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八十二章 死一次,更能洞悉生命真谛

第八十二章 死一次,更能洞悉生命真谛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20-08-04  分类:长篇  字数:15071  阅读: 474  评论:0条 推荐:0星

 


“小泽,小泽,快醒醒。小泽,你不能死!你要撑住啊!小泽!……”

一阵温和而急促的喊叫声,吵得帅小泽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白茫茫,像大雪又像大雾,四外除了白色烟雾什么都看不见。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就像踩在棉花团上。那个温暖的声音还在叫,但他什么也看不见。小心翼翼地朝着声音走几步,可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声音却是近了些。他就继续摸索着往前移动,感觉身子一直往下降,就像在乘坐电梯。而且他脚下实在太软和了,他生怕一脚踏空。忐忑着又走了十几步,那人声音更真切,还有些熟悉,感觉声音就在耳边了,可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他焦急的说:“别叫了,我已经来了,你在哪儿?”
    “小泽,往下面看!”声音嗡嗡的传来,像是从水缸底下发出来似的。
    “啊?”帅小泽低头一看差点吓死。因为他在一个人胸口站着,那人的身体下面便是无底深渊,他和那人一起往下坠。最让他害怕的是那个人长得跟他一模一样,无论相貌还是年龄,都像照镜子。唯一的差别是板寸发型和蓝灰色劳动布衣服,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他妈的是谁?为什么在这儿?你要是我的话,我又是谁?我怎么会在你身上?你怎么在往下沉呢?咱俩会不会摔死?”
    “别吵吵!”另一个帅小泽厉声喝道,严肃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温和,“啥都别问,现在我说的话你要记住。你长大了,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以后做任何事儿不能再毛毛躁躁。做重要决定前多为关心你、依赖你的人着想,因为你不仅有爱人,还有亲人!你是家里的长子,肩上扛着很重责任。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你妈,小源,都需要你照顾,不能再动不动就拼命!再有,你身边这些女孩儿,除了崔正玲那孩子,娶任何一个都会幸福。适应,只是个时间问题,不要再钻牛角尖儿了。佳佳、小敏、你的助手,还有那个日本女孩儿,都是好孩子。但是这些人中佳佳最适合照顾你,要找她就赶紧给你妈打电话。以后,你真的只能靠自己了!记住世上没有两全其美!一定要记住,凡事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现在捂住眼!”
    帅小泽觉得这像是自己在跟自己说遗言,可感觉身子在越来越快往下坠,忍不住惊叫到:“这咋回事儿啊?快摔死了?你真是帅小泽吗?那我又是谁?”
    “别说话!快闭眼睛!上去——!”另一个帅小泽大声喊,声音震动耳膜。
    帅小泽赶紧双手掩住脸,感觉身子在坐着电梯向上跑,耳朵能听到呼呼风声。后来下面传来“啊”一声的惨叫,仿佛感应到自己摔得血肉模糊!吓得他身子筛糠般的颤抖。

紧接着又听见耳边有熟悉的女人声音在喊:“大夫!大夫!快来呀!大夫!他醒了!”

咦?是小敏的声音!帅小泽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那张熟悉的莲花花瓣般粉嫩的脸,还有那双泪眼迷离的大眼睛。果然是袁欣敏!再扭头看四面白色墙壁,他躺在床上。原来刚才做了一个噩梦,虽然梦境惊心动魄,虽然画面那么真切,虽然梦里的话字字印入脑海。但好在梦醒了,还看到心爱的女人。他轻轻一笑,对袁欣敏说:“小敏,哭啥呢?谁气你了?告诉我,看我不收拾他!”
    “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快吓死我了!呜呜呜……”袁欣敏说着竟抱住他哭了起来。

“咚咚咚咚……”门外传来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接着门打开了,马子祥、衡信、母亲关爱红、奶奶、梁甜、高林,相继进入病房。袁欣敏赶忙让到一边。奶奶更是激动的喊着:“泽妞,泽妞,我的泽妞醒了!泽妞醒了!跟奶奶说哪儿难受?哪儿疼?”声音哽咽着摸帅小泽的额头、脸蛋、脖子、心口。

关爱红也在旁边不停地观察儿子的脸色。

胡主任快步走进来,语气也带着惊喜:“各位让一让。老太太,让我先给病人检查。”接着站到床边,又是号脉搏,又是量血压,连眼睛和口腔都仔细检查。扭头对袁欣敏说:“一切都正常。奇迹,真是个奇迹!袁主任,让帅先生在医院观察几天,暂时不用药。我会安排再做一次全面的检查,确保没问题再出院,好吧?”

“谢谢胡主任,那就麻烦你了。”袁欣敏擦了脸上的眼泪,在门口站着,水汪汪的眼睛带着欢欣的笑容。

“我说医生,小敏,我就是站累了睡会儿,没必要住医院吧?”帅小泽已经坐了起来。拿枕头靠在后面斜坐着,不理解一场噩梦的时间怎么老妈和奶奶都赶来了。

“帅先生,你这可不是累了睡一会儿那么简单。你大概还不知道自己昏迷多长时间——喏,再过二十分钟就整整七天七夜!要不是袁主任坚持,你早变成一盒灰了!”胡主任看了看手表,再看看帅小泽精神状态,还是难以置信。就算好好的人睡上七天醒来都不可能马上坐起来,因为不进水米内脏也会受到影响。

如果按时间推算早过了七天七夜。那天帅小泽昏倒后,袁欣敏措手不及,后来才打电话。再等急救车赶到,加上夜黑路滑,起码也耽误了半个多小时。

“啊?我昏迷那么久?”帅小泽吃惊地看看周围。大家都纷纷点头。

关爱红亲昵的说:“傻孩子,我跟你奶都从老家来五个晚上了。你一直都没气儿,这回多亏这个姑娘,你过几天要好好谢谢人家啊!”

“这样啊?”帅小泽没有丝毫的感觉,听到老妈提袁欣敏,赶忙说,“妈,这是小敏,我想跟你——”

“小泽,你刚醒要好好休息!”袁欣敏打断帅小泽的话。她不希望他这时候说别的,免得再引起误会,“阿姨,我叫小敏,跟衡信他们一样,都是小泽的好兄弟。我先走了,明早还得上班儿呢!”

“那咱俩——”帅小泽明明记得摔倒前她关心自己的样子,那分明就是还喜欢着他。

“以后再说!”袁欣敏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匆匆离开了。

“泽妞,你跟这个小敏咋回事儿?咋会大半夜在宝鸡晕倒?”关爱红看在眼里,觉得两人之间没那么简单,她不允许任何人危及王易佳的儿媳地位。

“妈,没没事儿,我是到市政府办事儿,晚上开车打滑——我想喝水,妈,以后再说吧。”帅小泽不敢说实情,却也不敢骗母亲,慌忙搪塞过去。

“那好吧。小信,去买个干净杯子。哎,小信呢?”关爱红说着扭头看,发现衡信不在房里。

“衡信在外面打电话。阿姨,我去买杯子吧。”马子祥看着衡信进来看了帅小泽几眼,就拿着手机出去了。

“那行,去吧,捎瓶纯净水兑兑。”关爱红轻声说。

“妈,那我干吗呀?”高林瓮声瓮气地说,他从第一次见关爱红就把她叫妈。

关爱红挺喜欢他憨憨的性格,乐的多个儿子,其实她对衡信、马子祥他们也是当子侄看。亲昵地说:“小林,要不你陪奶奶回招待所休息吧。小甜,你也去休息吧?天亮了再过来。”

“好的,阿姨,我跟小高陪奶奶回去。再给你送个外套吧?”梁甜说着过去扶奶奶,高林早站在奶奶旁边等着了,怕别人都忙就他没事情做。

“不用了,这里有暖气。你们好好休息,吃早饭时给泽妞买套火烧夹韭菜盒子拿过来,这孩子就好这口儿。”关爱红柔声说着,又把目光移到帅小泽脸上。

梁甜和高林扶着奶奶回招待所,关爱红跟儿子聊天。自从他八岁那年住过院,娘俩很久没有在这样的环境说话了。衡信和马子祥回来后也被她支回招待所,她想好好的了解儿子的想法,催他认真考虑跟王易佳的婚事。如今别墅也盖好了,钱也有了,他不该再找理由推脱。

“妈,你困不?趟那个床上睡一会儿吧?”帅小泽还是绕着话题。别说还没有找到王易佳,就算找到他也决定跟她好好谈,最后要娶的还是袁欣敏。但这些话他暂时还不敢对母亲说。

关爱红沉思了一会儿,认真地说:“泽妞啊,你长大了,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以后做任何事儿不能再毛毛躁躁的。做重要决定前多为关心你、依赖你的人着想,因为你不仅有爱人,还有亲人!你是家里的长子,肩上扛着很重责任。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妈和小源都需要你照顾,不能再动不动就拼命!再有,你和佳佳的婚事儿不能再拖了,出院后就带佳佳回来,把具体时间定喽!”

帅小泽脑袋嗡了一下,母亲刚说的话跟梦里出奇的相似,就唯唯诺诺地答应。可他连王易佳的消息都没有,又想起梦里帅小泽说可以找母亲问,他弱弱地说:“妈,佳佳前一段时间说要跟我分手,我还没机会跟她好好说话呢!”

“你这孩子!咋又惹佳佳——哎——不对呀,你昏倒那天佳佳还陪妈过生咧!不是你让她回去的?”关爱红第一反应就是埋怨儿子。在她眼里王易佳各个方面都是最好,不用说就是儿子的错,可一想时间上对不住。

“啊?那,那可能是,是我记混了!”帅小泽的心乱的就像油烹似得:按老妈这样说,佳佳一定还爱着我,才会替我陪老妈过生日。可我还在想怎么甩开她,怎么跟小敏合好,我也忒不是人!可是现在怎么办呢?小敏已经动心,佳佳也出现了,我怎么面对?不,我不能再失去小敏,不能!

“泽妞,你咋了?这几天睡糊涂啦?”关爱红关心地靠近儿子,在她额头摸,也没发烧。

“妈,我,我,没事儿!我想睡会儿,你也睡吧。”帅小泽赶紧逃避,装作瞌睡往下滑了滑身子。

“那好吧,睡吧。”关爱红说着拉起被子边,为他盖好。然后转身到门口关灯到旁边的床上和衣躺下,却无心睡眠。脑子里期盼着儿子度过难关再无劫难,猜测着王易佳见到衡信和马子祥为什么要带斗篷,为什么到医院看他两眼又不见了,她和儿子之间是不是出了问题,会不会跟刚离开的那个小敏有关。

凤城红旗路的逸园小区,高育筝愤怒的声音从客厅传到楼道:“混蛋!我高育筝怎么生成你这么蠢的儿子?哪有把媳妇儿让给朋友的?蠢货!”

“爸,你别急好吗?”高大铭在沙发边上站着,眼睛乞求地看着父亲。

高老爷子在沙发正位坐着,不停地摇头叹息。奶奶眼睛红红地看着高大铭,既为他难过也有些埋怨他不知进退。大铭母亲在小沙发坐着,眼睛注视着丈夫,他的眼睛瞪着,气的直喘粗气。

“我不该急是吗?眼看你把高家的脸丢完?”高育筝确实恼的不行,好不容易的回家过个周末,凑巧儿子也回来,正打算着中午祖孙三代喝几杯。这不争气的儿子进门就说要跟老袁家女儿小敏退婚,理由竟是要把她让给所谓的结拜兄弟。

“爸,这事儿本来就是我不对。小泽和小敏上学时就情投意合,小敏是一时想不开才答应这门婚事儿。现在明摆着我要不让,三人都得痛苦,三个家庭都不得安宁。爸,我求你了,让我做一回主行不行?”高大铭心里的难过没有人能理解,他又何尝不想跟袁欣敏厮守终身,可明知这么做伤害彼此,何不放手,把痛苦留给自己承受。

高育筝猛地转身指着儿说:“你这才上了几天班儿?就认为自己觉悟高了?你觉得把媳妇让了就是伟大?你有没有想过你爷你奶?有没有想过这个家?有没有为小敏的父母家人着想过?”

“我就是不希望大家都为我们难过,才要趁早解决问题,对三家人都有好处!”高大铭弱弱地解释。

“哼,你懂个屁!三纲五常懂不?”高育筝说着不经意扫一眼父亲,这些话是父亲从小教导的,“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当儿子的就必须以父亲的想法为先!五常,仁义礼智信你也一头都占不了!所谓仁者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把自己的妻子让给兄弟,你就是不仁,同时还陷妻子于不忠,陷兄弟于不义!义者,因时制宜因地制宜,你抛开所有人意愿不顾就是不义!礼,进退周旋得其体。你把婚定了,礼也过了,现在又背弃,就是不考虑两家的礼节!智者,无所不知也。你这是非不分曲直不辨,哪来的智?信你就更别提了,你出尔反尔,哪来诚心?咋讲诚信?”

“爸,都啥年代了?还搞那套封建道理!我只知道既然爱她就得给她幸福。明知道人家真心相爱还拆散人家就是居心不良,知错不能改就更是糊涂虫!”高大铭心里明白,要讲起大道理十个也不是老爸的对手,索性绕开他的话题。

“混小子!你这意思是骂你爸老封建?居心不良?糊涂虫?真是白养你这兔崽子了!”高育筝脸都气绿了,举起巴掌就要往下打。

“育筝。”高老爷子摆了摆手,然后站了起来,走到高大铭身边。

高育筝知道老爷子这是心疼孙子,就往旁边沙发上一坐,喘着粗气瞪着眼睛。

“大铭啊,你既然打定主意了,就去做吧。”高老爷子拍拍高大铭肩膀,语气低沉带着倦意,“你是咱高家的长孙,不能不顾及家里人的面子,还得给弟弟妹妹做表率。唉——啥也不说了,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去吧!见着你袁爷爷好好说话,啊?”

“谢谢爷爷!谢谢奶奶!谢谢爸!谢谢妈!”这倒是出乎高大铭的意料。在他看来爷爷严厉起来比父亲厉害的多,可他今天竟然意外替自己说好话,感动的眼泪夺眶而出,赶忙向其他几人鞠躬致谢。

“滚!赶紧滚!”高育筝喊完把头都低下了,可见他心里有多么难过。

高大铭下楼后骑着自行车,飞也似的往北郊跑。时间一长,眼角的流出的泪水也被风干了。

来到袁欣敏家时正赶上他们吃晌午饭,她父母爷爷奶奶都在。高大铭也不遮掩,直接从上学时三人的感情纠葛,说到袁欣敏负气订婚,再到帅小泽昏死在市委家属院门口,最后又说到爷爷同意他来退婚。

听高大铭说明来意,全家人再也没心吃饭了。小敏父亲听到女儿一门心思喜欢那个帅小泽,当时就想发火。可一琢磨,这顿脾气犯不着当人家高大铭的面发。抱着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暗自埋怨自己教女不严,如今落个被高家人笑话的结果。小敏爷爷倒不那么在乎面子,主要是心疼宝贝孙女。从订婚的情景就看出孙女不喜欢高大铭,后来戏剧性的变化更是令他不安。所以当他听到老高家愿意解除婚约了,心里也松口气,开始为她的未来做盘算。小敏母亲听的直流泪,同时也安慰高大铭,在她看来,整件事情里最委屈的就是这高大铭。

小敏父亲又打电话叫大哥大嫂过来,全家人当着高大铭面商量。后来,大家决定让小敏父亲跟高大铭立刻去一趟宝鸡。当面问两个当事人袁欣敏和帅小泽,如果两人真是两情相悦,就成全他们。再找机会跟男方的家长碰个面,趁退婚的事情尚未扩大,早早为他们把婚事办了,免得时间长了袁、高、帅三家都在街坊四邻面前抬不起头。

小敏父亲跟高大铭先到市委办公室找到袁欣敏,没有劈头盖脸的责骂,也没有拐弯抹角的询问。直接就问她是不是愿意嫁给帅小泽,是不是跟了他以后再不会有埋怨。袁欣敏先是觉得意外,再看旁边高大铭的表情,就逐渐的明白了。她认真地跟父亲说,的确有非帅小泽不嫁的想法,可是经过几次周折她又担心他顶不住家人的反对。小敏父亲则说,现在就找帅小泽,有事情就一次性摊开说完,他能解决就现在解决,解决不了回去再跟他家里人商量。

于是,三人又来到帅小泽住的加护病房,正好帅小泽一个人在。小敏父亲仍然是直截了当,直接就问他什么想法,是不是真心喜欢小敏。

帅小泽懵了半分钟,才搞清小敏父亲的意思。欣喜地说:“袁叔叔,你意思是同意我跟小敏交往了吗?”

“小泽啊,现在已经没时间等你们慢慢儿交往了。小敏退婚的事用不了多久全北郊都会传个遍,老袁家老高家的脸都得掉地上被人踩。”小敏父亲深沉地看着帅小泽,“叔叔这次来,就是要弄明白你是不是真心对俺家小敏,然后就找你家人商量婚事!”

“我是真心对小敏好,袁叔叔,我河滩的房子就是为她设计的。”帅小泽立刻表态。

“既然是这,你就给家里人打招呼让准备办事儿吧,只要你俩以后过得幸福,其他都不重要。”小敏父亲表情显得很不自然,感觉为了女儿已经低声下气到极点。

“袁叔叔,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可结婚这事儿,得跟我妈商量一下。”帅小泽听了很高兴,可马上又担心起来。

“没啥好商量的!”关爱红忽然出现在门口,“袁姑娘对我家泽妞的情意心领了,我家泽妞已经订过媳妇了!”

帅小泽“噌”就从床上下来,几步来到母亲跟前拉着她的胳膊恳求:“妈,我跟小敏是真心相爱的,你让我俩结婚好不好?”

“胡说!你跟佳佳不是真心相爱吗?我就认佳佳一个儿媳妇。”关爱红说着转身向后面说,“佳佳,过来。孩子,万事有妈给你做主!”

随着关爱红的眼光,大家都望向门口。就见门口站着个头戴粉色斗篷,身穿浅咖啡色棉质休闲裙蓝色羽绒服的女人。可她的身子刚进门里边,还没等往安全站稳又转身跑了。

门口还站着奶奶、马子祥、衡信、高林、梁甜。

“哎,佳佳!这孩子!”关爱红急得直跺脚,随即看到衡信在旁边,“小信,快去把佳佳追回来!”

衡信答应一声,身子箭一般射出去了。

“佳佳!佳佳!”袁欣敏也喊着跑进通道里,眼泪也随即涌了出来。她自己都分不清是为了自己委屈,还是为王易佳难过。

高大铭看到这情景心里越加地难受,好心成全小敏和兄弟,却没想到阿姨恰巧这时候把王易佳给找回来了,好事瞬间变成坏事,一咬牙也跟着袁欣敏跑。

帅小泽紧跟两步拉住母亲,难过地说:“妈,我跟小敏的事儿咋——?”

关爱红猛地回身,“啪”的一巴掌打在帅小泽脸上,厉声喝道:“小没良心的!你还敢说?”

“妈,我,我想通了,这辈子非小敏不——”帅小泽捂着脸看母亲,这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挨打,可看到母亲眼里的泪花,他后面的“娶”字再也说不出口了。

“我给你再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关爱红看也不看帅小泽,一字一句地说,“这辈子,我就认可佳佳一个儿媳妇,你胆敢胡来就别认我这个妈!”说完径直往外走。

高林不干了,连忙追过去喊:“妈,你走了,我咋办啊?”眼泪瞬间涌出。

“小林乖,小林不哭。还跟着泽妞去,替妈看着那个没良心的东西!”关爱红停住身用手擦拭高林的眼泪,对他的疼爱比幼时的帅小泽有过之而无不及。

“嗯,小林最听妈的话,我一定看好老板,不让他做坏事儿!”高林确实很听话,转身又回到病房门口。但脑子始终转不过弯,跟帅小泽说什么话都是咱啥,唯独跟人说起他总是以老板相称。

奶奶走到帅小泽跟前,伸出食指用力戳他的额头,爱恨交集地说:“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佳佳那么好的姑娘被你气走!再不反省,就等着打光棍儿吧!”说完也蹒跚着往外走去。

“奶奶!奶奶呀!”帅小泽追到门口喊也叫不住奶奶,母亲关爱红已经在走廊尽头拐弯。他回头一看梁甜和马子祥还在,急切地说:“祥子,快点儿跟上,照顾好她们!”

“放心吧,我马上去。你身体咋样?要紧不?”马子祥看着他憔悴的模样,既同情也无奈。

帅小泽看看马子祥,无助地摇摇头说:“我没事儿,她们要谁有个事儿,我就真是生不如死了!”这话真是他的肺腑之言。刚才生气走这几位,无论是哭着走的王易佳和袁欣敏,还是后来生气走到的母亲和奶奶,任何一个因为他出点意外,他这辈子怕是都无法原谅自己。

马子祥当然能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刚走的几位在他心里都特别的重要。衡信去追的是他的幸福,两位老人则是他的精神支柱,苦笑一下跑了出去。

先追上小泽奶奶,马子祥扶着她到医院大门口。迎面正遇到柯家英、陶锦鹏、陶乐乐,听马子祥介绍说是帅小泽奶奶,三人倒头就拜,分别叫奶奶,太奶奶。小泽奶奶赶忙拉起三人,一介绍才知道是孙子的挚友。又简单说了刚才的事情,并嘱咐他们进去好好规劝帅小泽,务必让他早日带王易佳回北河成亲。

小敏父亲本是来好心成全女儿和帅小泽来的,万没想到关爱红带着王易佳进来,被臊了个大红脸。不仅无视他的存在,还当面把女儿拒之门外。等她们都走了,女儿也不见了。他才悻悻地站起来,看着帅小泽。现在虽然知道帅小泽爱着小敏了,可他母亲的态度,王易佳的离开,后面的难题也再明显不过。

还没等小敏父亲说话,又进来两男一女三个人。为首的进门就把眉毛给竖起来了,劈头盖脸对帅小泽就是一阵猛批:“你这么大个人,做事咋没一点儿分寸!早让你跟佳佳结婚,你不听!现在好了,看把奶奶气的那样子。这是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能做出来的事儿吗?你是神经病犯了还是那根筋不对劲?为啥又跟小敏搞到一起了?”

小敏父亲在旁边一听这个别扭啊,怎么个个提到佳佳都是好话,一提到小敏的名字,好脸色都没有。可跟人家不认识,还不好意思争辩,脸色又从红到白,从白到绿,再变得铁青。

帅小泽看到了这点,赶忙抢步拉住来人的胳膊,另一只手把三人往旁边沙发上让。这人正是柯家英,旁边的是陶锦鹏和陶乐乐。帅小泽笨拙地说:“大哥大哥,陶哥,都是我不好,你们先坐下再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他想先介绍一下小敏父亲,然后这两位都有身份,说话就不会无所顾忌了。

“兄弟啊,别嫌陶哥说话难听。”陶锦鹏打断帅小泽的话,听奶奶讲话时就气不打一出来,把本要安慰他的话全变成了责备,“你做为一个有名望的年轻企业家,要连裤裆里的玩意儿都管不住,以后咋在市面上混啊?这跟头你栽得起吗?这是要让我们俩当哥的当众扇自己耳巴子吗?”

“陶哥,陶哥,你别生气,听我解释好不好?”帅小泽慌忙拦阻,眼睛扫见小敏父亲脸色铁青地站着床边,更加无地自容,“你们责备的都对,骂我打我都没关系,咱能换个地方说不?”

陶锦鹏这才注意到床跟前呆立的小敏父亲,还有梁甜静静站在门后。的确觉得自己刚说话有些不分场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啥都别解释,你就给我和老陶来句痛快话吧!啥时候跟佳佳结婚?时间你定好,其他就别管了,我俩负责包办一切大小事情,保证把婚事办的体体面面!”柯家英两句话就把帅小泽的一切退路封死,同时也免得听他巧言令色之后有所顾忌。

“对!我也是这意思!”陶锦鹏附和。

“大哥,我这,这事儿还有点儿麻烦!能不能让我——”帅小泽眉头快拧成一朵花了。

“小叔叔,依我看,你还是赶紧定个时间吧!要不然柯伯伯就直接替你做主!那你连半点儿主动权都没了!”陶乐乐低头提醒,同时也算是为柯家英帮忙。

“乐乐说的对,老太太刚才也给咱放权了是吧?”柯家英再次施压,“老陶你说年底咋样?”

“那就后年年底,大哥,行不?”帅小泽抢先一步说,趁机多留些时间。

“不行!”柯家英立刻反对,“简直是胡闹,最多给你半年时间!”

正说着,外面又是一阵嘈杂脚步声,病房门口出现好多人。还有人说:“没错,就这儿!”

帅小泽赶忙站起来,门口一下子涌进来至少二三十个人,瞬间占满了病房。有鹏科地产的戴维斯、威廉、曼妮、艾琳、秘书小文和好几个部门总经理。还有几个项目承包商,十余个材料供应商。再有就是十余名手捧相机的记者。

“帅先生,你身体康复了吗?”

“请问帅先生这次住院是真有突发病?还是故意炒作?”

“帅先生,帅先生,请解释一下你住院八天来,各地鹏科项目兜售一空的原因!是不是刻意安排?”

“帅先生……”

记者们进房子就是一阵乱拍照,同时还带着各种敏感话题。

“各位,各位,请安静一下!这里是病房,请大家尽量别影响医院别的人!”柯家英想要的答案还没问出来,就被这些人打乱了。可又不便发脾气,只好耐着性子向大家摆手,“大家要有什么问题,咱们可以一个一个说,好不好?”

“咦——这不是著名画家柯家英柯老师吗?”有记者认出柯家英,人群顿时更加躁动,“请问柯老师跟帅先生是合作拍档吗?”

“各位记者朋友们,鄙人正是柯家英。今天在这里是以帅小泽大哥的身份出现,鄙人也深信各位也是小泽的朋友。所以希望大家声音尽量低一些,不要影响他和医院别的病人休息。拜托大家了,谢谢!”柯家英这几句话温和而且很有分量,人群立刻安静下来。

“请问柯老师,帅先生得的什么病?以您的身份应该不会故意隐瞒吧?”有位记者既显出对柯家英的尊重,又让他不能轻易拒绝回答。

“关于小泽的病情,最有发言权的是主治医师,我可不敢越俎代庖。呵呵,请大家稍后问医生好不好?万一我说错一句半句,可能会影响人家的声誉,对吧?”柯家英巧妙地推掉这个话题。

“再请问帅先生一下,您这次住院跟鹏科地产接近疯狂的销售业绩有关系吗?”另一位记者把话筒凑近帅小泽。

“这位朋友提的问题有点多虑,难道你不相信鹏科地产的实力?不相信我兄弟的管理能力?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吗?”柯家英再次用反问化解记者的提问。

“帅先生,帅先生,能不能请你谈一下这次住院的感受?”又有记者提出问题,这次柯家英不能代替了。

帅小泽冲他苦笑了一下,心想:几分钟内得罪大部分关心我的人,哪还有心情谈住院感受?可在记者面前还不能表现的太消极,勉强笑着说:“这个医院的医疗条件真的很好!但我还是希望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多为广大市民盖好房!”

“请帅先生透露几句接下来的计划好吗?”还有记者往跟前挤。

“病房里不能待太多陪人,请大家都出去,这样会影响病人康复的!”两个护士出现在病房门口,开始驱赶这些人,“都出去,都出去,探病的不能超过三个人!”

帅小泽心里顿时轻松许多,连忙对往出走人群喊:“大哥,陶哥,帮我送送记者朋友!乐乐,帮我送同事和其他朋友!”

戴维斯等人来的真不是时候,被这些记者给闹腾的,跟帅小泽一句话都没说上就被送客了。

梁甜乘机挤到帅小泽跟前低声说:“帅总,曼妮刚带来好消息。你参加欧洲杰出建筑师论坛奖的设计,获得最佳独栋住宅奖,让你二十号到伦敦领奖!”

“哦?今天多少号?”对于帅小泽来说,这的确是清醒两天来听到最好的消息。

“今天十八。”梁甜柔声说:“还有呢,总部托马斯先生对你病情很关心,邀请你和公司经理级以上员工到洛杉矶共同庆祝二十五号圣诞节!”

“那好吧,你马上安排订机票,让蒋秘书明天陪我飞伦敦。你安排好手头的事情,跟其他人直接飞去洛杉矶汇合。别忘了通知衡信、马子祥,还有高林,让衡信把他亲戚贾艺一块儿带上!”帅小泽一提到工作,浑身上下都是精神。

“好,我马上安排!”梁甜说着拿出手机往外走。

“等等。小甜,先替我把出院手续办了,我得赶紧回公司把事情处理好。”帅小泽叫住梁甜,把钱包递给她,然后从手包取出车钥匙又看向高林,“把我衣服一收拾,再去把车子开到后门口,在车上等着。”

“车在哪?”高林瓮声瓮气说。

“大铭说拖到外面停车场了,你出去找找看!”帅小泽说着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卡,就是从迪拜回来时收仸瑞公司薪水的那张。不好意思地来到小敏父亲跟前,“袁叔叔,我跟小敏和佳佳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但请你和家里人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说服我妈她们,这里面有点儿钱,你当时孝顺你们也好,当对小敏的诚意也行,请务必收起来!”不由分说塞到小敏父亲裤子口袋。

“这,小泽,你们的事情太复杂了,我也不知道该咋办好。回去后我只管跟家里人把情况说了,希望你早点儿理顺你们的关系!这现在,四家的大人都担心啊!”小敏父亲仔细想想刚看到的一切,相信帅小泽有难处。他一直担心高袁两家颜面扫地,可现在看老帅家和老王家的父辈祖辈,很明显都省心不了,连帅小泽这些朋友都跟着揪心不已。

“叔叔放心,我忙完手头的事就找她们谈。你是要去哪儿?我让人送你吧?”帅小泽感觉特别的过意不去,人家是来成全他和袁欣敏,却被老妈呛了一顿。再一想老妈此时也定是难过至极,不由得暗自埋怨。

“不用了,我得到小敏单位看看,这孩子也是个死心眼儿。不说了,我赶紧走,你忙吧!”小敏父亲无奈地摇摇头,离开病房往医院门口走。

小敏父亲低头走着面露焦虑,心里这个憋屈呀!还在盘算着怎么安慰伤心的女儿,怎么向年迈的父母解释,怎么跟妻子和大哥大嫂交代这失败的任务,怎么面对两家距离不到二里的王仲坤夫妇。


编辑点评:
对《第八十二章 死一次,更能洞悉生命真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