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释怀

释怀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20-07-04  分类:散文  字数:1788  阅读: 204  评论:0条 推荐:3星

还是在前年,被一老乡拉进小学同学群。那些小学同学都是同一个村同一个姓的老乡,大部分都只念了小学,寥寥几个念到了初中毕业。群里每天热闹非凡,语音频频,谈工作,谈生活,也偶尔男女生之间打情骂俏。我很少在
 

  还是在前年,被一老乡拉进小学同学群。那些小学同学都是同一个村同一个姓的老乡,大部分都只念了小学,寥寥几个念到了初中毕业。群里每天热闹非凡,语音频频,谈工作,谈生活,也偶尔男女生之间打情骂俏。我很少在群里发言,偶尔说上几句话,那些善良纯朴的小学同学几乎众口一词地说:“美鸿,你当年可是我们的学霸,可要经常进来说说话啊!”然后他们有的便像出谜似的问:“你还认得出我是谁吗?”

  几十年未见,有好些面孔,根本认不出来了。可是,我一眼就认出了晖。他的样子没怎么变,似乎还是年少时的那张脸,只是整个人略微有些发福。

  我记得他初一都没念完就辍了学的。我甚至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他时的情形。

  怎么可能忘记呢?其实早在几年前写的《十五岁那年的处暑》那篇散文里,我就提到了晖。因为他接连写给我的三封情书被落入了班主任手里,最后又落入了母亲手里,加之后来他连续一个多月于每周六骑行上几十里跟着我,曾严重困扰过我的学习生活。

  那时对他只有满心的讨厌,憎恶,愤懑。最后一次他骑行在我身后跟着我时,我记得自己几乎是歇斯底里对他咆哮和谩骂的。多年后我还能想象自己那刻脸上因满是愤懑而扭曲的神情。

  可是面对我的刻薄,那时的他一脸出奇的平静,连半句反驳的话都没有。最终,我看着他推着自行车从村里的另一条岔道口慢慢走开了。这一走开,就是几十年不遇。

  我不记得自己是在经过了多少漫长的岁月之后,才对这个令我一直耿耿于心的男生慢慢释然的。也许是等到自己真正恋爱以后,才明白当年,不过只是仗着晖喜欢我,才那么地义正辞严气壮理直,以为自己占据着德与理的制高点,对他那样无情地咆哮都不为过。而其实,他爱,他又有什么大错?

  去年五月底,晖在我女儿临近高考时加了我的微信。也许他是犹豫了很久才加我的。——也许,他直觉里我不可能再像年少时那般的态度对他吧?

  我能看出他对我通过他添加好友的请求感到开心,甚至他在群里邀请大家晚上一块吃饭。然后,他私下小心翼翼问我有没有空。我随便找个理由就拒绝了。我猜想是他加上我的兴奋把对聚餐的拒绝给冲淡了。然后,我们简单聊了下彼此的近况。原来,早早辍学出来的晖,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现在已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何氏宗亲一起合办了一家公司,他是公司股东之一。

  之后,他经常发来简短的问候,几乎一篇不落地在微信里阅读我的文章。除此,我们私下并没有更多的交流。似乎当年,已是触及彼此心口而不可再提及的隐痛。元月的时候,他向我要地址,说是公司有免费礼包送给客户。起初我猜想大概是一二十来块钱的小礼品,觉得拒绝会显得矫情,就顺口答应了,然后给了他我上班地方的地址。

  可很快我发现那礼包其实挺昂贵,心下有些不安,便找借口微信给他让不要寄过来。他显得很诚恳地说:“这边已经登记好了,你放心,这个礼包是完全免费的,快递费也不要的。”

  也许他的潜意识里,我对他还有防范心,也许他以为我在疑心这免费的礼包里藏有什么猫腻呢。

  单位放年假的前几天,我收到了他在外省的公司邮寄过来的礼包。沉甸甸的,是两份大礼包。我微信表示感谢,随口说,两手都拎不过来呢。他竟立马让人帮拍了个视频发过来。他在视频里现场向我演示怎么把礼包的外包装纸箱拆开,然后怎么把礼包盒取出来,怎么用手提住礼包上的尼龙绳。最后,他在视频里总结似的说,这样就可以两手提着回家了。——我看了不禁哑然失笑。

  他让我查看礼包里有没有红酒,得知没有,他旋即又快递了两瓶红酒过来。收到红酒那天,正好是放年假前最后一天上班。

  而与此同时,小学同学群里又在商讨聚会的事情。因为收了晖的礼物,我一度猜想他会不会怂恿我去参加。我不太想去。那时已近年关,我早得知湖北疫情的消息了,只是那时还没完全传到江西来。而主要,我还不太想面见晖,怕某种情境被打破。但我多虑了。从筹备同学聚会到聚会结束,他只字未向我提起这事。虽然,我知道他内心是希望我参加的。

  此后,他依旧经常在微信里发来简短的问候,一有空就来读我的文章。我想这样淡淡的交往已是最好。多年后彼此的成长成熟,终令我们以各自的善念释怀了年少的是非怨怼。


编辑点评:
对《释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