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人物 > 金石之声清唳与天--记篆刻家程与天的“天与也”

金石之声清唳与天--记篆刻家程与天的“天与也”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表时间: 2020-06-18  分类:人物  字数:16213  阅读: 213  评论:0条 推荐:4星

金石之声清唳与天记篆刻家程与天的“天与也”程与天,一位从工人中走出的篆刻家,今已入古稀之年。何谓“与天”?合乎天道,则得天助,“持盈者与天”,“与天,天与也。”程与天,诗书画印一体,当属文坛金贵。但
 

金石之声清唳与天

记篆刻家程与天的“天与也”

0.jpg 


程与天,一位从工人中走出的篆刻家,今已入古稀之年。何谓“与天”?合乎天道,则得天助,“持盈者与天”,“与天,天与也。”程与天,诗书画印一体,当属文坛金贵。但在这四位一体中,我与与天神交于治印,最为看重的还是治印,凝思听远的仍是金石之声清唳!

一、同“与天”篆刻治印神交已久

20年前,与天就曾给我治过一方印,同与天就开始了神交。

这方印摆在朋友相送的近百枚篆刻印章中,明显别具一格,因为,这是唯一的一枚阴阳章,也叫“日月同天”章。而且,这枚印章的字体,也明显与众不同,印章的图案也很特别,就像一幅简朴又抽象的画,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有人说:书法是文人最后的归宿。我倒不是寻找归宿,但也不知哪根神经受了刺激,舞舞扎扎的也鼓捣起了书法,还直接练草书。有朋友相告:这练习书法若给人题字,相袭古人名字中都有字号,当代书法家也都有字号,你也要有个字号。而取字号最常见的是延伸意义,如,岳飞字鹏举,关羽字云长,赵云字子龙。

既然题字需要名号,当然,能不能有相求题字,那是另外一回事,为附庸风雅,也得准备个字号呀!我就取延伸之意,名忠新,字公甫。忠者、中也,至公无私;甫,为新苗成长茁壮。而取“公甫”为号之人,网上查找惟有《白蛇传》中许仙姐夫叫李公甫,原天兵天将的统领,偶犯小错,被贬下凡历劫,仍痴心不改保护百姓,其经历似乎也与我隐映,其名也个性。我就取字号章--公甫,引首章--经天磨,意味“不经天磨非铁汉”。诚如一个哲人所言:非凡的人,必有非凡的人生。

近日,与天从海南返回大连,闻听我发神经在练习书法,特治套章三枚以为鼓励,即,名章--王忠新,字号章--公甫,引首章--经天磨。人活的有劲,不在于得到什么,也不在于失去什么,而在于每天心中总有点东西激动自己。

昨日,令我小小激动一下,则是快递送来这三枚套章,甚喜!

2.jpg

二、一个工人的金石书法展轰动京华

有哲人说:听有故事人的故事,能品出有意味的人生。要说起与天,那可是一个带传奇色彩的长篇故事,而这故事最具童话色彩的章节,则是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的金石书法展。

说话间,那已是40年前的1980年7月,若从1979年开始改革开放算起,则刚刚揖别毛泽东时代,中国美协和《人民画报》为大连29岁的普通工人程与天,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金石书法展。改开至今走过40多年,国家级举办的书法、篆刻、画展无数,可曾再有一次为普通工人,免费隆重举办过金石书法展?如此说来,这不是一段近乎神话的,不可复制的童话?

如果说,为一位普通工人在京城免费,且隆重举办金石书法展不易,可展览能轰动京华和中国金石书法界,更为不易。

文坛泰斗茅盾得知,亲自题写展名《程与天金石书法展》,这不敢说是绝无仅有,可有心人去查查,看茅盾还题写了了几个展名?茅盾还书写了自己的诗作《题白杨图》,送与天为勉,厚望殷殷。

时任中国美协主席的吴作人大师誉其书法是“阳春白雪”。

时任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张仃誉其书法为“天马行空”。

年逾80的著名收藏家、鉴赏家张伯驹题词:“与天以中国书法历史之发展观摹、临写。具千锤百炼之工夫,神完貌备,可嘉也。”

时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的沈鹏,撰文《同程与天共勉》:“程与天擅长甲骨文。治印最初从临摹下功夫。以后大胆创造,将甲骨文入印,追求疏密有致,从而显示出自己的风格。他在书法方面,也努力创新,不蹈前人。关门(勤学苦练)——变更(扫除凡格)——再关门——再变更——再扫除凡格,如此螺旋式上升,可以看作是艺术发展的辨证规律。愿与程与天同志共勉之。”

书画鉴赏大师杨仁恺难得撰文《匠心独运 气象万千》。

画家李苦禅,书法家启功,作家、书法家楚图南、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宗白华等诸位名家大师,纷纷莅临现场题词寄语,可谓群星灿烂,期许厚望。

若论这些大家,哪位不是声名赫赫?哪位不是一代宗师?哪位不是慧眼如炬?哪位能为金钱折腰?哪位能阿谀奉承一个普通工人?而哪一位的留言,不是金石掷地,不胜过无数奖章闪亮?

“与天,天与也。”就从这一次展览,就在这么多泰斗大师的呵护目光,“工人书法篆刻家程与天”跃上了中国金石书法的潮头奔涌。

3.jpg

三、不看广告,看疗效!

在中国的书画界,一介绍哪位,先扔出一串闪亮的名头,简直不把你晃瞎,也能把你晃晕。什么国际书画艺术联盟、国际美术家联合会、世界华人书画艺术家协会等等,还动则就是副主席、主席,真是大不怕,不怕大,就是怕不大。可这些一元钱在香港能注册的山寨公司,这些自封的大师名头,哪个不是蒙人、骗人、坑人?

即使不是“山寨”的中国书协,那什么理事、荣誉副主席、副主席等,有书无作,登台献丑,不也是稀松平常?至于中国作协的作家能亮出国家级的作家证件,却亮不出稍微像点人样的作品,不也都是司空见惯?

为此,还是有句广告词讲的有点意味:不看广告,看疗效!那么,从工人中走出的金石书法家程与天,在1980年7月的金石书法展后,能让人看到点什么(下属黑体字为金石之作)?

1981年两幅书法参加在新加坡举办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展览》。1982年在北京与凌士欣创作《红楼梦印苑》为红学会收藏。

1984年与张永钧创作《聊斋志异金石录》为蒲松龄故居收藏。

1988年工人出版社出版《程与天金石书法》。

1991年创作《茅盾诗词集》长卷,四体书写成,250米长,隶书部分为茅盾故居收藏,70米长篆书部分为辽宁省博物馆收藏。

1994年《孔圣精言》篆刻148方;同年,为全国政协八届常委篆刻名章出版《同心篇》。

1997年篆刻的“赤瓜礁”,被筑碑在南沙赤瓜等礁盘。

2000年出版《道德经》,包括篆书长卷50米,篆刻102方。

2002年创作隶书长卷《论语》二套,《孙子兵法》二套。

2004年香港出版隶书《岳阳楼记》、小楷《千字文》、隶书《心经》和篆刻。出版《中国印.珍藏版.大连印存》扑克。

2005年香港出版隶书《毛主席诗词》、《孙子兵法》、《洛神赋》

特别在治印上,程与天还潜心创作出版了《周易印存》、《中国当代作家印谱》、《中国历代女兵印谱》、《将军篇印谱》等,先后问世传世。他为《人民文学》杂志篆名,几十年一直使用至今。其篆刻作品近千方,被作为国礼送与美、英、日、奥地利、伊朗等国家。

4.jpg    上述随便举出的哪一件,不说是中国金石书法界的里程碑,至少沉甸甸的分量很重。就拿篆刻的“赤瓜礁”来说,赤瓜礁,位于中国南沙,经过1988年3月14日一场海战,中国牢牢控制了该礁(2014年6月吹沙填海,建立0.117平方公里约4\1天安门广场面积的“赤瓜岛”)。程与天1997年篆刻的“赤瓜礁”,被雕筑成7座石碑,分别立于南沙赤瓜礁、牛轭礁、东门礁等7个礁盘。试问:中国仅国家级书协的书法家就1万多,可有几位的书作或篆刻、雕刻作品,被选当地理标志碑文树在中国的边防和海疆?!

从上面采拮部分程与天的艺术成果,能让人明显感受到,其所负载的文化和公益色彩浓重,其所负载着一份不忘本之情怀。这让人不由想起中美富豪评定的标准。中国特色判断富豪唯一的标准,那就是有钱。在资本主义的美国判断富豪,除了有钱,还有慈善。美国最有钱的富豪,都是捐钱最多的富豪。虽然资本的本性都是贪婪逐利,虽然富豪的财富都是剥削压榨所得,至少美国的资本家,还知道做慈善积点“阴德”。

在将艺术推入市场的时代,艺术家当然不能不为生存去艰苦的奋斗,艺术家当然不能清高到不吃不喝的“辟谷”了,但艺术家又绝对不能掉进“钱眼”,因铜臭味中走不出大艺术。作为一种优秀的文化传统,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判断大艺术家的标准,一直坚持“人品,大于书品”,“字贵,品德更贵”。凡秦桧等奸佞的书作,无论写得多好,从来虽工不贵,绝难张扬!

所以,在艺术进入市场的“向钱看”时代,有大品德的艺术家,必有良知和能力负载大文化前行。看看上述采拮部分程与天的艺术成果,哪一件不动情地弹响在中国文化白浪排空的奔涌涛声?

4-.jpg

四、最是动心金石声

或许,1000个人眼里,有1000个哈姆雷特。程与天的诗书画印,虽互为一体,又各有所分。那么,作为读者当各有各的偏爱,有人喜欢他的诗作,有人喜欢他的猴画,而我最喜欢的,则是他的金石篆刻,最动心弦的,也是他的金石之声。

1.白石先生自认篆刻第一。齐白石的诗、书、画、印并称四绝,但白石先生投入精力最多的,却是篆刻。白石老人年轻时练习篆刻,为省钱,挑筐上山下河的自己选石头,再磨成章料练习篆刻。因深知石料来之不易,他练篆刻将每块石头的六面都刻满了,才换另一块石料来刻。

时间一久,家中积攒了很多印章,当时齐白石家中不富,但大师自信满满地号称“三百石印富翁”,并特别将别号治印。对于诗、书、画、印的四绝,白石先生自认:篆刻第一,诗词第二,书法第三,绘画第四。

2.程与天的金石书法相生。读懂了白石先生的篆刻第一,似乎就听懂了程与天的金石之妙。从上面简述程与天的艺术成就看,他最为成功的作品,就是金石书法。在诗书画印的排序中,第一是篆刻,第二是书法,第三是绘画,第四是诗词。

白石老人将学篆列为习学刻印之第一:“初学刻印,应该先讲篆法,次讲章法,再次讲刀法。篆法不明,章法、刀法不准。”为更好追求“印从书出”,程与天借助父亲与沈延毅交情笃深,投拜大书家沈延毅为师,成了北碑宗师沈延毅的大弟子。他曾师从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东北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古文字学家于省吾先生,以甲骨文入印而闻世。

3.与天的篆刻总收诗书画印。作为一个基本常识,会书法未必能篆刻,而能篆刻却一定要会书法。程与天最为成功的是金石书法,而这两者恰恰联系最为紧密。而学书法照猫画虎学样容易,但掌握大道若虚的书理则难。程与天年甫弱冠,即著有《二泉斋印说》、《二泉斋印说文解字型讹考》,在金石书法界就传为美谈。

在诗书画印的排序,印章虽排在最后,可刀法要服从书法,服从构图绘画,更服从作者的诗意飞扬,这治印不是对诗书画的总收?一方面程与天借助绘画、书法中的原理和诗的意境气势,“随心所欲不越矩”地运用到独步篆刻;一方面程与天用篆刻升华、凝练、创造了绘画、书法的形态和诗意飞扬。

如此,程与天的金石之声,才在与天中清唳!

5.jpg

(文中配图,与天提供。)

 

 


编辑点评:
对《金石之声清唳与天--记篆刻家程与天的“天与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