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0-05-25  分类:长篇  字数:1589  阅读: 120  评论:0条 推荐:0星

 

到了人事处,周涛展出眼药膏,转着头的地以眼示人,一心掩盖事情真相,随即自嘲道:“平时在背后,都叫周大头,今天非让好好看,’大头大头吃穿不愁’!可眼是真的发炎了。”不等别人笑,自己先强笑,斜着眼睛说:“肿得笑不出来了。” 有人问:“听说升官手会抖,尿也会憋胀,总之很激动,可没听说眼会肿。这病传染吗?” 周涛心里不屑道:“这病想害就能害?你个屁臭小猴子,不是现在慢慢熬,功到自然成。‘到时呼唤云起落,垂眼一览众山小。’”口却连连谦逊说:“不传染,不传染,谁都不是那王莽。”见人递来一张表,便从上兜取钢笔,找座把表铺桌上,旋开钢笔正要填写,一看是张《职工调动申请表》,细看竟是苏桂兰的,多半已经填写好了,只等自己签字生效。于是收笔晃脑袋说:“不行不行坚决不行,这事还要反复研究,人员调动非同儿戏。”又因失望斥问道:“电话说得猴鸡麻爪,找我就为这一件事!你们那位赵处长呢?” 有人就指内里间屋,周涛起身寻了进去。
  郑泽容一改往常习惯没把人请到办公室,却到各处找人谈,放低姿态显出无奈和苦衷。他的多年经验是,各别谈话在之前,集中开会在其后,‘会前工作阳谋之道,沟通之术利其益然。’

此刻刚从监管处来,正和人事处长谈话。

郑泽容解释:“赵玉民处长,按理三榜都出了,钥匙也发了,再收回来重新调整难度大,所以来商量。……,” 赵玉民不悦打断道:“忽悠出朵花,也是不占理。分房是按综合评分排定的,二榜之时苗清泉的确排我前,但他三榜落选了。这一插进来,后面都要调,我都开始装修了,七费八费花老了,恐怕行不通会乱。” 郑泽容笑劝:“那也要调整!局里既然下了决心推翻以前旧决定,说明这事上下重视非得做。我来动员和请求,用不着全动,只动四、五楼,看谁高风格。” 赵玉民辩说:“我懂什么是上下重视,分房委员会算屁吗?公布的红榜算屁吗?四楼的三室一厅共四户,监察管理处王处长、我、工会李主席、王昇副主席。咋动员?谁去住五楼?” 郑泽容就说:“幸好预留了一套,也是三室一厅的,必须有户搬五楼,局里领导更难啊。” 赵玉民探问:“不再留给要调来的副局长?” 郑泽容因说:“不会有人调来了,局领导已统一看法,一致推荐周涛同志,他可没有住房问题。” 赵玉民吃惊:“啥时决定的?” 郑泽容就说:“今天决定的。”便把上午在市府,遇到王部长的事,留下要点都讲了。赵玉民望会儿天花板,总算明白为啥折腾发牢骚说:“上头打招呼,下头忙落实,你们的具体方案是,高局长放弃推荐的人改周涛,作为补偿书记出马忙调房。郑书记,给套房子能够交代满行了,让老苗去五楼住。何必呢?他人都走了,老婆也要调,为他折腾我们干啥?” 郑泽容想想说:“他被市里点将去当副县长,当时还纳闷,现在有人为他分房打招呼,我就不再纳闷了。你想想,认真想,仔细想,能够随便交代吗?”抬抬下巴微笑示意着什么。赵玉民会意:“那位女强人,正在芝兰县出差,怕是想去帮一程?”他凑近郑泽容耳语:“别拿我做牺牲品,动员他们三个嘛,咱俩谁跟谁?我是你在人事方面的小兵,这可不算站队啊?只是因为尊敬你。” 郑泽容一边点头一边暗在心里恨:“一个人都动员不了这才好!”就听见敲门。


编辑点评:
对《第七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