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六十四章 新年新局势

第六十四章 新年新局势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20-05-26  分类:长篇  字数:12571  阅读: 192  评论:0条 推荐:0星

 


休息了两天,第三天开始和威廉他们一起探讨独体别墅小区的问题。从单个别墅的精密计算,到整个小区的布局,到绿化苗木,甚至每个小细节都做认真的比对、核算。帅小泽也见识了科思特公司技术团队的厉害,他们对帅小泽之前的设计,每一点都仔细复核。就在他和戴维斯敲定方案的第二天,一个整体小区的沙盘出现在公司董事局会议桌旁边。
    元月二十三号,这天正是农历年的前一天,大年三十。帅小泽、威廉、梁甜被邀请参加董事会。

帅小泽起了个大早,又熟悉了一遍敲定后的小区布局和结构。他穿着睡衣在玻璃窗前喝咖啡,准备洗完澡换衣服下楼。梁甜昨晚在他房间睡的,而且起床有点晚,起床后直接进浴室洗澡去了,洗得还超慢。
    “小泽,你也要洗吗?”梁甜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看他,“快点,咱们赶时间!”
    “明白,你化妆也得半天呢!”他侧身进去,弯腰放水。
    刚脱完衣服手机响了,听乐曲就知道是王易佳打的。他又赶紧跑出来拿手机,接通后往卫生间边走边说:“喂,佳,在干吗?想我了吗?”
    “想你个头!大年三十儿也不说给人家打个电话,每次就等人家跟你联系,肯定只顾自己在外面风流快活了!”王易佳娇嗔到。
    “哪有?这几天忙得没停,昨天才把方案定下,等一下还得去开他们的董事会。”他笑呵呵说。
    “哦?那就是这几天之前都在风流快活喽?”她直接把话接了过去。
    “没有没有,佳,你别乱猜忌好不好?我是出来办事情的,不是来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愧疚感再次侵袭他的大脑,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有些懊恼自己。
    “哦——小泽,你大过年的还对人家发脾气是吧?”她忽然换了个很委屈的语气。
    “没有没有,我怎么能舍得对你发脾气?你对我和家人都那么好。呵呵,我是急着洗澡上公司去,所以声大了一点点儿,回头给你买衣服道歉好不好?”他真有些慌乱。
    “好啊!今天过年,你要记得吃饺子,知道吗?美国的衣裳一定很时髦吧?会不会很贵?可是,你还得攒钱,以后花钱地方多呢。”她的语气又是一个大的转变,心里美滋滋的,说话声音也很欢快。
    “放心好了,漂亮衣服给你买,给你的钱只管开开心心花,赚钱的事儿我负责。先不说了,要洗澡了,头一回开会要在美国人面前迟到就把人丢大发了。”他听她开心,好心情也迅速膨胀。
   “嗯,那你忙吧,提前给你说新年快乐!”她愉快地说,“对了,阿姨说等你出差回来,让你到我家提亲呢!”
   “哦?这是我妈的意思?呵呵,你不想吗?”他笑着反问。
   “讨厌!不跟你说了,晚上记得买些速冻饺子吃!想你,拜拜!”她说讨厌时,声音变得更加甜美,似乎已经得到最好的新年礼物。
   “知道了,拜拜!也想你!”他挂掉电话放在洗手盆边,迅速钻进浴室。

还没洗完,梁甜已经在外面催促了,说曼妮和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

即将洗好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他一边拿浴巾擦身子,一边拿起电话,竟然是袁欣敏。这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因为自从她搬走后足有半年没联系过。

“喂,小敏,你还好吗?”他接通了电话,擦着头往房间走。

“嗯——我还好,”电话里袁欣敏的声音很低沉,“你咋样?你跟佳佳过的还好吧?不知道给你打这个电话对不对?”

“别这么说。小敏,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他急切地说,“我跟佳佳没在一起,她在老家,我出差了,在国外呢——”

“别讲电话啦!快穿衣服!曼妮他们在下面等好半天了!”梁甜指着床上的衣服对帅小泽说,她已经把他要穿的内衣、外套都摆在床上。

帅小泽点头拿起短裤,并示意她别说话。把手机夹在脖子,继续对袁欣敏说话:“今天年三十了,你家年货准备好了吗?”

“你还说没有跟佳佳在一起?那是谁说话?”袁欣敏对他和王易佳那次对话还心存余悸。

“她是秘书小甜。小敏,你知道我不会骗你的,”他边穿短裤边解释,“等我出差回来咱们再聊好吗?我赶着开个会。”

“我觉得就不该给你打这个电话,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知道吗?今天上午黄国强又带着礼物来找我爸提亲了,我说有男朋友了,爷爷说让我把男朋友领回家才算数,还说让我开学前做出决定。你说我该咋办?”她语气里带着茫然和焦虑。

“黄国强?我咋没听说过?”他疑惑地问,拿起衬衣穿一只袖子停在那里了。

“就是现在乡长的儿子,他爸跟我爷承诺一毕业就给我安排个工作。”她焦急地说。

“那,你打算咋办?那小子长得好看吗?”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已经不敢确定她的想法,更不敢轻易向她许诺。

“那就不是长得咋样的问题,我根本就不想接受他这个人,你——你是不是已经确定要佳佳?你河滩的别墅也是打算给她是吗?我们以前说的誓言都不算话了吗?”她这话说的低沉而凄婉,似乎眼泪就在眼圈旋转。

“小敏,别急好吗?我跟佳佳的事确实需要时间考虑,要不然你先把那小子给回了吧,等我回去了,咱们再慢慢合计。”他说着抬起胳膊,梁甜已经看不上他的磨蹭,开始帮他穿衬衣。

袁欣敏犹豫了一下说:“你让我怎么回?你现在能叫媒人到我家提媒吗?要么你在电话里给我爸妈说?我又能怎么说?”

“啊?提媒呀?那得回去慢慢儿的商量。”他犹豫了一下,坐在床上,梁甜正在帮他穿裤子,“小敏,改天再说行不行?我就快到时间开会了,要么你先找李嘉商量商量。不行了给小刚打个传呼,让他先帮忙出出主意,那家伙注意多!”

“这事情怎么跟他说呀?”袁欣敏幽幽地说,“小泽,要么你先开会,忙完给我打个电话行吗?”

“行行行,先挂了啊,我真该走了,”他说着已经往门口走,扭头向梁甜指了下桌子上的手提电脑,“小敏,拜拜!”

“嗯,拜拜!”袁欣敏鼓了很大勇气打的这个电话,却赶上他急着开会。想了很多很多的话都没有来及说出口,挂完电话还喃喃地自言自语:“开会,开会,一句肯定的话都没说!”抬头看窗外稀散的烟花,想起今夜是过年,而且接近十点了,哪里是工作时间?不由得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埋怨道:“谎话,全是谎话!大年三十晚上开会,别人不过年啊?”

她赌气地出门坐沙发上看春节晚会,心里却还在想他刚才那些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那个年三十还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会不会真的是他的秘书?

帅小泽第一次到科思特公司的大会议室,也是第一次见科思特公司大老板——董事局主席伍德·托马斯。一个五十多岁的白人,身材高大,样貌和蔼。曼妮把帅小泽和梁甜领进办公室,然后出去了。他看看会议桌周围坐满了人,最后面两个是空的,就走过去,没敢坐。而是先做简单的自我介绍,由梁甜翻译。

按事先准备的他先把计划念了一遍,注意到有人看旁边的沙盘,就放下资料笑着走到沙盘旁边,开始讲独体别墅小区的结构和市场竞争力。董事们也纷纷站起身,围着沙盘看,还有人不时提出问题,他都一一解答。

这次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基本都是帅小泽讲解、梁甜翻译。托马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微笑着看,有时和其他人对视点头。下午没安排什么事情,帅小泽在办公室和梁甜又分析了会议情况,喝了一会儿茶,商量着晚上到唐人街吃饺子。傍晚的时候,戴维斯和威廉忽然过来找他,说一起陪他过中国年,把他高兴的连连道谢。

夜幕降临时,一行五个人开车到Chinatown Los Angeles日落大街旁边的唐人街。这里充满了节日气氛,到处挂着红灯笼,帖了春联,最亲切的还是路边的彩色小风车和大红中国结。影星成龙拍电影《尖峰时刻》的福州饭店,已经有些旅游景点的意思。他们进去溜了一圈,摆设还是国内餐厅那种木桌木椅,吃饭的人却不多,墙上挂的满是明星照片。

最后在一家门面不大的PEKING TAVERN北京酒馆里面坐下,要了七八个传统菜和凉菜,一瓶北京二锅头。价格比国内贵的多,但还好吃到了精致的饺子——无麸质饺子。虽然有点黏,也无法和老妈做的白菜大肉馅饺子相提并论,但毕竟是在这种异国他乡,已经是不错的享受了。

吃饭时,帅小源打来电话,说他已经串门拜过年,正在外婆家里。帅小泽又跟外婆外公说了几句话,也在电话里和几个舅舅拜年。吃完饭他又给柯家英、陶锦鹏、高育笙打了电话,他们接到他的电话也很意外,热情地说些拜年话。他还分别给王易佳和袁欣敏打通电话,低声说了几句祝福话,告诉她们刚刚和同事一起吃饺子。

接下来的几天等消息,帅小泽和梁甜又无所事事了。由曼妮陪着逛了好莱坞,还有加州几个大城市,比如圣地亚哥悠长的海岸线和野生动物园,圣西蒙的特色小镇和赫氏古堡,乘坐三藩市的轻轨,看了金门大桥和艺术宫。

对王易佳来说,元月二十六日是个开心的日子,她穿了新衣服还化了淡妆。大早上帅小源就骑摩托把她接到家里,因为祭灶那天老妈说好的今天带她去外婆家。昨天下了场大雪,老妈担心路滑,才专门让他到康城小区接她。对他来说这也是个好事,他跟王易豪是好朋友,如果她做了嫂子,两家人就更亲近。

关爱红带她先到帅小泽的爷爷奶奶、几个叔叔的院子转了一圈儿,逢人就说她是“泽妞家的”。爷爷奶奶和婶子们都夸她长的排场,还发了几个大红包。把她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美得飘飘然。后来三个人一起到帅小泽外婆家,那里又是一大家子人。关爱红开心地介绍着,她向姥姥姥爷、舅舅妗子、姨妈姨夫逐个的拜年。大家都把她当成了帅小泽未过门的媳妇,盛赞之余又是一沓见面红包,羞得她脸红扑扑的。她心里明白,这样以来就相当于被他家亲戚相了个遍,这些亲戚的表情也意味着接受了她。虽然还没有正式订亲,但能得到这些人的认可,尤其是他母亲的承认,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定心丸。

住在外婆对门的衡信都听到了这个消息,午饭后过来跟她打招呼。相见之下,王易佳更显得腼腆。

“恭喜你,终于成了小泽没过门儿的媳妇。”衡信浅笑看着她,说的相当诚恳。

“小信,别这么说,我们还没订亲呢!”她尽量抑制住心头的喜悦,靠在门口旁边枣树上。

“跟定了一样,就差我哥没在。”帅小源玩弄着手里的琉璃喇叭冰柱,那是从厨房屋檐拿下来的,“看咱姥咱姨她们那高兴劲儿,你当定俺嫂子了。呵呵呵。”他说话的语气已经把她当自家人了,口口声声都“咱”啥。

“是啊,看,尤其是二姑,嘴都合不拢了,你们家也该办喜事儿了。”衡信抬头从被雪压弯的小树枝上捏了点雪,“瑞雪兆丰年呀,可能年底就能给你俩办喽!”

王易佳犹豫了一下,淡淡地说:“还不好说,小泽可能要先发展事业,至少也得把河滩那栋别墅盖了。”

“嫂子,你嫌咱家房少呗?我可以住学校里!”帅小源扭头看着她,他知道现在的女孩儿都讲究有房有院儿,还有什么三金一冒烟儿(金手镯、金项链、金耳环、摩托车)。

“瞎说啥?你哥说要先完成凤城第一栋独体别墅的梦想。还有,还有,”她犹豫着,最担心的还是袁欣敏,声音压得很低,“听说你哥还跟小敏没断呢!”

“嫂子你再说一遍?哥真跟旁的女人有染?手机给我,我现在就打给他问问!”帅小源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

“别,不要,你说不合适。再说这会儿美国是半夜,他肯定还在睡觉呢,打搅他干吗?”她摇摇头柔声拒绝。

“小源,那是你哥嫂的事儿。你最好别掺和,也别让二姑知道,免得她跟着操心。”衡信压低声音说,在北京他亲眼见帅小泽和袁欣敏在一起,包括他跟王易佳通电话时他也在跟前。

“小信哥,听你这意思,俺嫂说的是真的?这事儿你也知道咋不说他?俺妈最烦男人花花儿肠子!”帅小源已经先入为主地相信王易佳所说的话不假,再听了衡信的语气更加确定,不由得生出几分不满。

“小源——你就好好上学,听衡信的话,其他的事不要掺和。你哥没有机会上大学,所以对你的期望很大!你可别让他失望,啊?”她当然知道三个人的事情不能让别人参与。可她听衡信的语气,更加确认季心怡、慕容媛媛她们听到谣传绝不是空穴来风。

“我肯定不会跟咱妈说,但我就认定你这一个嫂子,咱姥她们也是。你放心,不管那个什么小敏的,无论是谁。除了你,谁也进不了俺家门儿!”帅小源坚定地说。

王易佳听了这话心里也一阵激动,虽然知道他是冲着和王易豪的关系,就今天这两场见面的结果来说,至少在他的家人面前她是赢了。

“佳佳,小泽在哪儿出差了?说没说啥时候回来?我买了个二手手机传呼号就不用了,回头你把我号码发给他。”衡信笑着岔开了话题。

她当然看的出他意思,是不希望小源和家人参与他们的感情问题。也轻轻笑了一下,拿出手机翻开。找到帅小泽号码说:“这是他号码你存起来吧。”又扭头看向帅小源,“小源,你哥前几阵子说回来给你家拉个电话呢,你回去问问咋拉,我给你钱。”

“嫂子,哪能要你的钱咧,我明儿个问问再说呗,不知道咱妈让拉不?”帅小源也希望家里有个电话,可满村就只有两三部,不是村支书家就是小卖部用来做生意。

“说啥话呢?跟我还分那么清?你哥去年春上给我卡上存了一万多还没花,放假前还存了五千,让我坐飞机回来嘞,我没舍得!再说,拉电话也是你哥意思。”她心里也把帅小源当小叔子了。

帅小源一听也乐了,高兴地说:“哥把钱都交给你这个掌柜的了,还怕他把心思留在旁人那儿?呵呵呵,嫂子,你多心了!”

“你知道啥呀?他一个月工资三四千,再加上老板额外奖励,工资卡上起码得有十几万!”王易佳看了他一眼幽幽地说。

“我地乖乖!村东头老冯家院子那个暴发户,一年才赚三万块!我也不上学了,跟俺哥出去打工赚钱呗!”帅小源从来没听谁提前过帅小泽挣多少钱的事情,激动的简直要跳起来。

“净瞎说!你要不好好上学,小泽肯定不高兴,以后不许提!他挣钱还不是为了让家里过的更好?让你有出息?”王易佳立刻严厉地瞪着帅小源。

“小源,这话必须听你嫂子的,辍学是你哥心里一根刺儿!”衡信也坚决反对辍学,他相信“学必勤业必精”的道理,像帅小泽那样有机遇又有学习能力的人寥寥无几。

“哦,小信哥,我就是说着玩儿。我今年也得考个像样的学校,像你和嫂子那样!”帅小源笑着说。模样忠厚敦实,跟帅小泽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

“哎,衡信,你今年是该毕业了吧?有啥打算?等学校分配还是自己找?”王易佳笑着问。

“呵呵,我,还有祥子,跟小泽都说好了,等毕业跟他一起打天下。要是他没改变想法儿,我毕业就去找他了!”衡信笑着说,“你咧?有啥打算?”

“咯咯咯,他前一阵儿出差时候说升职当副总裁了,叫我过去给他当秘书。反正我这学期也该实习了,过完年我就去西安。”她笑得相当含蓄,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愉快。

“呵呵,那好啊!你过去抽空给咱留意一下,让他给我留个轻点儿的活……”衡信听了也为她高兴,心里更加猜不懂帅小泽是怎么平衡她和袁欣敏的位置。但一说到将来共同工作,他十分乐意,上高中三年他俩都在一个班,两人热呵呵聊起来。

他们聊了很多,聊小组核心的十几个兄弟、聊帅小泽的别墅、聊以后的梦想。

太阳西沉,关爱红才带着王易佳和帅小源离开娘家。临走时,外婆把一个翡翠手镯亲手戴在王易佳手腕,她高兴的心花怒放,连声说“谢谢姥姥”。老太太也开心地合不拢嘴,眼睛更是对这个内定的外孙媳妇看不够。

帅小泽的别墅方案通过董事会合议,大框框基本敲定,剩下的就是拟定合作细节。这些帅小泽不需要参与,戴维斯和威廉也都没有参与,那是科思特高层和陶锦鹏电话里沟通的。商量出结果再拿到董事会上进行讨论,有疑问的再跟陶锦鹏协商,反反复复也商量了一个多星期。

正式签合同了,帅小泽再次作为鹏程代表签字。伍德·托马斯亲自签字盖章,完了发联邦快递回西安,鹏程盖过章子再回传。合同签定完成后就立刻组织成立科斯特工业大中华区分公司——鹏科地产发展集团公司,及时组织了公司主体结构。托马斯以董事局主席的身份委任帅小泽为分公司第一任CEO(行政总裁),凯威·李·戴维斯为分公司技术总监,威廉为分公司副总裁,托马斯二十九岁的小女儿艾琳·托马斯为分公司财务总监。销售部主管、工程部主管、采购部主管,以及三十多名主要管理和技术人员都从总公司选出,其他员工由帅小泽自由组织或在人才中心招聘。公司斥资三十亿美金做为前期运营经费,分公司与鹏程公司是合作关系,鹏程只需要提供合适地段地皮坐等分红。帅小泽在分公司的任期一年,薪水是利润的百分之十,任期内费用实报实销。项目名称仍旧用他之前的建议,叫做:“鹏科荷院”。同时命令分公司从中国五个一二线城市发展,至少要发展五个高规格别墅小区,且六个月内必须见到成效。

这一系列安排充分显示出科斯特公司高层在管理方面的睿智,给帅小泽充足的权利和利益,以求让他尽心尽力的工作。同时也在重要职位安排得力干将,能够起到监督和辅助作用,还能确保主要部门不被分化。换言之,一旦发现他不对可以立即撤换,且主体框架不受影响。

全部安排妥当,包括帅小泽、梁甜、曼妮在内的三十九人,二月二十日从洛杉矶乘飞机。还是经过香港中转,北京时间的二十三日中午抵达咸阳机场。鹏程公司早派了大巴在机场等着,把一干人接到高新区某星级酒店。

安排好住处,帅小泽带梁甜先回鹏程公司跟陶锦鹏碰头。陶锦鹏、张副总裁、石副总裁、梁主任、业务部关总经理在小会议室等着他们。

“好小子,我们的帅副总裁!过个年还晒黑啦哈?”石副总裁看到帅小泽进门,就笑呵呵地站起来打招呼。

“石总,你弄错啦!现在该改口叫帅总裁,CEO是吧?我们年轻的首席行政执行官。呵呵呵,不过,真好像晒黑了些。”梁主任笑呵呵地招呼帅小泽坐,又看着梁甜,“甜甜,咋回事儿?整天把你老板在沙滩撂着?”

“姑,”梁甜走到梁主任跟前来了深情地拥抱,才微笑着说,“各位领导好,我是梁甜,我们老板啊——是皮肤嫩,被海风一吹就变黑了!”

“小泽,先坐,各位,先坐下再聊,好吧?”张副总裁笑着说。等大家落座了,又接着说:“是这样,小泽现在是鹏科的CEO,咱们先谈正事儿。晚上的接风宴,咱们边吃边聊行吧?”

大家都安静下来,陶锦鹏看看帅小泽轻轻一笑说:“小泽呀,基本上就是一年时间,你现在算是出徒了。成了新公司决策人,担子可不轻呀!要有啥需要陶哥帮忙的尽管开口,虽然鹏程和鹏科现在是合作关系,但陶哥永远都是你陶哥,对吧?”

“谢谢陶哥!”帅小泽站了起来,“各位哥哥,梁姐,兄弟就算再跑的快,也离不开你们的扶持,以后更需要你们的多加照顾!”

“坐吧,客气话就别说了。公司里你用得上谁,写个单子给你梁姐,让她办好手续,你可以随时带走。”陶锦鹏微笑着摆摆手,温和地看着帅小泽,“你电话里说的写字楼,我让关良看过了,一会儿开完会让他带你去看看,定金也交过了。老张,地皮的事儿你给小泽交一下底!”

“嗯,好的。地皮还是按以前咱考虑的,买了两块儿大小基本差不多的。一块儿在曲江池,570亩。另一块儿在灞河东岸,605亩。你任选一块儿,盖你的荷院儿。”张副总裁说着打开桌面前的文件夹,微笑着看帅小泽,一点都不像谈生意,就像自己弟兄唠嗑,“广州、重庆、杭州、青岛也分别看了几块儿地方。广州的能小点儿,其他都在六百亩左右,价格也谈得差不离儿了,只等着你来敲定。你手里是事情安排利落了,咱们一起去看看。”

“哦,谢谢张哥,我明天抽时间先看看西安的吧?”帅小泽笑呵呵地说,完了又看梁主任,“梁姐,公司的人我就不带了。你要是不介意还让梁甜跟着我行吗?她跟我在洛杉矶呆过,能帮我应付那些美国佬,呵呵呵。”

“哦——?小泽呀,听说你那边带了几十个人,没有咱自己人在里头,谁给你拧一股劲儿呢?”陶锦鹏没等梁主任作反应直接提着疑问。

“呵呵,陶哥,我就是不希望公司里有什么派别出现,才打算大部分启用新人。你一说沈阳那边倒是有个小伙不错。”帅小泽说着又看梁主任,“梁姐,你帮我问问沈阳分公司那个司机小聪,要是他愿意的话,调他过来跟我吧?”

“就要个司机呀?你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算了,按你的想法发挥吧,临时需要帮忙,随时打招呼,全鹏程的员工都是你后盾。知道吗?”陶锦鹏笑了。为帅小泽新奇的想法担忧,却也看得出他有股子潜在魄力。

“谢谢陶哥!”帅小泽再次站起来。

“跟你说了别客气。对了,材料和施工这边,需要啥直接找你石哥。”陶锦鹏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

“嗯,我知道了,还有别的要交代吗?要没事儿我想先去看看办公楼。”帅小泽没有往椅子上坐,而是笑着看在座几位。

“没啥了吧?关良,你跟小泽去吧!别耽搁太久,五点钟到大香港吃饭。”陶锦鹏也站起来,“老张,一会儿你跟梁主任到酒店跟那边儿人都见见,一个是代表公司慰问,顺便安排晚上的接风宴。”

几个人答应着都站起来,往会议室外面走。梁甜走到梁主任跟前说:“姑,你答应我跟小泽了吗?”

“去吧去吧!陶总说过了,要谁给谁!”梁主任亲昵地说。

“小甜儿,是想跟着小泽做助理?还是想做媳妇儿?”石副总裁笑着看梁甜,又看着帅小泽,他喜欢跟帅小泽开玩笑。

“咯咯,都不是!”梁甜莞尔一笑,“小泽说让我当办公室主任。”

“哟!不是吧?小泽小泽叫的这么顺口,哪像员工跟老板说话口气?”石总再次看梁甜,她倒笑的很大方。

“哎——小泽啊,看完房回趟公寓。佳佳过来几天了,在你那儿住着,之前小崔负责招呼她。对了,小崔你不带走?”陶锦鹏出了门又对帅小泽说。

“哦,知道了。”帅小泽说着往通道走去,关良紧跟在他身后。

梁甜走了几步又跑回来问:“姑,佳佳是谁?小崔是谁?”

“小崔是小泽的秘书,佳佳好像是小泽女朋友。陶总,是吧?”梁主任看着陶锦鹏。

“嗯,未婚妻!”陶锦鹏淡淡地说。他看到出梁甜这丫头对帅小泽有意思,但他还是觉得王易佳更为合适,柯家英也是这样认为。

“哦。”她答应着快步追向帅小泽。

石副总裁笑着说:“看这表情,还说的跟不在乎似得!梁主任,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这横刀夺爱不容易啊!”

几个人说着往总裁办走,梁主任嘴里没说啥,心里却使上暗劲儿了。她明白侄女性子野,也特别倔,关键她和帅小泽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人。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四章 新年新局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