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野畜要夺山农碗

野畜要夺山农碗  作者:德风

发表时间: 2020-07-11  分类:散文  字数:1220  阅读: 241  评论:4条 推荐:4星

 

  人生在世,有些事情让人出乎意料意想不到。六十年代祖国刚刚解放不久,百姓生活条件依然很艰苦,在异常艰难的情况下,是共产党毛主席没有让山农失去手中的饭碗。如今生活条件富有了,各行各业腥荤常见细米白面,山农却端不住手中的碗。要问起因哪里来?追根寻源都是保护野生动物惹的祸!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二零二零年阳历六月二十六号,有一城客随我漫步到田间地头。当他放目田野,进入眼帘的到处都是扯铁丝、拉绒线、挂彩旗、画人脸的情景,还有青灰撒地,麦糠烧过的遗留物,城客心中充满了好奇不解的问我,王哥?农民种地就种地吧,在庄稼地里来回穿梭,舞粉弄彩的娱乐,多不清闲自在。他的几句问话触动了我的无限酸处,我无力的回答到:这不是山农的一种娱乐,野畜一年比一年盛行,山农驴计途穷,出于无奈,只好用无奈的办法来惊吓躯逐野生动物,以求全食。

  三年前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听到不一样的响声,抬头向前望去,看见不远处有十多头野猪在奔跑,大的有二三百斤,小的有几十斤,不压于下山猛虎,速度如此之快,让农夫心生余悸,不寒而栗。獾的洞穴打到了田埂之上,野兔野鸡在田间生娃下蛋,飞鼠吃空了房前屋后树上果,破纱入户撞入民宅,咬烂了室中的被褥,在米面里蹦跳,拉屎撒尿成欢。掏春种刨青苗,禾苗断垄行不全。秋实初结一股水,农夫流汗畜占先。大块大块的花生、玉米、红薯在一夜之间化为无有,肥了野生,瘦了山农。山农在自呻自吟:路在别人脚下,我路在何方?

  去年邻村七十六岁的老张头,为了看好庄稼,在田地里打了个柴棚,刮风下雨无误,夜不成眠的看啊看,看了数十天。一天有急事得办,老张头没顾着看,第二天到家没舍得歇歇脚,慌忙到地里一看傻了眼,几千窝的红薯被野猪翻了一遍。男儿流泪不轻弹,七十六岁的老张头、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谁能理解山农哭声中的含意,哭声中有多少代价的付出,辛勤的劳动和汗水的浇灌。

  二零二零年,野畜侵害山农比去年来的更早,并且来势凶凶,庄稼受到严重损坏的山农何止三五十家,到处比比皆是。金钱社会在高额费用下,山农种地不划算,不是图卖钱,是在挣钱难,缺少钱的情况下,种几份田地养生护口,不去买粮食吃,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在二零二零年疫情中,我曾经用诚恳的态度写了一首顺口溜,题为应反思。其中有两句是这样写的:为了祖国更昌盛,人吃五谷蝙食蚊。尊崇自然行天理,天地人间同乐韵。并不是说:伤害人类,让人无法生活的野生动物都得保护。法律不能欺同人而亲非类,凡是都要有个尺度。就像胡锦涛主席所指示过的:以人为本。把人民利益生死存亡高于一切,当成重中之重。保护野生动物,不应当把人类当成牺牲品,不应当把野生动物建立在人类头上做威做福,让人民泰山压顶,不堪重负。

  法律是人规定的,是人不是神。

  民以食为天,望党和政府关心民生,有错必纠,给山农一个公道。


编辑点评:
对《野畜要夺山农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