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忆生产队收麦

忆生产队收麦  作者:卢平记

发表时间: 2020-05-28  分类:记事  字数:3287  阅读: 187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一年一度的麦收快要到了,看到田野一片片成熟的麦子,不由我想起了六七十年代在农村生产队收割麦子的场景。六七十年代,农村基本不种植经济作物,主要是以粮为纲,秋季以玉米红薯为主。记得我们生产队的坡地栽的全
 


一年一度的麦收快要到了,看到田野一片片成熟的麦子,不由我想起了六七十年代在农村生产队收割麦子的场景。

六七十年代,农村基本不种植经济作物,主要是以粮为纲,秋季以玉米红薯为主。记得我们生产队的坡地栽的全是红薯,水浇地是玉米和小麦,有的玉米地里再种些黄豆绿豆,小麦是最主要的粮食,所以生产队对小麦的管理和收割都非常重视。

寰俊鍥剧墖_20200528181024.jpg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每年5月间是农村收麦季节,一块块麦田随着滚滚的热风掀起一层层的波浪,到处飘荡着成熟的麦香,一眼望去,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丰收景象。劳动人民的收获就从这里开始了。天刚蒙蒙亮,树上布谷鸟的叫声:“麦天咋过,麦天咋过”。就开始催人起床了,随着布谷鸟的叫声,生产队队长就开始敲钟通知队里男女老少社员去地割麦了。那年代我们生产队的百十亩地小麦因没有收割机,全靠几十个男女老力及孩子们用镰刀去割,一到麦地,大家就一字排开,每人把四行或五行,叉开双腿弯下身子,左手把麦秆一拢,右手的镰刀贴着地皮,前送后拉将割下的麦子顺势拢到怀里,然后堆上一铺一铺的。割麦的姿势也不完全一样,年轻人是弯着腰,撅着屁股割,而年龄稍大些者是蹲着割,蹲下这个姿势起伏小间歇短,相对不太腰疼,因麦芒太尖太扎人,一般割麦都是穿着长袖服去割,以免扎伤胳膊,割麦中,大家非常和谐团结,有的割的慢,有的割的快,如中间休息或放工之前,割的快的先割完后会主动去帮助割的慢的,被帮助的人都会表示口头感谢。

寰俊鍥剧墖_20200528181032.jpg

一块麦地一般快割完时,队长就发话了,让大家稍歇一会儿,让会吸烟的坐到地边吸袋烟,不会吸烟者坐到地头喘喘气,落落汗。歇上大约二十来分钟,队长又开始发话了,让妇女和娃子们继续割,男劳力好往家担。担麦也是个技术活,首先得把麦捆好,捆麦也比较费劲儿,先在地上放一根桔子绳,然后把地上一铺一铺的麦堆到绳上边,大概堆上有四五十斤后,一手拿着绳的桔子,一手把绳头穿到桔子里边,再用腿压到麦捆上使劲的紧,绳紧后使捆成的麦捆担起来途中不会脱落掉。捆麦那活也是又费劲又扎手,加上天气炎热,汗水顺着脸往下流,流到眼里涩涩的,流到嘴里咸咸的,掉到地上迅速被吸收,那才真叫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寰俊鍥剧墖_20200528181036.jpg


收麦季节,因天气容易突发狂风暴雨,为了防止成熟的小麦被恶劣的天气毁在地里,收麦时,社员们都会按生产队长的安排早出晚归,甚至会披星戴月去抢收小麦,所以农村常说那:“烧着麦头了”,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

就是收麦是最紧张最忙碌的日子,最怕收麦时刮大风下大雨了。

麦全部担到生产队的打麦场后,得让太阳晒上一两天,然后把晒干的麦杆摊到整个场上,让牛拉着石磙在麦桔上反复碾轧,碾轧后再用麦杈把碾过的麦秆挑起,那叫翻场,翻场后重继续碾轧,有时牛忙不过来,男女劳力在石磙筐上绑上绳子和扁担继续碾轧,那叫推场,牛拉着人也不费劲,可人拉石磙那真叫一个累呀,上面太阳晒着,脚下踩在热麦桔里,汗水往下流着,但大家在一起集体劳动还都很乐观,走着轧着说着笑着,既减轻了劳累又增添了乐趣,大家推完场后一起到场边旁的几棵柿树下休息乘凉,会吸烟的到场边专门有个吸烟地方去吸,谁口渴了,生产队也在场边柿树底下准备了两桶刚从井里拉上来的凉水,农村叫“井吧凉水”,又凉又解渴,后来有一次生产队长又让会计去村合作社花了两毛钱买了两包糖精放到水桶里,社员们高兴极了,大人小孩儿争着喝,这个说喝着真甜,那个说喝着真美呀!好像掉进了蜜糖罐里似的。

寰俊鍥剧墖_20200528181040.jpg

整个麦场经过牛拉和人推一遍一遍的碾轧,直到麦粒和麦秆脱离,最后把有麦糠的麦粒堆到一个地方,这时生产队长会安排几个有扬场经验的男劳力去扬场,也就是把麦粒和麦糠再进行分离。那年代没有鼓风机和大风扇,全靠自然风去扬场,扬场也是个技术活,只要风来了,他们就用木锨把堆成带麦糠的麦粒使劲用力迎风抛向空中,使落下来的麦粒和麦糠自动分离,借风来吹掉麦糠及杂物。扬麦时,还得有个人戴着一顶草帽,手拿一把扫帚不停的去扫掉落在麦粒上的麦余。有时正在扬场,突然风停了就得停下,等着风来了再扬,但人不能远离,如有风了就得赶紧来重扬,有时风顺了一两个小时就扬完了,有时风不顺刮刮停停,一堆麦得扬四五个钟头,一直把扬麦扬完为止。

每年夏季收麦时间,农民们是最忙碌最紧张最辛苦了,他们把打下来的麦子好的上交公粮,余下的留给自己,可以说对国家的贡献最大了,但他们从不叫苦从无怨言,甘心情愿。

那年代农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说工值很低,生活水平较差,但大家还是团结互助,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生活和心情总觉得还是比较充实,蛮有乐趣的。

自从改革开放后,农村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前的大集体种地转为了农民个人土地承包,真是耕者有其田,粮食成倍翻,割麦不用镰,收割机械援,种地随心意,喜在农心间。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转瞬之间在农村割麦的场景也走过了四十余年,但当年在生产队割麦打麦推碾轧麦场的经历至今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2020年5月25日


编辑点评:
对《忆生产队收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