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感悟小品 > 望窗

望窗  作者:黄宏宣

发表时间: 2020-06-04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2007  阅读: 223  评论:0条 推荐:4星

她是一个失去丈夫、也没有孩子的孤独又可怜的老太太,独自住在10楼。在这栋楼里,她已经住了8年,8年前的那个夏季,老太太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灾难,她的丈夫去买菜的时候突遇车祸去世,得到消息的她疯了一般冲向医
 


她是一个失去丈夫、也没有孩子的孤独又可怜的老太太,独自住在10楼。

在这栋楼里,她已经住了8年,8年前的那个夏季,老太太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灾难,她的丈夫去买菜的时候突遇车祸去世,得到消息的她疯了一般冲向医院,再次与拐弯的公交车相撞,生命虽然保住了,却从此下肢瘫痪,行动不便。

在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抗争之后,她卖掉了原来的房子,搬进了这个小区。选择这里,是因为老房子里的记忆太多;是因为附近有一个政府食堂,食堂的师傅们很照顾她,一日三餐都派专人把可口的饭菜送到她的家里,省去了不少麻烦;选择这里,还因为这房子临街,她可以坐在窗前看到外面的风景。

每天清晨,她第一个看到的总是清洁工的身影,她和他们一样,是一年四季中最早见到阳光的圣者,那井然有序的扫地声和洒水车的音乐,她再熟悉不过,以前,这些声音似乎是唤起她起床的闹钟,扫地声响了,新的一天也就开始。而现在,她已好多天没有进入梦乡……

看到上班路上的车水马龙,她感到了生活的实实在在。人活着,就得去学习,去工作,去赚钱,去忙于社会应酬,去做一些你喜欢或者不喜欢的事情。而她不一样,她每天的日子都是机械的重复,单调中更显无奈和伤感,吃饭,看电视,睡觉……她没有办法去打搅别人,也少有人来打搅她。她似乎生活在遥远的真空,若不是外面千变万化的风景,若不是家里还有一部电视和一台收音机,她的日子也许会更加糟糕。

傍晚,看到放学的孩子,是她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也是她最伤怀的瞬间。她多想冲下楼去、抱一抱那些可爱的圣灵,对他们说“孩子,我好爱你们!你们愿意陪我一会儿吗?”可她再也做不到……一个家,有了孩子的吵闹声,有了老人不休的唠叨,才算是一个完整的、真正的家,可她的家永远是那么的安静,静得有些恐慌!

在她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丈夫的遗像,准确地说,遗像旁边,还有张他们家的全家福,全家福上,也只多了她一个人的笑脸。每天看到自己的老伴,她的笑脸却在逐渐减少。其实,这样也好,丈夫去世了,自己终生瘫痪,他们之间,是不是扯平了?

一个人的日子,连楼也下不了,实在有些孤单,但还好,窗外的风景每天都在重复,都在变化。有了这些重复和变化,她总觉得日子还可以将就。

有一天,她突发奇想,在这个近千百万人的大城市,还有多少像她一样的孤客?还有多少人像她一样每天都在无聊的望窗?如果大家能集中起来,住进同一个大院里,不好吗?可是,这只是梦,哪里能做得到?

百无聊赖中,她翻开了日历,今天是5月8日,世界微笑日。她知道,一个微笑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清晨清洁工的微笑,路上孩子们的微笑,全家福上丈夫的微笑,时时都在感染着她,也在指导着她的生活。可她怎么能笑得出来,她的心理上、生理上都有缺陷,但她也很想能健健康康地走完一生。

这个孤独又可怜的老太太不是别人,而是我的中学老师,她是一位特别优秀的长者,我们都很爱她,却少有时间去陪伴她。

雪漠说,一个人的日子,你再富有,也是凄楚。她一个人在楼里住了8年,二千多个难熬的日日夜夜,她并不富有,却很凄楚。更多的时候,她是不是想早点睡觉?躺在床上,就这样一直睡着,梦想着,似乎等待某个神灵的到来,就像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在深夜把自己悄悄吻醒……(黄宏宣,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在各类刊物、网站发表作品三千余篇,十多篇散文在各级评比中获奖,出版散文集《我这十年》和长篇小说《深深叹息》)

 

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南京江北新区育英路57号)

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

 


编辑点评:
对《望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