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感悟小品 > 婚宴

婚宴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7-20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1836  阅读: 16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婚宴上,敬酒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尽管心中有所准备,但自己的酒量还是难以应对众人的轮番轰炸。偏又,姐夫说他身体有恙,不能多喝,这就意味着作为男方前来赴宴的两个人,我只好冲锋陷阵了。心中禁不住少了底气,上次定亲时饶过了,这次可没那么容易逃脱。

  “来,我代表主家向远道而来的你们敬一杯!”作为陪酒的代表,新娘的干爸起身相劝。

  我实诚的斟满酒杯,一饮而尽,嘴里难得客套着。多吃菜,少喝酒,是久经沙场的“前辈”们的谆谆教诲,可今天的阵势也只有硬着头皮走哪是哪了。

  “我是孩子的姨夫,上次你走的急,没见着,今天咋着也得碰一个!”看着一个个摩拳擦掌,我禁不住暗暗叫苦。

  “我是她表哥,这冰天雪地的你们赶过来确实辛苦,喝一杯暖暖身子!”花样繁多的言辞其实都是一个目的,喝酒!既然豁出去了,也就豪爽起来,来者不拒。

  “来,作为长辈,本身我是不能喝的,昨晚才喝了一场,加上身体不好,已经六十九了,可看到娃们结婚,怎能不庆贺一下,走一个!”坐上位的亲家老舅终于出手了,或许瘦小的缘故,我如何也看不出他自己声称的六十九岁,意念里感觉他比我大不了几岁。

  喝酒,吃菜!我试图用菜来压制酒的泛起,同时心里明白,人家敬过来的酒礼数上应当是还回去的,可酒宴刚刚开始,照此下去,又怎能抵挡下一轮?出丑是肯定了,只希望迟一些。

  “那个,你俩也得敬你大伯一杯,为了你俩的婚事你大伯跑前跑后的,可是不易。”对面的干亲家礼数尽周的提醒着。俩孩子实诚的端起杯,含笑应允。

  有点飘了,我明白,自己的酒量已经到了极限,得控控,哪怕拖一些时间,缓缓也可。

  幸好,身边坐着极善言谈的亲家老舅,或许是心情大好,或许是酒已入心,在喋喋不休的推介着自己。我礼貌的倾听着,时不时的插上几句,一来是对新疆的新奇,二着是对老人的尊重,虽然我一直以为他的年岁不符合他的样貌。

  “我是做农机配件的,你知道,农机配件在新疆的重要性。工作了几十年,不敢说自己有多能耐,但无论从技术上还是贡献上,厂领导还是相当倚重的。前一段时间,还给厂里谈妥了一宗几千万的订单。我看你这个人不像一般人……”

  “您老千万别这样说!”我急急的打断他的话,诚惶诚恐的。我希望他人看到一个真实的我,任何夸大或不屑都会让我坐立不安。

  “呵呵,没能耐你能跑到上海去!”他坚持着自己的看法,我知道再坚持自己就是否认老人的眼光,可谓大不敬,就权当做酒话听着:“我希望,那边有机会的话就给我介绍过去,其实现在,钱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希望拓展一下自己的眼界,工资你看着给,三千两千都行,不给也干!”

  真把我当成能耐人了,我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就含含糊糊的应承着,心说但愿他是喝多了,过后啥也不记得。

  越谈越投机,他紧紧拉住我的手,我放肆的搭着他的肩,恍若多年不见的朋友。

  亲家过来了,说是孩子的舅爷要见我们,我赶紧敛起笑容,肃整衣饰,应声而去。

  另一包间内,两位矍铄的老人红光满面,鹤发白首,不怒而威的老干部形象令我有点惴惴不安。

  “这是我大舅、二舅,三舅没来!”亲家恭敬的介绍着,我急步上前,握手致意。

  “坐!”大舅示意着坐下。首先询问着新郎新娘婚后的打算,接着探问我的工作属性,回头告诫他们,他们日后的工作、生活,亲戚间都爱莫能助,靠的是自己的努力和拼搏。

  就像领导接见一样,礼节性的会晤只是说明了等级差别和身份认证,形式主义大于实际意义。

  返回酒场,几个陪酒的依然翘首以待。在新疆,大半年都是处于冰冻时期,除非是公务员,否则休闲的时光一大把。相对于普通人来说,打发这漫漫冬季,除了喝酒似乎找不到另外的娱乐方式。故而,在他们的意识里,招待好客人,除了喝好,没有第二种选择。

  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已经晚了。我示意侄子扶我到洗手间,可走到包间门口,就忍不住吐了,我绝望的看着自己形象崩塌,侄子在一旁无奈的解释:没办法,这边就这样。

  醉过了,也就展现了自己的真诚,起码告诉他们,我不属于奸滑。至于形象,平庸者,向善为诚,人皆体谅。令人欣慰的是,婚礼去繁从简,圆满完成,也不枉我的数千里迢迢。


编辑点评:
对《婚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