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五月节

五月节  作者:王现立

发表时间: 2020-06-27  分类:散文  字数:1630  阅读: 128  评论:0条 推荐:4星

 

  纵是老天,也有感觉疲累的时候。

  梅雨已经持续好久了,忽大忽小的雨已经把高温逼进了黄浦江,继而让人忘却自己已置身盛夏。防不胜防的雨会在倏忽之间落下,又突然在你奔跑躲避的那一刻停止,神经质般。

  已经有人(气象预报)放出风了,说是端午的三天假期掐两头有雨,中间“单休”,我便思量着:得出去走走,顺便把发霉的思绪给置换一下。已经有好长时间不曾疯游了,估计日后随着酷暑的来临更得“闭关修炼”,何况外面时刻潜藏着凶险。

  东风压西风,高湿没了,高温补位。一大早随着太阳的露脸,哪怕就一会,温度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我有点索然,如果和风宜人的话我尚能独自东游西逛的,纵然漫无目的,也会兴致不减,可这热度?不行!我得找个陪跪的,就让被人嘲骂为傻,也不是单个。心念起,便在行进的路上打电话给一位朋友。

  “喂——”对方传来一声梦游般的应答。

  “还睡着嘞!玩呢,去不?”我故意提高嗓门喊道。

  “哪玩去!”对方一激灵,立刻精神大震,急急的问。

  “老码头!你不老早惦记着沿滨江游世博园的么?尽管展馆没了,可好玩的地儿多着呢,去不?”我诱惑着。

  “可我还没起呢!”他有些犹豫。

  “又没人管你!现在就起,咱到徐家汇见,刚好你坐的九号线到小南门下,二号口出站。”我门儿清的告诉他。

  “好嘞,徐家汇见!”他痛快的答应。

  坐上公交的那一刻,被司机勒令戴上口罩,我顿时像赤身裸体般让人围观,极度的难为情。乘车的人极多,我有点不解,非常时期,怎会有如此多的出行人?公交车一路逶迤的往市区行驶,乘客便愈发的密集起来,看到一抱小孩的女子,我起身让座。不曾想,就在我俩谦让之间,一位中年妇女侧身挤着坐了上去。一边的女孩不满的瞧了一眼,又抬头看我的反应,似乎在期待我的发声。我无奈的摇一摇头,不愿沾惹是非,女孩显得有些失望。好在挤上座位的妇女尚有些廉耻,在众目睽睽之下,讪讪的起身,将座位还给了抱小孩的女子,女子礼貌的说声谢谢,无论对谁,都得圆满。

  尽管云层遮蔽了太阳,但不见绿荫的浦江西平台,还是燥热难耐。或许是刚开通不久,或许是临近中午,滨江平台上游人聊聊。保安躲在遮阳伞下,环卫工人偷懒至阴凉地,只有我和朋友饶有兴致的东瞅瞅西望望。其实,所谓的看风景,就是一种心情的展现,陌生的地方,新奇的场景,加以人文地理,留下便是开心和欢愉。

  从老码头晃荡到南浦大桥,坐渡船到浦东,然后沿江而下。明显的是,浦东比浦西要奢华的多,就连沿江建筑和基础设施都不尽相同。本想顺着世博大道往南带着朋友到中国馆遛遛,接着回转到奔驰会展中心、世博广场,再沿江而下。怎奈朋友急着到陆家嘴去看东方明珠,我便不再坚持。实际他错过了诸多好玩的去处尚不自知。

  与滨江西岸不同,这里的游艇会所,酒楼饭店鳞次栉比,观光平台、健身步道和骑行、机动车道分隔相向而行。临江漫步的、林荫休闲的、阖家骑行跑步的,还有双层巴士观光旅游的,各取所需。一边是鸣笛的游、货轮,一边是悄然疾驶的车流,倒显得中间南北交错走动的人们悠闲了许多。

  临近陆家嘴滨江,场面开阔起来,平台上的花儿使得雾沉沉灰蒙蒙的色调顿时变得鲜艳无比。更多的游人,色彩缤纷的点缀着场景,似乎要与诸多的花儿争奇斗艳,人们争相拍照留影,试图留下这难忘的时刻。

  “走吧,还准备玩到什么时候?”已是下午四点,我催促着朋友,看他意兴阑珊的模样,我禁不住好笑。

  “是不是还得回头坐渡轮?”他有点摸不着北的问。

  “坐啥渡轮?直接坐地铁回家!”我熟络的告诉他。

  “可地铁站?”他依然迷惑的问。

  “你别管,跟着我就是了!”还是出门少的缘故,我暗自笑了。


编辑点评:
对《五月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