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春风十里扬州路

春风十里扬州路  作者:高阳酒徒

发表时间: 2020-07-30  分类:散文  字数:1115  阅读: 71  评论:0条 推荐:4星

 

在扬州的时侯,我在江都的大桥镇住。往南走不远就是三江营。大堤以三江营为界,一段是杂树丛生的荒村,一段是芦荻满地的江滩。这里少有人来。我喜欢这里的僻静。没事的时候经常来玩。

秋天的时候,江风微凉,芦花摇弋。可以在高处眺望澔渺的长江,江中沙洲若隐若现,水天一色,让人顿感天高地迴,有一种飘飘淼淼御风而行的感觉。坐在荒草稞里晒太阳。和煦的阳光抚摸着你,时间久了,脸上会有点很舒服的痒。身下的枯草软绵绵的,惬意极了。除了风声,就是自己的心跳声。没有恩怨,没有爱恨,这也许就是世界开始的模样把。“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多美啊。

一场春雨,油菜花开了,金黄一片。人行期间,到处都是蜜蜂嗡嗡的声音。薄雾中麦苗一夜之间由墨绿变成了浅绿。远处有人划了小船在河道中穿行。岸边的垂柳,随风舒展。各种野草野花也次第探出了头,努力的生长。这时候到野外走走,骨头都是麻酥酥的。心里甭提多舒坦了。我的家乡也有油菜花。大坪的油菜花开的时候,我也去看过。缓冈上,油菜花像癞痢头一样开着,着实引不起人的兴趣。对比下水乡的油菜花田。我恍然大悟。花田没了水的滋润,就像人类没了灵魂。

乡下的村庄多傍水而建,有个叫三义的庄子,四面都是水。门前绿水悠悠,屋后翠竹森森。要烧饭了,随便在水里的蒌子里摸几个鱼虾,采几个菱角,竹丛里剜几个鲜笋,地头里掐几许新韭。油烧热,随便加点佐料,放入鱼虾鲜笋,翻炒几下,几个下酒小菜就够了。闲暇时,三五好友,喝点小酒,搓搓小麻。这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

扬州多花。到处都是花木基地。大桥一带,连行道树都是夹竹桃,桂花。夹竹桃开在初夏,贯穿整个夏天。桥泮夹竹桃或粉红或雪白的花枝横斜于水上,如美人梳妆。荷花开时,空气里弥漫一股谈谈的清香。黄昏时,撑一只小划子进池塘。将准备好的茶叶放入花芯,(花瓣晚上会自动合拢,早上再打开。)早上起早,再取出来。这时的茶叶就有荷花的清香。其味之美,不可言说。

冬天的扬州多雨多雾。经常是睡着睡着不知道啥时候就下雨了。雨也不大,淅淅沥沥的。看着外面塘中的残荷。枯枝,风雨,多像郑板桥的画。“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一种莫名的哀愁,淡淡的思绪就像这风这雨,化不开散不去。


编辑点评:
对《春风十里扬州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