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频道 > 随吟 > 命运两次恶作剧

命运两次恶作剧  作者:闻鸣轩主

发表时间: 2020-07-01  分类:随吟  字数:11079  阅读: 119  评论:0条 推荐:2星

高考中榜师女替,复读无籍作嫁衣。两戏学生班主任,孔孟之徒不觉耻?(2020、07、01)(【背景】据《凤凰网》等2020年06月27日的报道:越来越多的高考顶替事件,开始浮出水面。6月22日,网友苟晶发贴称自己曾在1997
 

高考中榜师女替,复读无籍作嫁衣。

两戏学生班主任,孔孟之徒不觉耻?

(2020、07、01)

(【背景】据《凤凰网》等2020年06月27日的报道:越来越多的高考顶替事件,开始浮出水面。6月22日,网友苟晶发贴称自己曾在1997年和1998年山东高考中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

作为最新的一例,苟晶不仅是农家的孩子,而且家庭贫困。

对贫寒的农家子弟而言,十年寒窗,从来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苟晶高三那年,比她小三岁的二妹正在上初三,成绩不错。比她小六岁的三妹正在上六年级,成绩也不错。

但家里实在负担不起三人的学费,必须有人做出牺牲。二妹以“你这体质不上学能干嘛”为由拒绝了苟晶的好意,自己退学去餐馆洗盘子。

一天工资1元,一个月30元,悉数交给父母,资助苟晶和妹妹上学。苟晶父母,没有选择的余地。全家务农,姐妹三人,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

苟晶学习好,对于高考,她很有信心。

第一次高考是1997年。当时,班上56名同学,除了成绩最差的一位同学上了大专,其他同学都上了大学。

只有苟晶,连大专也没考上。

事实上,之前的模拟考试,满分900分,平常都考700分以上,但这次,苟晶只考了500分出头。

第二次是1998年,再次冲击高考的苟晶只比第一次多了两分。

两次高考都名落孙山。

尽管自己想不通:因为第二次参加高考两周前的那场模拟考试中,苟晶获得第四名的好成绩。当时参加模拟的考生有几万人。

二次落榜的1998年8月,也就是第二次高考失败后,苟晶收到湖北黄冈一所中专院校发来的录取通知书。诡异的是,她根本没有报考那所学费昂贵的学校。

但苟晶还是去了这所学校学习。

她被分在发配电专业,整整一年,她什么也没学到。一年半后,苟晶选择了退学。苟晶事后回忆,她就读后发现,班级同学的生源地都很集中:两人来自福建南平,三人来自陕西铜川,其余都是来自山东济宁或潍坊。

苟晶始终认为这里边有猫腻,但这个困扰苟晶多年的疑问,至今都未解开。

对于苟晶来说,这已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苟晶认为,第一次考上大学被人顶替,第二次也有猫腻。苟晶父亲在世时,两次“落榜”的苟晶总感到无颜面对她,十多年来,父女之间,一直刻意回避着这个话题。

中途辍学的苟晶,独自一个人来到浙江打拼。

做过销售,入过传销,终于靠自己的努力在杭州买了房子。然而,如果没有被顶替,如果她当初拿到了那张本科文凭,会不会不一样?苟晶没有想过,也不愿去想。

2015年,苟晶父亲病重,无意中得知了苟晶高考被顶替一事。苟晶父亲感慨,如果他是一个有本事的爸爸,一个有能量的人,就可以保护苟晶不会被顶替。

问题是,这哪里是父亲的错?他和苟晶妈妈作为农民,省吃俭用能供孩子读书,在当时的农村来讲已非常不容易。苟晶说:“我哪里有资格去怪他们没有能量?我之所以公布,是欠我爸一个答案。”

苟晶父亲一辈子都是个老实的庄稼人,一直到去世他都想不通。倔强的她,需要一个真正的答案告慰父亲。

高考,对于所有学子来说,已如独木桥,然而,苟晶艰难地两次跨过独木桥,却被人摘了果子。

你替别人高考,别人替你上大学——一句戏言,藏着多少的悲凉与绝望。

一直沉默不敢言苟晶,看到顶替事件越来越多,决定公开此事,并已向山东省教育厅实名举报!

苟晶所在的家乡——山东济宁也很快做出了反应。

然而让苟晶想不到的是,事件发酵后,陆续有山东的电话打到杭州的家中,除了告诉苟晶当地很重视,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还希望苟晶删掉帖子。

原因很简单:他们认为苟晶在全国网友面前,破坏了济宁的正面形象。更有甚者,有关方面还跑到苟晶老家,联系她的亲戚朋友们劝苟晶把帖子删掉。

这让苟晶深感意外和压力。

实际上,除了压力外,还应该有愤怒。那么多学生被窃取了身份,不尽快严查;这么多人的命运被篡改,不着急处理;逐渐浮出水面的罪恶产业,不立即打击。

受害者不过是喊一声冤:他们倒开始紧张了。

如此维护地方的正面形象,早干嘛去了?难道所谓的维护就是捂着,藏着,掖着。难道说:公正,公义已不重要了?

苟晶说,她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她甚至不敢接电话。

尽管苟晶在外拼搏了很多年,历经人间百态,但媒体笔下的苟晶与其父母一样,仍可清晰可见那份憨厚与实在。

是的,如果在理想的环境下生活,每个人都会成长为实在人或老实人。只是,社会没能给继续“老实”太多机会。

这里想起出国回来的人经常说:某国某国(主要是日本与德国等发达国家)人特别傻,特别老实,比我们中国人差远了。

很是骄傲。

按说,老实人原本是一个形容人踏实本分的褒义词,是“良民”的体现,是社会最稳定的一个群体。

但在我们这个社会价值观体系里,无处不在暗示别人,老实人是一个贬义词了。

要知道,会玩弄规则的聪明人,最终牺牲了老实人的利益。

你就那么确定:你是最聪明的一个?而不是另一比你更聪明的人脚下的牺牲者?

最终,这种聪明铺就了自己前方的路,但老实人所面对的不仅是被破坏的规则。还有权力与金钱的操控。

很多人说,高考,是目前中国社会中相对比较公平的一个阶层流动渠道,问题是,这个渠道如果被权力或金钱垄断,对大众心理的打击将会是巨大的。

如一直在发酵的农家女陈春秀被顶替事件。面对陈春秀想重新入学的愿望,山东省教育厅的回复是:正积极和学校协调,帮助她实现愿望。

这是多么操蛋的回应。是该“积极协调”还是该认真追查?还说帮助她实现愿望?看来陈春秀还得感谢你们八辈祖宗喽?

需要提醒你们的是:大学录取资格,本来就是陈春秀的。

人民日报对此怒批说:太无法无天,太欺人太甚,这不是简单的践踏高考公平,而是深度摧毁一名农家女孩最朴素的梦想。如果无视于此,还怎么实现阶层顺畅流动?

著名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博导教授董藩今天呼吁:请求最高权力机关介入此事、彻查此事,让害人受到处罚,还社会一个公正。

董藩说:从暴露出来的问题的严重性来看,到了连一个普通高中班主任都能操作假冒手续的地步,而且一个人竟然两次被假冒,可见问题由来已久、十分普遍。如果对山东所有175所高校30年招生入学情况进行彻查,大家猜一下能查出多少?如果每一起案件平均涉及3位犯罪嫌疑人,会有多少人参与了违法活动?

董藩说:我原来一直认为高考基本上是公平的,现在我很受刺激,为自己的天真、说了多年的错话而自责,也因那么多孩子的命运被腐败无情践踏而变得有些抑郁。

记得高中读书时,班主任一直强调:同学们,一定要把握住高考,它是目前中国最公正最平等一次考试,以后,你们再也遇不到了。

山东高考替考事件的大爆发,似乎要终结这个神话了。

 “鸣人鸣言”——命运两次恶作剧

一次被顶替,一次不知为谁作了嫁衣,命运两次作弄一位农家学生,这样恶劣的毁灭学生的命运,居然是一个道貌岸然的班主任。难道不应该彻查?严肃处罚,触犯刑法的应当判刑,还社会一个公道。)


编辑点评:
对《命运两次恶作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