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5-28  分类:长篇  字数:1755  阅读: 137  评论:0条 推荐:0星

 

周涛敲了几下门,等有应声推开进去,却没料到郑泽容在,这才明白外间为啥那么安静。他向书记打过招呼关了门,回身就问赵玉民:“我的处长大人哋,苏桂兰请调是咋回事?怎么表都填好了?”按下自己那事没提。

赵玉民见他这副模样奇怪道:“怎么眼睛都肿了?表是姚大爷,帮着填好刚送来,苏桂兰归你那一摊,所以必须叫你来。” 周涛释说:“这件事你先别管了,想走就抬脚?她也太是人物了。”说着拿出眼药膏给他俩看,摇头做出愁苦态。

郑泽容在想,接电话时他就哽咽得不行,这个周涛啊,竟然哭成这样子!心生同情,起身相迎,握着周涛温和地说:“地上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老天必竟有眼啊!你也不可太激动。” 周涛咬唇不说话,含泪坚强地点头。郑泽容怕他哭出声,外间听见不好办,赶忙扶他去坐下。自己背手踱来踱去感叹道:“老周是位好同志,他把一生献给环卫。先从掏粪工干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条道路非常漫长,埋头走了几十年,是个少有啊。可是有人,说老的那套不行了,新老交替刻不容缓,乱讲老周文化不行,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不适合做领导工作。我想请问谁适合?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难道不适合?还想问,有明显道德缺陷的,反倒很适合?老环卫,老模范,不该受到尊重吗?不是为别的,为他为这座城市,掏过十多年的大粪!全心全意为人民,不怕苦,不怕臭,金子一样的良心!老周同志对环卫有很深感情,一辈子都在干这个。请问局里还有第二个这样的?没有嘛,根本没有嘛!” 周涛听了这番说词,五官挪位心潮澎湃,胸口剧烈激动起伏,闭眼皱眉强压委屈,嘴唇抖动双脚直跺。终于没憋住哽咽,心情难受到极点。

郑泽容的这些话,赵玉民在会议室里听他讲过好多次,知道他俩不一般,因此常怀着小心。周涛今天的反应,他却还是头回见,料他因升而泣泪,皆是盼争已多年,‘敢问朝中些许人,谁个史途不如此于?’是赶紧表个态,过去抓住周涛说:“周大头,别下死力砸自个儿,别难过,别这样,你该高兴才对呀。”又对郑泽容眨眼:“郑书记,你也是,说得像是致悼词,我是旁人都伤心。”

 周涛本来是高兴,只因好事太多磨了才心酸。想起这些年,呆在机关里,‘东风西风你高我低’,不如五、六十年代的环卫大队有朝气,有荣誉。那时人跟事较劲,多大困难从没怕过,人和人比力真上游,啥时有过得失心肠?好一阵他开口说:“我是真的怀念过去。现今机关讲资格待遇,凡事谁的级别高,谁就说了算,多大的官定多大事,顺着上头装笑脸。现时人和人较劲,挑鼻子挑眼,对你一张脸,对他一张脸,分着拨的明斗暗踩,赢过也输过。这次若是真的提,我在大家的眼里,公然就是局级了,就有威严了。人心就这祥,我是俗人啊。” 说罢接过赵玉民双手递的茶,抿了一口把杯放到桌子上又苦笑道:“其实照样有人笑,有人骂,都是知根知底的,争的副局长,像是偷来的,香得让人们恨。” 赵玉民嗤道:“其言也善,那你别当?” 郑泽容说:“当!怎么不当?不当就不笑,不骂了?机关风气人人有份,副局长不是都有份。周涛你今天,怎么讲出这些话?否定自己还是否定环卫局?尽是一些无原则的狗屁话,出去不许你乱讲。什么东风西风?什么明斗暗踩?什么偷的抢的?你敢否定环卫局,就是否定你自己,正好被人家抹黑,知道吗?你今天不正常!” 周涛苦笑说:“本人早就不正常。”讲完流起泪。赵玉民忍了一会儿见还哭,叹息道:“周涛你可真没劲,哭声尖细尖细的,像谁把你错配了。”又问道:“组织部门来谈话,也敢这么讲?不怕有你好果子?” 周涛抬头翻眼说:“我是一颗坏果子,又苦又酸又臭又硬人人恨。” 郑泽容和赵玉民听了就大笑。

传到屋外,人人相视。 


编辑点评:
对《第八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