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六十五章 新起点也有困扰

第六十五章 新起点也有困扰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20-05-26  分类:长篇  字数:12356  阅读: 124  评论:0条 推荐:0星

 


帅小泽第一次开那辆奥迪A3汽车。从高新路开到高新三路就觉得方向感和操控都很满意,心里不由得又生出几分对陶锦鹏的尊敬。

鹏科新办公楼也选在高新区,科技路高新三路丁字路旁边。一栋五层高的临街楼,大约两万平方米,原来是某个小区售楼部和会所。帅小泽一眼就看上了这里,楼房面南背北,呈弧形。房顶的大平台也可以利用,里面地面和陈设都还八成新,稍加改动就能入住。这对赶时间的他们来说确实不错,他最看好的还是门口有个圆形喷泉,两边是小型停车场。

回到公寓时,王易佳正在客厅沙发上躺着看电视,听见开门声雀跃着跑过来,两人亲昵的不得了。亲热一番,帅小泽洗澡换衣服,随后带着她出门,开车到南二环的大香港酒楼。

傍晚时分,大香港酒楼二楼小宴会厅里,五张相邻的大圆桌子周围都坐满了人。鹏程公司的陶锦鹏,带着两个副总裁、办公室梁主任、秘书小余等人在这里为帅小泽、戴维斯一行接风洗尘,还专门找了柯家英坐陪客。开席以前,陶锦鹏站起身说了些客气话。大致是欢迎美国来的朋友,还有预祝鹏科公司发展顺利。小余在旁边给做翻译。随后让帅小泽说几句,他笑着客气两句,然后让梁甜发言。梁甜直接从提包里拿出两张纸,微笑着念了起来:“各位领导,长辈,我代表帅总做以下决定。Ladies and gentlemen, Owing to time constraints, no time to discuss,the following is CEO to make the appointment, and temporary work arrangements, I hope you full support! First of all, the appointment of Liang Tian as director of the office of the company, Wang Yijia was appointed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By Mani appointed as General Manager of administration!Then, tomorrow morning, Mr Davis organization Technology Department, design department, Engineering Department to the new office building surveying the site and come up with decorating scheme by tomorrow night!(女士们,先生们,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讨论。下面是首席执行官任命,和临时工作安排,我希望你们全力支持! 首先,任命梁甜为公司办公室主任!任命王易佳为总裁助理!任命曼妮担任行政部总经理!然后,明天上午,请戴维斯先生组织技术部、设计部、工程部到新的办公大楼测量现场,并在明天晚上做出装修方案。)”

戴维斯犹豫了一下,随即点头说:“Well, I have no problem with(嗯,我没问题)”

“Sir William, tomorrow, please arrange to register for tax registration(威廉先生,请你明天安排税务登记)”梁甜接着说,威廉点头答应。她又说,“Mr. LAN Ge, you are looking for a car dealer tomorrow, to buy three business cars, five cars, specific models and price can discuss with Mr. William。(采购部的兰戈先生,请你明天找汽车经销商。购买三辆商务轿车、五辆轿车,具体型号和价位可以跟威廉先生商量)”

兰戈站起来答应,然后坐下和旁边的人低头说话。

“Personnel Efen miss, please communicate with each department as soon as possible, quickly to the talent center recruitment of personnel required by the departments, and training!Mani tomorrow around looking for staff apartment, need help can look for beam sweet, is me。(人事部爱芬小姐,请你和各部门尽快沟通,迅速去人才中心招聘各部门需要的人员,并加以培训。曼妮明天开始在附近找员工公寓,需要帮助可以找梁甜,就是我)”梁甜说又看艾琳,“Miss Irene, please arrange funds to help them,ok?(艾琳小姐,请给他们资金协助,好吗)”

“OK。”曼妮站起来笑着答应,又坐下喝茶。

“Ok, no problem!(好的没问题)”艾琳说着看了看帅小泽。

“Yes, I'll in tomorrow!(是的,我明天就进行)”爱芬站起来向帅小泽点头示意,随后坐下跟艾琳小声说话。整个团队里有三个美国女人,爱芬和艾琳之前就认识,而且年龄比较接近,所以关系比较好。

“Ladies and gentlemen, I wish you all have a nice meal.(女士们先生们,祝大家有个不错的晚餐)”梁甜说着坐下。

大家开始吃饭,梁甜和帅小泽轮流向所有人敬酒,说了些客气话。柯家英、陶锦鹏、帅小泽三人吃着聊了一会儿。两人都夸帅小泽进步很大,并说他和王易佳很相配。他也跟两位哥哥聊了很多,包括这次在美国的见闻和对未来的看法。

第二天早上,帅小泽吃完早饭带着王易佳到鹏程公司,他约了张总一起去看两块地皮。车子进地下车库时,忽然看着一个进楼梯间的女孩儿背影眼熟,但并没在意。和王易佳继续说着最近的计划,让她随时提醒自己,别疏漏。还告诉她自己做助理时都做些什么,让她借鉴。

在电梯里,帅小泽的电话响了。他看电梯停在十八楼才接通:“喂?你好,我是帅小泽。”他接陌生电话都是这样。

“小泽,我是安小惠。她们说你已经不在鹏程公司做事,你在哪?”电话里传出一个女孩急切地声音。

“安小惠?你啥时候来的?怎么没先打给我呢?我现在就在鹏程公司呢。”帅小泽奇怪安小惠怎么会打电话到鹏程找他,也奇怪鹏程前台这么快就说他不是鹏程的人了。他说着就快步来到前台,对着接待员说:“哎,谁接电话说我不在鹏程干了?”

“帅先生,对不起!今早大家都这么说。”一个穿制服的女孩儿弱弱地看帅小泽。

“小泽,终于见到你了!我还担心找不到你了!”忽然有个女人抱着帅小泽的胳膊,欢喜地叫着。

帅小泽吓了一跳,赶忙扭头看,抱她的正是在大连认识的安小惠,也就是刚才在楼下觉得熟悉的身影。刚要说话,看王易佳正惊异地看着她,连忙撤了一下身子微笑着说:“安小姐?你什么时候来西安的?”

“啊!”安小惠先是一惊随即笑着说,“咯咯咯,小泽,我昨天到的。打算给你个惊喜,可是没想到她们说你已经离开鹏程集团。你说过欢迎我来找你,对吧?”她笑的很天真,也很坦率,根本没在意旁边那些看着他们的人,脸上是什么表情。

“咱们先进去再说。”帅小泽看看周围的人,往里走几步。又指着王易佳对安小惠说:“安小姐,这是我助理王易佳,也是我女朋友,呵呵。”

说着放慢脚步拉着王易佳说:“佳佳,这是安小惠,她在大连帮过我的忙。”

王易佳听他这样介绍心里很高兴,凑近安小惠轻声说:“安小姐,你好,就叫我佳佳吧!”

“佳佳你好,为什么她们说小泽不在这里做了?”安小惠倒是很直率,直接挽着王易佳的臂弯走。

“哦,是这样的,小泽现在跟美国人合作,新办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他现在是CEO。这些人大概看着……”两个人边走边聊,进了帅小泽以前的助理办公室。

帅小泽也没时间带安小惠去景点了,就让她和王易佳坐在后座聊天。他边开车边和张副总讨论最近的房价,向灞河方向开去。灞河东岸那块地皮确实不错,鹏程公司已经用围墙圈了起来,就打算等帅小泽选过以后开发剩下一块。看完以后,帅小泽觉得周边环境不是很好。完全没有他想象里面那种风景如画的感觉,就算改造也很难达到效果。除非开发整个灞河流域,那就不是他们能力所及,短期内也很难实现的。

曲江池那块倒是挺不错,只要站在小区的最高点就能看到池边的流水,葱绿的杂草。再向南看,隐隐约约的秦岭山脉,在蓝天下真而切真,恍惚间有点悠悠见南山的感觉,帅小泽立刻要了这片地。

准备回程的时候,忽然看到前方工地有个硕大的广告牌,广告牌上的画面竟然与他最初的效果图一模一样。于是,他们把车开到跟前,广告牌是“荷园小筑”售房广告,开发商赫然是秦鹏地产。张副总想问又没问,因为这时帅小泽神情极不自然,王易佳都惊奇地看着他。

“张哥,坏了!这好像是我要发展的项目,咋又被秦鹏给抢先了?走,咱找姓吕的!”帅小泽说着就准备拉车门上车,打算到秦鹏找吕庆丰理论。

“小泽,等一下。”王易佳叫住帅小泽,“你打算就这样找人家讨说法吗?”

“不然还能咋?任凭他们抢走这个项目屁都不敢放?”帅小泽有点儿急眼的感觉。

张副总摆摆手说:“别急,这女娃说的对。你这么去一点儿用都没有,说不定还让吕庆丰倒打一耙。他要硬说这就是他们的方案,你咋办?”

帅小泽犹豫着把车门轻轻的关上,看着王易佳问:“佳佳,你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咱应该先确定他们就是偷你的方案!然后——”王易佳思考了一下说,却被帅小泽打断了,他实在有些急火攻心失去理智的样子。

“这不明摆着吗?还要怎么确定?”帅小泽心乱的很。心想:这是几十亿美金的大项目,要还没开始就被人截胡了,回去可怎么跟美国总部交代?什么理想抱负都得落空。

“小泽,”安小惠拉了一把帅小泽,“你可以先听佳佳把话说完,然后再做决定不行吗?”

“啊?”帅小泽一愣,笑着说:“呵呵,看我急糊涂了。佳佳,你说。”

“我就想提醒你,先落实他们确实偷了方案,再搞清楚是谁把方案偷走的,找到那个人再跟他们对质,他们就不能耍赖了!再有,咱可以告他们,论理好像很难说服这些老奸巨猾的开发商!”王易佳冷静地说完看着帅小泽。

“嗯——小泽,佳佳说的有道理。以吕庆丰的个性,就算你找他理论也没多大用。毕竟这效果图也没申请专利,他不认账谁也没办法。”张副总也认同王易佳的说法。

“这下还麻烦了,接触这份效果图的人那么多!”帅小泽又陷入沉思。

“知道你们要发展这个项目的人应该不是很多吧?咱再看他们的施工图是不是也跟你一样。小泽,接触你施工图的人,肯定不多吧?”王易佳分析的很有道理。

“是啊,美国这帮子跟姓吕的勾结的可能性非常小。公司里能看到效果图和结构图纸的也不多,陶哥,张哥,石哥,梁姐都没理由出卖公司。再下来就是总裁办那几个秘书,小余,小崔。咦!可能就在她们当中有人当了鹏程的内应,去年丢那几个项目资料也经过这几人的手!”帅小泽犹豫一下,看着张副总分析起来。

“这样吧,咱几个现在就当成看楼客户,到秦鹏售楼中心看看他们的楼盘布局,最好能想办法看到施工图纸。再回公司跟陶总他们合计一下,你也好跟美国人解释。”张副总说着看看三个人,王易佳和安小惠也点头附和。

“那行。张哥,一会儿你就是国外的大客户,进售楼部一句话不用跟他们说。咱先是表现出对他们别墅感兴趣,再怀疑结构问题,你跟安小姐嘀咕,安小姐用日语乱说。我就说你们不满意他们的基础部分,让他们拿出房子图纸来看!佳佳,看图纸的时候你负责分散他们注意力,我仔细看看图纸!”帅小泽说完拉开车门上车,几个人陆续上车。

四个人来到秦鹏地产“荷园小筑”售楼中心里,看了他们别墅分布沙盘。就是个大花园里的散乱别墅,没有合理布局,也没有连体别墅区,更没有周边合理的辅助设施。就像把帅小泽的效果图复制几份拼在一起。他们的模型跟帅小泽在美国确定的沙盘也没半点关系,可以排除美国那边泄露消息的可能性。销售经理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听说有外商看上几栋别墅,把他们让到经理办公室说话。又是倒茶又是递烟,对于安小惠说的日语果然完全听不懂,不停地看帅小泽和王易佳两人,这也正是帅小泽所期望达到的效果。

“是这样的,山本先生本来很喜欢你们的别墅,可看来看去样板房也没有一个。而且他对你们别墅的结构很不满意,所以我们打算走了!”帅小泽说着站起身佯装要离开,眼睛却盯着销售经理,看她的反应。

“先生,稍等一下,您能不能帮忙跟外商解释一下。再过一阵子咱们就有样板房了,工地现在正在盖着。”销售经理的确想拉住这个客户,“您可以告诉他,这是目前西安配置最高的别墅,别的地方没有。”

“哦?是吗?”帅小泽装作迟疑的态度,疑惑地看着销售经理,张副总也从沙发上起来准备往外走。

销售经理更慌了,紧张的说:“先生放心,我们这别墅真的很好。开盘不到一个月,已经卖出去十好几套,我们董事长都专门交代给她预留一套。”

帅小泽假装考虑一下,摆手示意张副总坐下,又转身跟安小惠咬耳朵。她又跟张副总用日语说话,张副总听了先是摇头,后来勉强点头,始终没说一句话。安小惠又跟帅小泽小声嘀咕,帅小泽装作殷勤地点头。

“要不这样吧?刚才山本先生说了,看你们的现房没时间等,他下周要回国,下次来的时间还没定。你干脆把建筑图纸拿过来,再叫个懂技术的人跟他解释解释,只要让他觉得你们房子结构没潜在问题,他随时有可能订你们几套别墅。”帅小泽看着销售经理说。

“那可以,那可以。你们先坐着喝杯茶,稍等一下。”销售经理马上恢复了笑脸,连声答应着,往办公室门口走。冲门外喊:“小东?小东?安琪,看见小东了没……”

时间不大,销售经理回来了。带着个工头模样的年轻人,抱着一本厚厚的施工图纸。寒暄了几句,工头在茶几上翻开施工图,跟几个人讲了起来。帅小泽一看图纸就是他画的那些,数据都是一模一样,连他最后在基础部分改的数字都完全相符。

王易佳忽然跟销售经理说外商要喝咖啡奶茶,她答应着出去了。帅小泽又跟工头说看图纸不明确,让他带外商和王易佳在沙盘跟前,对着模型再讲讲现场情况,他们三个也出去了。他见房子里就剩他和安小惠,就认真地比对图纸细节,看是不是完全照搬自己的方案。安小惠却从挎包里取出一款灰色照相手机,让帅小泽扶着,她把每页都拍了下来。

回到鹏程以后,帅小泽先见了陶锦鹏,跟他讲了方案被窃取的事。他也觉得事情严重,当帅小泽说起找律师告秦鹏的时候,他犹豫起来。后来说这件事是鹏科和秦鹏之间的事情,让帅小泽自己做拿主意。他却认为证据不足,找出公司里的内应更不现实,就算锁定那五六个文员,也很难找到方法确定究竟是谁,让她自己承认也没有可能。

傍晚,戴维斯由梁甜带着来到鹏程,帅小泽还是一筹莫展。戴维斯先跟帅小泽沟通了办公楼内部装修,以及公司外部门头、灯箱的方案。帅小泽一看墙体地面改动都不大,主要都是增加装饰效果,立刻拍板赞成。随即通知鹏程工程部的总经理,让他立即安排人着手施工,务必赶十天内完成。然后预留几天时间购买办公家具,他已经确定半个月后的三月十日正式开业。

帅小泽又把方案被抄袭的事情跟戴维斯梁甜说了一遍,戴维斯也颇为吃惊。但他也提出不同观点,他认为即使有人建成同款式的别墅也不影响,他相信这种风格会大受欢迎,将来被模仿也不奇怪。

戴维斯走后,帅小泽又见了鹏程的法律顾问罗律师,把安小惠拍的照片给他看。罗律师认为可以发一封律师函,称这套方案已经在美国注册。或许秦鹏公司会因此改变营销策略,也可能会把之前的宣传广告换掉。但至少可以让对方在应对鹏科的时间认识到竞争力量,还可以拖慢他们工程进度。帅小泽同意了,让罗律师尽量说的严厉些,给吕庆丰造成一定的压力。

说完事情已经天黑,帅小泽叫梁甜、王易佳、安小惠一起吃饭,算是给梁甜和安小惠接风。他把车停在鼓楼广场西侧的市公安局旁边一个停车场,四个人到德发长吃饺子宴。他点了几道传统菜和凉菜,让几个女生点饺子。可把几个人难住了,这里的饺子种类实在多,各式花样,各种馅料,什么荤的素的海鲜的,传统的,新式的,蒸、煮、煎、炸有百余种。后来干脆点个叫龙凤宴的饺子宴,各种饺子都有,四个人算是大开眼界。

安小惠吃的饭量比较小,早早就吃不动了,坐在那里看着几个人笑。

“安小姐,怎么停在那里?不合口味?”王易佳经过一天的相处,觉得这女孩个性直爽,文静秀气,无形中跟她贴近一些。

“没有,不是的,我吃的很饱。”安小惠笑着说。

“到这边来不要客气,该吃该喝你不要委屈了自己,啊?呵呵,”帅小泽停下筷子,笑着看安小惠,“刚好这段时间比较忙,也没时间好好地招呼你。这样吧,你打算在西安呆多久?明天让佳佳带你到处转转咋样?”

“小泽,我不是来旅游的?我来找你是希望你给我个工作。”安小惠本来就文气的声音压得更低。害怕帅小泽拒绝,连忙又作补充,“什么工作都可以,真的,薪水低些也没关系!”

“哦?是这啊?”这倒出乎帅小泽的预料,他淡淡一笑说,“安小姐,我这里你应该看到了。公司刚起步,办公室才准备开始装修,到处都是乱的。你是外语学院学经济管理的,在我这儿恐怕也没办法充分发挥长处,呵呵,我看——”

“你是觉得我毕业时间不长,什么都不会,完成不了你交代的工作吗?”安小惠急切地打断了帅小泽的话,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他。

这样以来,帅小泽觉得不好意思了。人一姑娘家千里迢迢的来找他本就不容易,而且以前还帮过他,今天刚见面又帮他。连忙接上她的话:“安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吧,是担心没有合适的位置让你发挥所学,耽误了你的前程。”

帅小泽其实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上次从大连离开时,她明确表示过心意,那正是他这段时间烦恼的感情问题。目前在王易佳和袁欣敏两人之间,他已经无从选择,一推再推。幸好最近忙于新公司的事情,没时间头痛。还有个梁甜,虽然什么也没说过,但总是时不时跟他传递火辣眼神。这要再来一个安小惠搅合,他这锅粥就彻底要熬糊完了。

“我什么工作都可以做的。”安小惠脸上的表情有些慌张,眼神里饱含着哀求的意思,“小泽,我给你办公室做文员也行,干杂活也可以,要不然跑跑腿也可以。”

“帅总,其实咱们公司正处于起步阶段,需要大量的文职工作。不如让安小姐试上一段时间,如果她觉得不适应再想别的办法也好。”梁甜没看出来帅小泽有什么想法,她是看这个安小惠挺顺眼的。

“是啊,小泽,让她留下吧?”王易佳也为安小惠说话了,“要不然,让她当你秘书吧?梁小姐的外语虽然好,但是办公室主任的事情比较忙,以后哪有时间跟你跑来跑去的?而且我的外语也不行!”

帅小泽这下还不好说了,看安小惠表情是挺单纯的。淡淡一笑说:“那好吧,安小姐,你以后就跟着佳佳好了。佳佳,反正你办公室也没秘书,就让她帮你。好吗?”眼光柔和地看在王易佳。

“可以啊,小惠,我是小泽的助理,你以后就当我的秘书,跟着我好了。”王易佳倒是十分大方。

“谢谢佳佳姐!谢谢!”安小惠脸上立刻笑成了花。

“小惠,别客气,没人的时候就叫我佳佳,”王易佳笑着看她,“等过段时间不忙了,我带你到处转转。梁小姐,你也是第一次来西安吗?到时候,咱们一起逛吧?”

“当然好了。佳佳,我以后不叫你王助理,你也别叫我梁主任或者梁小姐,直接叫甜甜,好吧?”梁甜已经了解到王易佳是帅小泽的女朋友,还在一起住着。但她直爽的性格跟谁都挺合,所以也愿意跟她靠近。

“嗯,那好,以后咱们三个就是好姐妹,现在先吃东西吧。看这么多,不吃太浪费!”王易佳高兴地笑着,她觉得在公司跟同事搞好关系很重要,至少可以拉拢人帮着帅小泽做事。

安小惠高兴的站了起来,拿起杯子看着王易佳和梁甜说:“佳佳姐,甜甜姐,我敬你们一杯!”

“咯咯咯,好,咱们碰一下,甜甜,来。”王易佳笑着也拿起杯子,有段时间没有这么高兴了。

三个女生叽叽喳喳又吃了起来,笑声清脆而愉快,把旁边的帅小泽给晾起来了。

吃完饭,他们又在鼓楼广场溜达一会儿,三人又到斜对角的商城逛街。帅小泽就在几人后面跟着,帮忙拎着袋子买个冷饮。把梁甜和安小惠送到酒店,帅小泽和王易佳开车回公寓,洗漱完已经十一点半。

王易佳从浴室出来时,已经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身上却裹着浴巾。下楼热了杯牛奶,端到书房轻轻放在帅小泽面前。他穿着大短裤,在电脑前看办公家具图片,见她进来后伸出胳膊揽着她的腰,让她坐在腿上,轻声说:“佳,喜欢什么颜色?你办公室的家具自己选咋样?”

“好啊,”她甜甜地应着右胳膊挽住他的脖子,“累不累?要不要早点休息?家具迟一半天再选也没关系吧?”

“嗯,累倒不累,陪心爱的佳当然比什么都重要了。”他说着把她抱起来,往房间走,“佳,你今天香味儿有点儿不一样。”

“咯咯咯,闻出来了?梁甜帮我选的沐浴露。”她甜甜地说,鼻尖抵着他的鼻子,两只胳膊搂住他的脖子。

“是啊,味道还不错,赶明我也试试。”他说完开始吻她。

“唔——等一下,等一下。泽,我们说会儿话。”她吻了他几下忽然把脑袋像后一撤,笑着看他。

“哦?好吧。”他神情显得有点意外,轻轻把她放在床头上挨着她躺下。手还不安分地乱摸,“呵呵,说吧,有什么要吩咐的?”

“其实也没什么,”她捉住他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泽,反正还不困,说说你跟安小惠是怎么认识的呗?”

“哦——?纯粹是因为工作,”他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想法,对男朋友认识的所有女人都抱着好奇心,这大概是所有女人的统一爱好。柔声说,“就是上次在大连。设计院和日本投资方僵持,陶总让找个懂日语的人帮忙,我跟小聪、丁副总就去了外语学院……”

他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唯独没提那一百块钱和机场送别。她听完后没发现什么不对地方,就主动和他亲热起来。可他的心并没有因为她的释然而平静下来,他知道这只是个开始,以后会怎样根本就无法预料。脑海里又莫名地想起和梁甜在一起的几个夜晚,怀念她呼出的气息和身上味道。

确定了发展曲江池的地皮,帅小泽第二天又和威廉、戴维斯制定销售计划。并通过鹏程找了几个大型的工程公司,把图纸分发给他们,让他们拿出具体施工方案,准备投标。

各项工作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帅小泽带着王易佳、安小惠、张副总和秘书小郑,先后到广州、重庆、杭州、青岛转了一圈。分别敲定了广州的二沙头、重庆的江北区、杭州的西溪、青岛的市南区等四处地皮,接下来由鹏程出面购买。

就在几个人打算从青岛回西安的那天,罗律师给帅小泽打了电话,说吕庆丰要约他见面,时间地点都由他定。他问罗律师的看法,罗律师觉得见见没坏处。这已经说明了秦鹏方面注意到他了,有可能在谈话中再找点有利线索,何况本来就没有起诉的把握。

帅小泽认真地想了几分钟,决定让罗律师约吕庆丰三月一号午后三点见面,地方就在高新一个露天咖啡馆。到时候由罗律师陪同一起见他,以律师的敏锐洞察力去搜寻他话中的破绽。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五章 新起点也有困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