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章 绝处逢生遇

第四章 绝处逢生遇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20-08-03  分类:长篇  字数:8786  阅读: 512  评论:0条 推荐:0星

 



耿玉庭的习惯是天一亮就起床,起床后抱一捆柴火点着灶房里的火,烧上一锅玉米碴粥,然后,站到屋前的大青石上打一套拳,打完拳,锅里的粥就熟了,盛两碗坐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吃,边吃边看对面崖壁上的鸟儿嘀叫。

可今天耿玉庭的习惯被眼前的草垛打破了。

耿玉庭站在大青石上,正要打拳的时候,往前面的悬崖看了一眼,眼光往回收时落在了悬崖下面的草垛上。那个草垛在动,而且动的厉害!

那个草垛是他夏天打了草,晒干,垛起来,留作冬天喂羊的。草垛又大又高足够他的二十三只羊吃到来年开春。

怎么回事?什么动物会把草垛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耿玉庭想着走下青石去搬梯子。梯子是他砍了榆树做的,高而结实。

耿玉庭搬着梯子爬上草垛,爬到草垛中部才发现是个人,而且是个满脸流血的女人。

梅素被耿玉庭扶到屋里,低着头不说话,耿玉庭也不问,端了盆水为她清洗伤口,清洗完又拿出一种深褐色药膏往伤口上涂,边涂边说:“你肯定是从崖上跌下来的,跌落时被树枝划伤。”

梅素不搭话,心想还好,血是从头上和鬓角流下来的,将来即使留下疤痕也有头发挡着。

耿玉庭给梅素涂好药,又去灶房盛了一碗粥,梅素喝了,耿玉庭又盛了一碗,梅素又喝,喝到半截梅素才言声:“大叔,您是好人,将来有机会我会报答您的。您能借我身衣服吗?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耿玉庭说:“你先别急,这里很安全。”

梅素问:“这是什么地方?”

耿玉庭说:“牛角谷!”

“牛角谷,”梅素思索着问,“离青城有多远?”

耿玉庭说:“五十来里地吧,不过要绕到山那边。”说完看了看梅素,“我看你不像普通人家的女人,怎么到这儿来了?”

梅素说:“我男人病死了,婆婆要把我卖给妓院,我就跑了出来。我是傍晚跑的,后面又有人追,一着急就迷路了。”梅素不想跟耿玉庭说出实情,她必须提防所有的人,于是她把在肚子里滚了几遍的话说了出来。

耿玉庭说:“你娘家呢?你到青城去?”

梅素说:“爹娘都病死了,姨娘和她生的那几个弟妹都不待见我。我以前在青城念书,想着去青城找同学。”

“走出这座大山最少需要一整天,我倒是可以送你出去,可你这伤?”耿玉庭想了想说,“要不,你先在这里住几天,等伤好了再走。你住这间屋,旁边还有一间,我住那间。”

梅素环视了一下四周,起身道谢:“大叔,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耿玉庭说,“那你先休息,我去放羊。”

梅素太累了,耿玉庭出了房间,梅素便躺到炕上睡着了。

太阳升到树顶时梅素走出房间,喊了两声大叔,见没人答应,便在房前屋后转。一转便喜欢上了。

小院不大,有栅栏围着,靠栅栏处种着枣树,院中一棵柿子树,柿子树下有石桌石凳,三间土坯房对面是个羊圈,东侧一块菜地,菜地里种着小葱、白菜、萝卜……。

梅素转完了,就去灶房做饭。

耿玉庭回来时,梅素已经把饭做好,正往石桌上摆,耿玉庭心里一阵欢喜,急忙坐到石桌旁和梅素吃饭。

耿玉庭吃了几口起身去屋里端出一坛酒,自斟自饮起来。梅素看着对面的耿玉庭问:“大叔,您一直住在这儿?”

“不,我是定城左尉镇人,23年前来到这里。”

“就您一人?”

“就一人!”耿玉庭端起酒碗猛喝了两口。

俩人不再说话,气氛变得沉闷。静了一会儿耿玉庭放下酒碗,盯着梅素,像憋了一辈子,好容易遇到一个可以诉说的人似的,说了起来:

“我老婆虽然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可长得漂亮,还给我生了一个儿子。

我会点拳脚,在镖局里做事。儿子5岁那年夏天镖局接了一个大活,我被派去押镖。一去就是13天,回来的时候,老婆、儿子死了,房子成了一片废墟。

官府里的人说我老婆不小心碰倒蜡烛,引起火灾。可我不信,那火烧的稀奇,旁边的房子一点没事,就我家烧的一干二净?于是我自己调查。几天后我找到一个证人。

证人是个小偷,起火时他正在我家偷东西,他看见我家邻居李老三要强暴我老婆,我老婆不从,李老三就……就掐死了我老婆,然后顺手把蜡烛扔向被褥,火就起来了,我那5岁的儿子就……。

第二天我找到官府,可官府说我诬陷,证人也被人灭了口。我知道是李老三使了钱。好,你不管,我就自己来!我选了一个黑夜,摸进李老三家,杀了他。

杀完我就往山里逃,3天后逃到这里,一待就是23年。”

耿玉庭说的满脸是泪,端起酒碗一口灌了下去。

梅素给耿玉庭把酒满上,沉默了一会儿讲起了自己的遭遇。

梅素刚讲到二爷说,是你家少爷时,耿玉庭猛一拍桌子骂到:“混蛋!这样的人,就该杀了他!”

“是该杀了他,”梅素脸变得阴沉,“杀了他,就太便宜他了。我要慢慢地报仇,让他生不如死。”

“你想怎么报仇?”耿玉庭突然对梅素产生了敬意,眼前这个清秀羸弱的女子还真不一般,像有着过人的胆量和智慧。

“具体的,我还没想好 ,但腊月初六我要去一趟峪口店。”梅素眼光迷离地看向远方,“腊月初六他娶慧仪。”

苦难不仅是坏事,对两个陌生又毫无保留地倾诉了苦难的人来说,苦难会变成催化剂,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让他们卸掉盔甲,相互信任。此时的梅素和耿玉庭就是如此。

两天后,刮了一场风,树叶开始飘落。

下午,天有些阴沉,耿玉庭在院子里收拾晾晒的草药,梅素穿着黑丝绒旗袍站在柿子树下往崖上望。一阵风吹过,梅素的身子抖了一下,随即抱住肩往屋走。梅素的举动恰好被直起腰往这边看的耿玉庭看到,他轻叹一声,微皱眉头。

吃晚饭的时候,耿玉庭对梅素说:“我明天下山卖草药,顺便给你买身棉衣吧,你喜欢什么样的?”

梅素说:“好,那谢谢您了。”说罢,放下碗筷,从手上退下那只白玉镯子,递给耿玉庭,“您把它帮我当了,再帮我置办点别的。”

耿玉庭看看梅素,接过镯子。

时间一晃就到了腊月初一,天亮后耿玉庭送梅素下山,太阳落山后,二人到了山下,找了一家叫悦福来的客栈住下。

第二天早上,耿玉庭给梅素雇了一辆马车。分手时耿玉庭塞给梅素一个小布包。耿玉庭说:“拿着,应急用。”梅素没说话,含着泪接过布包。

梅素坐上马车后打开布包,里面是自己的那个玉镯子,还有3块大洋,一个玉佩,一些散碎银子。她的眼泪哗地涌了出来了。她把镯子带到手腕上,又拿起玉佩观看。玉佩温润,细密,上面刻着祥云花纹。一次闲聊时耿玉庭跟她讲过,耿玉庭逃出左尉镇时,身上只有一块祖传玉佩和几十个铜板,铜板用完了,他饿得没饭吃都没把玉佩当掉。

这肯定就是那块玉佩了。梅素流着泪撩开车帘往外看。耿玉庭已经走远,留给她的是一个孤冷的背影。

“小姐,到了!”梅素被车夫叫醒,怔了怔,撩开车帘往外看,外面车水马龙。

梅素整了整衣服,围好围巾,起身下了车,掏出四十个铜板付了车费,转身向城门楼走去。


耿玉庭的习惯是天一亮就起床,起床后抱一捆柴火点着灶房里的火,烧上一锅玉米碴粥,然后,站到屋前的大青石上打一套拳,打完拳,锅里的粥就熟了,盛两碗坐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吃,边吃边看对面崖壁上的鸟儿嘀叫。

可今天耿玉庭的习惯被眼前的草垛打破了。

耿玉庭站在大青石上,正要打拳的时候,往前面的悬崖看了一眼,眼光往回收时落在了悬崖下面的草垛上。那个草垛在动,而且动的厉害!

那个草垛是他夏天打了草,晒干,垛起来,留作冬天喂羊的。草垛又大又高足够他的二十三只羊吃到来年开春。

怎么回事?什么动物会把草垛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耿玉庭想着走下青石去搬梯子。梯子是他砍了榆树做的,高而结实。

耿玉庭搬着梯子爬上草垛,爬到草垛中部才发现是个人,而且是个满脸流血的女人。

梅素被耿玉庭扶到屋里,低着头不说话,耿玉庭也不问,端了盆水为她清洗伤口,清洗完又拿出一种深褐色药膏往伤口上涂,边涂边说:“你肯定是从崖上跌下来的,跌落时被树枝划伤。”

梅素不搭话,心想还好,血是从头上和鬓角流下来的,将来即使留下疤痕也有头发挡着。

耿玉庭给梅素涂好药,又去灶房盛了一碗粥,梅素喝了,耿玉庭又盛了一碗,梅素又喝,喝到半截梅素才言声:“大叔,您是好人,将来有机会我会报答您的。您能借我身衣服吗?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耿玉庭说:“你先别急,这里很安全。”

梅素问:“这是什么地方?”

耿玉庭说:“牛角谷!”

“牛角谷,”梅素思索着问,“离青城有多远?”

耿玉庭说:“五十来里地吧,不过要绕到山那边。”说完看了看梅素,“我看你不像普通人家的女人,怎么到这儿来了?”

梅素说:“我男人病死了,婆婆要把我卖给妓院,我就跑了出来。我是傍晚跑的,后面又有人追,一着急就迷路了。”梅素不想跟耿玉庭说出实情,她必须提防所有的人,于是她把在肚子里滚了几遍的话说了出来。

耿玉庭说:“你娘家呢?你到青城去?”

梅素说:“爹娘都病死了,姨娘和她生的那几个弟妹都不待见我。我以前在青城念书,想着去青城找同学。”

“走出这座大山最少需要一整天,我倒是可以送你出去,可你这伤?”耿玉庭想了想说,“要不,你先在这里住几天,等伤好了再走。你住这间屋,旁边还有一间,我住那间。”

梅素环视了一下四周,起身道谢:“大叔,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耿玉庭说,“那你先休息,我去放羊。”

梅素太累了,耿玉庭出了房间,梅素便躺到炕上睡着了。

太阳升到树顶时梅素走出房间,喊了两声大叔,见没人答应,便在房前屋后转。一转便喜欢上了。

小院不大,有栅栏围着,靠栅栏处种着枣树,院中一棵柿子树,柿子树下有石桌石凳,三间土坯房对面是个羊圈,东侧一块菜地,菜地里种着小葱、白菜、萝卜……。

梅素转完了,就去灶房做饭。

耿玉庭回来时,梅素已经把饭做好,正往石桌上摆,耿玉庭心里一阵欢喜,急忙坐到石桌旁和梅素吃饭。

耿玉庭吃了几口起身去屋里端出一坛酒,自斟自饮起来。梅素看着对面的耿玉庭问:“大叔,您一直住在这儿?”

“不,我是定城左尉镇人,23年前来到这里。”

“就您一人?”

“就一人!”耿玉庭端起酒碗猛喝了两口。

俩人不再说话,气氛变得沉闷。静了一会儿耿玉庭放下酒碗,盯着梅素,像憋了一辈子,好容易遇到一个可以诉说的人似的,说了起来:

“我老婆虽然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可长得漂亮,还给我生了一个儿子。

我会点拳脚,在镖局里做事。儿子5岁那年夏天镖局接了一个大活,我被派去押镖。一去就是13天,回来的时候,老婆、儿子死了,房子成了一片废墟。

官府里的人说我老婆不小心碰倒蜡烛,引起火灾。可我不信,那火烧的稀奇,旁边的房子一点没事,就我家烧的一干二净?于是我自己调查。几天后我找到一个证人。

证人是个小偷,起火时他正在我家偷东西,他看见我家邻居李老三要强暴我老婆,我老婆不从,李老三就……就掐死了我老婆,然后顺手把蜡烛扔向被褥,火就起来了,我那5岁的儿子就……。

第二天我找到官府,可官府说我诬陷,证人也被人灭了口。我知道是李老三使了钱。好,你不管,我就自己来!我选了一个黑夜,摸进李老三家,杀了他。

杀完我就往山里逃,3天后逃到这里,一待就是23年。”

耿玉庭说的满脸是泪,端起酒碗一口灌了下去。

梅素给耿玉庭把酒满上,沉默了一会儿讲起了自己的遭遇。

梅素刚讲到二爷说,是你家少爷时,耿玉庭猛一拍桌子骂到:“混蛋!这样的人,就该杀了他!”

“是该杀了他,”梅素脸变得阴沉,“杀了他,就太便宜他了。我要慢慢地报仇,让他生不如死。”

“你想怎么报仇?”耿玉庭突然对梅素产生了敬意,眼前这个清秀羸弱的女子还真不一般,像有着过人的胆量和智慧。

“具体的,我还没想好 ,但腊月初六我要去一趟峪口店。”梅素眼光迷离地看向远方,“腊月初六他娶慧仪。”

苦难不仅是坏事,对两个陌生又毫无保留地倾诉了苦难的人来说,苦难会变成催化剂,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让他们卸掉盔甲,相互信任。此时的梅素和耿玉庭就是如此。

两天后,刮了一场风,树叶开始飘落。

下午,天有些阴沉,耿玉庭在院子里收拾晾晒的草药,梅素穿着黑丝绒旗袍站在柿子树下往崖上望。一阵风吹过,梅素的身子抖了一下,随即抱住肩往屋走。梅素的举动恰好被直起腰往这边看的耿玉庭看到,他轻叹一声,微皱眉头。

吃晚饭的时候,耿玉庭对梅素说:“我明天下山卖草药,顺便给你买身棉衣吧,你喜欢什么样的?”

梅素说:“好,那谢谢您了。”说罢,放下碗筷,从手上退下那只白玉镯子,递给耿玉庭,“您把它帮我当了,再帮我置办点别的。”

耿玉庭看看梅素,接过镯子。

时间一晃就到了腊月初一,天亮后耿玉庭送梅素下山,太阳落山后,二人到了山下,找了一家叫悦福来的客栈住下。

第二天早上,耿玉庭给梅素雇了一辆马车。分手时耿玉庭塞给梅素一个小布包。耿玉庭说:“拿着,应急用。”梅素没说话,含着泪接过布包。

梅素坐上马车后打开布包,里面是自己的那个玉镯子,还有3块大洋,一个玉佩,一些散碎银子。她的眼泪哗地涌了出来了。她把镯子带到手腕上,又拿起玉佩观看。玉佩温润,细密,上面刻着祥云花纹。一次闲聊时耿玉庭跟她讲过,耿玉庭逃出左尉镇时,身上只有一块祖传玉佩和几十个铜板,铜板用完了,他饿得没饭吃都没把玉佩当掉。

这肯定就是那块玉佩了。梅素流着泪撩开车帘往外看。耿玉庭已经走远,留给她的是一个孤冷的背影。

“小姐,到了!”梅素被车夫叫醒,怔了怔,撩开车帘往外看,外面车水马龙。

梅素整了整衣服,围好围巾,起身下了车,掏出四十个铜板付了车费,转身向城门楼走去。


编辑点评:
对《第四章 绝处逢生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