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一生很长

一生很长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20-08-02  分类:小小说  字数:2256  阅读: 48  评论:0条 推荐:4星

姐18岁时她6岁。昀哥比姐大一岁,这是姐告诉她的,姐晚上睡不着时总是把她摇醒跟她讲昀哥。其实她也喜欢昀哥,眼睛总是追着昀哥转。当然她不会像姐似的喜欢得睡不着。天一黑她的眼皮就打架,她就不得不把眼皮闭上。
 

姐18岁时她6岁。

昀哥比姐大一岁,这是姐告诉她的,姐晚上睡不着时总是把她摇醒跟她讲昀哥。

其实她也喜欢昀哥,眼睛总是追着昀哥转。当然她不会像姐似的喜欢得睡不着。天一黑她的眼皮就打架,她就不得不把眼皮闭上。这些她不会告诉姐。

姐和昀哥总拿她当小孩。姐和昀哥聊天时,她走到姐身边摇着姐的肩喊姐,眼睛却盯着昀哥,心想他可真好看。姐推开她说:“一边玩去!”昀哥揉揉她的头说:“鬼丫头,你先玩去,我和你姐聊点事。”她离开他俩,依着海棠树看西窗下的小黑,小黑眯着眼睛,懒洋洋地卧在那儿,像一团黑色的锦缎。锦缎,昀哥的眼睛就像锦缎。她瞟向葡萄架下的昀哥,那锦缎似的眼眸正盯着姐。她一跺脚,离开海棠树,去前院找二哥。

昀哥是二哥领家来的,说是他的同学,家在四川,时局动乱回不去了,来她家过暑假。

那年冬天很冷,立冬那天下了第一场雪,大雪飘飘洒洒下了一整天,吃过晚饭,姐坐在桌旁看书,她缩在被窝里看窗外的雪花飘舞,突然人影一闪,昀哥跳进屋来。

“你,怎么是你?”姐的话未落,街上传来马蹄声,紧跟着是奔跑声,叫喊声。

“嘘……”昀哥冲着姐和她伴鬼脸,“他们在追捕我。”

“他们为什么追捕你?”她伸着头问。

“我把他们的马尾巴剪了。”昀哥笑道。

“你干嘛要剪他们的马尾巴?”

“为……”昀哥琢磨着,姐走过来:“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说着把她的头按进被窝,“好好睡觉,我和昀哥聊点事。

“睡觉,这时候还要睡觉?”她一掉身,给姐一个后脑勺,支着耳朵偷听他俩说话。姐和昀哥说话的声音很小,隐隐约约飘进她的耳朵。

昀哥是半夜走的,姐对着昀哥的后背喊:“我等你,等到地老天荒!”昀哥没回头,经过床前时揉揉她的头说:“鬼丫头,替我照顾好你姐。”说罢,跃上窗台,跳入黑暗中。

那夜以后她有了心事,时不时掐着指头算日子。一个多月后薛家派人来给姐说亲。媒人走后,爹把姐叫到书房。爹抽出嘴里的烟斗说:“薛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西街的米店、布庄,都是薛家开的,去年又在城南开了纺织厂。薛二公子比你大三岁,薛老爷许诺薛二公子结婚后可以带着媳妇去法国留学。”爹说的天花乱转,姐就是不同意,姐说她喜欢昀哥。“昀哥,”爹像被烟呛了,“那个激进鬼?早晚赔上性命!”

姐后来还是嫁了薛二公子。原由是腊月十七那天二哥给姐带回一封信,说是昀哥给姐的。姐看信时她不错眼珠地盯着姐,半页纸姐看了一个世纪。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姐留着泪喊,“他不喜欢我,他娶了别的女人!”娘说:“怎么不会?男人都是天上的云,还是你涉事太浅!”

“我涉事浅!我看不清人!”姐像被气疯了,冲着娘跺脚:“你们不就是想让我嫁薛二公子吗?好,我就如了你们的愿!”

姐就那么嫁了薛二公子,海棠花开的时候,姐和他去了法国。

她再见到昀哥时已经是13年后了。即使那张脸上多了块疤痕,左手的袖管空着,她也一眼认出了他。昀哥揉揉她的头说:“鬼丫头,你果然走上了这条路!”昀哥没问姐,像从未有过姐那个人似的。

“怎么会这样?他竟然忘得那么干净!”她为姐不平,走出指挥部时,忍不住问身边的勤务兵:“你们旅长的夫人漂亮吗?”勤务兵回:“他没夫人。”她问:“是去世了?”勤务兵回:“他没结过婚。”

“怎么会这样?原来是这样!”她忽然明白了一切,眼泪涌了出来。

她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头微仰着,眼睛眯着。窗外残阳如血,霞光在她的银发上滑动,滑过她满是褶皱的前额、深陷的眼睛……我清楚地看到那眼角有泪珠儿滚落。

她是我的邻居,独自住在一幢老式楼房里。

那天是1995年8月29日,她90岁生日。


编辑点评:
对《一生很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