后排座。而且沿途还有专人摄像,车速开的这个慢呀,把帅小泽可闷坏了,鼻洼鬓角往出冒汗。

车子到了Kesite industrial科思特公司总部楼下时,那里聚集更多的人,竟有好几位记者围过去采访托马斯和帅小泽。托马斯很随意地发表一段讲话,言谈举止那么自然,主要说的就是为庆祝圣诞节,顺便庆祝他的设计师拍档帅小泽获得杰出设计师论坛奖。举办这次隆重的圣诞聚会,更好地体现科思特公司同喜同乐共同开拓未来的精神。

到帅小泽说话时,他懵了半分多钟。本来就不自然,再加上事情突然,越发地紧张。吧嗒吧嗒嘴巴,又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忽然衡信挤到他跟前,让他当众向王易佳道歉。他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她又听不见,随便说几句先应付一下三个兄弟也好。咳嗽了一下说:“美国是讲究言论自由的国度,所以我想说几句心里话。说给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女人听。佳佳,王易佳,如果你能看到我说的话,请你原谅我以前的无知,快回到我身边来吧!为你我宁可不要奖牌,不要事业,我真的需要你!”

“预备——开始!”“三嫂,你快回来吧,三哥知道错了!请你再给他个机会吧,他一定会好好爱你!”马子祥、衡信、高林三人居然同时大声对着话筒喊。这意思等同于当众承认王易佳就是帅小泽的妻子。

把帅小泽都吓一跳,不好意思地硬挤出一点笑容配合他们,跟前两天在颁奖会上的从容没法比。他转身跟着托马斯合影,然后往楼里面走。无意间看到梁甜和灰白色头发的贾艺低头说话,忽然觉得那张看不完整脸的身形好熟悉,却还是没有往王易佳身上联想。

上午算是科思特公司年终总结表彰会,参加会议的至少有两千多人,来自世界各地分公司。表彰了科思特欧美地区,亚太地区成绩突出的优秀员工。还有精彩的文艺演出,有聘请的专业演员和歌手,也有公司员工。接着就是圣诞酒会,很多人跟帅小泽碰杯祝贺,马子祥等几兄弟也很高兴,直到深夜才结束。

帅小泽又发觉自己喝醉了,恍恍惚惚地回到酒店房间。竟产生了幻觉,幻想着王易佳出现在他身边。是那样的温柔体贴,为他沏茶倒水,为他宽衣解带,为他摆热毛巾擦脸,还抱着他默默流泪。

起床后,他独自坐在床边回忆梦境,怀念着跟她的缠绵,越发觉得对不住她。心想自己在国外热闹地过节,而她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独自舔伤口,就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打电话让梁甜订回国机票,他要马上回去找她,为她治疗脸上的疤。

二十五号中午,秘书蒋襟玉陪帅小泽上飞机走了,托马斯和戴维斯到机场送行。马子祥、衡信、高林、梁甜、贾艺,还有十几个国内来的同事,由曼妮陪着到纽约去游玩,这帮人是后天的飞机回国。

这天的Los Angeles Times中文版头版又提到帅小泽:“地产巨头高姿态迎接新贵,华裔浪漫主义设计师不爱江山爱美人!”The Washington Post(华盛顿邮报)也登了:“Romantic Chinese designers  Street  call  lover!(浪漫的中国设计师街头呼唤情人)”


编辑点评:
对《第八十三章 名扬海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